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二百一十六章 惹事的嘲风与更会惹事的师姐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追着庞大海跑向内院的过程中天佑现周围不断的有师兄弟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但他们不是聚集在路边,而是全都找到两边的宿舍躲入其中,有些房间因为人塞得太满以至于完全进不去人了,被赶出来的也不抱怨,而是赶紧寻找新的宿舍躲进去。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虽然很疑惑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但天佑却没多问,反正就算问了赵公明大概也会让天佑自己看吧。

  跟着赵公明一起跑到前面的内院时,外院主路两侧的宿舍中都已经挤满了人。天佑可以从每一间房间的门窗之中看到大量攒动的人头,但奇怪的是路面上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有些疑惑的天佑摇摇头准备去追前面的赵公明,结果肩上站着的嘲风却是突然扭头望向了身后方向,然后毫无征兆的突然撑开翅膀纵身一跃,就这么飞了起来。

  “嗯?”不明所以的天佑目光跟随嘲风转了半圈转向背后,就这一瞬的时间嘲风已经快到外院的大门口条了,而正在此时,那拱形的大门处,一个靓丽的青色身影忽然由门后转了出来。

  刚用完晚膳,正像往常一样返回住处的赵灵韵刚转过外院大门,迎面就感觉到一股带着热气的风压扑面而来。几乎是本能的,她抬手就是一掌隔空劈出,一道青色的闪电从她掌心一闪而过,然而前方却没有任何爆响出现。赵灵韵知道自己打空了,但再想变招已经来不及了。

  “嘲风!”

  正当一掌劈空的赵灵韵惊慌失措的差点叫出声来之时,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浑厚有力还略带怒气的吼声,那即将撞在她脸上的巨大黑影不知是不是被这声吼吓到,临空一个翻转,身形直冲天际。赵灵韵隐约感觉到脸部被一丝毛擦过,但并未造成什么伤害。

  电石火光之间天佑的怒吼总算是制止了嘲风的突然疯,然而此时那赵灵韵怀中却是突然涌动起来。一只黑色的,毛毛绒的小脑袋从赵灵韵的胸前衣襟开口处赢挤了出来,然后纵身一跃,脱离赵灵韵的身体之后猛然撑开一对肉翼,身体也是迎风便涨,眨眼之间便已成为一只不比嘲风小多少的黑色生物,然后拍击着翅膀追着嘲风的身影扶摇直上。

  “嘲风(星夜),回来(咬死它)。”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天佑惊讶的低头看向对面那出尘绝丽之女子,眼中满是惊讶,然而他从她的目光中看到的却是挑衅。显然赵灵韵并不后悔自己出的命令。

  天空中嘲风听到了天佑的声音正在掉头俯冲,准备回到天佑身边,然而那黑色的妖物却是径直迎了上去。

  天佑此时也看清了那黑色妖物的本体,这似乎是一只蝙蝠,天佑记得在《妖魔录》上看见过,这是妖化蝙蝠系列的妖物。和嘲风所属的翼鸟分类一样,妖化蝙蝠也有很多分支,其中较为常见的是血蝙蝠与毒蝙蝠两个品种,但眼前这只似乎并不属于其中之一。不过妖化蝙蝠并不像翼鸟分布那么广泛,天佑也不知道眼前这只是什么品种。

  天空中正在附中的嘲风看到迎面扑上来的妖化蝙蝠后立刻就想要绕开,但那妖化蝙蝠的度也不慢,根本躲不开。

  嘲风毕竟是翼鸟,而且是未建立灵魂契约的妖宠,听话也有个限度。那妖化蝙蝠的行为无异于挑衅,以翼鸟本就好斗的性子哪里能忍。躲不开干脆就不躲了,改变飞行姿态将两只利爪向前,与那只蝙蝠在空中猛然撞击在一起,出咚的一声闷响,然后两个身影一起翻转着向下掉,不过很快又互相分开,各自拍着翅膀重新拉起。

  “你干什么?快让你的妖宠回去。”天佑也有些生气了,对方这种行为未免太过蛮横。虽然是嘲风先扑过去吓了她一跳,可毕竟没有真的造成什么后果不是?

