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二百二十五章 开后门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南明的动作很快,只过了两天便送来了墨迹尚未干透的完整版紫霄心法,并且还随心法附赠了一本比心法足足厚两倍的心得体会。八一?中?文 W≥W≠W≤.≥8≤1=Z=W.COM心得中详细的罗列出了各种修炼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并对一些容易出错的地方进行了深入解析。

  原本单靠一本心法天佑还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看得懂,但如今有了这心得体会,再看不懂那不成傻子了吗?

  “代我谢谢伏羲仙长。”抱着心得体会的天佑向南明说道。这本心得据说是伏羲写的,南明只是帮忙抄录了一份完整版紫霄心法而已。

  “谢意我会带到。趁着还有时间,你先把紫霄心法的总纲和伏羲写的心得体会浏览一遍,有什么问题我可以现场为你解惑。”

  南明是天一黑就来了,这一夜的时间倒确实不少。天佑这两天还在熟悉环境阶段,倒是闲的很,一晚不睡也不算什么。有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不想错过,道了声“辛苦”便开始翻阅起了两本并不厚实却珍贵无比的修炼典籍。

  见天佑坐在桌前逐渐进入状态,南明便斜靠着床头假寐了起来。

  因为知道手中典籍的价值,天佑看的异常认真,不知不觉便到了深夜。感觉有些口渴的天佑正要给自己倒水,却忽然注意到床边的南明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真的睡了过去,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缩在床中间。

  看到南明这个样子,天佑便站了起来,想去拽过被单帮她盖上。人家毕竟是来帮忙的,又是师姐,还是女孩子,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关心一下都是理所当然的。何况这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但是,就在天佑站起来之后,他却是突然顿住了。

  天佑刚离开清源村那会山雪尚未化尽,如今却已是春末夏初之际,照地球上的气候本该已有些炎热才对。但神洲大6没那么多的工业污染,温室效应水平很低,气候比地球要偏冷一些,加之紫霄宫的驻地全都在山顶上,气温可是比地面上要冷的多。即便有护山大阵挡住了强劲的山风,一般人依然需要盖上厚实的棉被才能抵御夜晚的低温。

  天佑之所以顿住就是因为这低温。

  搬到这屋已经三天了,夜里有多冷他是知道的。然而此时,天佑竟然惊觉屋内有些暖和的不太正常。之前看书太过认真,一直没注意这些,现在想来,如果是平日,坐在那里看半夜书,怕是两条腿早就如站在冰水中一般了吧?可如今天佑非但不觉得有丝毫寒冷,反倒隐隐有些要出汗的感觉。

  在原地停滞了一下之后天佑还是向着南明走了过去,随着距离接近,周围的温度开始明显升高,站在南明身边时更是感觉像站在火炉旁一般。

  犹豫着伸手准备唤醒南明,伸到一半天佑又停了下来。仔细去看,南明虽然蜷缩成一团,但面色平静,漂亮的脸蛋上还带着一丝红润,并不像是觉得冷的样子。她之所以会蜷缩成一团,可能纯粹就是习惯问题。至于空气中的燥热……天佑怀疑可能与南明修炼的功法有关。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天佑就现南明身上翻腾着如实质一般的灵气火焰,如今更是看得真切。在天佑的灵视范围内,几乎已是一片火海,所有非火系灵气全部被排挤了出去,只剩下浓郁无比的火焰灵气,以至于原本不会对环境造成任何影响的灵气竟然将屋内的空气都给加热了。

  惊讶于南明强悍的火焰灵气亲和力,天佑最终还是没有唤醒南明,也没有去给她盖被子。这位怕是全天下最不怕冷的那个了。

  给自己倒了杯水重新回到桌边认真翻阅两本典籍,天佑很快便重新投入了进去。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月影和嘲风却是活动了起来。

  原本最喜欢睡在房梁上的嘲风不但自己飞了下来,而且还一改不喜欢陌生人亲近的性格,竟然主动贴在了南明身侧。另外一边,月影也好像做贼一样,轻手轻脚的钻进了蜷成一团的南明怀中,然后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那里睡了过去。

