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三百一十七章 脱险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面对防高血厚的尸王,天佑纵有千般手段也都没了作用。然而尸王也是一样的绝望,因为眼前的猴子根本就不让它接近,总是隔着二十步以上的距离攻击他,让他空有一身力气却完全发挥不出来。

  不过,双方一时之间虽然都奈何不了对方,却也都在暗自庆幸很快就能结束这憋屈的战斗了。

  尸王这么认为是因为他不是一个尸来的,后面还跟着一大群各类亡灵。之前射中天佑师兄的那支骨箭可不是这尸王射的,那是一名骷髅弓手的战绩。如果尸王自己会射箭,早把天佑射成刺猬了。不过之后的追击中亡灵大军和尸王拉开了距离,只有尸王自己先一步到达,这才落了单让眼前的小虫子耍的团团转。只要尸王身后的那些亡灵追上来,逐步压缩眼前这个小虫子的活动空间,尸王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将其抓住,然后吃了他。

  和尸王不同,天佑在等的不是援军,他在等那位玉蝉道人带着另外一位仙长离开。只要他们离开了,天佑就可以专心跑路了。尸王力量大,身体不是很灵活,直线冲刺甚至能甩开大部分的亡灵,可真要在地形多变的山林中和天佑赛跑,他还是差了一点。所以只要没了拖累,天佑是完全不担心自己跑不掉的。再不济他还可以呼叫空中支援,嘲风的能力可不比救援直升机差。

  两边都在打定主意拖时间,天佑一个劲的在跑,尸王则是一个劲的追。这家伙的力量非常的大,防御又高,天佑根本不敢碰,只能借助建筑隐蔽自己,而那个尸王则是干脆完全无视了建筑群,遇防拆房遇墙穿墙,完全一副推土机的架势在建筑群中横冲直撞。

  面对尸王这不讲道理的进攻方式,天佑能做的也就是踩着房顶一路蹦跳着躲闪了。也亏了杏黄村村民的胡乱搭建,搞得建筑之间的距离都非常的小,不然他还真不好在这么多建筑之间跳来跳去。

  这种无聊的追逃战足足打了一炷香的时间,黄泉渡方向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啸音,天佑回头去看,正看见一点星黄快速上升,然后在高空啪的一声爆开万点光华。这是他和玉蝉道人约好的信号,就连这大号信号弹都是他丢给玉蝉道人的。

  而就在天佑看到玉蝉道人的信号同时,尸王后方也终于出现了一大片影影绰绰的鬼影,不用说这是亡灵大部队到了。

  看到这种情况天佑哪还敢多留,一旦被尸群缠上,那就真的是插翅也难飞了。

  随着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嘲风从鬼雾上方呼啸而下,天佑看准方向开始顺着嘲风飞行的方向提前加速奔跑起来,然后在到达房屋尽头的时候猛然张开双臂飞身跃起。嘲风正在此时经过天佑上方,双爪准确的抓住天佑双肩快速拉高。后方跑的快的骷髅弓箭手已经开始放箭,但最终还是慢了一步,呼啸而来的骨箭全部从天佑脚下飞了过去,没能伤他分毫。

  “吼……”随着距离拉高,尸王和后面的亡灵大军终于被层层的鬼雾所遮蔽,只听着尸王不甘得怒吼从下方传来,渐渐淡去。

  “呼,吓死老子了!”拍着胸口天佑此刻依然心有余悸,“月影你说,我这次救下了这么多师兄弟,还有三位仙长,门派是不是能答应给我找齐缺少的几样材料呢?”

  天佑这家伙确实是热心肠,但有便宜占的时候却也不会手软。这次主动站出来给大家殿后,固然有救助同门的想法在里面,但他本质上其实还是想要立个大功,好换取一些自己一个人很难弄到的珍惜材料。

  建设洞天福地所需要的材料中还差了好些不太常见的珍惜种类,如果单靠天佑自己去收集,还不知道要搞到猴年马月,所以他就在计划借助这次的机会让门派给予自己奖励,替自己凑齐这些东西。哪怕不可能全部解决,就是能弄个一样两样,那也算赚到不是?

