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二百八十七章 欺负人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宗主。???八一中文?网 W?W?W?.㈠8㈠1㈠Z?W.COM”

  “天妃。”

  围观人群一阵乱糟糟的问好,然后各自站好,不过最前面的当然就只有赵灵韵一个人,至于天佑……他正在花坛中挣扎着往外爬呢。

  “去个人把他拉出来。”看了眼被卡住了的天佑,天妃命令道。

  立刻有两名师兄跑过去把卡在两棵灌木之间的天佑给拽了出来。天佑脱身之后赶紧一边拍打身上的泥土一边跑到了天妃面前站定。

  “天妃。”天佑问好之后就没再说话。不管什么原因,这种时候不能急着争辩,否则会引起上位者得反感,后果更加的严重。

  天妃看了眼天佑,目光又转回赵灵韵身上,然后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都是同门,为何会在这食堂中大打出手?”

  “他……”

  “回天妃的话。”

  天佑和赵灵韵同时开口,但赵灵韵是手指天佑准备告状,而天佑却是双手抱拳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准备汇报情况,态度上当然天佑更讨人喜欢。不过赵灵韵真正吃亏的地方在于她没想到两人会一起说话,然后习惯性的在听到别人开口之后就停了下来。这本来是一种基本礼仪,不应该在别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同时开口。但问题是现在是在澄清事实,不能按一般对话来考虑。

  赵灵韵一时没反应过来,听到天佑同时开口就条件反射的停了下来,可天佑却早知道是这个结果,所以他没停。

  “回天妃的话。弟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弟子本来是来食堂用晚餐的,不知怎的得罪了赵师姐。弟子就与师姐理论,之后才得知是弟子的宿舍坍塌砸坏了师姐中的灵参果,导致师姐被九阳真人责罚,这才因此与弟子产生冲突。弟子明白原因后一直在解释,但师姐不肯干休,后来还对弟子动起手来。弟子无奈,只能自保。此事在场师兄弟们皆可作证。”

  天佑这话说的可是圆滑至极,周围那是一种人听出一个味来,完全做到了打击对手与竖立正面形象的双重目的。

  事实上刚才天佑所言是经过他刻意调整的。

  最开始天佑用抢着说话的机会占到了先机,但那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等赵灵韵反应过来必然会开始争辩。所以天佑没有像之前一样狡辩她的果子不是自己的房子砸坏的,而是将这件事认了下来,直接说是因为自己的房子砸坏了对方的果子,这才引的冲突。

  赵灵韵反应过来之后确实想要争辩来着,但听天佑自己承认了他的房子砸了自己的果子,于是就又安静了下来。因为她觉的天佑都承认了,那这个事情就是自己占理,没必要再解说了。

  但是,天佑可比她这只一直生活在黄金鸟笼中的雏凤要厉害多了。他不再推脱房子的事情,赵灵韵这边就不会和他争辩,周围师兄弟们则会觉的天佑大度,自己担下了责任。但实际上,天妃这里却根本不会怪罪天佑。

  为什么?

  因为天妃是宗主。

  神兵宗的大宗主就是掌门,他平日要处理门派事务,抽不出空来,这宗内的事情自然就全都移交给了两位宗主处理。

  宗门内的宿舍房屋突然生坍塌,而且是被大威力的术法轰炸后坍塌的,这事当然不能算小事,所以天妃自然应该收到了报告,而且报告之人肯定已经把事情调查清楚了。

  当日的事情不是天佑弄塌了房子,而是姬瑶的责任。天妃了解详情,自然不会因为这个事情责怪天佑,因为本来就不关他的事,就算要追责也应该是姬瑶负责才对。

  天佑之后的话就更厉害了。他说自己和赵灵韵解释,但是赵灵韵不听。

  这话赵灵韵和周围师兄弟听了都没有任何质疑,因为天佑确实一直在解释。可问题是他们理解的“解释”是天佑关于房子是否砸到了果子的解释,而天妃因为知道内情,所以她理解的是天佑在解释房子是被姬瑶弄塌的。

