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三百零七章 只怪认识的太晚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什么?你要走?”当众人都在船上安顿下来之后天佑却是提出了这样的话题,惹得众人又是一阵惊讶。

  天佑无奈的解释:“其实我本来就还有些私事要做,只是没想到这个任务搞成这样,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和大家说。”

  天佑所谓的私事其实也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当初带嬴颖他们穿越清源山的时候遇到的那群刺客,其中有个人临死前托付给了天佑一个小包裹,不过他话没说完就咽气了,最后只说出了一个叫铁岭的地名,还有一个发音为“七”的单字。这个七可能是进一步的地名,也可能是姓名或者外号,总之可能性很多。

  按说这种事情本不该在意,但天佑是个有底线的人。他做事分的很清,该狠的时候残忍如刀,就像刚刚对付那几个杀人夺宝的兼职水匪一样,但不该凶狠的时候天佑其实还是个很有爱心的人。这不是双重性格,而是明晰价值观的体现。

  天佑后来查过,神洲大陆只有一处叫做铁岭的地方,是位于边境的一座山岭,而且就在黄泉渡对面,甚至天佑他们目前所处的河段的东岸其实都还是铁岭的范围之内。

  这么大的地方,以神洲大陆的信息化程度来说要找个人基本等于大海捞针,但天佑还是打算把所有可能都试一遍,如果真的找不到他也就安心了,说明对方提供的信息不全,找不到人也怪不得他。但如果他自己不去找,那天佑实在是无法说服自己。

  另外,支持天佑要去看一眼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铁岭这座山岭之中其实还有个地方叫做铁岭村。这座村子紧挨着黄河,并且设有渡口。以前黄泉渡还很繁盛的时候,铁玲渡与黄泉渡之间的货物往来几乎撑起了中立区到齐国的主要物流通道。由此可见之前的铁岭村应该也是个规模颇为不小的大型集镇。

  如果按照这个情况往下推论,那刺客临死前说的地方应该就是指的铁岭县铁岭村,而最后的七很有可能是个小名或者是姓氏。这些信息其实已经足够支撑找到一个人了,这要是不去试试,天佑实在心中不安。

  不过,尽管天佑的理由很充分,但眼前的这一船老弱残兵也确实有些丢不开。当然,赵灵韵他们的实力并没多大损失,就是这一路过来遭遇这么多意外,有些身心俱疲而已。

  听说天佑要走,这帮人明显就是不太原因,天佑也没办法,好说歹说总算用一句“受人所托”给搪塞了过去。在神洲大陆大家也都是很重承诺的,一旦答应了别人什么事情,死也要做完。背信弃义的人在这里不是没有,但绝对会被主流社会所排斥。当然,如果你有本事食言还不让人知道,那也算你的本事。

  和众人告别,主要是安抚那些村民不要担心之后,天佑最终还是离开了船只。当嘲风降落下来带起天佑离开的时候,又是惹得船上一阵骚动。没办法,之前当着众人的面活吃了两个人,嘲风如今在这群人眼里已经彻底是妖魔中的妖魔了。当然,这其实才是妖魔本色,只不过妖魔袭击都发生在偏僻之所,这年代又没有监控,道听途说的信息哪有直观看见来的刺激?

  嘲风虽然能带人,但也不可能带着天佑一路飞到铁岭村,它的力量还没大到那种程度。其实这都折腾了一夜,嘲风已经是有些疲惫了,多亏之前的两份大餐补足了力气,不然现在嘲风估计就已经罢工了。

  飞了一阵之后他们又回到了之前离开的黄泉渡,天佑让嘲风靠近在渡口上方兜了一圈,大致观察了一下黄泉渡中的情况。

  此时的黄泉渡已经完全被亡灵所占领,街道上、房舍间随处可见漫无目的四处游荡的僵尸和骷髅,但四处溜达的亡灵也仅限于此,没有发现什么高级亡灵。之前的逃脱行动中倘若这群亡灵中混着三五只亡魂或者更厉害一些的什么品种,那群村民大概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确认了大概情况之后天佑便让嘲风离开了这边,直接飞到黄河对岸,在铁岭山上找了处断崖顶端降落下来。

