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三百二十九章 修炼与失控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炼骨期会有多痛苦想再多也是无用,资金到手,天佑很快便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锻造装备与建设家园之上,当然每日修行也不会忘记。

  搞定了绝味斋的交易内容,天佑难得早上稍稍睡了个懒觉,起床之后照例先去检查柒小妹的情况。

  这丫头已经在房中躺了七天了,依然还是下不了床,不过月影的方法已经被证实确实有效,因为现如今的柒小妹虽然还是不能下床,却也不再是只能在床上挺尸了。现在她的手指、眼皮与嘴唇都已经恢复了活动能力,只是运动幅度很小,也不能自如控制。但有进步就说明方向正确,这就让他和柒小妹都安心了不少。

  再次踏入专为柒小妹准备的房间。这里其实本来是天佑的练功房来着,就是天佑卧房里面的那间单间。这房间因为原本是练功房,所以需要安静,没有留窗户。倒是正好适合柒小妹这个菜鸟僵尸。不过柒小妹本身也不怕阳光倒是真的,到达紫霄宫之前她可是晒了不少天太阳,也没见有什么影响来着。

  “感觉如何了?今天有什么进步吗?”刚一进屋天佑就询问起了柒小妹的状况,倒也不担心打搅她睡眠。反正天天躺在床上,这丫头想睡有的是时候睡觉。

  原本只是随口一问,也没想着能得到回应,但天佑刚一问完,忽然听到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床上传来。“哇……哦……呜喔……”

  “你能发声了?”突然听到声音的天佑还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惊喜的走到了床边。没想到惊喜还不止于此,柒小妹竟然在看到天佑之后轻微的点了下头,还将脑袋略微侧过来了一些。虽然只是很小幅度的运动,但已经是可以进行有目的的操控了。这就是巨大进步。“你身上还有哪里恢复活动了?只有脖子吗?”

  柒小妹在天佑问完之后忽然又动了动手臂。胳膊还是抬不起来,但可以轻微的转动,手掌以经可以抬离床板,并且能自如的活动手指了。还有双腿也是差不多,能调整脚踝的方向,可是腿抬不起来。这个进步幅度可谓是相当之大。

  惊喜的夸赞了一番柒小妹的努力成功,天佑这才开始探手检查柒小妹体内的状况。当然,主要是月影在检查,天佑不过是提供一个媒介。

  因为每天都要检查不止一次,所以这个事情他和月影都已经极为熟练。探入柒小妹体内的灵力准确的找到了柒小妹体内的灵气聚合点,这里原本纷乱的流星状灵气如今已经聚集成了一团闪耀的漩涡,但漩涡依然是千疮百孔,且并未完全聚拢成型。其实这些气旋只要凝聚在一起就会开始结丹,而只要结丹完成,柒小妹也就算是个仙门修士了。只不过她恐怕是神洲大陆历史上唯一的一个以僵尸之体修炼仙门术法的修士了。

  检查完旋转的气旋,天佑又开始检查柒小妹体内各个主要大穴的状况,确认所有穴点都已经出现了贯通现象后他才逐渐收回了灵力切断与柒小妹之间的联系。

  “啊……”柒小妹有些着急的出声询问,但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只能弄出这种无意义的单音。

  天佑倒是知道她想问什么,直接开口解释:“我刚刚看过了,不知为什么你体内的灵气聚合速度比昨日快了许多,大概这就是你恢复速度加快的原因吧。”

  天佑这边刚说完,月影忽然就从他身上脱离了出来。反正柒小妹也已经知道了月影的存在,这几日倒是也不用再躲着她了。

  分离出来的月影对柒小妹和天佑说道:“刚刚我也感觉了一下,这个增加的速度确实很快,我怀疑可能与我们昨日修建洞天福地有关。”

  天佑有些诧异的问道:“我们不是只添加了几样基础结构,连法阵都还未雕刻上去吗?这样也会有提升效果吗?”

