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二百七十五章 曾经的重宝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振远上仙拿出来的这件东西,要说外形还真是酷炫到不行。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团漂浮在空中的水银,表面光滑如镜,甚至能倒映出清晰的人影来。只是因为那东西是个标准的球形,因而倒映出来的人影也同哈哈镜一样,是走了形的样子,不然当个镜子倒是非常合适。

  天佑之所以认为这东西酷炫,一来是因为那银光闪闪的外形,二来就是因为它的律动。

  天佑一开始认为这东西是水银,就是因为那球体表面时不时地就会泛起一圈波浪,从出点开始,环绕整个球体表面,在对面位置涟漪重新聚拢消失。

  这种无规则的波动生的相当频繁,就天佑愣神的这一小会已经看到了三次,而且每次的起始位置都不一样。

  “这是什么?”完全看不懂眼前这东西的天佑只能求助振远上仙,毕竟这可是他送出来的。再说想要知道如何使用也必须要由振远上仙来指导。

  振远上仙这边虽然立刻回答了天佑的问题,但表情却有些奇怪,看着那球体似乎很是悲伤的样子,同时也将这宝贝的来历缓缓道来。

  “此宝乃我大师姐临终前所做,一经炼成便用于战场,直至师姐陨落都未及取名,故而无名。当年那场大战之中我与师姐遭遇大妖王妖梦,虽联手将其击伤,然大妖王终归强横,伤重之下还能爆,以一记大招将我与师姐全部笼罩在内。师姐为救我,将这新近炼好的法宝掷于我面前,替我挡下了这致命一击。可怜师姐自己……”

  振远上仙说到一半便已经说不下去了,天佑则是赶紧安慰道:“仙尊节哀。”

  振远上仙又不是小姑娘,当然不会当着一群后辈的面哭天抹泪,很快便压住了心中情绪。不过,振远上仙这边恢复了过来,天佑却是有些为难了。

  这球体虽说已经处于半报废状态,但意义非凡,振远上仙将其送给自己,天佑总觉得有些不合适。尽管还挺喜欢这东西,但稍作犹豫后他还是推辞了起来。

  “仙尊。此物弟子不能要。”

  “为何?”振远上仙明显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

  天佑也只能解释。“此物对仙尊意义非凡,弟子如何能要?”

  振远上仙却是摇了摇头。“要说意义非凡,确实是意义非凡,然此物在我身边也是害我不浅,倒不如送与你了却这恩怨。”

  “……?”

  “不明白是吗?”振远上仙有些凄凉的笑了笑。“我们仙门修的是天道,越是修为精深便越是心神合道。然这天道哪有私情可言?此物于我既是情感寄托亦是枷锁,每每想起,心神必然动荡。留下此物,就如养蛇在怀。你说我当如何?”

  天佑当然知道这种情况振远上仙肯定是不能再留这东西了,只是这话他却不能说,不然可能日后会给自己惹出麻烦来。毕竟人的感情最是复杂,虽然如今是振远上仙要送的,但难保之后不会突然又感怀过去,心中不快天佑夺了他的情感寄托。那样的话天佑岂不成了平白躺枪?

  所以,这东西收下是没问题,天佑却不能表达任何意见。东西是振远上仙送出来的,他不能劝。

  果然,振远上仙也没打算让他回答,很快便接着道:“虽然此宝于我如毒蛇,但却有着师姐对我的救命之恩和爱护之情融于其中,我也不能将其随意丢弃。恰好此次机缘合适,便就此送于你。待我助你炼化控制法阵后,此物便与我再无瓜葛。”

  “谢振远上仙赐宝。”

  都说到这份上了,东西自然不收也得收了。

  振远上仙刚刚也是一时伤感,过去也就过去了,一边吩咐吕萌和叶三山准备熔炉,一会实验天佑的新配方,趁着两人忙碌的机会就开始教导天佑如何使用这件无名法宝。

  根据振远上仙所说,他的那位大师姐炼器天赋比他可是好了太多,制器水平更是冠绝天下。而且他们那个时代的冠绝天下可不是现在这个时代的冠绝天下。如今自浩劫之战后,各族精锐纷纷陨落,有些族群甚至彻底灭绝,即便是如今保存最完整的仙、佛两家势力也不过只剩下些当年的残兵和新展起来的门徒而已,巅峰力量早已所剩无几。

  振远上仙虽说在这个年代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炼器第一人,但在浩劫之战前,他的水平也就是免强还算不错而已。

  但是,振远上仙自己不行,他的那位师姐可不一样。就算是在那个百家争鸣的年代,他的那位师姐也是一等一的炼器大家,不敢说天下第一,前五是一定的。而且这五人中还有一人就是他们的师尊。

  振远上仙的这位师姐那么牛逼的技术,临终之前的最后作品,那自然是她技艺的巅峰之作了。也难怪能硬扛大妖王全力一击而不崩溃。可惜振远上仙技术不行,就算战后又研究了这些年,也还是无法修复此物。当然,还有个阻碍修复的原因就是振远上仙本身也不想去碰这东西,实在是其上寄托的情感太过深沉,振远上仙不想、不愿也不敢去碰。