  铁岭不像清源山,这里很安全。清源山是出妖怪的地方,不光秦国,整个神洲大陆都知道,但这处铁岭却既不陡峭也不高俊,除了面积较大之外,更像是一座巨大的丘陵。其上虽然照样森林密布,也必然生存着一些妖物,但上限也就仅限于此了。当初面对清源山里的玄妖天佑都能活下来,一些普通妖物,如今的天佑根本不放在心上。何况有嘲风和月影在,真碰上了还指不定谁吃谁呢。

  没有去费劲搭建窝棚,天佑直接找了个稳定的枝桠分叉点,简单固定了一下自己便蜷缩在树杈之间睡了过去。这一天忙前忙后的也把他折腾够呛。反正有月影守夜,他也不担心危险,自然安心睡去。

  嘲风蹲在不远处的一根枝杈上闭目休息,偶尔会睁开那血色的红瞳观察下四周,然后重新睡去。

  月影等天佑睡熟之后缓缓降落在他的身边,一手轻轻抚过天佑的面庞,一缕幽蓝色的光雾星星点点的闪耀着被天佑吸入其中,上一秒还维持着身体平衡的天佑下一秒便突然一松,要不说月影及时扶住险些滚到地下去。树枝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睡得,那得有一定技术才行。

  轻轻托起天佑的头颈,月影飘到了树杈间坐下,然后将天佑的头轻轻放在自己的腿上,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天佑的长发,一边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月影口中竟然哼起了一首不知名的歌曲。那歌曲音调非常奇怪,每个音节都很长,变化也不多,如果换普通人来唱大概会憋晕过去,但对月影来说却不是问题。就在那苍茫悠扬的歌声中,天佑的脸上逐渐带上了一丝微微的笑容,似乎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而他的体内,那奔涌的灵力却是再也抑制不住,开始疯狂的暴走。只是很奇怪,这次灵力暴走并不是漫无目的的爆发,而是完全按照紫霄心法的行功路线在走。这就相当于是在自发的修炼,而且是比平时快了几十倍的速度。

  荒无人烟的山崖之上,没人看到眼前奇异的一幕。熟睡中的天佑身周,一圈淡淡的金光逐渐浮出,在半空中行成了一片模糊的虚影,看起来像个盘卷的长形生物,但影像过于模糊黯淡,分不清具体是什么。很奇怪,当这圈光影亮起之后,整个铁岭都安静了下来。原本偶尔还能听见的狼嚎与妖兽发出的叫声一瞬间就消失无踪,所有妖物和感官敏锐的野兽都选择了静静的蛰伏。

  与那些野兽、妖物不同,嘲风却是睁眼看了一眼这边,然后竟然动作奇怪的踩着树枝蹦了两下,挪到了天佑脚边继续睡了过去,而月影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的样子轻声呢喃:“欢迎回家,我们的王。”

  一夜过去,天佑终于醒转。首先启动的感官不是眼睛而是鼻子,一股幽香飘入鼻腔,而后猛然惊觉脸侧贴着的那一片柔嫩爽滑。

  “月影?”天佑总算是想到了自己枕着的是谁,没有把自己吓到。

  “你醒了?”

  天佑轻轻点头,同时坐了起来。舒舒服服的撑了个懒腰,然后一扭身从树丫上跳下,单手一勾树杈,轻巧落地。

  “昨晚有什么动静没?”

  “一切安好。”月影说着忽然问道:“主人你真的要去帮人办事?”

