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一百九十五章 故人?陌生人?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伏羲仙长的一节课上了整整一个时辰,换做地球上的学校,估计学生们早该坐不住了。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不过这里是神洲大6,几乎所有人对于学习机会都是无比的重视,因此很难看到上课不听讲的情况生。就算是大山这样明显不太适应文化学习的弟子,也是皱着眉头努力的去理解和记忆着上课内容。换做地球上,这样的一班学生大概会让所有老师都感觉省心吧。

  当然,课堂上也不是所有人都在认真听课,至少天佑一直在开小差,不过上课内容他并没有拉下,至少伏羲说到的内容他基本都记下了。

  不知道是穿越福利还是因为这幅身体的本身特性,天佑的记忆力一直就非常特别。其中有关于上辈子的记忆似乎都变成了表层记忆,不光是他学过的知识,甚至连很多乱七八糟的经历都变的极为清晰。他甚至还记得自己六岁那年在罗马旅游的时候看过的一份餐馆菜单,尽管他当时还不识字,而且至今也完全不认识菜单上的意大利语,但他就是记住了。有必要的话他甚至能素描出一幅一模一样的菜单来。

  这种记忆天佑脑袋里还有很多,并不连贯,而且也没什么规律,总之就是一堆堆的记忆信息,而且都很清晰,不像正常人的记忆那么模糊。

  除了上辈子的记忆变得清晰而繁杂之外,天佑穿越后的记忆能力也极为强悍。生活中的信息他只要用心去记,几乎可以做到面面俱到,而文字信息虽然不能说是过目不忘,但只要是意义明确的文字,他只要看过一遍最少就能记住九成以上。

  伏羲一堂课讲解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天佑就算是一边开小差一边听课也能保证完全记下全部内容。

  就这样一直煎熬到下课,伏羲简单布置了一下解下来十天的自习内容,然后便朝课堂外走去。看他连带来的东西都一并拿了起来,显然之后是不打算继续上课了。

  众人全部站起里向伏羲行礼送行,表现的谦恭无比。这不光是因为天佑之前的交代,也是因为自内心的尊重。就像之前说的一样,这个时代要想获得学习机会是非常困难的,能有这样的机会,大家都是无比珍惜。对自己的授业恩师自然也是自内心的尊敬,和天佑上辈子的情况简直完全不同。

  直到伏羲走出课堂,众人这才放松下来。大山他们正要询问天佑之后又什么安排,一抬头却现天佑已经不见了。

  追着伏羲跑出课堂之后天佑并没有立刻叫住对方,而是跟着他一路走出了教学区。

  伏羲的行动方向有些奇怪,没有走传送阵,而是走的山路。

  紫霄宫六宗十八山面积可不是一般的大,有人住的地方又多是在山头上,因此要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往往需要先下山再上山,如果真的沿着路走,那就算是相邻的山头,一个来回起码也得大半天时间。若是有些间隔,那就更完蛋了。因为据说紫霄宫内距离最远的两处山头,普通人徒步走一趟就需要半个多月。这跨度未免有些吓人了。

  所以,门中弟子一般都是轻易不会在各个山头之间乱蹿的,就算非要去别的山头,交通方式也多是选择斗转星移大阵或者依靠飞剑、飞行坐骑来代步,即便非得徒步,那也是尽量选择莲桥为主。毕竟莲桥是山顶对山顶的空中直通线路,既不用绕弯路也不需要先下山再上山平白增加路程。

  伏羲是仙长,就算没有飞行坐骑和飞剑也不该缺钱才对,所以他的出行方式理应是以斗转星移大阵为主才是。再不济,莲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普通弟子可能会因为恐高症不敢使用莲桥,但作为仙长,伏羲显然不可能有这方面问题。所以说,他走山路确实挺奇怪的。

  因为觉的伏羲的行为反常,天佑并没有立刻上去打招呼,而是莫名其妙的跟在伏羲后面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想起来自己出来太远了,应该赶紧问完话回去。只是,他正要上去打招呼,却见伏羲忽然转了个弯,走上了岔路。

  从童子峰上下山的路是青石条铺成的石阶,而这横向的岔道却是条只有一人宽的细窄小路。这种小岔路在山道上有很多,一般都不会太长,深入一段距离就会突然终止,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留下这奇怪的路线。

