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三百四十四章 邪道亡魂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将柒小妹送回洞府后天佑又去帮她准备了大量肉食和新鲜的妖血,这是仙长特别关照的,天佑自然不会怠慢。

  有这些食物和人工灵泉的灵气,柒小妹的成长应该也就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了。不过为了安全期间,天佑还是留下了月影照顾她,至于天佑自己则是很快又回到了尸魂殿,他还需要等着振远上仙帮忙拿到那具骷髅。

  原本以为振远上仙他们不会讨论太长时间,但几个时辰之后天佑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强大修士们的时间观念。

  凡人每日都需睡眠,还有一日三餐限定了作息时间,然而修为高深的修士已经基本可以做到完全辟谷,即便他们平日还是照常用餐,那也不过是习惯而已,忙起来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再去注意饮食问题。至于说睡眠……对修士来说那更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即便是天佑目前的修为,撑个五六天不睡都不会有太大问题,何况振远上仙他们这种级数的呢?

  没有吃饭睡觉这些事情干扰,这帮人一讨论起来就没个终点,天佑在尸魂殿外活活等睡着了也没等到振远上仙他们出来,结果一觉醒来天都亮了。

  “天佑师兄你醒啦?”看到天佑站起来,一个杂役立刻迎了上来。看这位的脸色,显然也是一夜未睡,脸上尽是疲惫。

  天佑应了一声,随后便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惊讶的拿起身上毯子问他:“你帮我盖的?”

  那杂役赶紧摇头。“不不不,这是天妃昨夜看见您睡在大殿外,就把自己的毯子给您盖上了。”

  “天妃?”再次望了眼手中毛毯,果然隐隐还能闻到一丝淡香,随后也将刚刚提起的警觉放松了下来。

  往日的天佑在清源山中养就了一身野兽般的危险直觉,即便是睡着了对周身事物的变化也是极其敏感的。虽说到了这紫霄宫,由于环境相对安全,所以警惕性有所下降,但再怎么也不至于身上被盖了床毯子也毫无知觉才对。不过如果给他盖上毯子的那个人是天妃,这事就另当别论了。一个通灵境的修士,要是做这点小事还会被发现,那才真叫奇怪呢。

  将身上毯子叠好,小心拍去并不存在的灰尘,天佑这才问那杂役:“里面还没结束吗?”

  “天妃和七劫真君出去过一趟又很快回来了,掌门和无锋剑圣一早就走了,其他人都还在里面。”

  “掌门走了?”

  “嗯,许是有什么事情吧。”

  天佑点点头,又问:“我现在可以进去吗?”

  那杂役先是摇头,然后道:“我也不知道,但师兄你的话,或许没问题吧。”

  杂役的意思是连天妃都给天佑盖毯子,他又是振远上仙的记名弟子,加上掌门不在,天妃和振远上仙这一级数的就算老大了,天佑这种时候进去,就算不合适,应该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毕竟他靠山多啊。

  天佑也大概想到了这一层,点点头抱着毯子就走向了大门口。

  养魂殿的大门虽然精致,却毕竟是木头做的,所以开启和关闭时门轴难免会发出很大声音,一时之间里面的目光纷纷投向了门口。天佑站在大门处,看着一堆凌厉的目光锁定着自己,一动都不敢动。虽说知道有人罩着,可这里毕竟聚集了紫霄宫最牛逼的一群人,他也是不得不谨小慎微一些。

  还好,目光在天佑身上梭巡一圈又都收了回去,天佑顿感身上压力一轻,赶紧转身关门,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振远上仙身后打了个招呼,之后又绕去了天妃身边。

  “睡醒了?”

  天佑点头。“多谢天妃的毛毯。”天佑说着双手递上毛毯。

  天妃伸手接过,转手就塞进了袖子里。看那衣袖的大小,里面定然有类似乾坤袋一类的宝贝,不然这么大一床毯子根本不可能塞进去。

  “既然醒了,不妨帮我们看看这个。”天妃收回毛毯后忽然指了下中央的那个亡魂。

  天妃这边话刚说完,对面站着的七劫真君便皱眉道:“我们一群人讨论了一天一夜都没结果,他一个刚入门的弟子能有什么见解?你还不速速离开,免得打搅我们。”

  七劫真君的后半句话显然是对天佑说的,但天妃却是第一时间按住了天佑的肩膀暗示他不要动,而振远上仙这个挂名的师尊也是很仗义的立刻站出来道:“远洋啊,你这话就不对了。我这小徒弟天资聪颖,最是思维开阔。我们这一群老家伙解不开的问题,说不定就需要他这种什么都不懂的新人提供思路也说不定呢?”

