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二百零四章 老师都喜欢好学生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想好借口的天佑很快来到云锦的住所附近,先是小心的确定了一下云锦是否在院内,然后才故意站在院门前开始尝试自己的穴窍导气法。Ω㈧㈠ 『中Δ文 网WwΩW. 8⒈Zw.COM

  最初的状态和之前课堂上的情况差不多,体外的灵气对穴窍的引导反应很迅,快的聚拢在穴窍附近,然后开始向穴窍内汇聚。不过到这里才是最需要小心的,因为之前那次也是到这里开始出了问题。

  天佑吸取教训不再像上次一样拼了命的往里吸,而是在灵气聚拢之后反过来小心的控制着灵气的流入度,努力降低灵气的汇入度。然而这个过程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容易,灵气汇聚的过程感觉有些像虹吸效应,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而且在流向方向产生强大阻力之前只会越来越快。

  天佑最初还能勉强给灵气刹个车,但不到两息之后就已经完全失控,根本无法再控制灵气的流入。一时之间只感到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黑洞,将周围的灵气疯狂的吸入体内。

  “该死!”感觉到要遭的天佑努力的撑着向云锦的院内走了两步,但可惜虹吸现象的加效果太强烈了,刚走了两步就感觉眼前突然一黑,没等扑倒在地便已经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天佑先感觉到的是冰冷的地面,然后才是脑袋上的疼痛。有些费劲的撑起身子,左右看了看,自己还在云锦的院门外,并没有人前来帮忙,也没有被抬进屋里。疑惑的抬头看了下天色,同时单手摸索着找到了额头上的大包。

  “奇怪!之前的仙长明明说这样很危险的,可看这天色……我似乎没晕多长时间啊。”

  来云锦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课程结束之后的事情了,虽说紫霄宫不像地球上的学校一样很晚才放学,但时间也不会太早。如果真的晕了很久,天色肯定至少应该全黑了才是,只是如今看来似乎连黄昏都还没到。天佑据此判断自己的昏迷时间应该还不到半个时辰。

  有些想不明白的天佑扶着月门的边缘努力从地上爬了起来,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人接近,连忙转头,正好看到云锦仙长迈步走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两名没见过的师兄。

  “仙长。两位师兄。”天佑一看到人赶紧就先行礼。

  云锦点了下头算是回礼,然后疑惑道:“你这是怎么了?头上为何有个大包?”

  天佑的谎话张嘴就来。“回云锦仙长。是弟子刚刚一直在想着下午值师教导的紫霄心法,一时走神摔了一跤,脑袋撞到了地上的卵石,所以才会如此狼狈。”

  云锦似乎还有事情,也没深究。“你啊……!去里面找仆役给你拿点活血的药酒擦擦。”说完绕过天佑便要离开。

  天佑赶紧弯腰行礼恭送云锦离开。

  等云锦走了之后天佑本想直接返回的,想想脑袋上顶个大包回去难免又要被问起,于是又转身进了院子。

  云锦住的地方其实并不是专门的宿舍,而是好几座建筑连接起来的一个小型建筑群。这片建筑群最外面的两间小楼分别是云锦办公和居住的地方,再往里却是一大排整齐的四层木楼,结构有点像宝塔,只是不太高而已。

  天佑也不知道云锦说的仆役在哪儿,只能先去云锦办公的地方找了一下,现没人之后就直接奔着后面去了,因为想来居所是不会有外人在的。

  后面的院子里放着很多石桌,周围还有一圈的长椅,甚至还有两个挂在吊架上的秋千椅,感觉似乎是专门给人休息的场所,只是数量如此之多,明显不是为一个两个人而设计的。

  在院子中看了一圈,周围的小楼都关着门,也不知道人在哪里,天佑无奈只好按顺序一间间的找。一转身先奔着左手那间过去了。

  在门外驻足,想想先敲了两下,等了一息,没人回应,于是轻轻推门。

  大门没锁,很轻松就推开了,只是里面并没有人,倒是里面的布置让天佑有种再次穿越了的感觉。

  这间小楼的门口左手边就是一张桌案,不同于那种神洲大6常见的矮脚桌,而是一张类似古装剧中县太爷审案用的那种大桌。桌子后面放着一张靠背椅,明显就是经典办公组合。门口这块除了这张桌子之外还整齐的排列着六排矮脚桌,桌前都放着蒲团坐垫,桌上有空白的书卷和砚台、镇纸、刀笔架之类的东西。

  跨国这些桌案,再往前是略微高出两级台阶的地板,还专门做了低矮的雕花围栏和木质台阶。在这些垫高的地面上整齐的放着一排排的书架,其上整齐的放着各种类型的书籍。有竹简,有木片书,有羊皮卷,有纸质卷轴,还有线装书,甚至还有很多不知道装着什么的木盒子。

  这里简直就是古典风格的大学图书馆。门口的大桌是管理员的位置,入口处的矮桌是阅读区,后面的那一片是藏书区。

  天佑正四下观望,忽然听到书架后面传来下楼梯的声音,接着一名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杂役便从书架后面绕了出来。

  “咦,这位师兄,请问是要借书吗?”

