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复活的柒小妹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我……不是死了吗?”

  从地上醒过来的柒小妹第一反应就是惊讶的看自己的双手,然后在自己脸上和腰上摸了一圈。死亡前最后的意识与现在的认知完全搭不上边,以至于造成了不小的意识混乱,然而天佑看到这个反应却是微笑着放松下来。

  不管柒小妹是因为什么原因醒来,至少可以确定她的意识并没有任何问题,至少僵尸是不会对自己的死活心存疑虑的。

  “别紧张,你没死,或者说死了一小会,不过又被救回来了。”

  柒小妹还是有些表情呆滞的看向天佑,而后机械一样的点了点头,迟钝了几秒之后却又突然蹦了起来。“对了……尸王……大家……!”

  “放心,放心。没事了,没事了。尸王已经被阳光彻底烧死了,大家也都安全了。”

  “那两个很高大的武士呢?”

  “早在我们和尸王战斗时就被太阳真火焚为灰烬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柒小妹才重新坐了下来,但她其实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全身都是力量,而且最让她感觉奇怪的是,原本满身的伤现在也一点都不觉得疼了。不太确定的拉开衣袖,胳膊上原本被击飞时地面擦出的伤痕竟然已经变成了一片淡粉,不注意都快看不出来了。

  忽然发现这个奇迹的柒小妹赶紧又想查看腰侧的伤口,刚抓到衣服又想起来旁边还有个大活人,连忙红着脸颊爬起来跑到了路边的一棵大树后面,这才小心的扒开衣服上撕裂的开口查看里面的伤痕。

  这个位置是尸王的爪子滑伤的裂口,深可见骨,之前战斗中几乎疼的柒小妹无法直起腰来,然而如今衣服上的裂口还在,身上的伤口却是也和手臂上一样只剩下了三道红色的印记,当然因为伤口较深,如今依然能看到明显的肿胀,只是与之前皮开肉绽的样子差距依然很大。

  不信邪的柒小妹又查看了其他几处位置的伤口,发现都是一个模样。较轻的擦伤之类大多已经消失不见,稍微严重点的还能看到一片淡淡的粉红,只有那些皮开肉绽的严重伤害才能剩下一片明显的红肿区域,而且就是这些地方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消肿修复。

  “你对我做了什么?”见柒小妹去了树后,以为她要小解的天佑干脆闭目开始运行紫霄心法的回气篇,专心补充消耗的灵气。突然听到身后的质问声害他差点练岔气。好在回气篇的内容较为温和,本身很难出问题,不然天佑也不敢在这种地方修炼啊。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天佑不明白柒小妹为什么反应这么激烈,按说对自己这个救命恩人她不该是很客气的才对吗?

  “我的伤口。”柒小妹可不管天佑怎么想,一下拉开衣袖给天佑看了胳膊上的粉红色痕迹,“为什么这么快就消失了?你帮我治疗了?”

  天佑看了下那淡粉色的痕迹,点头道:“算是吧。”炼尸失败,但意外治好了柒小妹的伤,这个说起来也算是他给治疗的。

  然而,让天佑没想到的是柒小妹听到这话之后却是突然定住了,脸上一阵表情变化跟玩变脸似得,最后忽然安静了下来。

  怕她在担心自己伤势,天佑又解释了一句:“你那样子再不管就死透了,我们好歹也算并肩作战过了,总不能放着不管看你去死吧?”

  又一次出乎天佑意料,原本还显得极为激动的柒小妹这次却是变得异常的平静,脸上甚至出现了两朵红云,有些羞涩的低着头,轻轻点了一下,然后又轻嗯了一声:“嗯,我知道,你是好人。”

  “嗯?”突然收了张好人卡的天佑愣在原地,完全没搞明白这是什么神展开,但柒小妹却忽然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不再言语,一副我不想说话的样子低头看着地面。

  “你……家里还有几个亲人?”就这样静了一会儿之后柒小妹忽然再次发问,然而这个话题跳跃性着实有些大了,搞得天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啊?哦,我是孤儿,养母把我捡回来带在身边一直养到了十岁,然后将我寄养在了一座山村之中,直到今年年初加入了紫霄宫。可以说我没有亲人,也可以说全村都是我的亲人。”这身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天佑反应过来之后也就当是在拉家常了。

  柒小妹却是点了点头,脸上不知为什么带上了一丝令天佑不解的微笑。

  “那个……你是叫天佑是吗?那姓什么呢?难道说你姓天?”