  天佑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变化,依然在认真的看着手中的典籍。

  单看文字,完整版紫霄心法比阉割版其实也多不了多少东西,但究其内容,不但包含的信息要多出数倍,而且其复杂程度也要远阉割版。其中很多内容并不像阉割版由浅入深,而是直接使用了一些著述之上认为的“常识”作为基础。可偏偏天佑就是没有这些常识,所以他很多地方都感觉有些看不懂。所幸,伏羲几乎对所有这种难懂的地方都专门做了标注,在他给的心得体会中都有详细而浅显的解释。

  有这本心得的帮助,天佑研究起那本完整版的紫霄心法立刻就感觉容易了很多,加之他穿越以来记忆力越来越好,头脑也是无比的清晰,学起来自然是轻松快捷。

  全心投入的人是注意不到时间的,天佑不知不觉间天色已完全放亮,就连蜡烛何时烧完的他都不知道。直到屋外响起庞大海的大嗓门才让沉醉其中的天佑骤然惊醒。猛然回头,床.上竟早已空无一人,只剩嘲风和月影互相依偎着挤在那里。

  没时间纠结南明何时离开的,天佑赶紧答应着去给庞大海开门。

  “你不一直都起的挺早吗?今天怎么这么晚啊?”庞大海一边说一边就进了屋。“咦,你在屋里烧炭了?怎么这么暖和?你可当心着点,晚上一个人在屋里烧炭很容易出事的。”说着他又猛吸了几口空气疑惑道:“你这用的什么木头啊?怎么这么香?”

  “我哪有烧什么炭,许是你刚从屋外进来,错觉而已。”天佑重新关上门追进屋内,顺手将桌上两本典籍合上塞进了随身无忧袋中,接着岔开话题道:“对了,你过来是叫我一起去吃饭的吧?走吧。还要叫上赵公明呢。”

  一说到吃庞大海立刻就被带偏了注意力,跟着天佑一起往外走去,甚至都没注意到床上的嘲风和它羽翼下藏着的月影。

  早餐过后天佑和庞大海他们一起去听了早课,这也算是天佑来天神峰之后的第一节正式授课。

  紫霄宫除天武宗的体术课是必修外,其他各宗的课程基本都和大学里的选修课差不多。每日定时开讲,你想听就来,不想听就不来,随意的很。当然,宗门随意,弟子们可不敢随意。有仙长指导的课程对大家来说都是稀缺资源,别说旷课,想听都不一定排的上位置。尤其是轮到那些修为高升的仙长讲课的日子,有些人恨不能头一天就在门口等着占座。

  当然,今天讲课的只是位没什么名气的普通仙长,所以来听课的人倒也不多。五百人的讲堂,如今刚过一半。

  其实除了听课,修炼才是弟子们的主业。紫霄宫的教育模式虽然很像地球上的大学,但本质上还是存在较大差异的。起码大学生们大多是毕业之后才会去找工作,就算是提前打工也大多只是在卖体力、卖时间而已,很少有能用到学业知识的时候。

  但反过来说,紫霄宫的弟子们其实更像是把听课当成了听成人补习班。对修士们来说修炼才是主业,所以紫霄宫的弟子其实已经相当于是在正式工作了。至于平日里仙长们教导的那些东西,不过是在为自己的“修炼工作”进行学习充电而已。细细想来,这也算是紫霄宫的弟子们比起大学生来更为认真刻苦的原因之一了。毕竟大学生们平日所学,等到工作中其实能用到的反而不多,但修士们在紫霄宫所学,却是时时刻刻都在挥着作用。

  尽管弟子们都很认真,天佑却没打算认真听课,因为他现在所学的东西是完整版的紫霄心法,仙长们在教的却是阉割版的心法。这样一来仙长所说的内容自然也就没法学了。

  本来这些都是天佑原本的想法,没想到实际听了一会之后他却是渐渐开始专注了起来。

  之前不想听课是因为天佑觉的学习内容不一样,听了也没用,甚至会起反效果。但等真的听了一段才现,仙长所讲的竟然不是心法,而是心得。

  紫霄宫的授课方式并不是像讲课本一样一课一课的往后讲解,而是在弟子们进入某一阶段之后立刻把整本内容下去并做一个集中式的简单讲解。毕竟学校的课本是即多且厚,一时半会根本讲不完,学生也压根记不住。但修炼心法却只有薄薄的一小本,字数还没儿童杂志多。

