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二百一十二章 水深火热的神兵宗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天佑当然不会知道有人正在算计自己,即使知道……要是知道的话他肯定会先下手坑死对方。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被动等死可不是天佑的风格。当然,现在他对此还一无所知。

  有了云锦的“圣旨”,天佑几乎将时间全部用在了翻书上。每日除了固定的生活琐事之外基本上就只剩下看书、修炼以及陪着两只妖宠玩耍了。

  对于这个世界的修士们来说,对妖宠的掌控主要都是靠灵魂契约来完成的,因而很少有人会去研究别的方向。但天佑是穿越者,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通过玩耍的方式来拉近与宠物的关系,加上本身对修炼体系的一知半解,天佑一直都是沿用着前世的记忆习惯在处理自己与两只妖宠之间的关系。

  当然,天佑的妖宠其实应该是三只而不是两只,不过多宝那家伙的爱好就两个:吃和睡,所以比起和天佑一起玩,它更希望天佑永远都别打搅它才好。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二十天,算起来天佑来紫霄宫也有两个多月了。同届的其他弟子们早已进如各自宗门修习去了,只有天佑一直还在这童子峰。不过今天天佑也打算离开这童子峰了。

  云锦那儿的书籍他都已经全部翻阅了一遍,不能保证每一步都可以背下来,但绝大部分内容却都记了下来。当然,记住和理解是两回事,但只要记下来,以后自然会慢慢理解。

  没有新的藏书翻阅,继续留在童子峰便也没了意义,因此天佑便来到了云锦处申请离开童子峰。

  “这里的藏书你都看完了?”云锦知道天佑留下来的原因,没问天佑是否达标,而是直接问他书是否都看完了。

  天佑也知道云锦早知道自己的目的,所以也没隐瞒,大方的承认道:“大致浏览了一遍,以后如有需要,还望云锦仙长准许来此翻阅。”

  “这些都是小事,你若有空可随时前来,只怕是到时你就没那么多空闲时间了。”

  “正式宗门的日程安排如此紧密吗?”马上就要转去神兵宗了,天佑当然想提前了解一些请款。

  云锦倒是没什么隐瞒,简单介绍了一些基本情况。

  正式宗门的课业安排其实并不紧密,或者应该说更松懈一些才对。不过在这一切看修为的修炼界,修为就是一切。童子峰内大家都是初来乍到,矛盾什么的还不太明显,就是那些不守规矩的也会相对收敛着一些。但到了正是宗门,各种人际关系会变得更为复杂,而且周围的人都在努力提升修为,就算是再不努力的人也会被这种氛围所感染,不得不努力修行。

  说白了正式宗门之内就是个刻苦修炼的氛围,只要不是那种过于自我的人,都会被不知不觉的带着开始拼命修炼。就算是紫霄宫不安排过于紧密的学习内容,弟子们自己也会严加要求,想着法子的努力上进。

  当然,正式宗门的弟子也不是一天到晚都和泥菩萨一样端坐着一动不动的修炼的。任何学习都讲究个劳逸结合,仙门也不例外。只是修士们得这个“逸”稍微有些特殊。

  如果将运功导气看作是“劳”的话,那这个“逸”就是做门派任务。

  弟子们会利用一切空余时间去寻找提升修为的方法,其中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去做门派任务,尤其是需要战斗的任务。在门派任务中需要使用到各种体术、仙法,可以将平日学业所得融会贯通,有助于年轻的修士们更好的理解自己的修为,以便于更进一步的强大自身。当然,更重要的是门派任务会得到贡献点,而贡献点是可以直接兑换辅助修为的外在条件的。

  其实弟子们修行如此拼命,也不能说完全是气氛所致。当然,神洲大6学习机会宝贵,大家都很珍惜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却还是修行本身的特殊性。

  很多不爱学习的人之所以排斥学习,大多是因为学习过程枯燥无味,远不如游戏娱乐开心。但修士们的修行却有不同。除了体术训练会比较累之外,导气入体以及运转功法的过程其实会伴随着一种若有似无的快感,而且随着修为的精进,这种快感不但不会被适应,反而会越来越强烈。

  别说提升修为可以带来的地位、财富以及寿命的提升,单就是因为那份快感,估计也照样会有很多人孜孜不倦的去坚持修炼。这也是为什么紫霄宫的仙长们大多不喜欢授课,而一心只想专心修炼的原因。