  这种误会是因为天妃和周围人的信息不对等造成的,天佑恰好知道两边的人有这种信息差距,并巧妙的利用了一下,结果就是两边都觉得天佑说的在理,可他们理解的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最后。天佑说是赵灵韵不听解释对自己动手。这个事情是事实,当时确实就是赵灵韵先动的手,周围人都看着呢,也没啥好争辩的。赵灵韵想插嘴辩解也没法解释,只能继续沉默,而周围人都看到了经过,自然不会说什么。

  天妃听了天佑的话之后看周围并没有人表示质疑,便确定了天佑说的都是实话,所以按她的理解就是因为姬瑶弄塌了天佑的房子,导致两人之前产生误会。天佑想解释,但赵灵韵不听,还率先出手攻击,天佑无奈只能自卫。

  这一套认知和事实大致相同,但其中却稍有偏差,最主要的是天佑把自己给彻底摘干净了。现在的责任变成全都是赵灵韵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所致,和他完全没关系了。

  自觉听明白了的天妃开始斌公执法,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说道:“赵灵韵,这事当日我就知道了,也派人调查过前因后果。此事确实与天佑无关,是你错怪了他。”

  赵灵韵立马惊讶的瞪着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望着天妃,因为她没想到天妃会这样说。她的灵参果被天佑宿舍的屋顶瓦片砸烂,这是她亲眼所见的事实,她当然不能理解为什么天妃会说她错怪了天佑。

  但是天妃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天妃的意思是错误不是天佑造成的,所以不怪天佑。

  两个人说的完全不是一个事,但表达方式却恰好能对的上,这误会不详细讨论根本就解释不清楚,赵灵韵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周围围观的弟子们可不知道详情,之前只是因为天佑说话客气,加上确实是赵灵韵先动的手,还差点伤到别的师兄弟,所以大家才比较倾向于天佑。如今一听天妃的解释,那一点点倾向立马就变成彻底倒向天佑了。

  天妃都说了,这是误会,弟子们当然信宗主的。所以现在赵灵韵是既不占情也不占理,总之大家都感觉她就是飞扬跋扈,明明错怪了人家还出手伤人,更是连路人都不放过。

  天妃先把基调定了下来,然后又在赵灵韵呆愣中继续说道:“天佑入门以来我也了解过他的为人,他不是那种喜欢惹事生非的性子,倒是灵韵你脾气暴躁性格冲动,总是容易与人生冲突。须知修行之路漫漫无期,不能平心静气,你又怎么能参得大道?况且你这次对同门出手,本就是违反门规,即使你是我师弟的弟子,我也不能偏袒于你。

  我看这样吧。

  这食堂损毁财物,全数由你赔偿,我会让人从你的月例中扣除。另外……你需向天佑和众位被你波及的师兄弟赔礼道歉,获得原谅后方可免了我这里的责罚,否则一个人不原谅你,你就在莲台风狱待上一个时辰,两个人不原谅你你就待两个时辰,以此类推。”

  “啊?宗主……”

  赵灵韵一听要上莲台风狱也被吓到了。这莲台风狱本是莲桥的一部分,原本是通往一处浮山的莲桥通路,只是后来不知因何原因浮山并没有出现在那个位置上,所以这段莲桥就成了无用的死路。这段莲桥深处高空,又没有浮山所附带守山大阵保护,故而桥上风力极为恐怖。后来门中干脆在此莲桥的末端修了一处巨大的浮空平台,做为试炼、惩罚或培养弟子心性的地方。

  这平台所处位置刚好是个乱流交汇点,其上终年被不同方向吹来的狂风笼罩,人站在上面就像是在一刻不停得被来自各个方向的风刃袭击一般,而且这平台上温度极低,需一刻不停的运转灵气对抗严寒,否则盏茶功夫就能将人冻成冰雕。

  赵灵韵虽然修为还算不错,可那地方本来就是用来针对修士们设立的,除非像天妃这样的能完全无视其上的恐怖环境,别说弟子,就算是姬瑶那样的仙长上去了也得认真抵抗才能保证无恙,而对没有成为仙长的弟子们来说,那就更是要拼尽全力才能在上面立足。

  这么可怕的地方赵灵韵可不想去尝试一下,尤其是她属性为火,最怕的就是极寒之地。在这种地方她的火系灵气会消耗的非常快,而一旦灵气耗尽……!