  伏羲走的这条岔路也是一样,前行不到二十步就到了尽头,只是这里却修有一座小巧精致的凉亭,因为下方落差较大,刚好有种跳台一般伸出丛林之外的感觉,很是别致。

  因为小径在抵达凉亭之前有一道很突然的转弯,加之天佑是打算上去和伏羲打招呼的,所以并没有担心暴露之类的问题,直接就走了过去。只是当他转过那道急弯之后却是有些愣神。

  在小径这边天佑就看到了凉亭一角,只是没想到走出来后看到的却不是伏羲一人,而是还多了一位身材火辣的英武女子。

  这女子身高七尺挂零,看着比天佑还要高出半头。一身火红色的贴身重甲以金漆描出大面积的火焰云纹,胸口正中、腰带、两肩、手背位置的甲胄上都嵌有大块的赤红晶体,其中隐隐可见火焰翻腾。

  女子身后斜背一杆丈长的朱玉缠龙枪,枪身赤红如火,其上盘龙金光闪耀,如有金色烈焰悬浮其上一般。枪头位置造型略有些特殊,不是菱形而是双叉形状,看着就像一柄宝剑去掉了剑脊,只剩两边刀锋的样子。不过这两片刀锋贴的极近,仔细看还能现刀锋中段位置其实还有一枚红色晶石连接着两片刀锋。

  那女子就站在凉亭入口处,正视着路口方向,似是正等着天佑出现一般。伏羲就在女子身后亭中凭栏而立,侧对着天佑,一副我欲乘风归去的样子。

  看到天佑出现之后女子便大步走下凉亭,咚咚咚的几步走到了天佑身边。听着那沉重的脚步声就知道这一身重甲分量不轻,奇怪的是如此重甲却极为贴身,外面看着一点也不显臃肿,反倒是曲线玲珑极富美感。

  原本伏羲身上的灵力就让天佑感觉很不正常了,如今这女子却更有过之。倒不是说她的灵力如何强大,只是那淡淡一层青光之下掩盖的大片金黄实在是太过扎眼了,甚至有种让人想要回头躲避的冲动。

  随着女子走下凉亭,她周身的灵力波动也在逐步暗淡收敛,等站在天佑面前之时已经只剩下了一层淡淡青光,中间的金色都被收敛进了身体内部,再也看不见一丝一毫。

  走到天佑面前的女子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天佑,目光之中隐隐有光芒闪动,让天佑有些摸不清头脑。天佑感觉她在看到自己之后似乎情绪有些激动,偏偏身上又没什么太大反应,这样子很像是就别的亲人突然重逢,可天佑却死活也想不起来两人到底在哪见过。

  不,不是想不起来,而是根本就没见过。天佑的记忆力好到出奇,绝不会犯这种错误。如此引人注目的女子,别说是亲人,就算路上擦肩而过他也绝不会毫无印象。

  “我们呜……”

  天佑原本是想问他们是否认识来着,没想到刚说了我们两个字,面前女子却是突然上前一步,一把将他搂入怀中,然后拼命的收紧双臂,愣是把他后面的话都给变成了一个“呜”声。

  尽管被个身材高挑的大美女紧紧搂着通常不算什么坏事,但如果那女人穿着板甲就另当别论了。

  女子胸前的加强护甲在她可怕的臂力之下让天佑有种自己正被夹在水压机中的感觉,窒息什么的那都不算事,天佑就是觉的脑袋快要裂开了,恍惚中似乎听见了颅骨开裂的声音。

  天佑不是没有反抗,他在对方动作之时就想要躲来着,可惜度没人加快。之后他又在不停的挣扎,试图脱离控制,但女子的双臂就像是挖掘机的摇臂一般不可撼动。还好,后面做举头望天姿态的伏羲总算没忘了他,及时的咳嗽了一声。

  抱着天佑的女子这才如梦初醒,赶忙放开了怀中的天佑。

  刚刚已经被抱的双脚离地的天佑刚一落地就赶紧捂住了脑袋,同时大口的喘着气,补充肺部急缺的空气。还好,他能感觉到,骨裂只是幻觉,不过脑袋是真疼,顾忌已经被勒青了。

  女子放下天佑之后看到他凄惨的样子,忽然又伸出手来,吓得天佑赶紧往后躲。对方看到他的反应明显愣了一下,意识到天佑在担心什么后才解释道:“别怕,刚刚有些失态,现在不会了。”说着继续伸手,慢慢将手掌贴在了天佑的额头上。