  月影的传承记忆中显然不包括人际关系与门派奖惩这样的信息,对天佑的话自然也没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在天佑也就是随口一问,这时又把注意力转到了玉蝉道人身上。

  “也不知道玉蝉仙长是否下水了。嘲风,飞低一些,围着黄泉渡兜个圈子,找一下他们。”

  因为不确定自己能否坚持太长时间,天佑和玉蝉道人约定的是他们一进入黄泉渡就发信号。从黄泉渡村落到黄河岸边,这点距离就算是没有天佑阻挡尸王,它们也是追不上来的。但对天佑来说,能早点撤离显然是多了份保障。只是玉蝉道人本身受伤不轻,还带着一位昏迷不醒的仙长,天佑实在有些放心不下,所以还是决定下去看看,正好汇合了他们一起撤离,免得分开跑路大家各自还要担心对方的安危。

  原本天佑只是想着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多亏了他下来看这一眼。

  从鬼雾上方俯冲进鬼雾之中的天佑一眼就看到了黑暗中的玉蝉道人仙长,因为他手里竟然还举着一张金黄色的符咒。那玩意是真的金黄一片,而且还在自己发光。如今已是半夜,鬼雾中本就昏暗,此时更是漆黑一片,也就天佑那BUG级的视力能看清周围百步之内的状况,一般人不蹲下去几乎看不见自己的脚面。这样的环境下,那玉蝉道人手中发光的金色符印就显得尤为扎眼了,简直就跟灯塔一样。

  玉蝉道人当然不蠢,绝不会拿着这种东西来照明。他们现在是在跑路,当然要悄无声息的溜走,别说符咒不适合照明,就算现在又火把在手他也根本就不会去用。但玉蝉道人现在又确确实实的点亮了一个光源,把他自己和身边那位仙长照的的通亮。

  尽管第一眼看到这个情况时天佑有些惊讶,但很快他就看明白了玉蝉道人这么做的原因。确实,他并没有犯浑,傻乎乎的用符咒来照亮,而是不得已才点亮了这个东西。

  事实上此时的玉蝉道人身边正聚拢着几十个灰白色的半透明人影,这些人影就像是照片中因为突然移动而拍出的重影效果,能看到那些人影的轮廓,甚至能大致分出男女以及他们身上的衣服,但却完全看不清脸面,只能看到面部一片模糊的虚影。

  不用说,这些都是鬼,也说是人死后留下的残魂。不过看这些鬼魂的样子,显然和之前他在门派考核任务中见到的那些不同,因为这些鬼影虚幻而恐怖,并不凝实,身上却燃烧着黑色的火焰般雾气。根据天佑在童子峰看过的书中介绍,这种应该都属于厉鬼一类的存在,也就是饱含怨气且吸收了大量阴煞之气行成的高级鬼物。比起这些家伙,门派测试时的那些游魂简直就是小绵羊。

  此时那些厉鬼都围拢在两位仙长周围,可它们却没有立刻扑上去,而是一个个都摆出了一副想上又不敢上的姿态。再联系到玉蝉道人手中的金色符印,不难明白正是那东西震慑住了这些鬼魂,让他们不敢上前。

  “月影,我如果杀过去,你能互住我的灵魂吗?”厉鬼伤不到人的肉体,但它们可以直接攻击灵魂,而魂魄却是修士的根本,一旦受损,对后期的修为上限以及今后的修炼速度都将产生巨大影响。因而修士们是很害怕灵魂受创的。

  只要天佑的修为等级再提高一些,门派之中自然会教授一些保护灵魂的法决,可以用来保护修士们的灵魂在与厉鬼凶魄的战斗中免受损伤。但目前天佑的修为还施展不出那样的能力,所以他就只能靠月影了。

  “主人放心,我的黑炎天生克制一切脱离肉身的魂体,这小小厉鬼奈何不得我们。”

  “行,那我就放心了。”天佑在心中与月影交流完立刻对嘲风下令,放我下去,然后你在后方警戒,帮我看着点尸王是否追上来了,如果发现尸王要立刻通知我。

  嘲风发出一声锐鸣表示明白,然后降低高度忽然双爪一松,直接将天佑丢了下去。早有准备的天佑借助惯性就势顺着地面一个翻滚卸掉力量后又跳了起来,手中弓箭早被收回,此时握着的正是太一剑。