  不过,这心法虽然字数不多,内容却是艰深无比,而且显然并不够详细,只是给出了笼统的方向和一些关键节点,如果无人指导,很容易走入歧途。仙长们的工作就是讲解这些容易出错的地方,并且给出一些合理有效的应对方法。

  尽管紫霄宫给弟子们下去的都是阉割版心法,但阉割版紫霄心法也还是紫霄心法,学习技巧和很多难点要点却是共通的。

  仙长教导的各种小技巧和解决方法虽然是针对阉割版心法的,但已经看过完整版心法的天佑却现这些心得体会用在完整版上也是可以的。

  一个时辰的早课坐的庞大海他们是腰酸背痛,天佑却是听得津津有味,下课之后还缠着仙长又追问了几个问题才算作罢。不过善于察言观色的天佑也现了仙长表情不耐,似乎对给他解答问题相当厌烦,多亏了天佑不是那种木讷之人,现仙长表情不对立刻便不再多问,只求教了两三个问题便赶紧撤了。

  “紫霄宫的仙长师德真差!”望着迅远去的仙长,天佑心里暗自嘀咕。不过他并没什么怨气,因为他也明白,大家来紫霄宫都是为了修仙,谁也不是奔着为人师表来的。让他们从自己的修仙大业中挤出时间来给弟子们上课本就是作为一种交换性的付出,人家自然不愿意在课堂之外继续被弟子们耽误时间。

  当然。也不是所有仙长都这么吝啬,至少有一小部分仙长还是很喜欢为人师表的。不过云锦那样的属于特殊情况,不是人品问题,而是他自己不能修炼,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了其他弟子身上,属于一种情感转移。正常来说像刚刚这位的表现才是人之常情。

  天佑这边正望着远去的仙长思绪良多,背后忽然被人拍了一巴掌。

  “想什么呢?”没给天佑回答的时间,庞大海又紧跟着问:“之前跟你说的事有计划了吗?咱们是不是先去功勋殿看看情况再说?”

  庞大海说的功勋殿其实就是门派任务布中心。之前赵公明和庞大海就一直在愁贡献点的问题,一直在催着天佑赶紧带他们一起去做任务赚贡献点,只是天佑这几天心思都在完整版紫霄心法上,就一直没顾上这事。今天恰好庞大海他们又提起来,天佑也便不再拒绝。

  “好啊,一起去看看吧。”

  “你终于肯去了?这两天可愁死我们俩了。”赵公明一听天佑松口连忙拉着天佑就跑,生怕他再次反悔。

  功勋殿在紫霄宫数量并不少,基本上有人常驻的山峰都有设置,不过这些都是功勋殿的分殿,功能类似银行设置的自动提款机,只能进行最简单的任务交接,而且仅限安全度较高的任务。不过门派任务中大多也都是这种等级不高且相对安全的任务,所以这些分殿的利用率其实都非常高。

  在各宗门的总部一般都设置有功勋殿的大殿,这种大殿的规模就非常大了,其中可以进行弟子们能够完成的所有任务的交接安排。

  最后,因为紫霄宫的总殿就设置在神兵宗所在的紫霄峰上,所以功勋殿的总殿也在神兵宗,不过因为紫霄峰是门派总部,属于受限通行区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意出入,所以功勋殿总殿没有设置在紫霄峰这座浮山上,而是被放在了地面上的紫霄山上。

  天佑他们所在的天神峰是崤山的其中一座山峰,其上也有一座功勋殿的分殿,不过天佑觉的既然要进行衡量对比,那自然要去总殿才能全面的衡量,所以三个人最后一起跑到了紫霄山上来。