  “不,天佑是名字。我是孤儿,养母她自己也没有姓,只有名,所以也未给我安姓,所以我只有名没有姓。”

  柒小妹点点头表示明白,跟着又开始询问天佑的兴趣喜好以及一些个人的生活习惯之类的。起先天佑还以为她只是闲得无聊又暂时走不动路,所以才胡乱的聊天,但天佑的智商还在,所以越听就越感觉不对劲。这些问题的内容……怎么那么像电视剧里相亲对象见面的谈话啊?

  上辈子的天佑也相过亲,而且是三次,不过对方都是豪门千金,双方见面也不需要询问什么,反正该调查的父母们早就都查清楚了。两边见面也都非常抵触对方,所以并没有那种双方主动相亲互相询问情况的气氛,能保持礼貌互相微笑就不错了,其中有个刁蛮的大小姐甚至差点给了天佑一鞋跟。所以天佑对相亲这种事情的理解其实多来自电视剧中的剧情,生活中他还真不太了解。

  也正因为不了解,所以天佑一开始并没注意到这些,直到柒小妹问的问题越来越私人越来越露骨,这才唤醒了天佑的部分记忆,让他意识到了对方这是在干什么。不过,正当他打算打断柒小妹询问一下她这是要干什么的时候,前方却忽然传来了一阵人声。

  随着声音的出现,战战栗栗的村民们终于出现在了路上,然后看到柒小妹他们之后就有胆大的飞奔了过来。

  两边见面之后自然就是一番询问,得知亡灵都被太阳晒死了之后,村民们立刻欢呼了起来。

  磨磨蹭蹭的一直搞到下午,大家已经回到了铁岭村中,而且一起用过了午饭之后,县里派来的差役才总算是慢悠悠的“赶到”了。来的人一共只有两个,武器仅有两柄腰刀而已。这样的配置别说救人了,送菜都不够。

  原本这俩差役也是心惊胆颤的过来的,估计是打算一看到亡灵就跑来着,没想到到了地方才得知亡灵已经被太阳晒死了,立刻就一改之前的胆怯变得嚣张跋扈起来。有不知情的过来八成还以为亡灵是这俩大老爷干掉的呢。

  不过,这俩也算倒霉,嚣张过了头,居然惹到了玉蝉道人头上,当即就被教训了一顿乖乖闭嘴了。他们虽然是官差,但紫霄宫的修士就算见到县太爷也是县太爷先给他们行礼,两个零时工一样的差役自然更是不敢得罪,只能乖乖装孙子。

  于是,一下午的时间就见玉蝉道人指挥着这俩免费劳力帮着村民搬这个挪那个,完全把这俩差役当牲口在使了。一直搞到天快黑了,众人这才收拾停当重新上路。

  虽然亡灵退了,但不能保证对岸的亡灵不会趁夜加派别的亡灵过来。要知道当时河岸上可是有三艘船,早上只过来一艘,而且船还跑了。万一晚上三艘一起过来,那亡灵可就多了。

  所以,为了安全,玉蝉道人和天佑都一致建议村民还是先搬离铁岭村为好。现在白骨洞内制造鬼雾的法宝就在柒小妹头上带着,没有这东西,鬼雾很快就会退回之前的覆盖范围,到时亡灵们再想出来就没那么简单了。村民们如果想要回来,完全可以等那个时候再回来。

  队伍天没黑下来就开始走,一直走到了天黑透了很长时间才到了县城外面。这一夜当然只能露宿,县城晚上也是要宵禁的,城内还好点,外面的人是肯定没法在天黑之后进入城内的,这是规矩。

  有天佑在,露营自然是无比的轻松,他一个人几乎就搞定了绝大部分村民不擅长的事情,至于其他事情大家搭把手也就干完了。好在都是穷苦人,也没那么多讲究,很快大家就弯成了安营扎寨的工作,就连两个差役也和他们一起睡在了城外。毕竟城门晚上是不开的,就算是他们也得等到天亮才行。

  事实上神洲大陆因为道路不好,行商时常无法控制到达时间,而大城市夜间又普遍实行宵禁,因此多数城市的外围都会设立有专门的营区。此地已经设有简单的木制围栏,中间的土地也都平整夯实过,有些富有一些的城市还会在此堆放柴火并安排专门的人员看守。

  铁岭县城倒是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不过一块平整的夯土地和简单的排水沟倒是都有,这就已经省了不少事情了。