  天妃根本不给赵灵韵解释的机会,打断她道:“你也莫要辩解,有那个心思不如好好想想如何诚心的向诸位师兄弟道歉祈求原谅。此外,你还需要向天佑进行道歉,想法获得天佑的原谅。如果他不肯原谅你,你就去风狱待上一个时辰,她一日不原谅你,你就去一日,他两日不原谅你你就去两日,直到他原谅你为止。”

  “天妃……”

  赵灵韵刚喊了两个字就被天妃制止。“我说了,你不要解释。对同门出手本就是触犯门规的大事,我如今这般已是看在并未造成什么严重后果而网开一面的结果,对你已是仁至义尽。你若还是不肯接受教训,那就莫怪我公事公办了。”

  天妃这话并不是在吓唬赵灵韵,而是真的如此。紫霄宫对门内弟子之间的团结一直就看的很重,虽然并不能强令大家一定要相亲相爱,但敢对同门出手,一旦被查明,后果都是相当严重的。刚刚这种惩罚天妃一点没胡说,那就是偏袒她才给出的决定,否则按正常来说,直接按被袭击的人数把她送上莲台风狱关上几天几夜才是合理,如今这样,之后肯定有很多人会选择原谅她,实际上她有可能只需要待上几个时辰乃至根本不用去就能脱罪。

  天妃嘴上说要公允,可还是给了自己师弟很大面子,否则真按规矩来,赵灵韵搞出这么大动静来不死也得脱层皮。

  天佑对天妃的决断并没有说什么,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天妃在偏袒赵灵韵,但天佑自己知道赵灵韵其实也是受害者。她虽然找错了人,但那片灵参果应该是真的被他的宿舍残片砸毁的。所以天妃这样处理天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其实要不是赵灵韵一开始态度不好,而且咄咄逼人,还对他动手,这事本来应该是他天佑理亏才对。以天佑的性子,赵灵韵若是能好好说话,他绝对是会赔礼道歉外加想办法补偿的。不过既然她已经动了手,那天佑也不惯着她,该惩罚还是要惩罚。

  天妃训斥完赵灵韵之后就立刻道:“好了,你也别耽搁大家时间了,快点去向大家道歉,马上。”

  赵灵韵还想辩解,一抬头看到天妃的表情立马又给咽了回去。她也就是在师兄弟中间厉害一点,可不敢跟天妃摆脸色。

  怨恨的扭头瞪了一眼天佑,赵灵韵最终还是无奈的走向了后面的大群师兄弟,然后用蚊子哼一样的音量说着道歉的话。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差劲,后面的师兄弟还没表示天妃就先不高兴了,立刻又训斥了她两句,让她诚恳的,大声的道歉。

  赵灵韵委屈的眼泪都下来了,但声音还是提了起来,双手抱拳冲着众位师兄弟一鞠到底,然后大声道歉:“对不起各位师兄弟,我……我因为一时鲁莽,险些伤着大家,我在这里向大家道歉,请大家原谅。”

  看平时那么高傲的赵灵韵竟然都被逼哭了,周围的师兄弟们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她在神兵宗还是挺有人气的,要不是之前实在过分了一些,大家其实也不会怪她。如今她都这样了,众人自然不好再死揪着不方,于是纷纷表示原谅她了。

  看到大部分师兄弟都选择原谅赵灵韵,人群中剩下的几个不太想原谅她的也只能无奈选择随大流。之前是法不责众,这些人不怕,可如今只剩他们几个了之后就没几个敢硬气的了。毕竟这时候死撑着说不原谅,那就等于是跟赵灵韵结下了梁子,万一她以后找机会报复,这里可没几个人敢说一点不在乎的。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众人全都表示了原谅。

  天佑这边本来也没想着把赵灵韵逼死,既然大家都选择原谅了她,天佑这边自然也打算随大流了。不过刚刚赵灵韵是跑到人群前面去道歉的,天佑在她背后,也就是说这个道歉没包括他天佑在内。天佑就算想要原谅她也不可能上赶着说吧?