  考虑到下午有课,走路怕来不及,赵公明只好忍痛出血让大家用传送阵过去。天佑是被请来帮忙带任务的,这传送阵的贡献点自然不能让他出,庞大海那货的口袋比脸都干净,赵公明也只能安慰自己这是前期投资了。

  出了传送阵就是一片巨大的广场,三人还没进功勋殿先被广场上来往的人流吓了一大跳。围着广场一圈都是传送阵,而且不断的有人在其中进进出出。周围天空上不时有仙长或踩着飞剑或驾着灵骑飞起落下。在这地广人稀的紫霄宫,这么热闹的地方还真不多见。

  “好家伙,这儿人还真不少啊。”

  “总殿吗,咱们天神峰上的分殿就没这么多人了。”赵公明说完又着急的催促:“我们还是快点进去看看有什么任务可以接吧?”他到现在一个贡献点没捞着已经先投入了三个贡献点,所以这里最急的就是他了。

  天佑倒也不是故意耽搁,听赵公明催促就带着他们进了功勋殿。

  这功勋殿规模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进门就见着大殿两侧密密麻麻的柜台,每个柜台后面都站着一个杂役在接任务,而且不少柜台前面都排着队,只不过因为柜台足够多,所以队伍都不是很长而已。

  在两侧的柜台背后是一面巨大的黑色木板,面积都快赶上标准游泳池了。木板是拼接而成,颜色看着不像漆出来的,倒像是木头本来的颜色。木板之下站着十几个杂役,拿着一种长长的木杆,上面也不知道拴了什么,反正可以在黑色的木板上写出白色的字迹来,而且长杆顶端是y形的,一边可以写字,另一边则可以擦除。

  这些拿木杆的杂役身边还有更多的杂役拿着报表一类的东西来回穿梭,不时和这些拿木杆的杂役交流一些什么,指挥他们在黑板上添点内容或者擦掉一些东西。

  庞大海和赵公明都被这新奇的环境给镇住了,一时都忘了再催,天佑倒是自己看明白了。

  那黑板应该类似于公告板,将需要有人完成的任务写在黑板上,被接去的任务就在外面画个圈,代表有人正在做。如果有人完成了任务,就把画了圈的任务擦掉,而如果任务失败就把圈擦掉,代表任务可以重新被接取。

  看明白这些之后天佑又开始四下观望,很快又现了之前没注意到的细节。在人群之中被遮挡着得柜台前面其实都有块不太起眼的木牌子,不过上面都只有一个字“洪”。

  天佑特意从队伍侧面绕了过去,靠近柜台仔细观察了一下。还真的是每个柜台前都有这么个牌子,而且木牌不是钉上去的,而是用个绳子挂在柜台正面的,也就是说这个东西是可以随时更换的。

  很明显,这东西有特殊意义,但单靠一个字实在是理解不能。不过天佑可不是那种会犯糊涂的人,抬眼扫了一圈就找到了解决办法。

  “诶。”天佑过去拍了赵公明一把。“有灵石给我一块。”

  “你要灵石干什么啊?”刚出了贡献点得赵公明还有心疼。

  “问你要当然是有用了,费那么多话干什么?快点的。”

  被这么一说赵公明也只能无奈的掏出一个小布袋。当然这就是个钱包,可不是无忧袋。

  看他抖抖索索的天佑干脆一把抢了过来,拉开之后往里看了一眼,然后又抬眼再次往之前看到的目标那儿瞅了一眼,最后干脆从袋子里捏了块蓝色的灵石出来。

  赵公明一看到蓝色灵石赶紧伸手就要抢,却被天佑躲开了,反倒把钱包扔回给了他。

  “天佑,我就这么一块强化等级的灵石了,你这是要干什么呀?”

