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二百七十七章 古怪的“妈”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及时赶到的振远上仙又是一番检查,确认天佑的状况已经恢复了正常后才允许他离开。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至于说新的冶炼炉和后续技术问题振远上仙倒是很想马上就要,可想到天佑的身体状况,他也没敢再让天佑带病上岗了。

  如今的天佑已经不能看做普通弟子对待了,不是因为天佑的天赋,也不是因为天佑成了振远上仙的记名弟子,而是因为太一剑。

  从继承太一剑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天佑将成为仙门势力未来对抗佛门的中坚力量之一,而仙门与佛门自浩劫之战后蛰伏了这么久,为的不就是下一场大战吗?所以,这个计划可谓是凝结了仙门势力所有人数千年的心血,只要与其沾边的事情,那都不能等闲视之。

  原本太一剑的持有者就是紫霄宫的战力中坚,自他陨落之后太一剑就没了使用者。之前找不到继任者,紫霄宫方面自然也就只能容忍这个缺憾,但如今既然天佑出现了,那就无论如何不能再出问题了。

  也正因为如此,如今的天佑在紫霄宫高层的心目中才会如此的重要。否则的话,就算天赋再好,紫霄宫也不会太放在心上。毕竟神洲大6那么大,天赋好的多了去了,但能继承太一剑的这么多年也就碰上天佑这么一个,错过这次,还指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当然,这些东西紫霄宫的高层知道,天佑却是不明白的。为了不至于揠苗助长,振远上仙他们虽然会为他提供一些修炼上的便利,却不会把他当祖宗供起来。严师出高徒的道理紫霄宫这帮人可是比谁都明白。

  检查完身体之后振远上仙又简单嘱咐了几句,然后就让吕萌将他送回自己住处。天佑推辞了半天也没拗过振远上仙,最终还是接受了吕萌的护送。

  吕萌这丫头也是搞怪,一路搀扶着天佑往回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病的多严重呢。天佑几次想要甩开她,都被这丫头又给缠了上来。她还笑嘻嘻的拿天佑开玩笑。“我这可是尊师命,你这身骄肉贵的,摔着了可怎么得了啊?”

  “你这丫头,就不能去折腾别人吗?”

  “哎呀呀,之前还叫人家师姐来着呢,这怎么才出门就又成丫头了?”

  吕萌入门早,修为也比天佑高那么一点点,所以当着仙长们的面,天佑只能乖乖叫师姐。不过两人现在太熟了,论实际年龄也是天佑更大,所以叫师姐总感觉有些别扭。没想到这也被吕萌拿来开起了玩笑。

  天佑笑着威胁:“某人可别忘记了,她要的小火狐本大爷可还没抓着呢。这要是本大爷心情一不好给忘记了,那可怎么办啊?”

  吕萌握着小拳头争辩:“你个欠债的还牛起来了?”

  天佑一仰脖子,“对,我就牛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吧?有本事自己去抓呀。”

  “你……好,师姐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了。”吕萌说着还踮起脚来想拍天佑的头,被天佑给躲了过去,于是两人开始一个追一个跑的打闹了起来。

  有传送阵在,实际要走的路也没多少,不一会两人就到了天佑住的小屋。远远的刚进宿舍区的内院就看到自己的小院门口站着两名婢女,天佑隐约记得这是姬瑶身边的侍女,是她从楚国带过来的。在紫霄宫她们的身份虽然是杂役,但其实修为并不低,至少比大多数弟子们的修为都要高。加上本身是姬瑶的侍女,所以身份地位不能当成简单杂役来看。

  原本正在打闹的吕萌看到两名侍女也是安静了下来,她虽然因为身份问题没多少人敢管,所以平常比一般弟子要活泼一些,但她却也不是不知道分寸的人,起码在仙长们面前还是比较乖巧的。

  “天佑师兄,您回来了。”看到天佑和吕萌走近,两名侍女立刻微微一福。

  天佑点了下头,用眼神示意里面:“碧游仙子来了吗?”

