征途 第一百八十一章 神兵很傲娇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妖宠对修士们的意义非同一般,而且越早得到越好,哪怕是一只很普通的妖物,能在修士踏入修炼者行列时便伴随左右,将来的成就也必将无可限量。八一中√ 文网W w W.81zW.CoM因为相对于野生的妖物,有主的妖宠几乎都可以顺利的成长到完全体状态。即便这只妖物只是一头随处可见的水犀,成长为完全体之后,其战斗力也将极为恐怖。

  天佑获得嘲风很早嘛?对,很早。

  直到今天天佑才算是真正踏入修炼者的行列,然而此时的他就已经得到了嘲风作为妖宠,这几乎已经预示着未来的天佑将拥有一只极为可怕的妖物作为辅助。而更让吕正义无法接受的是,天佑的妖宠竟然是翼鸟系的妖物。

  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可以成功驯化翼鸟,哪怕是最低级的也不行。这一系的妖物虽然分布极广,数量也不少,但却并不是什么低级妖物。尽管较为常见的翼鸟系妖物级别都不高,但那只是因为种群数量太大,高等翼鸟很少主动离巢而已。

  天佑这么早就得到妖宠已经很让人羡慕了,要是只普通妖物也还罢了,可嘲风偏偏还是个潜力股。不管是《妖魔录》上的记载,还是当初在清源山中的表现,吕正义都非常确定完全成长起来的嘲风绝不是一般妖宠可比。

  以吕正义和天佑的关系,他有可能让天佑带着这样一只妖宠成长起来呢?不,他绝对不会让那种事情生,所以,他费尽心机策划了今天的这一幕,为此不但欠下了一堆人情债,还花掉了一大笔门派贡献点。

  不过,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被吕正义买通的杂役成功激怒嘲风后被扔出房间,然后那个带队的师兄假装失手,故意营造出身陷险境的样子,成功引诱一旁的值师出手加入战斗。为了怕这位值师和嘲风的战斗不够激烈,那位师兄还故意作死一般的重新杀了回来,目的就是为了用自己的以身涉险逼着那位仙长下杀手。

  为了请动这位师兄帮忙,吕正义这次可是下了血本,用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门派贡献点为他买了一柄飞雪剑,不怪这位师兄如此的卖命。他一边用自己的安全逼迫身边的仙长为保护自己而下杀手,一边手下不留情面的狠下杀手,不管最后是他杀了嘲风还是那位仙长,总归飞雪剑算是到手了。至于说惩罚什么得……这种情况下他的责任绝不会太大,毕竟之前是值师要求现场的弟子控制局面的,他的情况至多是出手过重,反正为了飞雪剑,计算被罚也值了。

  躲在一边看着那位师兄和仙长联手对付嘲风的吕正义心中是无比的畅快,甚至已经开始幻想闻讯赶来的天佑抱着嘲风的尸体痛哭流涕的样子,一想到自己意.淫出来的画面他就无比的开心。

  自以为一切都在计划中的吕正义不知道,他的计划实际上有个很大的漏洞,而这个漏洞就是月影。

  吕正义见过嘲风,所以知道嘲风是翼鸟系的妖物,而翼鸟这一系的妖物几乎就是妖界的狂战士。那句:“我疯起来我自己都怕”,用来形容翼鸟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吕正义和那个被买通的师兄都以为只要双方交上手,这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因为嘲风一旦开打肯定就是不死不休的节奏,然后他们只要顺势干掉嘲风就万事大吉。可惜吕正义不知道嘲风的身边还藏着个隐身状态的月影,天佑实在是把她藏得太好了。至今为止除了天佑自己和白起,还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月影的存在,至少吕正义肯定不知道。

  漏算了这点的吕正义自以为战斗一旦开始他们就算是达成目标了,只是事情和他们想的完全相反。

  就在那师兄拼着命作死的时候,嘲风却是在一个飞扑之后突然猛拍翅膀飞了起来。那师兄一看这情况转身就把自己的剑当飞镖扔了出去,但嘲风却像是长了后眼一样突然在空中一收翅膀闪了过去,接着一个转身,轻飘飘的落在了对面客房的房顶上。

  迎客院的客房可不是平房,房顶距离地面的高度相当不低。当然,以那师兄的身体素质,想上去也就是找地方借个力的事情,对那位仙长就更不是问题了。

  不过,虽然这个高度也不是真的很高,可那位仙长本来就没打算下杀手,他出手都是被逼无奈,只是想保护眼前这个作死的弟子而已。既然嘲风现在主动落在了无人的屋顶上,既没有逃跑也没有威胁到别人,那自然就不用再打了。反正去找天佑的人已经派出去了,只要维持现状,等它的主人来了自然一切就都解决了。

  旁边那师兄看到这情况也是愣了一下,但他反应不慢,稍一停断立刻就开始加,想要蹿上房顶继续缠斗。只要他和嘲风打起来,下面的仙长就不得不出手。这仙长是迎客院的值师,也就是说今天整个迎客院都是他的责任范围。如果有弟子在这个范围内出了事,都是他的责任。