  天佑他们这些新弟子每个月能拿多少灵石都是根据修为来的,以目前的修为,赵公明一个月的门派福利也就只有3块普通灵石而已。

  蓝色的灵石属于强化等级灵石,虽然可以通过白色的普通灵石合成出来,但比例却是三比一,也就是一枚强化灵石需要三枚普通灵石才能合成,这还是不考虑失败概率的情况。这样算来,这枚蓝色的强化等级灵石已经过了赵公明的月收入。

  当然,赵家毕竟是秦国数一数二的大商贾。钱在紫霄宫虽不如贡献点好用,但如果钱多到一定数量,也是可以换到一些修炼资源的,尤其是对中下级资源来说。

  赵公明的这颗强化等级灵石就是花钱从一名杂役那儿买来的。这些杂役资质平庸,修不出什么结果,对灵石的消耗也少的很,相反他们和世俗牵扯更深,所以钱帛在他们这里还是有点用的。

  “想要贡献点吗?”天佑看着赵公明问。

  赵公明当然点头。

  “那现在就别心疼投入。想要秋天收货满仓的粮食就不能心疼春天播下去的种子,没有投入哪来的产出?”

  被天佑这么一说赵公明也只能捏鼻子认了,心疼的点点头让天佑赶紧去办事。

  天佑倒没直接走,而是先从无忧袋里把帝道剑给抽了出来。赵公明和庞大海都不明白他这是要干嘛,不过都知道他脑子好使,这么干肯定有原因。

  拿出帝道剑之后天佑又顺手把灵石扔进了无忧袋中,看的赵公明眼圈热,还以为天佑要私吞呢。不过他上过当,还是忍住不再说话了,免得又被天佑数落。反正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他也算是豁出去了。

  搞定这些后天佑又整理了一下仪容,确定没问题了之后才交代庞大海和赵公明,“一会你俩跟紧我,装作我的跟班模样,尽量别说话。明白吗?”

  “为啥不让我说话啊?”

  赵公明拍了庞大海一下,“让你别说就别说呗,为了赚贡献点少说两句话算什么。强化灵石我都掏出来了,少说两句话你会死啊?”

  天佑也道:“也不是不让你说,就是尽量少说话。为了贡献点总要有点牺牲吧?”

  “那行,我不说话就是了。”

  “好了,跟上,记得保持安静。”天佑说着就转身向大殿中央的楼梯走了过去。

  这大殿可不是只有一层,在中央位置和客栈一样,还有个上二楼的楼梯,上面熙熙攘攘的人也不少,不过楼梯口站着个杂役,偶尔会挡住一些人,看样子是需要一定级别的人才能上二楼。

  天佑的目标不是二楼,而是守在那儿的杂役。

  距离远还没什么,天佑他们一靠近那杂役就现了他们,看到三人奔着楼梯来了,那杂役立刻认真观望了几眼,然后在天佑靠近之后忽然伸手虚挡了一下,接着立刻一抱拳问:“不知这位师兄贡献等级几何?按规矩二楼只接待‘黄’字级或以上等级的仙长、师兄们。”

  这人话虽客气,态度却有些倨傲,显然不像一般杂役那么谦恭。庞大海立时就想火,却被眼疾手快的赵公明一把拉住了。

  天佑早知道这杂役八成不会像之前遇到的那些杂役那么客气,所以才有了之前的准备。

  随手丢开帝道剑,天佑双手一抱拳,“这位师弟有礼了。”天佑说这话的时候那杂役的目光根本就不在他身上,而是一直等着飘在一边的帝道剑看。飞剑那都是要人驾驭才能飞的起来的,这自己飘起来的那就只能是神兵了。一个带着神兵的弟子,身份能普通吗?

  “小弟我是今年刚刚加入我紫霄宫,很多东西还不熟悉,这功勋殿也是头一回来,有很多规矩不甚明了,还望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为师兄们服务本就是我们这些做杂役的工作吗。”那杂役盯着帝道剑看了一会之后态度立马大转弯,瞬间变得谦恭了起来。“这位师兄若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在下就是,小弟在此服务已有多年,内外事务都有通晓。”

  天佑装作很惊喜的样子道:“哦,那真是太好了。我正好有很多事情不懂,急需请教一二。”

  “不敢当不敢当,师兄有事尽管问。”

  天佑没有立刻就开始询问,而是慢条斯理的掏出了无忧袋,接着伸手去里面翻找起来,只是似乎一直找不着想拿的东西,最后一使劲把半条胳膊都伸进了袋子里,这才拽出一只小巧的兽皮钱袋。