  左边一个侍女立刻回话:“仙子刚到,天佑师兄快些进去吧。”

  “哦。”天佑抬脚就要往里走,结果被吕萌给拽住了。就像学校里的学生没事都不太喜欢碰上老师一样,吕萌也不想进去见姬瑶,反正人已经送到了,她就干脆在门外和天佑告别直接离开了。

  和吕萌告别后天佑这才重新转身准备进屋,只是刚抬脚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噪音,听着好像是什么东西倒了,连带着还有铜盆落地的声音。

  天佑这边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紧跟着就听到姬瑶在屋内厉声喝道:“你个不识好歹的孽畜,看我收了你。”

  话音没落天佑就突然现屋内出现了极强的灵力聚集,紧跟着就是一道蓝白色的光束突然从房子侧面飞出,将正面这堵墙的上半部连着屋顶一起掀掉了一大片,要不是那东西是蓝白色的,看着简直跟激光炮似得。

  天佑这边还没反应过来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又见那刚被炸开的大洞上光影一暗,一个红黑相间的身影就从屋内冲了出来,在他面前一闪便直冲云霄。

  “嘲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颜色不对了,但嘲风的外形非常好认,再说能从他屋里出来的,除了嘲风也不做他想了。不过,天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墙上那大洞里又是黑影一闪,然后就看到姬瑶驾着飞剑直冲云霄,追着嘲风就去了。

  “碧游仙子!”

  天佑已经彻底蒙圈了,不知道刚刚这是生了什么,为毛自己亲妈跟自己的妖宠干起来了。

  天佑还在那犯迷糊呢,屋子里又跑出来两个人,是姬瑶得另外两名侍女。还好,她们还知道走门。不过,这俩人的样子明显就是落荒而逃,而就在她俩跑出大门口的瞬间,就听咔嚓一声,那房子直接朝着中间就塌了下去。

  “卧槽!”

  一阵漫天的烟云之后,原本外院的弟子纷纷涌入了内院,连内院附近的是兄弟们也跑了过来,想看看生了什么。结果等了半天就看到一个脸上带着丑陋猪脸面具的人一手一个的抚着俩美女走了出来,再仔细一看这人身后还有两个美女,分别伸出一只手搭着他的肩膀。

  这四个女人当然就是姬瑶的侍女了。房子倒了之后烟尘扩散太快,就算是高手也没来及闪开,被瞬间笼罩进去之后就有些转向,好在天佑身上乱七八糟东西不少,这个自制的防毒面具又派上了用场。

  四人都没受伤,就是被烟尘迷了眼睛认不清方向,天佑把他们带出来之后就没再管她们,让她们自己去弄些水洗一下,他自己则是赶紧抬头望天。

  还好,姬瑶明显收着力,用的都是擒拿抓捕的术法,没下杀手。嘲风那里倒也不傻,一直在和姬瑶兜圈子,就是不靠近她。

  姬瑶战斗力是不弱,但如今不能下杀手的情况下,一时之间还真就拿灵活无比的嘲风没办法。

  天佑虽然看到嘲风没事稍微放心了些,可这事总要问个清楚。把手指放进嘴中对着空中吹响口哨,嘲风立刻便注意到了。扭头看了一眼之后兜了个圈子,避开姬瑶就朝着地面上天佑的位置俯冲了下去。

  姬瑶本来还没注意到下面的天佑,看到嘲风俯冲,顺着他的移动路线才现了天佑,这便也停了下来,向着地面缓缓落了下来。

  “碧游仙子。”接住嘲风之后姬瑶也正好落地,天佑礼貌的先行了个礼。虽然这个妈不太靠谱,一来就拆了自己房子,可就算没有这层关系,但就碧游仙子这个身份天佑也该对她恭敬一些。

  姬瑶这时候也注意到了后面倒下的房子,表情扭曲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估计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当然,她是仙长,不可能主动道歉,只是嗯了一声算是回礼,然后也不等天佑问话就抢先一步问道:“这几日你又跑去哪儿了?听说你已有好几日没回来了。”

  “我……”

  “跟我来,我们边走边说。”姬瑶说完也不等天佑答应就率先走了起来,天佑无奈只好跟上。不过姬瑶却是没直接和他说话,而是先把一个侍女叫了过来交代了几句。天佑听到了,她是让侍女处理一下房子的问题。毕竟平白弄塌了一座小屋,总得和分管这边的仙长打个招呼啊。姬瑶身份特殊,平日是比较蛮横一些,但也还没到无法无天的地步。