  振远上仙在这里资格最老,他晋升大宗主的时候在场这帮人几乎都还是普通弟子的级别,所以他卖资格不称七劫真君的称号直接叫名字,七劫真君照样不敢发飙,换个人这么干他早蹦起来了。无奈,现在这么干的是振远上仙,无论修为、资历、人脉还是战斗力,七劫真君没一样是人家对手,只能一脸恭顺的道歉。

  天佑虽然很感激振远上仙出来站班,但心里却是苦笑。这便宜师尊厉害是够厉害了,就是这人情世故实在是有些不够练达。振远上仙这样当着众人的面把七劫真君数落了一顿是没问题,反正他修为高资历深,没人动的了他。可天佑是新人啊!七劫真君不敢记恨振远上仙,难道还不敢找天佑的麻烦吗?

  天佑就这样活活多出个仇人,心里苦还不能说,因为辩解的话不但不会让七劫真君释怀,反而会扶了振远上仙的面子,到时候两面不讨好反而更倒霉。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天佑也只能装哑巴不出声了,低着头一个劲的装鹌鹑。旁边天妃大概是想到了天佑所想,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不过动作很小,除了还被扶着的天佑,倒是没人注意到。

  这个小插曲之后由驭兽宗的飞廉上人开始解说现在的情况,当然主要是说给天佑听的,在场其他人都已经讨论一天一夜了。

  天佑认真的听着飞廉上人解说,倒是很快明白了他们在讨论什么。说起来这事倒是不复杂,就是眼前这个亡魂,它的战斗力极端彪悍,可自身实力却弱到不行。众人讨论了一天一夜就是在纠结这个矛盾所在,因为如果能解开其中奥妙,说不定可以让紫霄宫的普通弟子也获得同样的能力。

  要知道仙门为了积蓄力量在短时间内快速暴兵,甚至连有损修士修为上限的独丹法都拿了出来,如今眼前就摆着一种可能让普通弟子具备高等修士战斗力的方法,他们又怎能视而不见?再说,这放翻也未必只对低级修士有效,说不定对他们自己也是一种补充加强,这机会就更不能放过了。

  这事情虽然简单,但要搞清楚原因可是一点都不简单。

  首先,这结界中封印的亡魂在被抓获之前确实是战斗力爆表,据说是伤了好几个仙长才抓住的。

  其次,这东西被抓住后就被发现,修为等级根本查不到,但灵魂强度却只相当于人魂期的仙门修士。而根据亡魂的灵魂强度通常高于活人的规则,可以反推出来,这亡魂的修为应该还不到人魂期修为,也就是说放在紫霄宫这也就是个普通弟子的水平,连仙长都算不上。

  再次。眼前这个亡魂不但使用的法术威力奇大,而且几乎全都是顺发。虽然修士的法术是不用持咒的,但引导灵力运作总是要时间的,尤其是大型法术,需要沟通天地,这个过程耗时极长,根本不可能顺发。但眼前这个亡魂偏偏就做到了,更重要的是他在施法过程中还显得轻松无比,不但可以四处躲避别人的攻击,还能保持法术不间断,且外人几乎感觉不出他身上有任何的法术波动。

  一个大型法术施展之前,修士周围聚拢的灵气将是极为可怕的,然而这个亡魂偏偏不一样。他施法之前周围灵气也有变化,但程度很低,感觉只是个一般法术的灵气波动,结果使用出来却是天威一级的力量,这种极端的反差正是振远上仙他们纠结的地方。

  天佑听完了全部的介绍后也开始思考了起来。

  就像振远上仙说的,他入门不久,对修行一途只能说是一知半解,但也正因为他一知半解,所以才不会被既定的认识所束缚。眼前这亡魂显然是跳出了正常格局,所以才会导致振远上仙他们理解不了这家伙是如何做到那种不可能的事情的。但即便知道了这东西跳出了常规范畴,可本身接受过大量修炼知识的振远上仙等人却完全不可能去反思原本体系之外的东西。这就像一个站在窨井盖上的人永远没办法撬开窨井盖去看一眼井底的情况一样,他们要去思考这种问题就需要先打破自己的所有认知体系,这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