  那无忧袋拿在手里看起来比钱袋子也大不了多少,天佑居然伸进去半条胳膊。那杂役又不是新来的,哪能不知道这是空间装备?想想白冰雨那种人物都弄不到的装备,在紫霄宫定然是稀罕货色。天佑拿出个空间装备,那杂役心里立刻就翻了天了。他当然不知道这无忧袋是残次品,他只是个杂役,哪儿看出那么多门道来?他反正就知道眼前这位不但神兵在手,身边还有俩跟班,而且还带着个空间装备。这派头绝对身份不一般啊!

  这边杂役还在震惊,天佑已经从钱袋子掏出了之前丢进去的那枚强化灵石,拉过杂役的手就塞了进去。

  那杂役被惊醒,看着手中的灵石就是一哆嗦。

  他在这功勋殿总殿当差,油水肯定是有的,而且他还不是最低级的那种站柜台的类型,说明背后应该有人照着他,或者他自己善于经营,有自己的关系网,不然他一个杂役,之前也不可能对天佑他们这些正式弟子那种态度了。

  但是,杂役终究是杂役。油水他肯定有,而且比一般杂役多,但灵石,而且是强化级别的灵石,对他来说绝对算是一比不太小的收入了。要知道赵公明这个正式弟子一个月的福利也还没有这块灵石价值高呢。

  “这这这……师兄你这是干什么呀?”

  天佑按着他的手不让他把灵石退回来,“我实在是初来乍到,很多东西不知道,就缺个明白人给指点指点。你我投缘,这点灵石你收着,权当交个朋友。”

  “这……”那杂役只犹豫了两秒便下了决定,一回头冲楼上喊:“三子,帮我看着点楼下这边。”

  楼梯上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好的赵哥,我帮你看着点。”

  交代完之后那杂役立刻拉着天佑往外走。“这里人多太闹,来我这边吧。”

  跟着对方一路走到大殿外,转过侧面花坛到了一排连在一起的房子前。这应该是杂役们住的地方,一整排似乎都是宿舍。一路走过来天佑三人和这位也算互相认识了一下,得知这位名叫赵全,在功勋殿也干了七八年了,以前是分殿杂役,后来因为一次立功表现被提升到了总殿来当杂役领班,而且他和这里负责的仙长都很熟,在杂役中也算是有背景的了。

  几人在赵全房中落座,赵全便开始听着天佑的提问一条一项的解答各种疑惑。

  之前天佑的观察果然没错,那些柜台前都各自设有一块标牌,上面的内容分别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一共八种。这八个字其实代表的就是任务等级,类似高难度任务、普通任务、低级任务这样的分类,不同的是这里用了八个级别而已。

  天佑之前只看到了“洪”字级的柜台,其实那排柜台的另外一端靠墙的位置还有几个挂着“宇”字的柜台,而在他背后的那一整面柜台则分别是“荒”字级与“宙”字级的柜台,至于前面的“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则分别为列二三楼。

  根据赵全的介绍,洪荒两个级别的柜台是数量最多的,因为平日里布的任务大多都是这种级别的。不过赵全也说了,高级别柜台是向下兼容的,也就是说去“洪”级柜台也可以接“荒”级任务,但反过来就不行。

  “赵哥。”天佑和人聊了没两句便开始称兄道弟。“你说我们这种新加入紫霄宫的小弟子,是不是都只能接‘荒’字级的任务啊?你也知道我们几个都是神兵宗门下,需要购买本命法宝的器胚,奈何手头贡献点不够,都想着能尽快攒点贡献点啊!只是这荒级任务……”

  “功勋殿设任务等级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吗。”赵全先说了句套话,然后才开始说正题。“不过呢,这任务倒也不是非得从荒字级开始接。”

  “此话怎讲?”