  “不是因为洞天福地有所提升,而是因为我们的改造工作。”月影提醒道:“昨日我们为了完成那些工作,可是一天都在进进出出,根本就没遮掩过洞天福地的入口啊!”

  月影这么一说天佑突然就反应过来了。如今的洞天福地还需要材料才能完成建设,目前也只能提供一些逸散的灵气帮助天佑修炼,但即便如此,那也是了不得的助力了,对修行的帮助绝对是巨大的。不过,平日里天佑都是只在修行时会进入洞天福地中一段时间,不用的时候那处位于地面上的入口都是被几吨重的石板遮盖住的。这也就造成了灵气堵塞,不能扩散到整个洞府之中。而这也确实是天佑希望的。否则岂不是只要有外人来他的洞府,立刻就会发现这里的灵气浓度不同寻常?

  不过昨日因为洞天福地的建造材料又集齐了一部分,有一个新的部分已经可以先行完成了,所以月影就和天佑一起对这个部分进行了建造,而因为建造过程需要来来回回的进出地下出入口,所以天佑为了方便干脆就一直没有再盖上那道石板。

  天佑的这一决定最终带来的结果就是洞府内也很快积蓄了大量的逸散灵气,致使柒小妹也得到了灵气的帮助,所以才会提升这么明显。

  原本天佑是没想到这茬,现在经过月影一提醒也是反应过来了。“这么说来,这洞天福地岂不是对小妹也有用?”

  “当然。洞天福地产生的是灵气,这天地之间有哪个种族敢说自己完全用不上的?”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直接把她抬进洞里去啊?”

  月影考虑了一下道:“之前我倒是想过此时,只是因为她的状况本就是因为灵气吸收过多导致的魂体无法协调,所以就一直未提出来。但既然在主动修炼的情况下高灵气环境有助与加快恢复速度,那倒是不妨在她修炼《紫霄心法》时将她抬进去,但一旦修炼停止,还是应该尽快抬出来。”

  月影说的这个天佑倒是理解。僵尸之体会没有尽头的不断吞噬灵气,柒小妹的灵魂却只能靠她自己主动运转《紫霄心法》才能得到强化。可是僵尸之体可以每天日月不停的吸纳灵气,而柒小妹的灵魂却不能时时刻刻运转《紫霄心法》。所以,为了让她的灵魂成长速度能跟得上僵尸之体的成长速度,就只能在她主动修炼的时候将其送到洞天福地中,平时不修炼的时候放进去反而会拉大肉身与灵魂的等级差距使病情恶化。

  “小妹你也听到了,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送你进入洞天福地中修炼可好?你要同意就眨眨眼睛。”

  躺在床上的柒小妹立刻眨了眨眼。

  天佑点头道:“行,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送你下去。正好我也需要晨练了。”

  讲定之后天佑先去了藏着洞天福地的那个练功房,地面上巨大的石板封着洞口,一般人即便知道也绝打不开这块盖板。就算这东西已经被加工过,较之刚被发现之时已然轻了许多,但依然组有数吨重,换个人还真打不开这东西。

  不过,对一般人来说虽然是无法撼动的重量,可对现如今的天佑来说却是一只手就能掀起来的重量。虽然这样做也很费劲,但他毕竟只用了一只手,而且是真的可以掀起来。

  说起来自打喝完大补汤后跨入了炼骨期,天佑的实力增长速度是越来越快了。不过,实力增长还算好事,并不值得担心,但有些问题却一直在困扰着他。

  这困扰之一就是天佑的力量增长情况。

  按说修士们修炼的功法都是用来强化灵魂的,其中《紫霄心法》更是个中翘楚,应当是专门针对灵魂进行强化才是,至于对肉身的强化那只能算是一种副作用。可天佑却偏偏不是这样。他的肉身强度居然也在跟着灵魂同步强化,甚至于肉身的强化速度还略高于了灵魂强度。