  重新站起的天佑周身灵力忽然开始缓慢的流动起来,然后在他的控制下被一点点的压入手中太一剑中。原本完全透明如水晶一般的剑刃忽然开始发出淡淡白光,而随着天佑的灵力注入,光芒也开始越来越盛,眨眼之间就从淡淡荧光变成了不能直视的耀眼白芒。

  在白光亮起的同时,周围鬼屋之中的厉鬼就好像被太阳照到一般,纷纷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并拼命往后退去。然而天佑却毫无畏惧的举着太一剑直冲了上去,挥剑照着最近的那只厉鬼就刺了过去。

  那厉鬼还没被剑刃碰到就已经开始全身冒烟,惨叫着缩成一团,然后在被剑刃接触到的瞬间像个气球一样猛然爆开,喷了天佑一脸冰凉的阴气,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没想到太一剑面对这些厉鬼的效果这么好,天佑立刻得势不饶人,开始追砍周围的厉鬼。原本还一副择人而噬表情的厉鬼此时却好像羊圈中的小绵羊一般惊恐的看着那只跳入羊圈的大灰狼,原本的阴狠与怨毒此时却是丁点不剩,就怕自己跑慢了成为下一个魂飞魄散的倒霉鬼。

  所谓一物降一物,太一剑乃是天剑,属性为雷,正是天地之间至阳至刚的存在,专克一切阴邪鬼魅。所以当太一剑上的豪光亮起之时,这些厉鬼甚至连反抗的想法都没了。

  其实也怪厉鬼们倒霉。像是之前的尸王,虽然也属阴邪之物,但人家好歹有个肉身,还不算被完全克制。这些厉鬼连肉身都没有,按游戏里的说法就是魔抗低,虽然可以无视物理伤害,却非常害怕修士们的法术攻击。偏偏太一剑上带着的还是五雷正法,别说这些都只是厉鬼而已,就算升级成了邪灵也未必敢正面接触这种东西。

  玉蝉道人看到天佑大杀四方的样子也是相当惊讶,不过他却知道这不是问话的时候,周围刚一清空他便立刻扛起昏迷的另外一位仙长朝着黄河岸边飞奔而去。这一会功夫看来药力已经生效,至少这位已经内大步飞奔了。

  天佑一边在四处追杀那些厉鬼,一边还在用余光注意着这边,看到玉蝉道人主动撤离,立刻跟着开始移动,不断的游走在他们周围,替他们挡下还妄图偷袭一下的厉鬼。不过天佑能挡住的也就是厉鬼恶魂而已,黄泉渡中还有少量骷髅的存在,这些就得玉蝉道人自己搞定了。好在天佑和嘲风也能勉强帮忙拦住一些,加上这些骷髅数量不多,也不是很集中,所以倒也勉强可以快速推进。

  终于,一路拼杀着冲到了黄河岸边,天佑却是一愣神。

  之前带着幸存的杏黄村村名们经过黄泉渡的时候,这里明明是片板不存的,害他们不得不拆了几条栈桥拼接成临时渡船使用。然而此刻那片原本空荡荡的港口中却意外的并排停靠着三艘大船。

  “这什么情况?”天佑有些懵。

  玉蝉道人倒是反应快,一边向着大船方向跑一边说道:“可能是不知此地境况的船只想要歇息一夜,结果遭遇了不测。”

  说实话这个解释其实挺不靠谱的。船这东西速度其实很慢,优势只有两点,一是承载量大,二是可以昼夜不停的跑。船队就算是到了晚上,也不会靠岸停航,而是会让大部分人休息,留下一些值守人员保持航行状态。就算这三艘船是想要找地方过夜,理论上来说也不该靠上岸来才是,码头这种地方可从来没有免费停泊一说。

  望着这三艘大船,天佑也是相当诧异,不过既然仙长已经先一步跑了过去,天佑也就只能跟上了。

  可惜,两人还未跑到船边,忽然就见船上下来一群人。靠近黄河岸边,水汽与鬼雾混在一起,能见度反而更低了。以天佑的视力水平也就是勉强看到几个人影走了下来,而且后面貌似还跟着很多等着下船的样子。

  “仙长止步!”