  带着天佑走出宿舍区,二人直接来到了后面的悬崖边上,然后走上了莲桥。这里向来人少,确实是说话的好地方。

  “刚刚的事情为娘的先跟你道个歉。”周围没人了,姬瑶倒是放开了。“其实为娘是知道你多日未归,想着你的妖宠无人照顾,就来给它送点吃食,免得饿着了出去伤人,给你惹麻烦。这妖毕竟是妖,没有人性的。刚刚我给它送吃的,哪知道这家伙非但不吃,还打翻了食盆。为娘的一生气就想抓了它关进笼子里,谁知它竟然敢反抗,还抓破了我的衣服。为娘一时火气上来没收住手,就把你那房子给打坏了。为娘不是故意的。”

  “……”天佑张开嘴却现不知道要喊什么好。直接叫娘他跟本就喊不出口,毕竟两人之间毫无感情可言,而且这个当娘的还有个比亲儿子更宠爱的养子,天佑能真把她当娘才见鬼了呢。可是,如今周围也没别人,侍女都在好远的地方跟着,莲桥上风大的很,那边根本就听不到他们对话。这要是再叫碧游仙子或者姬瑶,那就明显是在高姬瑶他根本没把她当娘看了。

  天佑不想得罪姬瑶,又确实喊不出那一声娘,纠结了半天只能用了个“您”。

  “您不必介意,反正房子又不是我的,我只是暂住而已。再说我的东西都在身上带着呢,顶多也就损失了一套被褥和衣物而已,值不了几个钱的。”

  自打有了无忧袋天佑就喜欢把自己的家当都塞进去随身带着,要不是吕萌卖他的这是个残次品,空间不够大,他恨不得连被褥和衣服都一起带上。

  “你还是不肯认娘吗?”

  姬瑶多精明的一个人啊?一下就听出了天佑的抗拒。那个“您”虽然比“姬瑶”或者“碧游仙子”要来的亲切一些,却还是暴露了天佑的心思。

  天佑没有立刻回答,想了好久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这本身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东西,没必要撒谎。

  “我知道,您生了我。但是……我已经一个人生活了十六年。在那些我最需要人关爱的时候,却都是我一个人度过的。夕颜倒是偶尔也能给我一些温暖,但您也知道,她一直在忙于和夜神殿周旋,多数时间为了引开追兵或是调查夜神殿的情况,都不得不把我一个人丢在附近集镇,然后自己去办事。所以我很早就学会了什么事情都靠自己。如果学不会这些,我大概也活不到现在吧。”

  这是天佑的肺腑之言,虽然刻意隐瞒了他带着成年人的灵魂穿越的事实,但其他感触都是真的。

  刚穿越那会他虽然不同于一般儿童,但毕竟是初来乍到,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更糟糕的是孩子的身躯真的是太弱小了,哪怕有着非同一般的学识和经验,以一个孩子的身躯,他依然活的很累。

  其实三岁之前他有好几次都差点死掉了。最初那几年夕颜对他并不像后来那么关心,尽管直到最后分开的时候夕颜也还是相当冷淡,但天佑成年人的心智能感觉的出来,后来的夕颜对他冷淡只是口头上的,心里其实非常关心他。但最初那几年却并非如此,她是真的对天佑毫不关心,那才是真的冷漠。

  如果天佑不是带着成年人的心智和记忆穿越,如果他真的是个懵懂的顽童,相信他早就死在了最初的那三年之中。

  当然,天佑并不怪夕颜。毕竟他俩严格说起来完全就是非亲非故,夕颜只是因为姬瑶才把他带了出来,而且为此还被夜神殿撵的满世界乱蹿。能想着主动引开追兵,能在换地方前记得回来带走天佑,天佑就已经觉得夕颜做的很好了。至于后来……那应该算是日久生情吧。当然,这个情是亲情,可能还有同情。

  不管怎么说,夕颜做为一个路人,已经对他非常好了。相对来说姬瑶才是那个最不负责的人。尽管她当初确实是有苦衷,为了怕天佑被杀害,这才忍痛让夕颜带走他。但就天佑来说,那些苦他可是真的吃了,所以,他现在这样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姬瑶确实就是没尽到任何义务。

  姬瑶虽然精明,可天佑说的也确实不是假话,所以她跟本就不知道要如何解释,只能陷入沉默。

  看姬瑶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接茬,天佑最终还是主动道:“请给我点时间,我需要适应过程,现在,请允许我暂时还是称呼您仙长或者您,这样我更舒服一些。”

  姬瑶对此倒是没反对,只是一个劲的点头。不过她很快想到了别的话题。

  “对了,为娘今天来一是想看看你,二是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解释清楚。”

  “何事?”