  之前炼脏期的时候天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有些强的不正常,当时还曾为了锻炼体术专门自制了一批极其夸张的训练器材,可如今不过半个多月时间,这些器材就已经明显不堪使用了。倒不是用坏了,而是感觉太轻,根本起不到锻炼效果了。

  就拿天佑洞府门口的那个传送阵盘来说。原本这东西他挪动起来还极为吃力,需要使出全身力气才能勉强扛起来一点,可如今却是好像提个煤气罐一样稍一发力就能扛起来飞奔。还有就是眼前这块用来掩盖地下洞天福地的石台,原本是需要用绳索滑轮辅助才能开启的,现如今却是可以单手开合了。这进步速度实在是有些吓死人。如果按照地球上的标准,天佑如今的身体素质早就已经是非人类的标准了。

  要说这身体变的强壮结实还算是好事,那另外一件就真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之前就有很多人告诉过天佑,进入炼骨期之后会出现全身疼痛的情况,他也知道这是因为骨骼强化增长带来的副作用,并且他也做好了承受这一切的准备。再说实在不行,门派中还有专门用来应对这一时期的痛苦而研发的镇痛丸,只要每日一颗就能无副作用的解决这一时期的痛苦。除了价格稍微贵点,倒也没什么太大问题。

  但是,就在天佑做好心理准备,准备坦然面对这痛苦的时候,他所担心的疼痛却没有如期而至,倒是最近越来越感觉骨头发痒,尤其是每次修炼完一个时辰之后到两个时辰之间的这段时间尤其严重。他还专门去问过了嬴颖、赵灵韵和白冰雨,得到的答案都是模糊不清的。别人到了这个阶段通常都是立刻开始感觉骨骼酸痛,而且是间歇性发作,疼起来的时候较轻的忍忍就过去了,严重一些的也就是部分区域巨肉抽搐不能动弹而已,实在疼的厉害服用一颗镇痛丸就好。但他现在的问题是全身瘙痒,而且是骨头里面痒,抓也抓不着,挠又挠不到,痒起来却让人几欲发狂。嬴颖她们对此都是毫无办法。

  如果单是这种程度,天佑觉的还能强行忍耐下来,只要撑过炼骨期也就没事了。反正他修为精进神速,想来也用不到太多时间便可跨过这一阶段。可问题是这种麻痒最近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不但面积在增加,麻痒的程度也是越来越严重,有时候一痒起来天佑恨不得拿根棍子把自己敲晕了了事。

  考虑到乱吃药可能造成更坏的结果,天佑又不敢像别人一样服用镇痛丸,毕竟他这又不是疼痛,镇痛丸也未必管用。可偏偏这毛病痒起来要人命不说,每次不发作的时候还完全查不出任何毛病来。天佑之前甚至拜托振远上仙帮忙检查过两次,可每次振远上仙都说他壮得像个妖怪,根本没有任何毛病。

  无奈,天佑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尽快跨过炼骨期看看能不能缓解这种麻烦了。

  收回思想,掀开洞天福地入口的盖板放到一边,天佑又折回房间把柒小妹给抱了过来。

  已经恢复了一些对身体控制的柒小妹已经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样硬邦邦的挺尸了,现在的她身体柔弱无骨,加上天佑力气太大,抱起来真感觉手里就抄着一根面条,软塌塌的还没啥重量。不过想想天佑几吨重的石板都能单手掀起来,柒小妹这明显百斤不到的丁点重量可不就是根面条吗?