  “图个安心。”天佑说着便转移话题,问道:“嘲风呢?”他刚刚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嘲风的身影。

  月影正要回答,就听身旁噗通一声,一头比小牛犊般大小的野猪被直接扔在了地上。天佑扭头去看,重新拔高的嘲风在空中翻了个身,然后又重新俯冲下来,张开翅膀抵消冲力,非常轻巧的降落在了树枝上。只是等它收回翅膀的一瞬间,整根枝丫都跟着猛地往下一沉。这家伙如今的体型已经快要无法在树干上降落了。当然,这个对嘲风来说不是问题,因为它已经学会了收放身形大小的技能,有必要的话就算是钻进老鼠洞里也不是难事。

  “这么早就去打猎了啊?”天佑对着嘲风问了一声,也没等它做出什么反应,又自顾自的转向那头野猪。“大清早的吃这么油腻啊?这还得生火,好麻烦的啊!算了,先处理一下存起来吧。”

  天佑最终还是没有吃掉那头野猪,而是将其搬到了河边处理了一下。竹皮和獠牙都是好东西,全部收了起来。猪肉一部分喂给了嘲风,一部分切成肉条丢进无忧袋,反正放进去的东西都不会变质,可以当冰箱用。

  等天佑全部整理完都已经是巳时(9~11点)了,依然还是嘲风带着天佑飞,休息了一夜嘲风的体力也完全恢复,很轻松的带着天佑一路到达了铁林村的外围区域。因为被嘲风提着飞行不太好看,像是被它抓住的猎物一样,有损天佑的形象,所以天佑一般不喜欢让人看到自己被嘲风带着飞行的样子。就算以后可以,那也是嘲风足够大,可以让他骑上去的时候。

  当然,不直接飞进村子还有个原因就是怕吓着村民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在地球上你带个猛犬出门遛弯还得注意别吓到一个小区的邻居们呢,天佑这带的可是妖怪,自然更不能太过随意了。要说个地面上的种类,可以骑着走,那倒是无妨,毕竟人家一看妖怪身上骑着人就知道这是妖宠了,可天佑和嘲风的组合方式实在是比较容易引起误会。

  出于稳妥,最后天佑还是落在了村外。嘲风爬升到极高的位置,在天空中盘旋,提供大范围的侦查预警,必要时还可以俯冲下来提供空中支援。嘲风的战斗方式冒充不来空中炮艇,客串个攻击机还是不成问题的。

  铁岭上的植被并不如黄河对面的东界山那么茂密,靠近铁岭村的这一侧树木都是稀稀拉拉的,所以天佑隔着老远就看到了村子的全貌。

  比起萧条败落的黄泉渡以及杏黄村,铁岭村明显更加的破败。可以看到村民们生活的村子实际上和铁岭渡还有一小段距离,但渡口那里全都是破烂倒塌的房屋,很多房子连房顶都没有,墙壁也是被拆的七零八落,渡口更是因为完全废弃,连栈桥都歪在水里完全不能使用了。

  距离渡口大约一里多地才是真正的铁岭村,这里的情况要稍微好些,但村子里依然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都是一些土坯茅草房,只要连续下上几个星期的暴雨,绝对能把这房子直接泡烂。

  当然村里了也不是没有好房子。至少在村中央还可以看到一套砖木混合结构的房子,但天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那似乎不是住人的地方,而是座祠堂。

  村子再往东,可以看到又是一大片的废弃建筑群。这些倒是和杏黄村的房屋结构差不多,大多是旅店、驿站之类的商用建筑,都是为外来者服务的地方。不过这些建筑现在都已经成了废墟,倒得倒塌的塌,连根完整点的木料都找不到了。

  “这里还真是破败啊。”月影看了下面的环境都忍不住感叹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这是齐国境内的原因吧。”

  之前走南闯北的时候天佑也曾来过齐国。神洲大陆的十个国家各有特色,而齐国的特点就是商贾特别的多,基本上是十国之中最重视经济发展的国家。

  也正因为经济发展较好,人民对经商很有一套,因而这里人的生活节奏也要明显快于其他国家。铁岭渡原本是重要的渡口,这里自然就会迅速的发展起来,而在此地渡口逐渐废弃之后,这里的人却没有像杏黄村的人一样选择留下,而是迅速的转移到了别的营生上去,并且离开了铁岭村。