  简单给天佑说了一下宗门内的情况后云锦便给天佑安排了第二天的测试。

  虽然云锦是童子峰的总管,但童子峰的合格考试这种事情他却没有动用私人权力,而是让天佑走的正常程序。直等到第二日,几门课程的仙长分别对天佑进行了测试,没有故意刁难也没有刻意放水,一切按照正规流程进行。云锦在一旁监考,看着天佑用很快的度完成了所有考核的内容。

  毫无意外,天佑的学业成绩都非常完美。童子峰的培训是为了让弟子们适应正式宗门的学习,并不是要培养出什么特殊人才来,所以内容都很简单,属于基础中的基础。对如今几乎是过目不忘的天佑来说根本毫无挑战可言。

  按照规矩,各科仙长在给出合格的评分后便鼓励了天佑几句。本来也没当回事的仙长们本来也只是走个形式,说了几句后就打算离开,不想天佑却是叫住了仙长们。

  负责数数的仙长对天佑这个“数数天才”印象最好,立刻问道:“叫住我们还有何事?”

  出乎仙长们的意料,天佑从身上拿出了几个瓷瓶,然后递给了各位仙长每人一瓶。

  云锦也得到了一瓶,接过之后略带疑惑的问道:“这是何物?”

  “此为弟子一番心意,是弟子根据书中所述自己研制作的治疗药水,也有补充灵气的作用。弟子新入山门,学浅技微,也拿不出什么上得台面的礼物,此物仅代表弟子一番心意,还望各位仙长不要嫌弃。”

  听到是天佑自己做的治疗药水各位仙长都没什么太大反应,心里面已经将其当成了劣化版的仙药看待。当然,仙长们是不会露出鄙夷之类情绪的,毕竟这是弟子孝敬的,就算是再怎么无用,总是份心意。所以各位仙长都是客气的接受了这份心意,还不忘又鼓励了一番天佑。

  事了之后各位仙长便各自离开,至于那瓶药水,有的人带回去后随手往哪一放就没再注意,有人则是半路上就随手赏给了杂役或弟子。不过,很快就会有人现这东西的神奇之处。

  事实上天佑给出的礼物并不普通,因为那其实就是稀释过的凤凰泪。

  为了这个礼物天佑可是琢磨了好久。自己能得到的东西对仙长们来说都无异于垃圾,太过贵重的东西天佑买不起也不合适送,所以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稀释过的凤凰泪最合适了。

  事实上送出去的那些都是天佑冲洗上次装凤凰泪的瓶子后倒出来的洗瓶水,当然里面混入了微量的凤凰泪成份。

  虽然含量微乎其微,但凤凰泪就是凤凰泪。一滴就能起死回生的神药,就算是洗瓶子水也可以当固本培元丹使了。即便是对有一定修为的仙长们来说,这东西也不是全无作用。当然,收到东西的仙长们可没想到这东西能有这么大作用,毕竟是个新进弟子自己配制的东西,能有点微末的治疗作用就不错了,鬼才想得到那是稀释后的凤凰泪呢。

  童子峰测试合格,礼物也送了出去,也是该离开童子峰的时候了。

  云锦没有让天佑单独离开,而是专门把他送到了紫霄山上的紫霄殿中。

  紫霄山上的这个紫霄殿其实是神兵宗的宗门驻地,并不是紫霄宫整个门派的驻地。紫霄宫的真正核心是紫霄山头顶上悬浮着的紫霄峰。在紫霄峰上有座真正的紫霄宫,那才是门派总坛,下面的紫霄殿只是神兵宗驻地。

  有云锦带着办事明显方便很多。云锦熟门熟路的带着天佑直接走进了办理新弟子入籍手续的房间。今天的负责值师显然和云锦认识,两人一见面就聊了起来,期间云锦状似无意的提到自己是带天佑来办理入籍手续的,于是那位值师吩咐了一声,手下几个弟子立刻分工合作,一下就把天佑要办的手续都给搞定了。这要换天佑自己来办估计非忙一下午不可。

  果然,就算是仙门也是有人好办事啊!