  为了修行方便,藏在练功房下面的洞天福地中已经被放入了不少的生活用品,例如床榻和座椅之类,不过此地还在建设中,杂物也是不少,尤其是最初发现是的那些尸体,至今还没找到处理方法,全都堆在入口侧面的那处小厅中用床单盖着。好在都是不知道几千几百年前的干尸,早没了异味,只要看不见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前提是你得对鬼怪、尸体之类的东西不感到害怕才行。

  天佑反正是不怕这些。现在怀里就抱着个将尸,身后还跟着俩妖怪,兜里还揣着一个,他要能在意这些当初也就过不了入门考核了。

  将柒小妹放在了未完成的洞天福地中那张原本是给自己用的床榻上,天佑自己则又跑出了洞外。先将洞府大门关上,然后让嘲风从外面挂上大铁锁,再把一块写着“有事外出”的木牌挂在门环上,接着天佑去自己卧室打开窗户,让嘲风缩小了身形从窗口飞进来,营造出一种人不在家,门是从外面锁上的假象。

  这个办法是天佑无意间想到的,而且已经证明过,确实非常有效。中间有几次天佑偷偷用这个方法修炼,外面来了人找他都以为他不在家,连门都没敲就直接回去了。

  轻车熟路的再次伪造出出门的假象,天佑关好窗口,这才带着嘲风回到练功房。钻入洞天福地后还不忘把上面的盖板挪回来压住洞口,这样外面就算有人闯入,一时半刻也绝对找不到他们。

  伪装工作完成后天佑这才放心的坐在蒲团上开始运转《紫霄心法》,而他的三只妖宠也是在周围各自找了个位置开始吞云吐雾。这不是它们在抽烟,而是一种修炼方式。当然妖物一般是不会使用此种方法的,因为这是一种将妖丹直接逼出体外修炼的方式,只有在灵气极为浓郁的地方才能使用,且运功时自身防御几乎为零,极易遭到偷袭。一般只有在特别安全的地方妖物才敢这样修炼。

  当然,有缺点就有优点,不然妖物们也不会保留这种修炼方式了。这个方式的优点就是修行速度极快,而且难度很低,万一出了问题还能直接在体外解决,最糟的情况也不过是修为受损,重新练过就好,不像修士们的修炼方法一旦走火入魔弄不好就是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一人三妖外加一个半人半僵尸的柒小妹,这个小团体人数不多,组成倒是够乱。大家完全进入修炼模式之后全都安静了下来,仅有极微弱的心跳声在洞天福地中回荡,而伴随着这心跳声,天佑不知道的是,他的背后一圈圈离散的金色灵气正在缓缓溢出体外,然后在他的背后逐渐聚拢成一条盘卷在一起的神龙形象。

  因为洞天福地内的众人都在修炼中,没有人睁眼,所以这一奇景也一直没有被发现,直到天佑感觉精神有些疲累,知道修炼极限到了开始缓缓收功,身后那金色的神龙也自然而然的开始消散,然后重新化为气雾融入天佑体内消失不见。当天佑再次睁开眼睛时,一切都已经恢复正常,不同的是他的修为又一次出现了跳跃式增长。

  说实话,修炼速度快是好事,可快成他这样,也确实是让人不免有所担心。

  从接触到修士这个职业开始,天佑就一直听着各种人不断的在各种情况下告诫他,修行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贪多贪快。他也确实没有去贪,可这修行速度慢不下来他也很绝望啊。尽管多丹同修法消耗的精气神和灵气需求都是海量的,可天佑如今的修为晋升速度依然抵得上普通弟子的三倍以上,且速度还在逐渐加快中。这要是再算上多丹同修带来的多枚内丹所蕴含的灵气总量提升,天佑的成长速度差不多已是普通人的二十倍以上。这么快的修行速度,天佑自己都免不了开始担心别是出了什么问题。

  然而再怎么担心也不可能真的停下来不练,再说他还指着尽快度过炼骨期解决这让人发疯的奇痒呢。

  修行结束,看了眼身边妖宠。这些家伙都还在闭目修行。妖物在吸收灵气的速度方面不如人类,但每次持续的时间却可以很长,所以天佑也没叫醒他们,自己一个人爬出了洞天福地,又小心的盖上石板,这才收拾一番来到洞口。