  当然,就算不是齐国人,换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不会继续留在这个铁岭渡,因为这里是国家势力范围。和中立区不同,十国境内的居民是要交税的。因而一旦铁岭渡败落,这些依托商路发展起来的小商人自然也就没钱交税了。所以,不管是为了自身出路,还是因为不敢拖欠税款,总之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尽快搬走。能剩下的这些人,只能说是真的没有别的谋生办法了,或者说有自己的生存办法。

  能走的都走了,剩下的人这么少,村子也没办法支撑起来,那些无人居住的房屋也无人打理,加上此地靠近黄河,水汽较重,自然很快就腐败坍塌了。

  大致观察了一番这里的情况后天佑便更换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之前做任务穿的是皮甲,如今要进村找人,还是紫霄宫的服装较为好用。修士们在普通人眼中,那就和官员是差不多的身份,自然较为容易问出需要的情报。

  下到山脚,天佑故意换了个方向,从东面的山谷走出来,接近铁岭村,让村民觉的他是从齐国内陆过来的。

  穿过那片原本应该很繁华的废墟之后,天佑终于看到了第一个村民。这是个半大孩子,瘦的让天佑想起了节肢动物,胸前的肋骨一根一根的看着很是吓人。

  那孩子当然也看到了天佑,有些胆怯,不过并没有转身就跑。天佑毕竟不是洪水猛兽,阳光的外表配合一身仙气飘飘的长衫,至少卖相还算不错。

  天佑走到那孩子所站的废墟旁,看了眼孩子手里的东西,他似乎是正在寻找小块的木头,看他背后背着的小半筐,估计可能是弄回去当柴火用的。

  “小儿,和你打听点事情。你可是这铁岭村人?”天佑的这个小儿并不是蔑称,在神洲大陆对不认识的小孩子一般都是这么称呼,当然如果对成年人或者少年使用这种的称呼,那就是在骂人了。

  那孩子还有些紧张,直愣愣的看着天佑,等了一会才点了下头。

  “你是铁岭村人,那我问你,这里的人你可都认识?”

  那孩子这次反应快的多,再次用力点了下头。

  天佑微笑着从无忧袋中拿出了一个白面馒头递了过去,然后说道:“来,别怕,我就打听个人。这个给你吃,算作你回答我问题的感谢。”

  那孩子看着馒头拼命的咽口水,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可嘴里却说道:“奶奶说了,帮助别人不能要人家好处,那是坏了良心。”

  “那我雇你帮我找人可以吗?”天佑还是把馒头举在那里,然后说道:“就像城里的帮工,助人为乐确实不该拿人好处,但替人干活总的收工钱吧?我想要找一个人,可我第一次来,对这里不熟,所以我想请你给我干活,带着我去找找是否有这个人。这个馒头就是报酬,先提前支付给你。”

  孩子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忍住诱惑,一把接过馒头点头道:“那行,我去外面镇上给人帮过工,这个我知道。”他说完就把馒头掰成了两半,几口吃掉了其中一半,而另一半却是珍而重之的收了起来。

  天佑立刻意识到了这里真的是穷的可怕,恐怕连食物都严重紧缺。从那孩子刚才的反应就知道,剩下的半个馒头不是要带给家里人就是打算存着下顿再吃。

  尽管想到了可能性,天佑却没有多问,真要救助他们,临走的时候再给点好处就是。

  吃了半个馒头那孩子也变得热情了起来,直接把身上的背篓往低上一丢就走出了废墟,然后问:“上仙你要找谁?只要告诉我名字,我一定能带你过去。”

  天佑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有些好奇的问:“你知道我是修士?”