  可惜,虽然这位师兄已经打定主意为了飞雪剑豁出去拼一把了,可他的实力却不可能高过身后的仙长。

  那师兄几步助跑正要起跳,突然就感觉腰上一紧,一股大力生生将他拉回了地面上来。

  “你干什么?”身后仙长略带不满的看着他质问。之前被这小子害的不得不出手就已经很郁闷了,没想到这个没脑子的笨蛋还想作死。

  那师兄也是急中生智,看了眼插在房顶边缘的剑说道:“我去拿我的剑。”说着转身又要起跳,结果还没蹦起来就又被拉了下来。

  “急什么?你的剑丢不了。现在别去刺激那只翼鸟,给我老实呆着,再敢莽撞行事看我如何收拾你。”

  仙长这话算是彻底堵住了他的后路,那位师兄只能作罢,在仙长的注意力移开后隐晦的望向吕正义那边,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到这情况的吕正义也只能干着急。仙长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谁在动就等于是在和仙长对着干了。这意义和刚才可是完全不同了。

  落在房顶上的嘲风虽没有进一步行动,却一直在用凶戾的目光盯着下面的那位师兄。它虽然智力不低,可本性并没有丝毫改变,对于袭击它的人断然不会就这么算了。因为月影的干涉它虽没有立刻下去报仇,却决定好好记住这个人,以后有机会再说。翼鸟除了凶戾,其实还有个特性就是记仇,可惜这帮家伙都是急性子,有仇一般现场就报了,所以一般人还真不知道翼鸟有这习性。

  下面的师兄看着嘲风凶戾的眼神,心里也是有些毛毛的,总感觉那只翼鸟身上传来了阵阵的杀意,让他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来。

  修士因为长期修炼的原因,身体各方面都得到了强化,所以五感极为敏锐,连带着第六感也很强,对杀气,尤其是针对自己的杀气极为敏感。而嘲风这类妖物毕竟不是人,就算智商再高也没有人类那么复杂的心思,所以除了捕猎的时候或者化形后混入人群中居住的那些,正常妖物很少有压抑自身杀意的习惯。相反,他们更喜欢整日散着强大而危险的气息,这样可以警告附近的其他妖物,避免不必要的冲突。

  就在那师兄和嘲风一个地下一个房上的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吕正义却是忽然听到了旁边师兄弟的议论声。

  “那是飞剑吗?竟然自己飘起来了!”

  “之前好像看到那只翼鸟有叼在嘴里来着,难道是房里那位师弟的东西?”

  那两个师兄弟正在讨论,旁边一个等级很高的师兄却是忽然插进来问道:“那屋里的师弟什么来头?竟然还有这等神兵?”

  旁边两人中的一人疑惑的问道:“这位师兄说什么神兵?莫非你认识那柄飞剑?”

  “飞剑我不认识,但我知道那绝对是把神兵。”

  “何以见得?”又有人听到他们的讨论加入了进来。

  之前说话的师兄反问:“本门仙长几乎都能驾驭飞剑,就算我们这样的弟子之中也有很多可以熟练使用御剑术进行御剑飞行的,可你们有谁见过主人不在身边自己悬浮的飞剑吗?”

  “这倒是没有。”众人摇头。

  “当然不会有。”那师兄卖弄道:“御剑飞行其实不像你们想的那么难,只要修为等级到了,自然都可以做到。而且,本门虽然看似很多人都会御剑飞行,真正的飞剑却并不多见,在弟子之中更是凤毛麟角一般。你们平日见到的那些御剑飞行的师兄和仙长们用的其实都是普通的剑,只是依靠御剑术才能飞行。真正的专用飞剑其实是一种刻有符文阵图的法器,但法器需要有人操纵,注入灵力方可使用。所以,即便是真正的飞剑也必须有主人从旁以御剑术指挥操控方能浮空。

  比起一般的凡剑,真正的飞剑所不同的只是操控更加简便,飞行时消耗的灵力更少,而且飞行度和灵活性都大大出御剑术控制的普通凡剑而已。”

  “那这柄飞剑是怎么回事?那屋里住的师弟今天去参加入门仪式了,应该不在附近吧?”

  “所以我说那是神兵。”那师兄眉飞色舞的继续讲道:“能够无主自悬的飞剑不是没有,只是不多见而已,不过你们却都见过。”

  “我们见过?”众弟子都开始思索,然后很快有人想到了。“师兄说的莫非是那柄天剑太一?”

  “正是。”那师兄道:“我紫霄宫镇派神兵之一的天剑太一早已无主,但却可以自由悬浮,甚至可以接受门中仙长的指挥千里追敌,只是始终无法认主而已。这柄剑虽然套着剑鞘看不见内里,但从它可以自己悬浮来看,绝对是和天剑太一同一级别的神兵。”

  众人听了分析纷纷点头称是,毕竟想来想去,能够自主悬浮的飞剑好像真的就只有太一剑与眼前这柄不知名的飞剑了。

  那师兄趁着这个时候忽然又说道:“其实那剑也未必就是那位师弟的。”

  “此话怎讲?”