  跑在前面的玉蝉道人忽然听到天佑呼喊,脚下虽然没停却是不自觉地慢了下来,这一来就让天佑追到了他的身边。

  没有马上和玉蝉道人解释什么,而是先凝神望向船边,天佑努力想要看清那人影到底是什么,结果一阵微风吹过,河面上的浓雾忽而散开了一瞬。也就是因为这一瞬间的惊鸿一瞥,天佑忽而连头发都站了起来。

  “卧槽!”一紧张连上辈子的口头禅都带了出来,天佑也顾不上礼貌客气了,直接一把拉住玉蝉道人转身就跑,方向不是港口内,而是奔着码头的最下游位置而去。他打算带着玉蝉道人直接跳河。

  被拽着飞奔的玉蝉道人只能跟着天佑跑,嘴里还在问:“为什么要跑?”

  玉蝉道人的视力明显不如天佑。天佑能隐隐看到人影,他却是只能看到大船的轮廓,所以并不知道有东西从船上下来了。好在有天佑在,不然他非一头扎进亡灵们的包围圈中不可。

  刚刚雾气散开的那一瞬间天佑看的极为真切,船上下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人,而是一队穿着全套铠甲,手执兵刃的骷髅。

  普通骷髅并不可怕,虽然动作灵活比僵尸们要迅捷,但骨架本身的硬度不高,所以很容易敲碎,且骷髅本身的力量也不是特别大,就算说普通人也有一搏的机会。但船上这些显然都不是自然转化而来的骷髅,这些是真正的骷髅兵。

  骷髅兵和一般的骷髅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些家伙有完备的灵智,且懂得使用战略战术,而且知道合理运用装备和武器。并且,骷髅兵一般都不会是普通骷髅,因为要具备灵智就意味着等级很高,而这种高等级的骷髅就算不算那些外在能力,单就自身属性也已经相当不好对付了。

  面对这样的骷髅兵,如果只有三五个天佑到不介意上去试一试,但问题是虽然下来的骷髅兵只有七八个的样子,可船上还有一大群呢。考虑到后面的尸王,天佑绝不敢冒险去试试这些骷髅兵的斤两,否则一旦被缠住,那就是真的完蛋了。

  之前那些骷髅兵明显就是冲着天佑他们来的,发现他们往港口下游去了,那几个骷髅兵立刻开始加速奔跑了起来。他们这一跑,玉蝉道人也就不再问了,因为他已经听到了骷髅兵奔跑发出的声音。相比之空荡荡的骷髅,这些骷髅兵一身的铠甲重量可不轻,这一跑起来自然动静巨大,所以被玉蝉道人给听到了。

  拉着玉蝉道人一路飞奔到河边,天佑二话不说接过玉蝉道人身上昏迷的那位仙长,用力向上一抛,嘲风飞来准确的接住他并向着高空飞去,而天佑则是看着嘲风接住了那位仙长后立刻拉着玉蝉道人一起跳入了黄河之中。

  这种时候也管不了什么水怪河妖之类的问题了,先摆脱了岸上的那些亡灵再说吧。

  不过,就在天佑和玉蝉道人跳入黄河,以为他们暂时安全了的时候,后方码头上的三艘大船的其中一艘却是突然离开了码头径直朝他们开了过来。顺水而下的航船速度远比天佑他们游泳的速度要快,逼得天佑不得不和玉蝉道人一起拼了命的往前游,可后方的大船却依然在以极快的速度接近。很明显,人在水来是跑不过顺流而下的航船的。

  “仙长,跟我来。”眼看着游不过大船,天佑忽然叫了一声玉蝉道人,而后便突然转向直奔着河中心而去。

  船上的亡灵发现他们转弯,立刻开始跟着转向,只是这么大的船,掉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眼看着天佑他们游向了河中心,他们的大船也已经打横过来,可却还是抵不过水流的力量,依然惯性在向下游滑去。这种无动力的帆船在风力很小的河道上几乎就等于是陷入了死地。大船就算再怎么灵活也不可能和人比。

  借着这个突然转向的机会,天佑终于带着玉蝉道人甩开了那艘大船。亡灵们显然不知道要如何逆水行舟,以至于明明看到了天佑他们却无奈没法再绕回去了,只能继续向下游飘去。

  不过,虽然成功躲过了那艘追击的大船,天佑他们却是不能再顺河而下了,否则肯定会从后面追上那艘飘走的大船,到时可就真的尴尬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