  不一会所有手续办完,办事的弟子恭恭敬敬的将一张纸条交到了负责仙长的手中。

  那仙长接过纸条看了看,然后冲天佑道:“天佑是吧?手续已经帮你办好了。住所方面你有什么要求没有?是喜欢人多一些便于交流还是清静一些?”

  “这住所还可以自己选的吗?”

  旁边一位师兄插嘴道:“一般是不行的,不过你是云锦仙长送来的,所以……”话没说完,但意义已经到了。

  “哦,那就谢过仙长与几位师兄了。”天佑先感谢了一番,然后道:“我之前在童子峰时又些相熟的师兄弟也在神兵宗,不置可否将我分到他们附近,也好往来走动。”

  “这个容易。告诉我们名字即可。”

  和天佑一起分到神兵宗的其实就两个人,一个是庞大海,还有一个叫赵公明。庞大海在童子峰上就和天佑住一块,早就熟的不能再熟,赵公明倒是不算关系特别好,但毕竟是同届的,又都是来自秦国,之前也是一路过关斩将一起进的紫霄宫,算不上铁哥们也至少能算个狐朋狗友。

  帮忙办事的师兄很简单的就查到了两人住处。

  “这两人住的倒是不远,不过都是普通房,两人一间,可能不是很舒服。这样吧,我帮你把他们都调整一下,给你们换个住处。”那位师兄说着就开始处理,很快拿来一张条子说道:“你带着这个条子去随便找个杂役,他会帮你办理入住的事情。”

  天佑接过纸条顺手就放了两块灵石碎片在师兄手中。“师兄辛苦,一点心意望师兄不要嫌弃。”

  “这……”那师兄转头看向值班的仙长,不知道是收还是不收。两块灵石碎片而已,说起来也不算什么,但问题是当着仙长的面,他还真不太敢放肆。

  还好,那边的仙长也是个通情达理的,嘴上说道:“天佑师弟一番心意,你就收下吧。以后都是师兄弟,互相帮扶照应着是应该的。”

  “那师兄我就不客气了。”那位师兄客气的收下了灵石碎片,而天佑收好纸条转手又送了一瓶稀释过的凤凰泪给那位仙长。

  有云锦在,对方倒是没有嫌弃一个新弟子的东西不值钱,很是客气的收下了。

  客套一番之后云锦便带着天佑告辞离开,屋内那位仙长收了笑容,看了眼手中瓷瓶,顺手递给了刚才办事的弟子。“你收着吧。”

  那弟子倒是不嫌弃。人家送给仙长的东西,怎么着也比灵石碎片要有价值。他也不过是个普通弟子,还没那么大胃口,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虽然并不嫌弃,却也没把那瓶兑了水的凤凰泪当回事。接过瓶子便随手打开看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却看出了事情。

  旁边仙长在瓶口打开的瞬间便突然一愣,目光又转回了瓶子上。这看似不起眼的小瓷瓶中正向外逸散着一股精纯的灵气。浓度虽不甚高,精纯程度却是他生平仅见。之前那弟子送予他时说是治疗药剂,想到这恐怖的灵气纯度,这药水的治疗效果怕是不会比龙之生命药剂弱多少。这已经算得上顶级仙药了。

  那边的师兄一打开瓶子也知道坏事了,心里后悔不已,想着自己干什么手欠这么早打开啊?早知道带回去再打开啊!现在这样子让他还怎么收?

  还好,这位脑子还算清醒,赶紧把瓶子递到仙长面前的桌上放下。“如此贵重之物弟子不能收,还请仙长收回。”

  那边的仙长也是一时之间有些尴尬,不过毕竟也活了一二百年了,脸皮厚度可不是普通人能比的。稍一迟疑后那仙长便迅收起了瓷瓶,顺手扔了块绿色的灵石到他手上。

  “今天办事挺利索,这是给你的嘉奖。”

  那弟子没想到还有额外奖励,高高兴兴的收了灵石便退到了一边。

  这灵石也是有等级之分的,不同等级的灵石颜色会有较为明显的区别,所以从外观上就可以直接区分开来。刚才这枚灵石是绿色的,也就是说这是一枚无暇的灵石。

  根据灵石转换规则,灵石等级从高到低分别是:完美、无暇、精致、强化、普通,一共五个级别。使用低级灵石可以合成高级灵石,合成比例是三比一,也就是三块低级灵石可以合成一块高一级的灵石。但是实际上兑换比例却并非如此,因为合成有风险,说是三块合一块,中间因为合成失败也会损失一些,虽然比例不高,却毕竟不是百分百成功,所以越是高级灵石就越贵重。