  原本以为向那些师兄弟们道歉完了之后赵灵韵会来找自己道歉,可天佑等了半天等来的却是赵灵韵的一句:“我们没完。”

  “放肆。”天妃这下是真有火了。

  赵灵韵是九阳真人的入室弟子,而九阳真人是天妃的师弟,平日天妃和赵灵韵也算是特别熟了,对她一直也都多有关照。要不然天妃之前才不会那么客气,居然弄了这么一个看着就知道不会太重的惩罚。

  不过,天妃回护赵灵韵是人之常情,然而赵灵韵却敢公然顶撞她,这她可就不能忍了。

  天妃说的很明白,要赵灵韵取得大家的原谅,这事就算是揭过去了。可赵灵韵虽然对其他人道歉了,却死撑着不肯向天佑道歉,而且还公然威胁天佑,这不是打天妃的脸吗?人好歹也是神兵宗宗主,这要是再客气,那威信可就彻底完蛋了。

  赵灵韵被天妃一句放肆吓得一抖。刚刚天妃是怒极才吼出了这一句,声音中都带着灵气冲击波,所以不光是赵灵韵,天佑和周围的师兄弟其实都抖了一下。

  看着被自己吓住的赵灵韵,天妃没有马上处理,而是冲其他人挥了挥手,“你们先散了吧”。

  众弟子赶紧一抱拳,也不出声,行完礼立马如退潮一般安静而迅的消失在各个方向的道路上。这边明显要变雷暴中心了,不跑等着挨劈啊?

  天佑现在也想跑了,可惜他是当事人,别人都能跑,他还真就没法跑。

  天妃目光在天佑和赵灵韵身上来回扫视了几下后一转身道:“跟我来。”说着就朝紫霄山上的神兵宗总殿走了过去,那儿有天妃的办公地点。

  天妃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但身边的低气压瞎子也感受的到。一路走来,迎面碰上的不管是仙长还是杂役,都是远远的就避开了,实在躲不开的就赶紧摆出了恭敬得姿势站路边假装自己是尊雕像,等他们过去了才松了口气赶紧落荒而逃,生怕遭了池鱼之殃。

  赵灵韵刚开始是又委屈又气愤,一直杠着脖子趾高气扬的,但一路走过来气势却是一泄再泄,等进到天妃的办公地点后已经变的跟个鹌鹑一样了。

  相反,比起赵灵韵来,天佑可就自然多了。一来他知道自己不是目标,所以不担心,二来也是因为他看出了天妃的意图。

  天妃明显没有生气,刚刚那声吼或许是真带着点火气,但后面绝对是压制住了。能成为神兵宗宗主,据说还是掌门内定的接班人,天妃的城府是绝浅不了的。这一路过来她其实就是在磨赵灵韵的火气。

  刚刚赵灵韵是仗着一股心头火才敢公然和她对着干的,天妃知道这种气势持续不了多久,所以她没有立刻训斥赵灵韵,而是带着他们一路走过来把赵灵韵的火气放出去。

  事实也证明天妃就是比赵灵韵厉害多了,不过走几步而已就把赵灵韵从好斗的公鸡走成了受气小媳妇。自打进了这屋,她就没敢抬过头。

  “知道自己错了吗?”自顾自坐下的天妃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句,但声音却冷的掉渣。不过说这话的时候天妃脸上其实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可惜此刻的赵灵韵正忙着低头分辨自己脚面上那个黑点到底是泥点子还是小虫子,压根没看到天妃的表情。

  赵灵韵没看见,有恃无恐的天佑倒是看见了,肩膀一抽差点笑出来。天妃看到后横了他一眼,用眼神警告他不许出声,这才又问道:“怎么?还觉的我处理不公?”