  根据振远上仙当年辅助炼制此物的记忆,当年他师姐的设计思路是想要制出一件万用法宝,可以根据战场需要随意幻化不同功能。攻可化剑伤人,退可结盾据守,而之后的炼制结果似乎也基本达到了设计目标。最后之所以振远上仙能活下来,就是因为这东西在他面前幻化成了一面大盾,硬扛了妖王的全力一击,这才保住了振远上仙一条命。

  不过,也正因为挡下了这一击,所以才毁了这件宝贝。

  按说结盾防守之时,此物应当由使用者以灵力灌输之,然后才能挥最大效用阻挡攻击。然当时情况紧急,振远上仙的那位大师姐是脱手将其扔了出去的,而振远上仙显然不知道要如何灌输灵气支撑此宝的消耗。结果就是这宝贝完全依靠自身力量硬扛了这一击,这才伤了跟本,导致宝物大部分功能损毁。

  如果当时振远上仙的那位师姐不是将其扔出来,而是用来保护自己,那么这东西完全是可以毫无损的挡下那一次攻击的。当然,如果真的那样做,死的就一定是振远上仙了。

  随着振远上仙的解说,天佑也逐渐了解到了这件宝物的损毁情况。

  当年的它真的是强悍无比,说是天下第一法宝可能有些过,但要挤进最强法宝排名前十却是绝无问题。但如今……确实也就只剩下装逼功能了。

  总结来说,这宝物目前剩下的功能大概还有四个。

  其一为浮空,也就是能自己飘着。虽然没啥大用,但真的是绝佳的装逼技能,因为现存法器、神兵之中,凡是能自己飘着的,那都是一等一的宝贝。所以,自然而然的,凡是能自己飘着的,都被认为是好东西。天佑手里的帝道与太一两柄神兵就都有此类能力,也因此被人认出了神兵的身份。可见这个能力确实是提高装备逼格的第一神技。至于说实际作用吗……不会增加负重算吗?

  这第二项能力为——化形。

  这件宝物当初的设计目标是可以变化任何法宝的,但如今功能已经损毁,无法模拟那些法宝的功能,却还剩下了模拟外形的能力。也就是说,它能变成任何外形的东西,却只能模仿出外形,具体功能就完全没有。当然,你要模拟个斧头拿来劈柴,那倒是真的能用,毕竟也是法宝,高级功能虽然失效了,自身硬度劈个柴切个菜还是没问题的。

  另外,这化形也有讲究。

  此宝实际上为一个篮球大小的正球体,内部实心,所以它可以通过变成空心状态来模拟很大的物体,但终归会有极限。假如让其模拟一间屋子,那最后变出来的墙壁怕是也就只剩下纸一样薄的一层了,用手指清清一戳就是一个窟窿。

  同样道理。宝物本身的体积是固定的,无法增大,同样不能压缩。要变个大的还能通过只模拟外表,内部留空来实现,但想变小东西就不行了。毕竟总体积在那儿摆着。

  不过,它也不是真的不能模拟小型物体,而实现方法就是分割。这东西如水银一般,可以任意分成多个部分,且每个部分的大小形状都可以随意控制。但这个能力的依托却是使用者的神念。分裂个体越多,需要的神念越强,变形的物体越复杂,需要的神念越多。

  若是由振远上仙来用,倘若只变成简单的球体,那么分裂出数十万个也是不费什么劲的,但若要天佑来用,十数个怕也就是他如今的极限了。

  当然,就算变化的再多,其实意义也不大,因为这东西已然受损,硬化后也只是能达到普通青铜的硬度,若是聚成一团变个锤子砸人或许还有些威力,但若是分散开来,那就一点用也没了。

  这宝贝的第三项能力,应该说也不算是一种能力,而是它的特性之一,那就是此物在炼化后可由心神直接操控,不需要法决和手印那么麻烦,能做到真正的如臂指使。这一点据说是此宝唯一没被削弱的能力,当年刚炼制完成时便是如此。

  最后,这宝贝的第四项能力,也是最后的一项能力便是“御物”。

  这个功能很罕见,也非常的奇特。根据振远上仙的描述,这件宝贝不但自己能飞,而且还能带着一定数量的物体一起飞,但前提是被携带的只能是法器、神兵之类有灵气存在的物品,普通凡物是带不起来的。

  听起来这功能倒是和无忧袋的功能有些类似,不同的是无忧袋乃是把东西装进内部空间之中,而这个功能只能携形物品,且所带物品的重量和数量都有很大限制。

  据振远上仙说,这个功能最初也不是这样的,只因内部结构损毁,所以才导致如今只剩下了携行能力。尽管振远上仙也不太清楚这个功能原本的状态,但他确实有看到师姐从其中取出过数十件兵器、法宝助战。也就是说这东西原本也有乾坤袋的功能,只是因为损毁而失去了。

  这件从未被命名的无名法宝原本据说还有很多功能,但因如今已经都失去了作用,所以振远上仙也没有再给天佑介绍。

  不过,对天佑来说,这东西损毁倒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一来若这东西没有损毁,那振远上仙也就跟本不会送给天佑。二来倘若这是件完整的法器,以其等级来说,必然已经生成了一个极为强大的器灵。而但凡是器灵,就必然会有些脾气,且想要让其强行认主难度都是异乎寻常的大。君不见太一剑在紫霄宫放了那么久,最后还不是被交到了天佑手里?要是器灵真那么好打,紫霄宫那帮仙长还能等到天佑来取?