  赵全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站起来去窗边往外看了眼,又重新检查了一遍门窗是否关好了,感觉吊足了胃口这才走回来故意压低音量,用很神秘的语气介绍道:“按规矩,功勋殿的任务都是从最低级开始做起,连续二十个任务合格,中间没有失败记录,就可以开始接下一等级任务。这个要求是硬性规定,直接写在魂玉上的,除了几位大宗主知道怎么修改之外,我们这些杂役却是连碰也碰不到的。”

  “那这可如何是好?”天佑早看出来赵全是有办法的,但依然故意配合着他演戏,装出一副“我很着急”的样子求指点。

  果然,赵全立刻来了个大转折。“但是,这东西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宝器宗当初制作魂玉的时候有个小漏洞,那就是会把合作任务也算作一个任务。”

  “这又是何意?”这次天佑是真不懂了。

  赵全解释道:“就是说,高级任务难度很大,往往需要多人合作方可完成。但接任务的时候其实只要有一个人达到了任务要求的级别,就可以将这个任务接出来,至于之后添加入名单的是什么级别就完全没了限制。不过这条漏洞上面也有规定,要求不符合要求的队员即使任务完成,也要判定完成度不足,将一个高级任务分解成三个次一级的任务完成度。不过你我二人投缘,如果师弟愿意出点好处让做哥哥的我帮忙打点一二的话,最后这部也可以不做,这样只要有人带你们一次,便可以将你们的任务直接拔高到需要的等级。想来以天佑师弟的背景,这样的人不难找吧?”

  天佑之前为了镇住赵全所以故意装了一回背景人士,赵全自然是觉得天佑应该不缺这样带任务的人。当然,事实上天佑还真不缺照样的人。白冰雨她们就不说了,以南明师姐对自己的态度,请她出面想来也不是什么问题。

  天佑继续装13,故意轻描淡写的点头说道:“嗯,带任务的人好办,仙长我也能请来几位。只要你能确定可以一次帮我们弄到足够高的任务级别就行。”

  原本说这话只是试探一下,没想到天佑这么大口气,结果换赵全有些心虚了。“那什么,师弟你也别太激进了。门内设置这种限制也是为了你们好,一次等级弄太高怕是有些危险吧?”

  “那老哥你觉得我们最多能完成什么级别的任务呢?”

  赵全刚被天佑的口气给吓到了,这回可不敢乱说了,认真想了想猜敢开口。“平日里师兄们接的较多的一般都是洪、荒级别的任务,但这些任务其实都非常简单,远不是大家的能力极限,之所以接取较多只在于安全。须知修行之道前路漫漫,一时疏忽便是身死道消,故而大家更喜欢选择较为安全的任务。如要论极限的话,炼体期的弟子接取宙字级的任务都是可以完成的。只是你们都是新近入门,修行还不深,最好还是选择洪字级任务或是宙字级任务中危险性较低的那些为好。”

  “这个我们自然晓得,只是不知这上下打点,大约需要多少贡献点?”

  “这个……”

  “最好能有八十贡献点,这样我就可以将天佑师弟你安排进任务分拣室,那里都是些还未抄到告示板上的任务,师弟大可选取一些难度低奖励高的优质任务,好过在外面和人争抢不是?”大概是考虑到这八十点贡献不是小数目,赵全说完又补充道:“这八十点贡献投入是有些大,头两次任务说不定都会白做,但师弟你这是长期投入,第一次打通了关节,以后只要时不时地给点小恩小惠即可,却能长期获得优质任务。算下来你们绝对不亏。相信我,老哥不会害你的。”

  天佑其实也明白其中道路,他好歹也是当过二代,跟父母接触过商场运作的,这点道理还是知道的。只是有一点他比较愁,那就是这八十点的启动资金要从哪儿来。

  天佑想着想着目光不自觉地就转到了赵公明身上,后者立刻就脸色白的往后直退。

  “天佑你看我干什么呀!我我我……我真没那么多!”

  “你有多少?”