  “没……没有!”赵灵韵底气不足,说话也开始磕巴了起来。

  天妃看准机会突然提高音量厉声呵斥:“没有那还不赶紧道歉?”

  “好……我……”赵灵韵有些害怕,可心里还是委屈,又不想给天佑道歉,一时两难,眼泪不争气的又流了下来。感觉有些丢脸,拼命的用手擦,结果越擦越多,袖子都浸透了。

  天妃还是心疼赵灵韵,嘴上不说话,扭脸冲他使了个眼色。天佑立马明白了天妃的意思,故意先清清嗓子给赵灵韵个准备时间,然后才上前一步冲天妃一抱拳:“师姐也是受害者,毕竟因为那房子的事情被九阳真人责罚了,心里有些怨气是理所当然的。找弟子麻烦只是一时冲动,加之没搞清情况,倒也不是多大事情。所幸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弟子也不想伤了同门之谊,所以这事还请天妃网开一面。”

  换个时间赵灵韵八成是要说天佑假惺惺的,不过这会她心里正脆弱着呢,突然听到天佑替她求情就只剩下疑惑了。

  天妃那边倒是会就坡下驴,再说天佑出来说着话本来就是她指使的。

  “灵韵你听听,这才是同门之间当有之情。既然天佑也不想追究了,那这次就看在天佑的面子上从轻落。你要记得这次教训,以后切不可再如此莽撞。那莲台风狱你也不必去了。”

  赵灵韵也不傻,这时候也不管什么对错了,赶紧就开始谢恩,不过她才谢到一半天妃却是又说话了。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就算天佑不和你计较,师兄弟们也都原谅了你,可你这毕竟是违反了门规。我要是一点不做惩处,这门规还怎么执行下去?”

  “啊……?”赵灵韵还以为逃脱了惩罚,没想到居然还是没跑掉。

  不过,天妃显然是故意吓唬她的,话锋优势一转。“那这样吧。你这次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天佑师弟,白白被你打了几下。我也不罚你别的了,你就去陪着天佑接一个你们能完成的任务,你要尽心尽力的帮助天佑完成这个任务,然后把任务奖励交给天佑,就算是你对他做出补偿了。天佑你看这样可好?”

  天妃果然是厉害。她不问赵灵韵是否接受,反过来问天佑。这种事天佑能拒绝吗?显然不能。而只要天佑一点头,这事就定下来了。除非赵灵韵敢再跟天妃对着干一次,否则她的意见就等于是被天妃直接无视了。连个拒绝的机会都没给她。

  其实说实话天佑挺想拒绝这个决定的。虽说天妃给他指派了一个免费劳力,而且还是特能打的那种,并且说好了事后的奖励都是他的。可问题是赵灵韵会那么配合吗?就算她能听话的完成任务,估计整个任务期间她也不会给自己好脸色,而且指不定半路上又会闹起来。带着她出去执行任务,天佑真的担心办不成任务还把任务搞砸了。

  可惜,虽然不想接这个烫手山芋,但天妃的眼神已经告诉他了不许拒绝,所以天佑果断点头。跟天妃对着干是肯定没好果子吃的,这点天佑非常清楚。

  “行,这个决定我没意见。不过弟子还有个小小的请求。”

  天佑已经按照天妃的意思答应了下来,算是表现很好,天妃倒也乐得听听他的想法。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

  “不不不,只是弟子的一点小习惯。您知道弟子以前是在山里做猎人的,所以和正牌修士的战斗方式可能有些不太一样。如果让弟子强行配合赵灵韵师姐,怕是很难做到。所以弟子希望任务的选择以及完成方式全由弟子决断,赵灵韵师姐要全程听我指挥,否则的话还不如让她自己去接个任务,回头把奖励给我算了。根本就不需要我们一起出任务。”

  赵灵韵显然是不想听天佑指挥的,但天妃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就给拍板了。“行。灵韵,你听到了。有关任务选择和执行都由天佑负责,你要保证绝对服从安排,听他指挥。否则的话,如果任务因为你的原因而失败了,你就得再补偿他一个任务。如果你不想一直不断的陪着天佑做任务的话,那就给我乖乖听话。”说到这里天妃又转向了天佑道:“不过天佑你也记着。如果是因为你自己的原因导致任务失败,而灵韵她并没有出错,那即使任务失败了,也算她完成了承诺。你明白吗?”