  这洞门虽然锁闭的时候需要借助嘲风从外面挂上锁头才能伪造出人不在家的样子,但开锁的时候就没那么麻烦了。因为用的是挂锁,门环也比较大,所以其实大门在锁闭状态也可以打开一条很宽的缝隙,只是人过不去而已。但只要能伸出一只手,开锁还是没问题的。

  出了大门,这次真的从外面挂好门锁在摆上人不在家的告示牌,然后天佑便直奔功勋殿而去。

  50万的贡献点到账,放在贡献盒里也就是一堆数字而已,天佑现在需要的是尽快将这些贡献点全部花出去,最好是能换来洞天福地需要的那些建筑材料。因为一旦洞天福地彻底完工,他的修行速度还能再快两三倍,当然那样会更让他困扰,不过也能更快的渡过炼骨期。反正现在他是快要被这一阵阵的奇痒给逼疯了。

  趁着刚修炼完,奇痒还没开始发作的空档,天佑一路飞奔到了功勋殿。他必须在一个时辰之内返回,因为一个时辰之后奇痒就会开始发作,到时候如果是在外面,他的反应恐怕会让人看了热闹,所以为了不丢脸,天佑只能尽量快些回去。

  还好,他来的很是时候。谢必安正要出门就被他堵了个正着。

  “怎么?又来催问任务奖励的事情了?”因为前几日天佑来过几趟,询问任务奖励何时发下来,所以一看到他出现谢长使便以为他又是来问这个的。虽然这个任务是由天妃裁定,但最终的奖励发放还是需要经过功勋殿来发放。

  “不不,我不是来问奖励的事情。”天佑赶紧解释。

  “那是来接任务的?”谢必安略带一些惊讶的问:“上个任务出了那么大事,你难道就不打算休息一阵子?”

  “不不,我不接任务,也不问奖励。事实上我是来发布任务的。我需要几种珍惜材料。您应该知道,我在帮振远上仙试验一些新的冶炼配方,所以……”

  “哦,原来是这样。”谢必安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去找赵全就行了,这点事情他能处理好的。我还有些事情,就不帮你处理了。”

  天佑连忙让到一边,“那谢长使您快去吧,我去找赵全也是一样的。”

  看着谢必安离开,天佑这才转身走上二楼。熟门熟路的走进两侧的办公室转了一圈,结果却没找到赵全人。正要去找其他人打听一下的,没想到他却是从范长使看守的那间带传送门的房间里出来了。

  “天佑师兄?你怎么来了?”一看到天佑,赵全立刻快跑了两步热情的迎了上来。“哦,我知道了,你是来找谢长使的吧?刚刚他说要出去办点事,这会也不知道在不在了。我去帮你看看吧?”

  “不用,我刚上楼前碰到谢长使了。我这次其实是有任务需要发布,想要收购几种少见的材料,还得麻烦师弟帮忙处理一下了。”

  “这种小事交给我就成,师兄你先来这边坐会,我这就帮你写任务布告。”

  本来发布任务应该是去专门的窗口才对,但天佑认识人,自然不用去那边排队,直接由赵全帮着做了记录,写明任务内容是收集材料,然后表明了需要的东西的具体信息和需求数量,再记录下愿意支付的报酬即可。

  前面的项目填写都很快,赵全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写这种布告,很快就全部抄完,但报酬这里却是不得不停下来询问天佑:“师兄你是打算如何支付报酬?”

  “这还有讲究吗?”

  “收东西确实有讲究。例如说有些物品是要对成色进行分类的,针对不同品相成色的东西给出的报酬不同。另外,即使是对成色差异不做关注,收购方式也有讲究。其中一种方式是直接给出交易价格,有人带着东西来,就按提前给出的价格收购。还有一种是给出额外酬劳,只要有人带着足够分量的东西来,先支付约定的酬劳,任务物品则按市场均价收购。”