  天佑给这位师兄的只是最低级的普通灵石的碎片,连普通灵石都不如,一般要三四块碎片才能交换一枚普通灵石,就这还有很多人不愿意换。而那枚无暇的灵石,就算纯按三比一的合成比例推算,不计损耗,也至少相当于27块普通灵石,但如果算上损耗比,实际上就算是用4o块普通灵石,也很难换到一块无暇灵石。所以说,这块无暇的灵石价值绝对是相当不低了。

  这边各自开心着的仙长与师兄暂且不提,出了院门的天佑却是正对云锦道:“云锦仙长,后面我自己过去就是了,不用再送了。”

  天佑本以为云锦会直接离开,不想云锦却是伸手抽走了他手中的纸条。“你认识路吗?还是我送你过去吧。”

  搞不清云锦为什么坚持要把自己送到地方,但想来应该是在关照自己,天佑也没再多问,老老实实的跟着去了。

  根据纸条上所写位置,两人来到了天神峰所在。一路上的师兄们见到云锦都是主动躬身行礼,然后退到一边,等云锦带着天佑走过去了才重新开始赶路。天佑跟在后面总有种狐假虎威的感觉。

  云锦大概是来过天神峰,也不问路,径直将天佑带到了宿舍区。这片宿舍区面积相当不小,一个巨大的院子之中一排排的足足有十几列平房,一列从这头到那头正好十二间。如果这些屋子全都住满了的话,按照一间屋两个人计算,光这一个院子就有好几百人之多。

  天佑正在四下打量,一名杂役便主动迎了上来。“仙长、师兄。可是要找何人?告诉在下即可,这院里住的我都认识。”

  云锦顺手便将纸条递了过去。“帮你这位师兄安排下住处。”

  杂役接过纸条看了一下,立刻热情的引着天佑向前走。原来这院子对面的那道墙并不是外墙而是隔墙,墙对面是另外一处院落,和这边的院子紧挨着,中间共用一道隔墙。

  比起外院,这内院的条件明显好了很多。建筑不再是那种一溜排的平房,而是一座座独立小屋。屋与屋之间还有花圃隔开,院后甚至还有一片面积颇为不小的竹林,院落中央更是有着一处微型花园,中间还有休憩用的凉亭、躺椅。

  天佑在那名杂役的帮助下找到了分给自己的小屋。面积远没有童子峰的宿舍那么大,而且一间屋就真的只有一间房,生活起居全都集中在这十多平的小房间里。面积虽然不大,但毕竟是独立房间,而且考虑到其中并不包括厨房,这十几平对一个人住来说其实还是很宽裕的。

  分给天佑的小屋在院落中后段,比较靠近后门,左右两侧都还有不少一模一样的小屋,对面隔着花园也是一样的一排屋舍。

  不得不说这院落还真的是相当符合天佑的要求。想清净的时候只要躲入屋中即可,周围房舍虽多却都隔着花圃,有这十多步的间隔,只要不是大声喧哗,一般也很难打扰到邻居。至于想要热闹,那就更容易了。院落中央的公共花园绝对是大家聚会聊天的好地方,若是再多走几步到了前面的外院,那就更热闹了。

  一样大的面积,那边可是挤了好几百人呢。

  那杂役帮天佑安顿下来之后便拿着纸条去找庞大海和赵公明去了。多亏了云锦的面子,之前的师兄可是帮忙把天佑这俩熟人也调换到了这边内院来住,等于是给二人升了等级。对人家来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反正房舍空着也是空着,但对普通弟子们来说,这可是一大笔月租。

  除非像天佑这样被直接分过来,普通弟子想要自己给宿舍升等,那就必须交租用费,而且是每月都要。当然,天佑现在分到的这种小屋其实并不算贵,只不过紫霄宫需要用到贡献点的地方太多,一般弟子都是能省则省,一般也不舍得乱花钱。