  “嗯,是关于你的身份的。”姬瑶说道:“你也知道,我是楚王妃,楚王就是你的父亲。而如今楚王膝下无子,王位就只有两个旁系有资格继承。按说这时候应该让你赶紧回去继承王位才是,只是你也知道,夜神殿对于没有完成的任务是不会主动放弃的。所以,如果你一旦在王城公开身份,夜神殿必然闻讯而至。”

  “所以现在最好暂时不要公开我的身份,继续低调在紫霄宫当个普通弟子才最安全是吗?”

  姬瑶连忙点头。“是的。为娘当年宁愿骨肉分离,就是为了让你避开夜神殿的追杀,如今你若是回去,追杀必然如影随形。所以我打算暂时不公开你的身份,反正只要大王没准备退位,你就不需要暴露。至于从政经验什么的,为娘可以教你。你那么聪慧,学起来应该很快的。”

  对姬瑶这番话天佑感觉疑点很多,可又不知道要怎么问。

  他将来是要继承王位的,又不能真躲一辈子。那样的话,早暴露和晚暴露又有什么区别呢?要说以前太小,没有自保能力还好说,可如今的天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需要抱在手中的婴儿了,按说也没必要这样藏着了。

  再说了,他将来要做的是国王,又不是小卖部部长。人家开挖掘机还要先考个特种机械驾驶证呢,这当国王什么都不提前准备怎么可能?再说了。大臣们虽然唯大王马是瞻,可他们又不是木头人。大王在位,颁布政令什么的还好说,可要是大王突然哪天挂掉了,姬瑶再突然空降这么一个王子下来继承王位,这大臣们能信服吗?

  古往今来,哪个王子上位之前不得在朝中有那么几个支持者啊?天佑这样空降下去当国王,别说支持者了,大臣都不认识,这还怎么主持朝会?

  所以说,姬瑶的说法明显非常牵强。她似乎跟本就不想让天佑继承王位,这些安排就算现在能保证他的安全,等他上位当了楚王之照样会害死他。想象一下,一个自己手下的臣子都不认识,身边没一个可信的心腹之人。这样的王,能活的下来才怪。

  不过,虽然感觉不太对,天佑又不知道姬瑶的想法。她就自己一个儿子,不让自己继承王位难道她还打算自己干不成?神洲大6有过不少女王,但也没听说大王退位之后让王妃继承的啊。

  所以说天佑找不到姬瑶的动机,也想不通她为什么这样安排。

  不过,即便想不通,天佑依然还是点了头。一来他不想和姬瑶起冲突,二来则是他确实不想继承王位。

  他对楚国一点了解都没有,突然跑去当国王……想想都觉得不靠谱。要是秦王请他去接手秦国,那天佑说不定还会考虑一下,毕竟生活了那么多年,较为熟悉。可这楚国……实在是没什么希望玩得转。

  “你答应了?”看到天佑点头,姬瑶似乎很开心的样子,虽然她极力掩饰,但那种身体里透出来的喜悦却有点压制不住的样子。略带兴奋的拉着天佑又是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姬瑶终于打算结束这个话题了。“那这样,我过两天就再回楚国一趟,把这个事情和你父王说一下。虽然我们要隐瞒这事,但你父王肯定是要告诉的。”

  天佑反正也没打算继承王位,自然姬瑶说什么是什么了,只管点头答应。

  姬瑶一个人说完她的安排之后忽然又想起了房子的事情,想了想却是又把天佑带到了之前他入定的那处山崖平台之上。

  “觉的这里怎么样?”姬瑶问天佑。

  “还不错,风景很美,就是风大了些。”

  “你喜欢就好。”姬瑶忽然话锋一转,“这里以后就送给你吧。正好我拆了你的房子,这平台和后面的山洞就算是赔给你的。”

  天佑理所当然的一番推辞,当然最后还是没拗过姬瑶,不过主要原因是姬瑶说了,这里是她当年和夕颜一起现的地方,是她们一起玩耍的地方,承载着很多回忆。天佑这才答应住下来,全当是追忆一下夕颜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