  “借书?不,不是。”天佑赶紧解释,“是云锦仙长让我过来借用些药酒。”说着指了下脑门上的大包。

  杂役一听连忙道:“哦,药房在后面,不太好找,我领师兄去吧。”

  “那有劳了。”看杂役从加高的地面上走下,正在那儿换鞋,天佑便随口问道:“这里看着像是书库一般,不知是何地方?”

  “这里就是藏书阁啊。”

  “原来这就是藏书阁啊?”天佑之前就听云锦自己说他住在藏书阁,还以为他住的那房子就是藏书阁,原来真正的藏书阁其实是这里。

  正想着,那杂役忽然又道:“西面的这座与背面的三座都是公共藏书楼,东面那座师兄最好莫去。那是云锦仙长私人的藏书阁,一般人不得允许是不可以靠近的。”

  “原来如此,多谢提醒。”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从侧面的小路绕过北面藏书楼,直接到了后面的小院。这院子面积不大,里面好像菜地一般整齐归置着一垄一垄的小块土地,不过看得出来,上面种植的应该是药材。

  这边似乎是个专门培养药材的小作坊,那杂役带着天佑过来找到了另外两名杂役,说明了来意之后很快就有人帮忙找出了药酒。简单擦了一下天佑便和带他一起来的杂役离开了这处小院。

  回到藏书阁前的时候那杂役见天佑盯着藏书阁多看了两眼,忽而问道:“师兄可是还想进来看看书册?”

  “可以吗?”

  “别处就不行,唯独这童子峰的藏书阁可以。”

  “这是为何?”

  “这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因为童子峰的藏书都是些基础中的基础吧。听说别处的藏书阁皆是由正式弟子负责打扫工作,每日还有仙长轮值值守,唯独就只有我们这座藏书阁用我们这些杂役打扫照料,而且进出自由,除了藏书不可外借之外完全没有任何限制。”

  “这倒是有意思了。正好,我以前都还没看过修炼典籍呢。”

  “典籍谈不上,这里至多只有些蒙书而已。不过师兄喜欢,尽管近来随意看看就是。”

  天佑和对方客套了一阵之后便重新回到了藏书阁中。在那名杂役的指点下脱了鞋子登上加高的藏书区,然后随意看了一下。

  书架上的藏书一本本的排列非常整齐,每一本书的上方都有一根钉子,上面挂着一块小木牌写着书名。考虑到这里的书友很多是以竹简和卷轴形式存在的,这种设计确实很有必要。即使是线装书,这里也大多是简装版,侧面是没有封皮的,因此也就看不到书名。

  大约是知道天佑第一次来肯定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书,旁边的那名杂役就在一边给天佑细细的介绍了起来。

  正如那杂役所说,此处藏书真的是非常基础,全都是一些关于修炼方式和原理的基本概述。并不深入解释什么,只是简单的告诉你修炼一道包含有哪些东西,以及这些东西是什么,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诸如此类。

  其实这种东西换个人可能听听就会觉得厌烦,根本不会有想要去翻看的想法,但偏偏天佑却是听的相当认真。普通弟子因为对世界的本质了解太少,因而会觉的这些知识似乎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反之真正等需要去了解这些东西的时候,往往就已经是遇到了问题的时候,可惜除非吃过亏,一般人是不会理解这些的。

  紫霄宫中那些有师承的弟子为何比一般的弟子地位高?就是因为这些看不见的常识。值师们每日授课只能讲解一些大而化之的内容,不会也不可能将各处细节面面俱到的讲解出来。而比起细节,更重要的却是经验。担任值师的那些仙长其实都是些刚进阶仙长行列的低级仙长,或者就是那种资质不行,年纪很大却修为平平的类型。指望这种仙长能有什么经验教给普通弟子们显然是不现实的。

  相反,那些入门弟子有专门的师尊,一位师尊一般都只有几名弟子,不但可以细心的讲解指导,在个人经验方面这些敢收弟子的仙长也都是仙长中的强人,自然比轮值仙长们要懂得更多教的更好。

  天佑和一般人不同,他是穿越者,本身就懂得如何用科学的眼光看待事物,加之本来就对神洲大6的修炼体系垂涎已久,自然是看到什么都觉得很感兴趣。

  一边听着那杂役的介绍一边偶尔拿起一本书来简单翻看一下,天佑很快便锁定了几本书册。将这些书一本本的取来翻看,很快便迷了进去。

  以前一直就想研究一下神洲大6的修炼体系到底是种什么样的神奇力量,可是一只找不到门路。就算想要利用前世的科学观点去推测分析,也是完全找不到头绪,最终反而弄出了更多的疑问的不到解答。