  想想当初白冰雨带天佑吃顿饭都不舍得使用门派贡献点,最后还是吃了天妃的大户,可见这门派贡献是何等的珍贵了。

  云锦并没有等庞大海他们过来,见天佑安顿下来之后便离开了。不过走之前他还特意带着天佑在外转了一圈,说是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天佑却猜出来云锦这是在做给人看的。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仙门之内也不例外。天佑初来乍到,必然容易被人排挤、欺负。如今又云锦带着他在这里转一圈情况就大不相同了。看到的人都会知道天佑是有人罩的,没看到的人也会从别人那里了解到。总之有云锦的身份顶在前面,一般弟子遇上天佑肯定都会客气一些,起码不至于主动招惹他。

  其实云锦这是多虑了。天佑那是吃亏的人吗?他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哪有被人欺负的?就算一时吃了亏,以这家伙的性格迟早也会找回来,而且这个迟早通常都很“早”。

  当然,不需要归不需要,天佑还是挺感动的。前后天佑认识云锦还不到两个月,没想到这位不苟言笑的仙长竟然对自己如此照顾。

  出来晃悠一圈之后云锦也不再多留,告别天佑返回了童子峰。天佑这边回到自己住处时正好现赵公明提着行李过来,老远的看见天佑就兴奋的叫了起来。

  “我说怎么突然把我换到了这内院来,原来都是托了天佑师兄的福啊。”

  赵公明其实比天佑要大哥两三岁的样子,转入正式宗门也比天佑早,按说应该天佑叫他师兄才是,不过在童子峰的时候因为天佑这家伙点子多,总是带着大家玩,所以大家不知不觉间就全都开始叫天佑师兄了,其中也包括比他年纪大很多的。

  天佑过去帮赵公明提起一包行李。“我哪有那么大面子?都是托了云锦仙长的福。”

  “云锦仙长也是看你面子才肯卖这个面子啊,所以还是托了师兄你的福。”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到了分配给赵公明的小屋中,位置就在天佑那屋的斜对面,直线距离不过二十步。

  推开门的赵公明立刻惊喜道:“哇,这可比我那宿舍好的多了。天佑师兄你是不知道啊!和我分到一间屋里的那家伙天生臭脚,那味啊……熏得我这些日子就没怎么吃下饭。多亏师兄你救我,不然再有几日师弟我怕是就要被熏死了!”

  “你这说的也太夸张了吧?”

  “不夸张,一点不夸张。而且不止如此。我这同屋臭脚,隔壁一个师兄半夜打呼噜,隔着墙我都听得见,也不知他那舍友每日如何睡下的。”

  天佑一边帮忙安置行李一边问:“对了,庞大海也在你附近吧?你俩有联系吗?”

  “那当然。庞大海就住我前面那排房子,我那屋正对着他那屋的后窗。”说到这里赵公明忽然停下了手中动作道:“师兄你是不知道,我们新来的弟子在此地总是受到排挤,多亏了我和庞大海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互相照应着点,别人还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听我那同舍的师兄说,有些倒霉的人刚搬来的时候,连门派放的福利灵石和灵药都被抢了。”

  “咱们这里好歹是仙门,不至于那么夸张吧?仙长不管的吗?”

  “师兄你是有所不知啊。我们这里是最低级的弟子集中的地方,人数众多,修为又不高,仙长们对我们这里根本不加重视,所以很多弟子有机会欺凌新来的弟子。不过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随着修为提升,人数就会下降,仙长们的注意力也会更为集中一些。”

  赵公明这点说的倒是不错。不光是紫霄宫,其他仙门也都差不多情况。低级弟子数量众多,门派管理松散,生大规模冲突的时候也都是充当炮灰。相反的,随实力提升,弟子的数量会呈现金字塔结构。越是上层的战力越强、人数越好,相对的受关注度自然就高。

  天佑正想着,没想到赵公明却是忽然换了个话题,张口问道:“对了师兄,你现在什么等级?战斗力如何啊?”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想和你搭伙去做门派任务。”

  “你才转过来几天啊?这么早就惦记着做任务?还是踏踏实实先学点东西才是真的,别总想着赚门派贡献点。外物终归是外物,自身修为才是真的。尤其我们现在是打基础的时候,更不能依靠外物了。”

  赵公明倒是没有反驳,而是顺着天佑的话道:“师兄你说的是,这道理我也都懂,可谁叫咱们选了这神兵宗呢?”

  “神兵宗怎么了?”天佑不解的看着赵公明。

  “原来天佑师兄你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