  赵公明看实在躲不过去了,只能颤颤巍巍的伸出三根手指。“三……三十点。”

  庞大海也掏出了自己的贡献盒。“我这还有八点。”

  “一帮穷鬼,最后还得靠我啊!”天佑说了赵公明一句,然后便解开了无忧袋,先把之前放回去的帝道剑拿了出来丢在一边,然后又翻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装作在找东西的样子,接着不经意间又把太一剑也给抽了出来。

  天佑当然是故意的。整个紫霄宫就没人不认识天剑太一的,赵全当然也不例外。太一剑刚一出来对面立刻就是一声嗝,这回赵全已经不是吸冷气了,而是被吓到打起嗝来了。

  也怪不得赵全打嗝。这太一剑虽说是无主,可毕竟是紫霄宫的东西,而且入门考核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见到它。这么多年下来,太一剑几乎都快成紫霄宫的门脸了。结果这么珍贵的东西居然出现在一个新入门的弟子手中,这让人怎么想?

  赵全就在那一个劲的犯嘀咕,心说:“你丫背后到底什么人啊?怎么把太一剑都给出去了?你丫该不会是掌门天尊私生子吧?”

  缓了半天没缓过劲来的赵全只能一边打嗝一边叫住还在翻找什么得天佑。“哎呀师弟你也不用麻烦了,老哥我想了想,凭我这张老脸应该还能卖出点面子来。一点不出恐怕不行,不过只要三十点,我保证把你们带进去,帮你们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你看这样可行?”

  原本说八十点就是赵全打算自己截留一大半的,如今看到太一剑,他哪里还敢刮天佑的油水啊?再说了。看天佑这背景,只要能攀上关系,以后还不是坐等飞黄腾达?指不定人家一力帮忙转正成为正式弟子都有可能。相比之下那点贡献点算根毛啊?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套路了的赵全热情无比的开始帮天佑计划各种办法,然后小心翼翼的收了赵公明哭丧着脸递过来的三十贡献点,最后才带着他们重新回到了功勋殿。

  虽然赵全不算什么正直之人,但有时候还就这种人能办事。

  回道功勋殿之后这家伙跑去和几个杂役内部沟通了一下,回来后就把天佑他们给带上了本不该对他们开放的二楼。

  相比之下面一层,这边人可是少多了。整个二层一共也没多少人在接任务,而且能看到的全都是仙长,他们三个是仅有的仙长。不过这里大家都有事情,倒没人有空注意他们。

  带着三人到了这边之后赵全又去沟通了几个人,三十点贡献点花出去之后直接把他们领进了一间面积很大的房间。

  这应该是分拣室之类的地方,里面有好几个杂役正在忙活着将房间一头的小窗口送进来的任务卷轴分类放到房间中的几张大桌上,这些桌子上都有标记不同的任务等级,其中果然是洪荒两个级别的任务最多,都快堆满了。

  里面的杂役应该是级别很低,赵全进来之后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你们各忙各的,什么都别管。”然后这帮人就果然开始继续工作,不再看天佑他们。

  告诫完那些低级杂役,赵全对天佑他们的态度立刻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热情的介绍道:“你们看,那里小窗口送进来的就是从各地汇总过来并抄录好的任务,这些人就负责把任务根据提前标记好的级别分开。一会会有人进来把分类好的任务拿走,然后才会抄到告示板上。这里的任务都是没人看过的,你们可以慢慢挑选。”

  “这么多?一个个的看要找到什么时候啊?”

  赵全有些为难的道:“三楼倒是有块用来记录任务信息的魂玉可以快查询,只是……”

  “有难处?”

  赵全点头。“魂玉太过重要,所以上面安排了专门的仙长管理。那里我说不上话啊!”

  听说有专门的仙长负责,天佑也就明白了赵全为什么那么为难了。他那点背景说白了也就是在杂役之间好用,碰上个正式弟子都不一定能挥作用,在仙长面前就更是完全上不得台面了。

  “抱歉,是我为难你了。”

  考虑到以后还要用到赵全的帮助,天佑也就非常善解人意的表示不用介怀。只是他才说完,赵全还没来及回应,分拣室的房门却突然被推开了。几人都是慌忙回头望向门口,尤其是赵全,瞬间脸就吓白了。没想到这才头一次滥用职权,竟然被值班的仙长逮个正着,这下真是有什么人撑腰也完蛋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