  对面赵灵韵根本不予理睬,直接哼了一声。抬头对着天上那只妖化蝙蝠下令:“星夜,用妖术。”

  “你……”天佑相当生气却没有办法,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动手去打这女子。毕竟赵公明说过了,这就是那位赵灵韵,是入室弟子。这样的人他如果只是一些小冲突,白冰雨她们或许还能帮忙解决,但如果自己真和她直接动手,那估计麻烦就会大很多。况且天佑不傻,他知道真打起来自己八成不是这位师姐的对手。人家好歹是入门有些年头的师姐,还是入室弟子。他这个才入门不到三个月的新丁,再怎么天赋异禀也是绝对干不过的。

  天空中的妖化蝙蝠接了命令,身形一闪,就像是瞬移一样,突然就移动到了嘲风背后,然后一口咬在嘲风的翅膀上。嘲风惨叫,扭头攻击,却被对方闪了过去。只留下翅膀上一大片没了羽毛的伤口。

  本来论飞行技巧嘲风是占上风的,体型方面也是嘲风更大,但那蝙蝠会瞬移,单就这一条就把嘲风虐的死死地。

  天佑在看嘲风受伤更加着急了,扭头看向赵灵韵,强压着怒气说道:“我的妖宠刚刚也不是故意要吓你的,何况它也已经被你的妖宠打伤了,就算要报复也差不多了吧?都是同门,留个情面吧。”

  天佑不说还好,一说自己被吓到的事情,赵灵韵立马恼羞成怒。入门这么久,她一直是最完美的,从未在师兄弟们面前露过怯,刚刚却差点被吓的尖叫出声,虽然最后还是忍住了,但她心里的这口气可没那么容易下去。

  “哼。”赵灵韵只冷哼一声,抬头再次下令:“星夜,别磨蹭了,干掉它。”

  “你……”天佑指向赵灵韵,想了想明白这样不是办法,立刻放下手指,一翻手从无忧袋中拽出自己的复合弓与箭袋,瞬间完成换装,然后抬头望向天空大喊道:“嘲风,下来,我掩护你。”

  嘲风此时双眼已经一片血红,身上羽毛根根竖立,感觉整个变大了一圈。对天佑的呼喊也是充耳不闻,显然已经彻底狂暴化。野生妖物虽然战斗力普遍更强,但缺点一样的明显,那就是容易失控。

  嘲风不下来天佑也没办法,干脆也不再顾忌高度,单手握住拉力调整器一推到顶,右手飞快的从剑囊中抽出一把箭来,将其中两只叼在嘴中,右手直接夹着三支箭搭上弓弦。也来不及去拿撒放器了,直接徒手开弓,拉过张力顶点的同时瞄准天空中高移动的蝙蝠。

  正准备放箭的天佑忽然感觉到一股灵气突然活跃了起来,并且正在逐渐向危险浓度逼近。凭借敏锐的直觉,天佑瞬间转身,弓身不再是对准天空,而是瞄向了赵灵韵。手指一松一放,只能看到弓弦上的箭矢闪烁了一下,但却奇迹般的少了一支,对面的赵灵韵却是双目圆睁,满脸惊愕的盯着天佑,脸色一片煞白,然后开始转青,接着红,最后甚至有向紫色转变的趋势。

  在赵灵韵定格的同时,周围两排宿舍房中也是传来一片整齐的吸气声,而原因就在对面的赵灵韵脑袋上。她原本整齐的髻如今已经完全披散开来,看着少了分冷傲,却多了分柔美。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赵灵韵的髻被射散了。天佑的箭刚刚只要再低一点,这支箭八成就要直接钉在赵灵韵的脑门上了。更可怕的是,天佑的动作快到根本看不清。

  大家只能从天佑的手中少了一支箭看出刚刚天佑射了一箭,但他们却完全没有看到飞出去的箭矢,甚至到现在都没找到那支箭飞哪儿去了。

  “你……”这次换赵灵韵卡壳了。

  天佑扭头吐掉了口中叼着的两支箭杆,目光死死地盯着对面的赵灵韵一字一顿的说道。“之前惹到你是我对妖宠不管束不力,我现在郑重向你道歉。你的妖宠已经伤了我的妖宠,就算要报仇也该差不多了。请师姐顾忌同门情面,不要把事做绝了。伤到师姐我定然会受到严惩,但那也要师姐活着才能看见不是吗?”