  孩子点了下头。“我去外面帮工的时候见过你这样打扮的人,帮工的店里掌柜说看到你这样的人要叫上仙,还说你们比官老爷还要厉害。听一起干活的伙计说厉害的上仙还能飞,是真的吗?你会飞吗?”

  “我修行还不到家,暂时还不会飞,不过以后应该可以。”天佑解答了孩子的疑问之后又问:“你既然在外帮工,又为何回来了?”

  “自打我们这儿不再跑船,山口那边的镇子上人也少了好多。我帮工的酒肆没了客人,也不用那么多帮闲,就把我给辞了。我在那边找不到事情干,只好回来了。”

  铁岭渡一直都是此地周边区域的经济支柱,而周围的其他产业基本上都为围绕着铁玲渡这个物流中心而产生的配套产业。如今这支柱产业突然垮了,配套产业当然也就跟着完蛋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经济变化从来就不是一家企业或是一个地方的变化,而是一条产业链,一个地区的变化。

  天佑随意聊了几句那孩子的事情后,这才转入正题,说道:“我虽然要来此找人,可惜却不知道那人姓什么叫什么,所以我自己根本没法找,只能请你给我帮工。”

  “不知道名字吗?那可就难找了。”孩子也感觉有些为难。“要不我带上仙你把全村每个人都见一面?”

  “我也不认得那人长相。”

  “啊?那这怎么找啊?”孩子一听这话却是着急了。“这可怎门办,你给的馒头我已经出了一半,可吐不出来了啊!”

  看那孩子都要急哭了,天佑立刻笑着安慰他:“莫急莫急,找不着也不要你赔我馒头。我的馒头是请您带着我去寻找,为我提供我需要的消息,至于找得到找不到,那都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干。”

  听到这话那孩子才总算是安心了下来,而后又开始担心着既没有名字也不知道长相的人要如何寻找。

  天佑解释道:“具体情况较为复杂,我也不好与你细说,总之我也是受人所托。当时情况紧急,也未能问的周全,只听他说了个铁岭,而后我又听到了一个‘七’,却不知道这是名讳还是别的什么。你可知道这铁岭村附近还有什么叫七的地方没有?”

  那孩子摇头道:“这倒是未曾听过,不过那人只是说了个七吗?”

  天佑点头。

  “村里倒是有一户人家姓柒。”

  “哦?说说那家情况,这倒很有可能就是那家。”

  孩子想了想说道:“多了我也不太清楚,柒家原本有是不少人的,但渡口败落之后家里人就分了家常各奔东西了。”

  “全都走了?”

  “不,还剩下了柒二叔一家和二叔的老娘。”

  天佑听孩子详细叙述了一番柒家的情况,天佑也算有了个大概了解。

  原本的柒家老太爷还算风光,家产不少,有三个老婆四个儿子。不过后来老太爷死了,这渡口又败落下去,眼看着就没了进项。所以柒家就分家了。

  老太爷的大儿子、三儿子和四儿子各自跟着自己娘亲带着部分家产离开了柒家,而剩下的只有那半大孩子口中提到的柒二叔一家四个人。其中除了柒二叔自己,还有柒二叔的娘、他老婆,还有一个女儿。

  不过,分家之后柒二叔似乎是在外面惹了麻烦,最后就跑去了中立区。那些他招惹的人之后带着官兵追到了铁岭村,然后官府说要他们家赔偿人家,因为那家的人据说被柒二叔给杀了。官府本来还要抓走柒二叔归案,但是找不到人,只能查抄了家产。

  柒二叔的老婆脾气挺厉害,和官府的人发生冲突,结果推搡中不小心撞上石墩子就给磕死了。

  官府带人抓杀人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弄死了人家家属就说不过去了。跑江湖的还讲究个祸不及家人呢,何况他们是官府又不是强盗。神洲大陆的十国之间压力很大,所以各国官府对百姓都还算不错,贪污腐败什么的不能说没有,却没远没有天佑上辈子接触过的古代历史中的那么夸张。