  大家扎营下来之后先是吃喝了一些东西,这个都是大家路上带着的,至于饮水就更简单了。在这个宿营地就有一口水井,自己去打就行。

  晚上吃饱喝足,折腾了一天的村民终于是熬不住纷纷睡了下来,而天佑也是打算休息一下,不过在此之前大补汤可是不能忘记。这几天不管多么忙,这个事情他可是一点都没耽搁,每次到时间就会喝下去,尽管那味道不管尝过多少次都还是让人想死。

  艰难的一口吞下药汤,天佑赶紧把旁边的水壶拿起来抬头猛灌了一气。水壶喝干,感觉嘴里的味道还是没完全消失,天佑只好爬起来走向井边,打算弄点水烧上,一会顺便把瓶子也洗一遍。这瓷瓶里的药渣他也不舍得扔掉,虽然味道很要命,但这是好东西,喝了这么多天天佑已经能明显感觉到其中的药效正在大踏步的改进自己的体质。出于这种看得见的好处,那毒死人的味道天佑也就忍了。

  有条件的情况下天佑一般是不喝生水的,这里有篝火,旁边就是水井,他自然不会偷懒。去打了水回来有架上锅子开始烧水,等水开了把药瓶洗刷干净喝掉,再用剩下的水冲洗口腔中的怪味,最后剩下一些全都灌入水壶中为明天准备着。

  全部事情处理妥当后天佑这才离开火堆盘。

  夜里很冷,所以天佑把老弱妇孺都安排在了靠近火堆的地方,他自己的位置在营地外围,几乎已经在黑暗中了,所以直到天佑走到自己的位置附近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那个小窝旁竟然多了一张垫子,而且上面还躺着个人。

  “柒小妹?”

  “嗯。”躺在垫子上的柒小妹嗯了一声,却没有其他回答,搞得天佑也是尴尬了。你说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躺我的铺盖旁边算怎么回事啊?就算是在地球上,年轻男女这样露营时睡在一起还会被家长说教一番呢,在神洲大陆这就明显太出格了。

  不过柒小妹不搭理他,天佑也不好强行把她拉走,站在自己的铺盖旁怔愣了半天才决定下来,卷起自己的铺盖挪开了一小段距离,这才重新展开。虽然这个新位置之前没有用火烤过,下面有点潮湿,但天佑也不是娇气人,倒也不太在意。

  只是,天佑这才刚刚躺下,旁边的柒小妹却是忽然坐了起来。天佑虽然背对着这边,耳朵却是听着动静呢。在一阵摩擦声中柒小妹竟然把自己的铺盖拖到了他的身边来,让两床铺盖紧紧的靠在一起,然后又躺了下来。

  天佑背对着柒小妹心里却已经狂化了。“卧槽你怎么回事啊?这是看上小爷了?就算是也不用这么主动吧?况且就算你真的对我有点想法,你也要先问过我再说吧?这种事情不好单方面决定的吧?”

  其实天佑也就是在心里吐槽,对柒小妹他是真没想法。这丫头其实还是个孩子,12岁的小姑娘,营养不良都没长开,除非某些“绅士”,一般人怎么可能对这种小孩子有兴趣?当然,天佑自己也还是个孩子的躯体,但人家灵魂成熟啊。而且其实从地球上那会开始,天佑的取向就是偏成熟风的。对女性,他看中身材多过脸蛋。假如天使和魔鬼一起站在天佑面前任他挑选,他一定会选魔鬼而不是天使,因为魔鬼的身材比天使好。

  所以说,柒小妹虽然能看的出来是个美人胚子,但如今这干巴巴的小身板天佑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再说就算真有兴趣,也不能对各12岁的小丫头下手不是?

  这边天佑正心里吐槽呢,背后却忽然一热。柒小妹那丫头竟然贴了上来,好在是后背对后背,还不至于太尴尬,不然天佑真要蹦起来了。

  还好,柒小妹毕竟是神洲大陆本土居民,行为认知没有地球上那么开放,虽然主动把后背贴了上来,却也就止步于此了,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而且很快天佑还听到了小丫头发出的微弱鼾声,看来是真的睡着了。

  转身看了看火光映照下的小姑娘,天佑想了想还是把自己身上的狼皮大披风掀开了一半帮她盖上,然后又躺下睡了过去。不是天佑想占便宜,而是怕这丫头再出点什么事情。毕竟早上刚死过一次,这才活过来不到一天时间,怎么着也得按大病初愈的待遇对待吧?