  “你……你敢威胁我?”

  “我只是在低声下气的道歉,恳请师姐放我一马而已。”天佑嘴上这么说,动作可是一点看不出低声下气的意思。

  对面赵灵韵正要说什么,却听天空中传来一声锐鸣,声音极其高亢,甚至有些刺耳。赵灵韵的目光瞬间上移,天佑却是死盯着赵灵韵,眼神分毫不动。

  不远处的高空中,天妃与一名老者各自踩着一柄飞剑并肩而立。看着天佑两人的变化,老者摇头叹气道:“你说我们这样的培养方式是不是错了?”

  “是你不是我。”天妃带着调侃的口气道:“知道你那徒儿资质出众,但也没你这么个护法的啊!”

  “师姐,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多让弟子们出去历练一下?”

  “何解?”

  “你看那天佑,自始至终目光始终锁定在灵韵身上动也不动,而灵韵一听到妖宠的惨叫声便被吸引了注意力。如果那天佑此时再射一箭,她必然还是躲不开。虽然以灵韵的修为,那天佑的弓箭怕是即使射中也造不成多大伤害,但日后若是在外面遇到危险,敌人可未必就会用凡兵与之交战啊!”

  天妃听完轻轻摇了摇头。“那天佑自幼便在山中长大,以狩猎低级妖物为生,战斗直觉已经刻进了骨头里,就算睡觉耳朵也是竖着的。其他人……”天妃说到这扭头看了那老者一眼,然后继续道:“他们学不来的。这是人家用命换回来的,不是后天训练可以做到的。好了,去安抚下你那徒儿吧,别真闹出事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送师姐。”老者目送天妃飞远之后才操纵着飞剑向着院落之中降了下去,不过此时下面的僵持状态已经结束了。

  将时间倒回到天妃与老者的对话之前,赵灵韵被叫声吸引,抬头望天,正看到自己的妖宠与那只翼鸟抱成一团,在空中一边翻滚着一边向着地面急坠落。

  嘲风被那蝙蝠的瞬移能力彻底激怒,狂暴状态中反应和度都有了明显提升,终于在那蝙蝠再次下手的时候突然反击,一口咬住了对方的翅膀根部。

  那妖化蝙蝠被咬中之后就想挣脱。它会瞬移,只要拉开距离有的是机会搞突袭。但嘲风的战斗直觉远不是这些人工饲养的妖物可比,它知道一旦松开,很难再有下次机会。

  这一刻,嘲风野生妖物的残暴本性暴露无遗。它死死咬住对方就不再松口,翼尖的利爪与后肢上锋利的钩爪同样死死地抓住对方,任由那蝙蝠撕咬、挣扎就是不松口。

  原本两个妖物都是会飞的,如今却因为纠缠在一起根本没法扇动翅膀,于是只能一起向着地面坠落下来。刚刚那声尖叫就是那蝙蝠在喊赵灵韵救它。它是人工饲养的妖宠,就像护院的看门狗一样,受伤了会向主人求助,这已经几乎成为本能。

  赵灵韵看到之后哪里还能顾忌到天佑,赶忙跑了过去想要接住自己的妖宠,但两只妖宠下落度太快,根本来不及反应。赵灵韵这边才没跑出两步就听到噗通一声,两只妖宠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然后像个摔开的石头一样分别弹向两边。

  落地之后的妖化蝙蝠一个劲的吐血,同时出了虚弱的求救声,而嘲风却是边吐血边用折断的的四肢支撑着身体继续爬向那只蝙蝠,眼中嗜血的光芒闪耀,吓得那只已经不能动弹的蝙蝠拼命的尖叫,想要逃跑,但微微一动立刻扯动伤口,疼的它只能在那儿颤抖。

  在赵灵韵跑过去的同时天佑的目光自然也跟了过去,看到情况后也是赶紧放下弓箭跑了过去。

  赵灵韵扑到自己的蝙蝠身边,看到还在往这边爬的嘲风也是愣了一下,随后目光转冷,又要下杀手,然而就在她行动前的一瞬间,天佑左手持着帝道剑,嚓的一声插在了她与嘲风之间。