  “这两者有什么不同吗?”天佑对这个倒是有些想法,但因为不熟悉,所以还是想听听赵全的解释。

  果然,赵全对这方面了解的相对要详细很多。“其实两种方法区别不大,关键要看你需要的东西是否紧俏、难寻,还有你要的急还是不在意时间。如果手中资金不多且对时间要求不紧急的话,最好还是选择用支付酬劳的方式收购。当然这个主要是因为师兄你这次要的东西都很偏门,通常没有什么市场交易,所以最后的收购价格可能会比较低,专门支付酬金有助于提升别人接任务的欲.望,同时你也不用花太多钱。不过如果赶时间急着用,或者是收购的东西本身价值较高,建议还是直接给出收购价较好。”

  “我希望可以尽快得到这些东西,还是直接给出定价吧。不过这些东西的价值我也不是特别清楚,这定价该如何界定呢?”

  “这个好办,我们这里有专门的人负责这个工作。”

  功勋殿因为经常性的涉及一些物资获取之类的任务,所以给物品定价也是常有的事情。为了减少任务双方有关定价的矛盾,所以设有类似物价管理处一样的地方,这里可以专门给物品定价。

  当然,仙门修士需要的东西和普通商品不同,价格差异往往会比较大,有些东西甚至除了使用者完全没人知道具体有什么作用,这就导致定价较为困难。所以,功勋殿采用的定价方式分为好几种。

  第一种简单的就是有据可循的物品,例如说收购灵石或者某种矿石之类的任务,因为交易量大,有很多参考,自然定价就很简单,而且通常不用功勋殿出面交易双发自己就能完成定价。

  真正难搞的是第二种,就是那种一般人不知道干什么用的东西。

  这类东西往往伴随着难以获取和交易量极小的特性,有些东西甚至只出现过一次收购。这样的东西定价就需要综合考量物品的用途、获取难度之类的情况了。

  不过考虑到收购方可能需要保密,不愿意让被人知道自己拿这个东西是要干什么的,所以,按用途定价就不太合适了。那么,最后真正能决定的主要还是获得难度。

  哪怕一件东西可以瞬间让一个普通人成为仙长一级的修士,但只要它的获取难度不高,且你不知道它有这样的功能,那它的定价就会非常低。

  天佑这次发布的任务中求购的物品就属于这一类东西。它们是用来制作洞天福地的材料,就月影掌握的传承知识,似乎除了洞天福地,也就只有人工灵泉需要用到这些东西了。所以说,这玩意的用图极端狭窄,而且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它能做什么。

  既然这些东西功能神秘,没几个人知道,那自然就只能根据获取难度来定价了。不过,这些东西的获取难度其实也不太好定,因为它们的产出非常的没有规律,有可能某条山路边的草丛里就能找到,也有可能长在某只大妖王的巢穴深处。总之毫无规律性,关键看运气。

  果然,负责定价的师兄看到清单也是一阵头疼,问明了一些情况之后只能试探性的给出了建议定价。

  最后的任务布告上会写上功勋殿的建议定价,然后后面加上一条天佑给出的最终定价。当然,天佑给的价格肯定比建议价要高一些,不然肯定没人接任务。

  天佑一共收购了五项物资,总定价为5万贡献点,天佑给出的价格则是5万5千。这个提价比例是赵全的建议,据他说这个提价比例很有吸引力,且不会白话太多贡献点。

  事实上天佑收购的这些东西都是伴生矿,会偶尔混杂在一些仙门修士需要的矿物中,所以天佑的任务其实不是让大家去找这种东西,而是让有这种东西的人主动来找他。毕竟这些东西混在常用矿物中,紫霄宫的修士们身边完全有可能有现成的存在,只是之前他们不知道用图,被丢弃在一边而已。现在天佑写明了这些东西的外观特征,自然会有人发现自己有这种东西,然后拿来找天佑交任务。

  任务发布出去了,但要收到东西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天佑也不可能在这儿等,再说他的麻痒就快要发作了,所以事情办完便匆匆告别了赵全往外跑去。他可不想半路痒起来了满地打滚让人看见。

  不过,越急越容易出事。就因为跑的太快,天佑下楼的时候没注意,正好和一个要上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天佑自己倒还好,一下就站住了,可被撞的那位就惨了,跟个葫芦一样顺着楼梯就滚了下去。那人背后还跟着一票人,这一下就成了滚雪球。从上面跌下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到楼梯下面已经是一堆人了。

  “师兄……师兄你没事吧?”天佑刚要下去看看情况,忽然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了起来,紧跟着又听下面传来骂声:“上面哪个不长眼的赶紧下来,走这么快赶着出殡啊?”