  这几天实在是有些体力透支的天佑早上是被玉蝉道人叫醒的,不过此时时间尚早,天都还没亮起来。玉蝉道人叫醒天佑也不是单纯的叫他起床,而是有事情要说。

  两人走出营地,拉开一定距离之后玉蝉道人才问道:“那个柒小妹是怎么回事?”

  天佑皱眉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想着回去找仙长们问问呢。既然你问到了,我正好想请教一下。当时我是按着《炼尸诀》来的,可刚刚完成了灵气融合,没来及引导她就自己醒了,搞得我到现在都不确定她这到底是复活了还是诈尸。”

  玉蝉道人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然后才道:“你炼尸失败了?”

  天佑一听反而更诧异了,于是开始反问。一番交流下来才搞清楚来龙去脉。原本昨天玉蝉道人看到天佑运起炼尸诀就明白了他要把柒小妹炼成僵尸,毕竟柒小妹是被尸王所杀,一身尸毒傻子也知道肯定会尸变的。只是出于共同战斗的道义,玉蝉道人最后提点了天佑一句。

  之后天佑炼尸失败,柒小妹意外醒转。玉蝉道人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柒小妹已经恢复如初,还以为是天佑听进去了自己的劝告,用什么东西救下了柒小妹一命。毕竟天佑自报家门的时候说了他是振远上仙的记名弟子,而振远上仙可是紫霄宫的土豪,天佑能从他那儿捞着一些保命的东西倒也不奇怪。

  正因为这样的误会,所以玉蝉道人其实根本没注意柒小妹的情况。他早上把天佑喊出来是因为两人睡在一起的问题。昨夜玉蝉道人并未睡下,而是盘腿坐在那里运转了一夜的养身诀。这玩意是恢复伤势的最好办法,虽然速度慢,但不会留下什么隐患。最重要的是可以用来代替睡觉,休息养伤两不耽误。

  不过,因为修炼过程中有些口渴,玉蝉道人就去火堆边喝了一些天佑烧好的清水,结果就看到了天佑和柒小妹居然盖着一张狼皮披风睡在一起的样子。

  尽管知道村民八成不会说什么,但做为长辈,玉蝉道人还是觉的这样不好,所以早上特意第一个起来把天佑给叫走了,免得村民起来之后看到。

  搞清楚了玉蝉道人原来在纠结这个事情,天佑连忙解释是柒小妹自己靠上来的,他只是看她死而复生,担心再出什么问题,这才给她盖上狼皮,实在是没有多想。

  玉蝉道人也就是提点一下,并没打算深究,毕竟他们是仙门,又不是佛门,就算真要结个道侣,同门还要来祝贺呢,也没那么多忌讳。只不过天佑年纪太小,玉蝉道人出于长辈的自我界定觉的还是应该提醒一下他。

  既然说开了,玉蝉道人也不再关注此事,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天佑刚刚提到的炼尸问题上。

  “所以说你当时运转了炼尸诀,但结果却只完成了第一步她就醒了?”

  天佑一边回忆一边说:“其实我连第一步是否完成了都不确定。当时我的灵气与尸气结合,然后行成了一种新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反正和炼尸诀所说的那种灵气完全不同。这种奇怪的东西迅速填满了柒小妹的整个驱壳,连一丝缝隙也没剩下,我现在也是看不到她体内的任何穴窍,根本无从判断她的状况。”

  “怎么会这样呢?你这情况还真是闻所未闻。”玉蝉道人显然也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情,比天佑还要疑惑。

  天佑又补充道:“但是我现在根本搞不清她是人还是尸,昨夜我其实偷偷又检查过一遍,她的体内有尸气,而且极为浓郁。可她如今却是面色白里透红,身体柔体有弹性,体温甚至比我还高一点。这都和僵尸的特增不符啊。”

  “那你有看她的牙吗?”

  “这倒是没注意,要不一会我去找个借口检查一下?”

  玉蝉道人想了半天还是点了下头。“也好,总要搞清楚她是个什么情况啊。万一真的变成了某种特异的僵尸,那还是尽早处理为好。”

  “处理?”

  “就是让你收在身边做为战力使用,不然你以为要怎么办?难道真的要铁血无情除魔卫道吗?”

  紫霄宫的修士在这方面还算比较开明的,对妖魔鬼怪不会放任不管,但一般都会安排个出路,只有实在不服管教或是没有灵智无法控制的才会考虑灭杀。当然,天佑怀疑这种看似胸怀宽大的原因只是因为大家想要多收几个战宠而已。

  商定计划之后两人重新回到营地,这边已经有人陆续醒来。柒小妹此时正坐在铺盖上发呆,似乎是刚刚醒来还有些迷糊的样子。看到天佑走来,柒小妹立刻清醒了过来,一下站了起来。

  “天佑。”

  “嗯。昨晚睡得好吗?”