  赵灵韵抬头,看见天佑左手握着剑柄,右手背在身后,一脸决然的看着自己,她的气势不自然地就弱了下去。正好此时又听到她的那只蝙蝠再次出惨叫声,她赶紧转身检查起了自己妖宠的伤势。

  修士们虽然一般对别人都不会太过关心,但对自己的妖宠却是无比上心。因为对一名修士来说,妖宠就像是地球上的学历资格证一样。一个考了一堆各种资格证的人显然比没有这些资格证的人更容易找到好工作,也更容易出头。同样道理。妖宠的多少和好坏直接影响到一个修士的修为提升与战斗力,影响到他未来能走到哪一步。所以,修士们对自己的妖宠都是无比的重视,尤其是那种高品质的妖宠。

  在赵灵韵忙着给自己的蝙蝠治疗的时候天佑也赶紧收回帝道剑,然后用左手翻看着嘲风的伤势。这家伙刚开始还不太愿意,挣扎着还要去战斗,被天佑死死按住才终于作罢。

  天佑住在清源村,常年混迹山林,医疗条件可想而知,所以一来二去自己也成了半个医生,尤其擅长外伤的治疗。

  嘲风这家伙鬼的很,看着好像是打算和那只蝙蝠同归于尽,其实却在落地前使了巧劲。别看它翅膀和腿都断成了几节,却因此卸掉了冲击力,身体和脑袋几乎没什么影响。所以它才能在落地后继续支撑着想要厮杀,因为它除了四肢骨折,其实并没有其他问题。

  相比之下那只蝙蝠就惨了。它是实打实的后背着地,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防高血厚,比较抗操。不过,命是保住了,体内却是一塌糊涂。周身毛细血管爆裂,内脏多处出血、移位。最严重的是脊椎骨也折了,下半截完全瘫痪。

  也亏得这是紫霄宫,只要没断气都能给你救回来,换别的地方,这伤也就是多长时间死透的问题。

  话说天佑给嘲风看了一下之后就赶紧开始给它正骨,然后他就现了身为普通弟子的第一个弱势的地方。

  那赵灵韵从身上掏出了一瓶不知什么药水,然后给那蝙蝠喝了半瓶,剩下的直接倒在了伤口上,而那原本已经只剩半口气的蝙蝠竟然肉眼可见的开始恢复,拍打着地面就要重新爬起来。再低头看看手中嘲风扭曲的腿骨,天佑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办法,谁叫咱穷呢!”

  看着自己的妖宠明显好转,那边赵灵韵又把注意力转回了天佑身上,不过她才刚往前迈了一步,就听到不远处的内院门口传来庞大海的大嗓门。

  “等下,等下。”

  庞大海一边喊着一边冲了过来,天佑隐约看见他的身后赵公明正小心翼翼的往这边挪。

  跑到近前的庞大海连忙挡在天佑前面,伸手拦着赵灵韵求饶道:“师姐别动手。天佑他也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是误会,别……”

  庞大海话没说完就被赵灵韵打断,只是她才刚说了个“我”字,忽然听到上方传来一声怒喝。

  “灵韵。”

  赵灵韵慌忙抬头,赶紧行礼。“师父!”

  天佑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须服饰全都是白色的素净老者,正踩着飞剑缓缓而落。

  老者走下地面之后飞剑自动缩小,然后飞进了他的袖子之中,也不知是袖里乾坤之类的法术还是有乾坤袋之类的法宝在里面。

  “灵韵。刚刚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你这位师弟虽然有错在先,但那是妖宠不守规矩,也不是他的错。再说人家及时补救,也没有真的伤到你,你何苦要一再逼迫人家?”

  “师父!我……!”

  “唉,都怪我平日太过宠你了。好在现在改过还为时不晚。你现在给我回去抄门规,等我回去再予你惩戒。好了,什么都别说,马上回去。”

  “师父!”

  “嗯?”

  老者一瞪眼,吓得赵灵韵不敢再说,瞪了天佑一眼,丢下一句“你给我等着”,然后抱起自己的妖宠愤愤不平的跑了回去。

  看到赵灵韵跑开之后老者才转向了天佑,一脸温和的笑着问道:“你那妖宠没事吧?”