  简单点讲就是这里的官府其实都还算是挺公正的,虽然碰上关系网之中的人多少会有些偏向,但面子上起码要说的过去,不会搞得太过分。

  这追那杀人凶犯,结果逼死了对方家属,这事情就不好说了。

  官府最后也就把这事情不了了之了,人全都撤了回去,剩的那点家产也没全都带走,只拿了一部分好带的,总之还剩下了一些。

  但是,柒家这下就惨了。柒二叔跑了,他老婆死了,家里就剩下一个老太太和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小女娃。就算是家里还剩下一点钱财,这日子也照样不好过。

  还好,柒二叔之后过了一年多又回来了,而且看样子还赚到了钱,过得还不错。不过他毕竟是杀人犯,也不敢在这边多留,匆忙见了老母和女儿一面丢下点钱就又走了。

  之后这个柒二叔就是成年的神出鬼没,隔三差五的就回来看一眼,有时十天半月回来一次,有时一去大半年,总之也没个准信。好在他留下的钱财倒是够老母和女儿度日。

  不过,从去年开始,那柒二叔已经有连续一年多没回来了,连带着柒家的经济来源也出了问题。如今柒二叔那老母都已经快七十岁了,还能自己行动已经相当不容易了。要知道神洲大陆可不比地球上,这里的生产力水平和医疗条件都非常糟糕。修士们的寿命虽然都很长,但普通人却极少能活过六十岁。要么怎么说六十大寿呢,因为能过60岁的那都是极为不容易的。哪像地球上,只要不是特倒霉来个意外死亡,普通人随随便便就能活个六七十岁。

  “你说那柒二叔一年多没回来了?他上次回来是何时?”

  那孩子陷入了思考,想了一会后还是不太确定的说道:“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应该是去年八月吧。”

  天佑遭遇那刺客的时候是今年二月,和去年八月相差半年左右,正好在那柒二叔的活动时间范围内。至于后面为什么没回来……废话,人都死了,还怎么回去?这要是回来了那才是真的见鬼了,真真正正的见鬼。

  “那他们家现在如何了?”

  “倒也还凑合。他家柒小妹天生神力,又是习武奇才,年纪虽然不大,却是比那些镖局的武师都要厉害。这不是被曹三爷看中,收到了商队之中充当护卫了吗?挣得可是不少呢。就是可怜了柒家老太太一个人在这无人照顾,那柒小妹在家的时候还好,一旦出去跑商,她就只能靠我们这些乡邻帮衬着了。”

  听到孩子的解释,天佑突然想到了两个人,表情变得极为古怪。“你说的柒小妹是不是使的一杆实心的大铁枪?还有那个曹三爷是不是叫曹三槐啊?”

  “咦,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们认识?”

  天佑没有回答,而是追问道:“那现在呢?柒小妹是不是不在家?”

  那孩子再次诧异道:“是啊!出去又段日子了,算算时间大概这个时候正要往回走,还要一个月才能回得来。”

  得,这次算是白跑了。前面的信息已经能完全对上了。那所谓的柒二叔应该就是死在清源山的那个刺客,而这柒小妹和柒家老太太就是他死都不忘托孤的人。想想这一老一小的年龄,正常来说确实是很难自己生存下去的。

  那刺客知道自己一死,这祖孙俩搞不好也要饿死,因此才不得已临终向敌人托孤。实在是没别的办法了。不过他似乎不知道自己女儿天生神力的事情,不然也不会那么担心。不过反过来想,他一年也回不来几次,对女儿的了解能详细了才怪呢。所以说,这倒是都能对的上号。

  不过,虽然人找对了,天佑却更郁闷了。不为什么,就因为他竟然早就见过了那个要找的人。之前他已经和柒小妹见过一次面了,可惜当时不知道她就是那刺客的遗孤,不软哪还用费这个事情!这还真是造化弄人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