  “天妃放心。弟子知道分寸。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弟子想先走了。刚刚去食堂本是要用晚餐的,结果……”

  “行,你们去吧。”

  天佑和赵灵韵躬身行礼,然后退出了房间。离开大殿好一会之后天佑听到旁边赵灵韵长出了口气,一时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赵灵韵立刻怒视着他质问:“你笑什么?”

  “笑你有趣。”天佑说完也不等赵灵韵火,忽然转移话题问道:“你为什么那么怕天妃啊?她虽然是宗主,修为也是高深莫测,可平时一直都挺和气啊。”

  赵灵韵本来要火,被天佑一下带歪了思路,顺着他的话就开始回忆天妃的情况。两个人一路边走边聊的又回到了食堂那边,竟然神奇的没有再生任何冲突。

  天佑其实已经彻底搞清楚了这赵灵韵的脾气。她就是个没受过气的大小姐,性格火爆还有些刁蛮,就像一头横冲直撞的小犀牛一样。但严格里说她本性其实不坏,至少不会主动欺负人,就算和人有冲突,也多半是别人先得罪了她。大家之所以觉的她不讲理,就是因为每次被得罪之后她容易报复过度。本来让人家道个歉就行的事情,她非得搞得人家脱层皮,要不然以她的长相估计早就成群众领袖了,也不会成天孤孤单单的,有一群人仰慕却没人真正能和她走在一起。

  两人之前都没吃好,天佑又是特能来事的那种人,摸清楚了赵灵韵的脾气后自然是应对自如。此时和她坐在对面,手里端着个杯子向她举起。“我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来,我以茶代酒,敬师姐一杯,就算是弟子为之前的两次冲突陪个不是了。”

  赵灵韵被天佑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和天佑做到了一个桌上。心里感觉别扭,可又没什么能让她火的地方。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天佑,她感觉就像掉进了一池浆糊里——游不动也爬不出来。

  不远处,一群杂役聚在一起,其中一个指着这边指指点点。

  “天,我没看错吧?那不是天佑师兄和赵灵韵师姐吗?”

  “是啊!”旁边的杂役也是一脸的不明白。“他们不是刚打了一架吗?这什么情况啊?怎么还喝起来了?”

  这边几个杂役在那议论,有周围的正式弟子听到了就打听。毕竟他们说的是赵灵韵和天佑,这俩在神兵宗都是有一定知名度的,自然也有人想知道他们的八卦。

  之前天佑他们打架那会吃饭的师兄都走了,这些都是才过来的,没看到之前的事情。但役们是在这儿当班的,不会换掉。收拾完打翻得桌椅之后才没一会,这俩人又回来了,而且居然还坐一块吃了起来。这能不议论吗?

  周围的师兄从杂役那打听来消息就开始往外扩散消息,不一会整个食堂都是在议论这事了。更离谱的是这内容还越传越奇怪了起来。

  “嘿,李师兄,才来啊?跟你说个大事。新来的那个叫天佑的竟然勾搭上了咱们的赵师姐,不过两人刚刚好像吵架了,还大打出手来着,把宗主都给惊动了。”

  “哦?还有这事?可他们不是还坐一块在吃饭吗?这哪像刚打过架的样子啊?你这编瞎话也找个靠谱的啊。”

  “师兄你是不知道内情。这小两口打架,那能叫打架吗?我跟你说……”

  就这样,天佑和赵灵韵食堂大战的消息就以这种八卦新闻的方式向着奇怪的方向飞奔而去,并且一不可收拾。然而此时两位当事人却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在那吃着饭聊着天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