  听到天佑的问题柒小妹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小声回答道:“嗯,挺好的。”

  “那就好。”天佑示意了一下玉蝉道人,“我和玉蝉仙长商量过了,觉的你昨天的伤势特别严重,可能已经伤及五脏六腑,所以最好还是趁早做个全面一些的检查,也好确认你的情况及时救治。”

  一听自己可能还会死,柒小妹也是有些紧张,立刻询问要如何检查。

  “其实也简单,你先跟我们来这边,我们帮你检查。”玉蝉道人说着便引领柒小妹到了营地边缘,而且故意找了一棵大树绕到了其后面。

  招呼柒小妹在这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玉蝉道人便开始装模作样的给柒小妹检查,当然其实他是在查柒小妹现在到底是人是尸。

  检查的最主要方法当然就是诊脉,这个所有人都知道,所以柒小妹也没有丝毫怀疑,主动伸出手让玉蝉道人诊断。玉蝉道人很认真的将手指搭在柒小妹手腕脉门上,接着闭目感应了起来。

  天佑一直在旁边紧张的看着玉蝉道人,因为他也想知道柒小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过玉蝉道人检查了半天之后再睁开眼睛却没有给他暗号,反而直接说道:“天佑你也来试试,正好考校一下你的医术。要知道这医术也是我仙门一脉,了解人体才能更好的开发你的身体。好了,现在你来试试柒小妹的脉搏。”

  天佑趁柒小妹没看向自己的时候拼命给玉蝉道人使眼色,询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但玉蝉道人却是偷偷示意他先来诊脉。

  带着一肚子疑问,天佑最后还是过去试着感觉了一下柒小妹的脉门。

  紫霄宫确实有教医术,而且修士们因为修行的需要也确实需要这方面知识,因此几乎每个紫霄宫出来的修士都可以算是个技术不错的大夫。天佑在这方面学的还不多,对诊脉也没什么经验,不过玉蝉道人让他来诊脉,他也就只能先试一下再说了。

  还别说,这一捏住柒小妹的脉门,天佑立刻就知道玉蝉道人为什么让他来诊这个脉了。

  刚刚天佑诊脉时找了好久才找到柒小妹的脉门位置,然而真等感受到柒小妹的脉搏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一开始找不到脉门的原因。不是他自己学艺不精,而是因为柒小妹的脉搏好半天才有一下,速度慢的惊人,以至于他之前好几次摸过了正确的位置,却因为感受不到脉搏的跳动而错过去了。

  仔细感应并记数之后天佑才发现,柒小妹的心跳速度大概也就只有每分钟十下不到。这么慢的心跳,就算原本是活人,现在也差不多该死了。然而事实上柒小妹一直活得好好地,完全看不出心脏快要停跳的趋势。

  这么慢的脉搏,就算是个刚学了两三天医术的学徒也知道有问题了,何况是天佑呢。

  看天佑那拧眉的样子,柒小妹立刻紧张的问:“是有什么问题吗?难道真的伤到了我的五脏六腑?”

  “没没没,没有。”天佑连忙解释道:“是我学艺不精,摸不出你的脉搏有什么问题。”

  “哦,原来是这样啊。”

  玉蝉道人这个时候忽然又说道:“来,你张开嘴,让我们看看舌苔。”

  柒小妹毫不怀疑的张开了嘴巴,并且主动伸长了舌头让天佑和玉蝉道人检查,但她不知道的是,天佑和玉蝉道人要看的其实不是她的舌头,而是她的牙。

  僵尸尸变之后牙齿和指甲都会越来越长,玉蝉道人和天佑要看的就是柒小妹的牙齿和指甲。

  这次比诊脉还要简单,玉蝉道人和天佑同时发现了柒小妹口中四颗明显高出其他牙齿一截的犬牙。这四颗对生的犬齿每个人都有,但长短各不相同,然而能长到柒小妹现在这个长度的也就只有僵尸了。

  检查一项项的做下去,天佑和玉蝉道人反而是越来越疑惑,因为柒小妹身上的各种属性明显是既不像人也不像僵尸,或者说她又像人又像僵尸。这么奇葩的情况连玉蝉道人一时之间都有些吃不准了。但可以肯定,柒小妹现在已经不能算人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