  如今这下好了。天佑之前很多不知道、不了解、不明白的东西,在这里大多都有现成的答案。即使不是他所惦记的问题,也能旁证一番,打开很多思路。

  天佑越是看这些资料就越是现越来越多的问题,但问题虽然变多了,天佑却感到无比的兴奋,因为他不再是卡在这些问题之前无从下手的状态了。他可以不断的现新问题,然后一个个的去攻克它们,接着又碰上新的问题,再翻资料,再破解。有时某一个方向的几个问题会突然回到一个问题上,然后一下子就豁然开朗。每当此时,天佑都会兴奋的全身战栗,似乎从尾椎骨开始一阵阵的有种过电一般的感觉。

  起初天佑还是不厌其烦的将书本搬到阅读区去翻看,后来干脆就直接在书架区席地而坐,将一盏有白玉罩的油脂灯放在地上,就这么趴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期间那名杂役似乎来说过什么,天佑也没在意,之后他也没有再来,天佑也便忘了此事。

  子夜时分,藏书阁外,云锦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看了眼藏书阁里亮着的灯光,云锦问身旁躬身侍立的杂役:“他看了多久了?”

  “有三个多时辰了。”

  “一直没有间断过吗?”

  “是。中间我去叫过两回,可师兄他似乎完全没听到一样。”说到这里杂役看了眼云锦,“是否需要去催促一下?”

  云锦摇了摇头转身走向自己房间。“别打扰他,你去找两个人轮班接替你守在外面,有端茶倒水的事情照顾着点便可。”

  “是,仙长。”

  有了云锦的关照,天佑一晚上都没有受到任何打搅。看书看渴了现盘边有壶茶,正好拿来就喝。忽然有些饿了,又现旁边不知何时多了些糕点,于是便拿起一块,边吃边看。

  天光大亮的时候,接班的杂役进来时现天佑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抱着书本睡了过去。也亏了这是藏书阁,有恒温结界,不然睡在地板上非生病不可。本想过去叫醒天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一回头便现是云锦站在身后。正要行礼,不想云锦却先一步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指了指睡着的天佑。

  会意的杂役赶忙压低声音问了个好。

  云锦看了看天佑,忽而小声道:“去将书册收拾一下,注意轻些。”

  杂役点头,轻手轻脚的将旁边几本书册收了起来,可最后却现多出了一侧卷轴。

  云锦看他在那里踌躇便小声问了一下,那杂役连忙轻声跑了过去,然后展开那根卷轴道:“仙长,这似乎是师兄自己画的图谱。”

  “自己画的?”

  藏书阁里有非常齐全的文具,天佑能在这里写写画画倒是不奇怪,云锦奇怪的是那张图谱。

  这根卷轴上画的并不是什么画作,而是一些简单的黑点与线条。乍一看会以为是毫无意义的东西,但云锦毕竟是仙长,所以他是越看越心惊,最后忽然将卷轴抢了过去对身边杂役道:“你去通知今日的授课值师,帮天佑请个假,就说我有事要他去做。然后你就可以去休息了,不必再过来。”因为情绪有些激动,云锦一时甚至忘了控制音量,不远处地面上躺着的天佑明显一惊,一个翻身就直接蹦了起来,看到周围环境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这才重新放松下来。

  按说天佑的生活习惯,就算看了一夜的书也绝不至于睡过去,但昨夜也不知怎么的,天佑看到后来是越来越困,看着看着就睡了过去。这在他看来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试想一下如果是他在丛林中蹲守妖物的时候半路睡着了……那后果简直想都不敢想。

  天佑兀自在那疑惑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云锦却是提醒了一声看到天佑醒来而在那呆的杂役,待对方跑出去之后才对看向这边的天佑说道:“来我书房。”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

  天佑虽然有些搞不清状况,却还是立马从书架边跑了过去,然后跟着云锦去了他的书房。

  “这是你昨夜画的?”进了书房关起门后云锦直入主题。

  天佑看了眼桌上的卷轴,随后承认了下来,反正昨晚就他一个人,就算说不是也没人会信吧。再说那副图应该也没什么要紧的,所以天佑根本没想过要推脱。

  天佑虽然承认了,云锦却没有再问下去,而是话锋一转道:“以后再做此类事情记得不可在藏书阁之类公用之处,最后也不要留下此等实证。”说着只见云锦掌中卷轴突然起火,眨眼之间便烧的只剩飞灰,而云锦却像是完全没感觉到火焰一般,随手一挥甩掉手上的灰烬,很是淡定的继续道:“修炼之道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但凡大能,无不是几百上千年的修行所得。这漫漫岁月之间,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疏漏,尤其是此类致命之处。”

  天佑有些不解的望向云锦。“仙长,弟子有些不明白。”

  云锦叹了口气道:“你可是不明白一张紫霄心法的入门阶段导气图谱而已,我为何如此大的反应?”

  天佑点头。他是真不明白。他画的导气图就是紫霄心法的入门阶段导气顺序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紫霄心法入门篇在紫霄宫连杂役都会,在门内根本没有丝毫保密的必要。至于说那些穴窍的位置……那东西就和经络图差不多,找个江湖郎中也能给你画出来,自然更没有什么需要在意的地方了。天佑实在不理解将两者结合在一起为什么就变成了需要保密的东西。(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