  原本隐入女子体内的金色光芒突然又再度活跃了起来,然后顺着女子的手掌流入了天佑体内。天佑一直在用灵视能力观察着这股金色的流光,只感觉着光芒神奇无比,所过之处身上的疼痛立刻消失殆尽,同时还有种全身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金光将天佑全身都扫了一遍之后女子并没有收回它们,而是直接切断了与之的联系。断开的金光也不慌张,在天佑体内自然而然的分散开来,然后缓慢的融入肌肉骨骼和五脏六腑之中消失不见,就像他体内本来就存在着的那股金光消失时一模一样。

  “你到底是谁?我们以前见过吗?”

  “我们本来不该这么早来见你。”说话的是伏羲,他看了眼那女子又继续道:“可是南明太激动了,不见你一面恐怕难以安心,所以我们来了。你不要问我们的身份,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问了也不能说。你只需记住,我们是来帮你的,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就来找我们。我的身份较为铭感,不适合与你多接触,很多事情我也不如南明处理的更好。以后有事你还是与南明联系。”

  那女子此时接着道:“我在紫霄宫中用的名字就叫南明,这是我的真名。现在我的身份是伏羲唯一的入室弟子,和你一样同属神兵宗。伏羲目前的身份是紫霄宫藏书阁总院的仙师,地位较为特殊,一般很少出外走动。我和他平时就住在紫霄山天泉峰上的藏书阁总院中,那里平时不会对外开放,一般人也根本上不去。你若想要见我,便用此物通信即可。”

  南明说着递出了一只木盒,天佑接过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排折好的纸鹤,数量大约有二十只左右。

  “纸鹤已经提前灌输好灵力,有需要的时候放飞即可,它们会自己飞来找我,我见到纸鹤就会来见你。若是有什么需要传递的内容,也可以写在纸片上夹于纸鹤之内,让其一并带来即可。”

  南明这边还想再说地啊你什么,伏羲却是提醒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

  南明有些不舍的又望了一眼天佑道:“有空下山来转转,我会找机会与你碰面。切记,下次见面全当你我不曾见过,我们要重新认识一番方能掩人耳目。好了,我要走了,你也快些离开吧。”

  听到这句告别天佑当然知道南明这是要走了,但他没想到她离开的方式居然这么酷炫。

  只见她忽然对着空气便是一拳挥出,没有出丝毫声响,动作也不是很快,可她面前的空间却是在这一拳之下裂开了无数蛛网一般的裂纹。下一秒那空间中密布的裂纹便突然乒的一声猛然爆裂,然后向内塌陷收缩,行成了一个旋转着的黑色漩涡,周围的空间不断的被这漩涡扯碎撕裂,各种颜色被拉长扭曲,顺着漩涡的方向延伸流入黑洞之中,行成了一幅五彩斑斓的彩色光圈。然而天佑知道,光圈背后其实是个大洞,一个空间裂隙。

  敲出这个大洞之后南明和伏羲立刻便钻了进去,而那五彩斑斓的圆形漩涡也随着两人的进入而突然消失不见,只留下天佑一个人站在原地张着嘴一脸懵.逼。

  天佑之所以会跟着伏羲追上来就是想要伏羲帮他解答自己的疑问,谁知道原本的问题一个没解决,又冒出了一堆新的未解之谜。天佑只感觉自己有种B了狗的感觉。

  已经找不到人来解惑的天佑无奈只能带着一肚子的问题往回走,而就在他离开后不久,刚刚那处凉亭之中的地面上却是突然闪现出一个旋转的锯齿形光圈,光圈出现之后光芒猛然一闪,一个人影突然闪现了出来。

  这光圈里突然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天佑见过很多次的神兵宗宗主天妃。

  走下凉亭来到南明与伏羲消失的地方,天妃伸手在之前的那个彩色光圈消失的位置虚划了两下,然后皱眉低语道:“时空裂痕吗?有能力击穿时空屏障至少也该是宗主级的存在。山门外有结界防护,应该不是外来的入侵者。难道是哪位长老回来过?为什么我没接到通知呢?”(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