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二百二十八章 内有洞天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从谢长使那儿出来天佑就现赵全并未离开,而是一直等在门外。八一?中?文 W≥W≠W≤.≥8≤1=Z=W.COM一见天佑出来立刻便迎了上来。

  “天佑师兄出来了?”

  “嗯。”天佑点了下头。

  赵全陪着笑有些急切的问道:“谢长使没说什么吗?”

  天佑多精明的人啊,一下便猜到了赵全什么意思。“这是谢长使给的,让我以后自己去隔壁挑选任务。”说着亮出了那枚玉佩。

  赵全显然是认识这东西的,只看了一眼便吓得不敢再看,腰弯的跟个虾米似得伸手做出“请”的动作恭敬道:“天佑师兄跟我来就是,有这个什么都好说。”

  天佑最终并没有直接去选任务,而是先下楼去找到了还在等他的庞大海和赵公明,和两人大致交代了一下情况后才在赵全的引领下重新回到三楼。

  走到那间谢长使所说的房间门口,赵全并未直接推门,而是轻轻敲了两下门,然后恭敬的候在一边。

  看似平凡的木门几乎是立刻就被拉了开来,然而门内的景物却是那么的不平凡。

  功勋殿是座独立建筑,单独修建在一片开阔的山顶区域,周围是没有任何其他东西的。然而此间房门打开之后,内里显示出的却竟然是一条深邃的岩石走廊。看形制,这竟然是条山洞。

  天佑明显愣了一下,随后才注意到开门的竟然不是人,而是一尊道兵傀儡。古铜色的傀儡一身重甲,若不是天佑的灵视能力窥见了傀儡体内若隐若现的灵网,差点就将其当成了一名带着古铜面具的大将军。

  看到门内的道兵傀儡,赵全先是很恭敬的一鞠躬,然后才示意天佑赶紧把玉佩拿出来。不明所以的天佑以为这是要检查玉佩,所以立刻掏出玉佩递了过去,谁知那道兵傀儡竟然接过玉佩看也不看就直接塞进了嘴里一口给吞了下去。

  愣了一下的天佑正要作,却被身旁的赵全死死拉住,然后小声提醒。“这是必要的检查过程,天佑师兄你出来的时候它会再把玉佩还你。”

  天佑听到解说这才放心下来,见堵在门口的道兵傀儡已经退到门边让出了通路,天佑便走了进去,只是走了两步却没听到赵全的脚步声跟上来,于是诧异的回头去看。

  赵全显然也知道天佑什么意思,于是赶紧解释:“一枚玉佩只能让一人通过,里面有人接应,师兄若有不懂的再做询问便是。”

  既然这是规矩,那就没办法了。天佑点点头确认了一下便转身继续向里面走去。后面的道兵傀儡转身关闭了木门,通道内瞬时陷入一片黑暗,只是天佑的视力群,在他的视线内周围并不是一片漆黑,而仅仅是变成了黑白图像而已。

  那尊道兵傀儡关上大门之后却并没有继续站岗,而是咚咚咚的迈步跟了上来,同时双眼放出两道强光照亮了前面的通道,活像顶着两盏探照灯。

  若说之前还只是怀疑,那么现在天佑便已经确定了,那扇门显然是条传送通道。这里不是装修的像山洞,而是真的就是山洞。阴冷的环境犹如冰窖,与功勋殿的环境差异甚大,而且跟着这带路的道兵傀儡走过很长一段通路,范围早已出了功勋殿的面积所能容纳。

  走过长长的通路后前方总算亮起了一丝微弱的光芒,身边的道兵傀儡也关闭了那两只光的眼睛。随着继续前行,前方也越来越亮。

  狭窄的通道在此突然变成了一座巨大的洞窟,而先印入眼帘的便是那飘逸在洞天之间的点点蓝光。整个洞窟都被那蓝色的光芒照亮,可以看见头顶如星空一般点缀点点星辰的洞顶,以及脚下那巨大犹如一面镜子一般的湖面。

  是的。整座洞窟的下半部都完全浸泡在水中,仅有那位于湖心面积不足两百平方的孤立石岛,以及周边偶尔探出出面的几处石笋。

  在天佑观察这个洞穴的时候,身边傀儡已经先一步走了过去。原来湖心小岛与岩石通道之间刚好有一块块略微高出水面的石块组成一条断断续续的石桥,踩着这些不过窨井盖大小的石块便可直达湖心岛。

  看着那道兵傀儡走上石桥,天佑也只好快步跟上。

  因为洞穴很大,湖心石岛又靠近对面洞壁,因而石桥就略显得有些长。天佑跟着道兵傀儡前行,除偶尔留意脚下石块之外,注意力始终都没离开过那些漂浮着的蓝色光团。

  起先天佑也注意到水中的光亮,但他以为那不过是些倒影,可踏上石桥之后才现,原来不是。至少不全是。水下也有蓝色的光团在飘逸游动,数量比之空中还要更多一些。借着这份光亮,他现脚下的水面远比想象中的要深邃的多。目力所及能看见的最深处已在十米以上,其下还是一片漆黑,深不可测。