  刚刚还只是觉得耳熟,等走到楼梯中间听到后面这半句话,天佑终于是认出了声音的主人。等下到下面,看到正主,立刻确认了自己的猜测。这果然就是吕正义那家伙的声音。

  “哎呀,这不是楚非凡楚师兄吗?真是不好意思,师弟有些急事,走的快了些,不小心冲撞了师兄,没伤着哪儿吧?”

  “怎么又是你啊?”楚非凡还没来及搭话,吕正义却是先叫了起来。“紫霄宫这么大的地方,你偏偏就非要走到我们面前,还撞倒了楚师兄,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该不会是故意在这儿等着我们的吧?”

  “我哪儿那么多时间等你啊?正主都还没说话呢,麻烦野狗不要乱吠可好?”

  “你说谁野狗呢?”吕正义一听这话立马就炸了,上来就要开打,结果却被楚非凡拉住了。这家伙也是刚从人堆中爬出来。刚刚从楼梯上滚下来,一群人都快摔成一团了。

  “天佑师弟,你就是这么和师兄说话的吗?”楚非凡看到天佑也是恨的牙痒痒,但姬瑶之前警告过他,让他不要招惹天佑,所以楚非凡现在还算克制。他虽然平日里飞扬跋扈惯了,可那是因为有姬瑶撑腰。这姬瑶亲自吩咐的话,他虽也不是每句都听,却也还是要注意一二的。

  天佑虽然不怕楚非凡,但现在他没时间在这儿耽搁,听到楚非凡这话干脆服了个软,再说本来也是他没看路给人撞下来的,按道理说也该给人道歉。

  “楚师兄,刚刚真不是天佑故意,实在是有紧要事情匆忙了些,不慎冲撞了师兄是师弟不对。这里我向师兄陪个不是,还请师兄原谅师弟一次。”

  天佑这话说的客气,周围又是那么多同门看着,最重要的是这里是谢必安的地盘,楚非凡也不敢惹事,只能勉强嗯了一声,用师兄的口气训诫了两句就打算让天佑赶紧离开,省的看着生气。

  只是,楚非凡虽然打算不再追究,吕正义心里却还是不甘心。见天佑要走,却故意挡在了他的前面。

  不想惹事的天佑让了两次,吕正义却总跟着他移动,始终挡着他的去路,无奈天佑只能看着他质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其实刚才天佑想说好狗不挡道来着,但正要开口,身上却是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的瘙痒,吓得他赶紧改口,换了个不那么激烈的用词,想要就此了事。现在他是真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了,身上的瘙痒一旦开始,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内都只会越来越严重,所以他根本不敢再在外面耽搁了。

  可惜,天佑想走,吕正义却是发挥了疯狗本质,咬住人就不放,依然不依不饶的找茬道:“你刚刚和楚师兄道了歉,可你有和我们道歉吗?刚刚可不是只有楚非凡滚下楼梯来着?”

  这话还算正当理由,天佑现在也只能忍了,赶紧回身对楚非凡带来的那帮人道:“真是对不起大家,师弟今日真的是太匆忙了。师弟在此先行向各位道歉,他日再登门请罪,还请各位宽容大量方师弟先去解决要紧之事。”

  吕正义那家伙也不是真笨蛋,这下他也看出来了,天佑这是着急要走,看来是真有要紧事。不过,天佑越是想走,他就越是不能让天佑走,就是要让天佑难过难过。

  “哎呀,我们这么多人,你这就一笔带过啦?要表达诚意,怎么着也得一对一的挨个道歉吧?”