  天佑赶忙站起来弯腰行礼:“有劳九阳真人关心,这疯妖只是骨头折了,只要重新接上养些时日即可复原。”之前聊天时庞大海和赵公明他们提过赵灵韵的师父是谁,有刚才那番话,天佑自然知道这位就是赵灵韵的师父九阳真人。

  “都怪我那刁蛮的徒儿任性,添了这许多麻烦。这个你拿着,回去给你这妖宠服下,明日伤势就可痊愈。”

  天佑也没推辞,直接接了过来。“长者赐,不敢辞。”

  九阳真人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道:“可惜本尊不善使弓,不然定要收你这个弟子了。我那不成器的徒儿就是被我宠坏了,比不得你这在外独自成长的懂得人情世故。我回去会交代她以后多跟你学着一些,你也不要嫌麻烦,多帮我教她一些做人的道理。作为回报,你若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向她请教,我会命她认真指导你。灵韵这丫头虽然刁蛮了些,修为还是不错的。”九阳真人说到这里明显脸上带着得意。

  天佑心说:“请教她?她不来找我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我哪还敢请教她啊?”当然,嘴上可不能这么说。“其实师姐只是涉世不深,多走动走动自然就好了。当然,如果有需要,我也愿意帮衬一二。”

  九阳真人听完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向天佑伸出一只手掌道:“你那手也别藏着了,伸过来,我帮你看看。”

  “不碍事的。”嘴上说着,天佑却还是把一直藏在背后的右手伸了出去。

  庞大海和看到赵灵韵走了才敢过来的赵公明这时候才现天佑的手竟然伤的如此严重。庞大海更是惊叫道:“天佑,你的手……”

  饶是九阳真人这种见多识广的,猛然看到天佑的手掌也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他抓着手腕拉过天佑的手掌,看着那几乎露出白骨的手指惊愕道:“你不疼吗?”

  天佑笑笑。“一点小伤,不算什么的。”

  赵公明在一旁道:“这骨头都出来了,怎么可能不疼?”

  这当然算不得小伤。天佑的整个右手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正面的皮肉已经几乎全部消失,只剩下一层粉红色的肉糜黏在骨头上,血水已经滴的满地都是。

  刚刚情况紧急,为了救嘲风,天佑来不及拿撒放器,直接徒手开弓。这复合弓可不是古代长弓,带个扳指就能直接射。这玩意的弓弦上装有专门用力拉弦的一个小圈,名为d环,而开弓的时候则需要专用的撒放器勾住d环,然后握住撒放器开弓。放箭的时候也不是直接松开撒放器,而是像开枪一样扣动撒放器上的扳机,从而让撒放器松开d环。

  如果不用以上步骤,直接徒手使用带偏心轮的复合弓,那么轻则像天佑这样撕掉手指上的皮肉,重则整个手指都会被削掉。

  本来天佑这张弓已经是规格产品,如果换个普通人,妥妥的手指齐飞。幸好天佑已经跨过了练体期,修为提升虽不多,身体的强度却是突飞猛进。不过即便如此,依然被撕掉了指尖的大部分皮肉,差点变成骷髅爪子。

  “这么严重,还说小伤?”九阳真人一边说一边将另一只手覆盖上天佑受伤的手指,天佑感觉到一股灵力从九阳真人的掌心流出,然后环绕着自己的手指游动。之前火热的炙痛感逐渐被一股清凉所代替,爽的天佑差点叫出声来。

  当然,天佑嘴上可没表现出来,只是解释着:“我是个孤儿,以前一直住在山里,以打猎为生。在林子里受伤是常有的事。哭喊起不了任何作用,只会把妖兽招来,所以我已经习惯了受伤就忍着。”

  九阳真人毕竟是相当厉害的人物,天佑话才说完,他已经把天佑的手治的差不多了。虽然皮肤还没长出来,但起码肉都已经长好了,而且不再流血了。

  “我那徒儿有你一半坚强,我也能放心不少啊。”九阳真人再次感叹了一声,然后问天佑:“你的宿舍在哪,我让灵韵以后常来和你聊聊。”

  天佑心中瞬间懵逼。“不是吧?那我以后还有日子过吗?这才见了一次面就搞成这样,以后天天见,我还要不要活啦?不行,我得尽快搬家!”(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