  看着水底,天佑没来由的一阵心里毛。这是他穿越前就有的毛病,就是会害怕那种深邃的水域环境,总会幻想下面隐藏着恶心、恐怖的怪物,而且这种思想一旦出现就无法控制,之后会越来越严重。

  为了怕自己陷入恐慌,天佑赶紧转移注意力不再往水里看。

  石桥还有很长,刚刚才走了三分之一不到。此会正好前方出现了一道造型略显奇怪的牌坊。其实天佑也不太确定这是不是牌坊,因为它看起来更像日本的鸟居。

  我国的牌楼一般较为豪华,主柱上会有雕刻物,上方的横楼不但会有题字,很多还附有壁画,甚至有很多还上了彩漆。所谓雕梁画栋,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但是眼前的这道显然结构要简单很多,看起来就是两根门柱撑起了一根横梁,而在横梁上则垂下了一些细碎的编织物,不过这些饰物都很短,相比起离水四五米高的横梁,天佑就是跳起来也未必够得着。

  一边观察天佑已经越过那道门楼,目光远眺,很快又看到了第二道门楼,它就在湖心岛的边缘,不像第一道门楼插在水中,它是直接立在岛上的。

  正在观察那门楼的天佑忽然听到了一阵水声,立刻扭头望去,却只看到一圈正在迅扩大的涟漪。那不是滴水的声音,而是水下有东西搅动水面的声音。

  原本就有些害怕漆黑水域的天佑顿时感觉一阵毛,脚步不自觉地开始加快,尽量贴近前面的道兵傀儡。只是随着他的步伐加快,水下的声音也越清晰起来。天佑已经可以确定,有个巨大的东西正在水下向自己接近,而且度越来越快,此时水面上已经可以看见一道道拢起的水波行成的航迹了。

  “喂。”天佑已经停了下来,面向水波的方向全神戒备起来。他大声提醒前面的道兵傀儡注意,然而道兵傀儡毕竟是傀儡,它并没有人的思考能力,对天佑的呼喊毫无反应,依然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天佑看了一眼,现道兵傀儡没有停下的意思,想想还是放弃防御姿态快步追了上去。

  水下那物体已经可以看见巨大的黑色轮廓了。看影子像是条鱼,但个头很大,至少有两节火车皮的长度,扭动着身体快接近,而且随着天佑的移动在迅的改变运动轨迹。它很明显是锁定了目标冲过来的。

  “喂,水下有东西你不管吗?”天佑忍不住再次提醒那道兵傀儡,但结果依然。

  水中怪物度越开越快,距离拉近到十米之内,那巨大的黑影突然加破水而出,带着漫天水花朝着天佑扑了过来。

  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天佑哪还敢指望眼前这不中用的道兵傀儡?看准怪物跃起的角度,天佑迅向后跳出一大截距离,翻身落地之时已然弓开满月瞄准了水面下飞出的怪物头部。

  尽管怪物已然出水,但前方道兵傀儡依然毫无所觉的向前走去,而因为天佑跳出了攻击范围,现在怪物能袭击到的目标也只剩下那道兵傀儡而已了。

  计算着提前量,天佑看准时机扣动了手中的撒放器,弓弦瞬间张紧,巨大的力量推动加重过的重型破甲箭带着一阵尖啸破空而去。

  然而,计算好提前来的一箭却生了意外。不是天佑失手,而是真正的意外。

  先是飞出水面的丑恶怪鱼,那张开的血盆巨口突然撞上了一圈猛然亮起的蓝色弧光,跳跃的电弧在石桥外形成了一圈犹如海洋馆水底走廊一样的透明幕墙,那跃出水面的怪鱼竟然被生生挡了下来,而且这幕墙似乎还有一定黏性,粘连着怪鱼闪耀出一圈圈报复性的蓝色电弧。看似凶恶的怪鱼如今却仿佛被恶人抓住的小姑娘一般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无法挣脱,只能在电弧之下不断的抽搐扭动。

  蓝色幕墙不但挡住了怪鱼,也挡住了天佑的飞矢。加了提前量的破甲箭没有击中怪鱼,在飞过一段距离后撞上了稍远一些的幕墙,然后就像是撞上了防弹玻璃一样,破甲箭竟然生了弹跳,被震偏了角度后顺着通道的方向继续向前飞去。

  在湖心岛处,那第二道牌楼之下,一名黑衣人闪电般伸手抓向飞来的箭矢,然而手指握紧之时却意外抓了个空。

  那人明显吃了一惊,不及回头就听背后传来叮当一声脆响,慌忙回头去看,只见一尊与那带路傀儡一模一样的道兵傀儡正举着一面盾牌立于石岛中央祭坛下的台阶之上。只是在他认真看清情况后却现那道兵傀儡的盾牌上竟然多了一个十字形的窟窿,而随着那傀儡放下盾牌,他更是吃惊的现,之前自己没抓住的那支箭,竟然直愣愣的插在那道兵傀儡的左胸位置,整个箭头已经完全插入傀儡内部,只余下大半截扭曲变形的箭杆与还在震颤不止的箭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