  楚非凡虽然刚刚也想息事宁人,但吕正义毕竟是他的人,既然人家都拜了码头,他这个做老大的自然要给人撑腰。所以现在他也不说吕正义,而是任他施为,他们就站那儿看热闹。

  就这么一会,天佑身上的瘙痒已经开始全面爆发,天佑努力控制着身体,憋得满脸通红,而且脸上的表情也是极为狰狞,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看着非常吓人。

  吕正义看到天佑这表情非但没有害怕,还以为是自己耽搁了天佑的重要事情,终于把他惹毛了,所以这货反而是越来越开心起来。看天佑那表情,他还故意大声喊道:“你那是什么表情?这是要报复我是怎么着?怎么啦?说你两句真面目就漏出来了是吧?”

  反正就是要惹事,吕正义根本不怕天佑发飙,自然是越说越起劲。天佑这边其实却是根本没在听吕正义说了些什么,他现在已经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到了压制那难以忍受的瘙痒上去了,手掌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身上更是青筋根根贲起,把原本白皙的面目撑的异常狰狞起来。

  “哎呀,都是师兄弟,大家有事好商量。”慢了一步的赵全总算在这个时候赶了下来,主要上面楼梯上都是被堵住的人,他也是费了好大劲才挤下来的。

  一把按住天佑因为用力而逐渐抬起的胳膊,他赶紧对吕正义道:“这位师兄,天佑师兄已经道歉了,大家就不要再计较了。一点小事,伤了和气对大家都不好,不如卖我个面子就此算了吧?”

  “卖你面子?你算哪根葱?”吕正义一眼就确定了赵全的身份不过是个杂役,而杂役和正式弟子的差距就像普通弟子和入室弟子一样,或许还要更大一些。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有些人是根本不把杂役放在眼里的,吕正义就是其中之一。

  “我啊……”赵全正要再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压着的手臂上一阵巨力传来,跟着整个人就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起来,越过人群头顶,轰的一声砸进了一排柜台之中。

  一巴掌扫开了赵全的天佑没了束缚,血红的双眼直挺挺的瞪着吕正义,然后突然向前迈了一步,吓得吕正义本能的后退了一步,结果一不小心自己把自己绊了一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是天佑真的那么胆小无用,实在是天佑的样子太吓人了。此时的天佑已经是双目血红一片,原本紧咬着的嘴唇猛然张开,伴随着一声怒吼,竟然从嘴边滴下了不少唾液,而且更恐怖的是天佑口中竟然有真真白色的雾气飘出,那样子就好像马上要喷出火来一般。

  这副样子可是着实吓到了不少人,有反应快的立刻叫道:“快压住他,这位师兄大概是被妖物迷了心智,速去请仙长来处理。”说着就有两名本门弟子冲向了天佑,上来就一把按住了天佑双肩,并且一人一边还捏住了天佑的双臂。

  然而下一秒天佑突然扬天长啸,发出一阵不似人声的吼叫声,跟着双臂猛然发力,呼的一声两边抓着他的人就步了赵全的后尘,一左一右的飞了出去。

  “嗷……”甩开两人的天佑再次怒吼出声,震的大殿都跟着抖了一下,现在就算是再迟钝的人也看出天佑是出了问题了。这一下连吕正义都不敢再废话了。毕竟天佑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个暴力精神病,而这种人是毫无理智可言的,再继续挑衅下去,吕正义很担心天佑会不会真把自己撕吧撕吧当零嘴给吃了。

  “这是怎么回事?”就在众人一片混乱的时候,大殿门口忽然传来一声质问,听着不像口气多么严厉,却瞬间镇住了所有人,让整个大殿都安静了下来。一身白衣的谢必安就这样踏着还在回荡的声音步入了功勋殿的大殿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