  尽管功能所剩无几,似乎也完全无法用于战斗,但天佑原本也没指望得到什么礼物,所以功能如何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高高兴兴的收下了这东西之后拜师礼也就算是结束了,又和振远上仙聊了几句后吕萌他们也已经准备好了各种材料,于是便按照天佑的指导开始炼制新配方金属。

  当然,天佑拿出来的配方并非他手中掌握的最强配方,或者应该说这是最烂的一个才对。而且,振远上仙本身其实也不是很在意这份配方能炼制出什么好东西,他在意的东西要更加的深远。

  真正让振远上仙在意的是天佑的技术是否真的能进行配方复制,也就是拿出一份配方,只要按照上面做,就可以得到稳定的结果,起码失败率不能太高。

  宝器宗炼器失败率之高,放在地球上绝对能让任何一家工厂倒闭。但紫霄宫愣是用强的财力撑住了这低到惊人的失败率。不过,能撑得住不代表不想改进。倘若天佑所说的方法真的可以让炼器稳定化,哪怕只是些微的提升一点成功率,那意义都将是非同一般的。

  就这样,在振远上仙的期待之中,天佑动作麻利的在吕萌他们配合下弯成了一炉钢水的生产。尽管宝器宗的炉子用的不是很顺手,但振远上仙这个助手实在是太给力了,所以这一炉钢水完成的时间比天佑自己动手还要快些。

  当然,炼出钢水还只是第一步,之后还需要小心的对其进行冷却。这个过程也是个技术活,搞不好就会造成氧化、结晶之类的情况,有可能让钢再次变成铁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好在振远上仙他们的能力太强,就算天佑找不到习惯的工具,他们依然有办法用强大的灵力技能生生完成原本需要专用工具才能搞的定的工作。

  最后一直折腾到了半夜,天佑都快撑不住了的时候,五块钢锭与两张不同厚度的钢板终于算是完成了。

  因为这次主要是实验,所以没有准备模具,最后只能把钢水都浇筑成了钢锭。至于那两张钢板则是完全依靠振远上仙的能力用灵力结界生生在半空中压制成型的。当然,振远上仙比不了机器,操控不可能那么准确,所以钢板的形状并不完全平整,两次压制的钢板厚度也不一样。好在这次只是做材料和工序实验,倒是也不在乎钢板的规格问题。

  “仙尊。此配方所产之钢弟子称其为锋钢,意为适合用于制作锋刃之钢。其特性就一个字——硬。但就因为太过坚硬,所以刚极易折,只能在兵刃的锋口位置包裹薄薄的一层,不可直接铸剑,否则极易折断。”

  振远上仙一边听着天佑的汇报,一边看着面前被用木格架起来的钢板。那漂亮的炫白色表面光滑平整,不仔细看跟本无法现什么瑕疵,比起他们自己铸的剑胚也不知道好到哪儿去了。

  “不错,不错,真是好钢啊。”振远上仙一边感叹,一边伸手在钢板上弹了一下。被架起来的钢板立刻出了“当”的一声脆响,声音尖锐而高亢,与一般的青铜乃至铁器的声音完全不同。

  听着那久久不停的金鸣,振远上仙忍不住又是一阵夸赞,不过天佑此时只想赶紧找个地方睡一觉。这振远上仙也是不靠谱,之前还叮嘱天佑让他多注意休息,这一现新玩具立马就把这茬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硬拖着天佑从早上忙到现在。

  说实话,昨天听振远上仙说让他注意休息,天佑还没怎么在意,毕竟当时身上也没什么异样。但如今他却是现了,振远上仙当时绝对是认真的,因为他已经有些快要站不住了。若是以前,就算连续熬上两三夜不睡,天佑也有自信绝不会这样。看来那次顿悟的后遗症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这幅身体不好好调理一下怕是还没法恢复回来。

  这边天佑想着想着思维就开始放空,眼前不知不觉也陷入了一片黑暗。振远上仙那边和吕萌、叶三山正围着钢板高兴呢,忽然想起有些问题要问的振远上仙就随口询问了出来,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便回头看了一眼,结果这一扭头可把他吓了一跳。只见天佑正向着地面倒去,眼看就要落地了。好在振远上仙反应迅,伸手虚托,一道淡淡的光晕便在天佑身下将其稳稳接住了。

  吕萌和叶三山这时也注意到了天佑的异常,回头惊讶的问道:“师尊,天佑他怎么了?”

  振远上仙此时也是有些自责。“怪我,现这新东西太过兴奋了。忘了天佑如今刚刚脱离入定状态,身体还未调理过来,我竟然还拉着他忙了一天。真是失策啊失策!快,先别管这钢了,帮我把天佑送去客房。动作快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