  “很简单啊。”那位师兄继续卖弄道:“太一剑会自主悬浮是因为主人已于浩劫之战中陨落,无人操控,所以才会自主悬浮。如果有了主人,就算没有被带在身边,没接到命令之前,飞剑也应该保持原本的状态不会自主行动才对。这飞剑刚刚明明被扔到了地上,如今却自己悬浮而起,这不正说明它依然是无主状态吗?”

  “这等尚未认主的宝物竟然不管不顾的丢在房中,这位师弟可真够大胆的。”有人感叹。

  “哼哼,不是他大胆,而是你们不懂而已。”那师兄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再次说道,那样子明显就是等着别人问起,然后好继续炫耀自己的博学。不过,讨论的人群并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正在缓慢的移向那柄飞剑。

  别人不认识帝道剑,吕正义能不认识吗?他被提前赶回紫霄宫可不就是因为这柄剑吗?当着文武百官和各国使节那么多人的面,出了那么大的洋相,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因为这柄剑吗?

  这样的东西,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忘记了。

  不过,吕正义虽然认识帝道剑,却也同样惊讶于帝道剑的反应。要知道原本的帝道剑可是废铁一般的东西,除了纪念意义,已经没有任何别的用处了。但是,眼前的这柄帝道剑竟然自己飞起来了。这是什么情况?

  吕正义虽然不明白废铁一般的帝道剑为什么会突然恢复,但他至少想明白了一件事——帝道剑被修复了。

  从惊讶中反应过来的吕正义随后又听到了那位师兄炫耀的各种知识,于是他的心思就活泛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天佑如何修复的帝道剑,但吕正义现在却掌握着几条关键信息:帝道剑被修复了、帝道剑是太一剑同级的神兵、帝道剑依然处于无主状态。

  太一剑一个级别的神兵,这种东西的价值简直大到难以想象。如果不是太一剑不是紫霄宫所有,换个门派,估计早就被有心人打上山门明抢去了。这等神兵对修炼者的价值简直难以估量,只要有一丝希望,修炼者都绝不会放弃得到它的机会。紫霄宫中各路仙长之前也不是没对太一剑下过功夫,无奈这柄神剑实在太顽固,任你如何折腾,它都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现如今的紫霄宫中对太一剑之所以没那么狂热,完全是因为被折磨了这么多年,大家已经开始自动忽略太一剑的存在了。明知道得不到,大家也就不去想了。甚至于现在紫霄宫对太一剑的态度就是:“不怕死的尽管试,只要你能拿走,这剑就归你了。”这也是为什么天妃敢拿这种镇派之宝级别的东西和天佑谈条件的原因。同样是镇派之宝,如果换成乾坤八卦盘那种可以**控的神兵,天妃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拿来当筹码交给天佑的。别说给,就算是借用一下都不大可能。

  太一剑不被重视是因为没人可以令其认主,但帝道剑不同,它是主人没死,自己先废掉了,倒是没听说过有无法认主的说法。如今修复完成的帝道剑就在眼前,吕正义如何能挡得住这种诱.惑?

  所以,顺理成章的,吕正义一步步的小心挪到了帝道剑的附近。他的眼中只剩下近在咫尺的帝道剑,以至于完全没听到那位博学的师兄最后那句话。

  听到那位师兄说出来的话后,周围的师弟们果然都被引起了好奇心,纷纷追问:“师兄你快说啊!到底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那师兄故意停顿了一会,吊足了众人胃口之后才得意的说道:“你们不知道的是,神兵之所以能自主悬浮就是因为神兵有灵。就像灵骑马魂一般,神兵也有器灵。而且不同于代步的马魂,神兵是兵器,要的是杀伐之气,因此器灵必是性格极强的魂体,绝不会如马魂一般任人驱策。”

  “那要是强行认主会怎么样?”有人问道。

  “强行认主?”那师兄用很不屑的样子反问道:“如果有人因为仰慕天妃而想要强行和天妃成就道侣关系,你说会如何?”

  就在众人于意识中模拟那可怕的后果之时,不远处的吕正义也终于出手了。完全没听到这边众人讨论内容的他故意在自己手掌之中切开了一条血口,然后装作捡拾的样子一把握住了帝道剑的剑柄,血水瞬间沾到了剑柄之上。这就是最简单暴力的认主方式——滴血认主。

  可惜,帝道剑不是谁都能用的凡铁,它是神兵。太一剑被强行认主就会开启无限天罚模式,召唤九天神雷连环轰击本体和持握它的人,就算立刻松手也会被劫雷追着轰上一阵,这也是为什么太一剑现在已经几乎无人敢碰的原因。

  帝道剑既然和太一剑是一个级别的东西,那么,强行认主帝道剑会是什么结果呢?(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