  “各位仙长,请问我可以检查一下这只亡魂吗?”光听还是无法完全了解这只亡魂的特征,天佑想实际看看它的构成,这样可能更容易找出它的特别之处。不过考虑到这东西之前曾差点把在场的仙长都给干趴下,天佑也不确定他们是否会允许自己靠近检查。

  很意外的,听到这个要求之后飞廉上人却是立刻道:“没关系,这东西自身修为极低,被抓住之后不知为何好像也失去了之前的战斗能力,你大可放心检查。我们立起这道结界也不过是以防万一而已。”

  天佑听完正要过去,天妃却是忽然拉住他,用拇指在他眉心用力按了一下道:“给你加个保险,好了,现在可保万无一失了。”

  天佑能清楚的感觉到,天妃在自己眉心的轻轻一按其实是给他加了一道保护封印,别的灵体想要夺舍什么的,必须要先撞开这层封印才行,而且就算成功,那入侵的灵体多半也被这封印反击打的支离破碎了。即便是冲进了天佑的识海,估计也只能成为他的补品增加天佑的灵魂力量而已。

  有了这封印,天佑也就无所顾忌了。一步跨过那结界迈入圈内,结界对他并没有任何反应,不过原本一直在漫无目的四处飘荡的灵体立刻就转了过来。原来这结界是看着简陋,其实却是内有玄机,竟然具有单向隔离功能。迈入这里面之后天佑就发现自己好像迈入了一部八边形的电梯之中,周围八个面全都是毛玻璃一样的质感,头顶和脚下也是一样的感觉。而且,从这里根本看不见外面的仙长们,就连灵力波动都被隔绝。只有天佑的灵视能力可以隐隐看到好像雾气一样的人影在墙壁外,而且他发现只能看到修为最高的那几位仙长,大殿内还有几名杂役和弟子在这里却是完全看不见了。

  “天佑你不用担心,这结界只对灵体有效,你若想出来,找一面墙穿过去就是。但千万记着别碰把个顶角位置,那里是阵旗所在,会破坏结界。”

  天佑本来也没什么担心,听到声音后更是安心不少,而且他发现这东西虽然隔绝光线和灵力,对声音却是并无阻隔作用。不过现在天佑也来不及想别的了,因为那亡魂已经朝他扑了过来。

  原本被阻隔在和结界内的亡魂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感觉不到,这结界它又冲不出去,自然只能在里面漫无目的的四处飘荡,但如今天佑进来就等于是送来了一个目标,他自然就有了反应。

  老实说突然看到一只鬼魂朝自己扑过来,天佑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上辈子可没见过这玩意。不过,一来主观上天佑知道这东西伤不了自己,二来眼前这亡魂也不像地球上的影视作品中的鬼魅那般吓人,不过是团白色的没有面目的人形气团而已,倒是并没太大压迫感。

  眼看着那冲过来的鬼魅,天佑立刻一个闪身躲向侧面,鬼魅在空中几乎没有惯性的跟着就是一个直角弯转了过来,没等天佑再次腾挪便已经铺了上来,伸出的一只鬼爪瞬间抓到了天佑本能护在身前的手臂上。

  但是,这一下撞击却是让一人一鬼都愣了一下,因为他们突然同时意识到了自己居然能碰到对方。

  鬼也就是俗称的亡魂,其本身是没有实体的。一般的恶鬼要攻击人也是以幻术诱使人自我伤害,或者直接攻击人的灵魂,再厉害一点就是像这只鬼被抓到之前的样子,用一些法术进行攻击。总之这里面不包括物理攻击。但刚刚这一下攻击却明显发生了实际的碰撞,那本该抓伤天佑灵魂的鬼爪竟然被天佑的手臂挡住了,这可就比较奇怪了。

  结界外,众位仙长对此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因为这结界本身就有压制鬼魅的能力,对方如今的灵魂强度,攻击天佑无异于以卵击石,本来就不该有什么反应才对。唯有天妃表情微微一动。别人不知道,她自己可是清楚的很。她刚刚施加在天佑身上的封印是具有主动防御功能的,因此当那鬼魅攻击天佑的时候封印本该启动才对。当然,这么珍贵的实验材料她也不会损坏,所以封印的反击应该只是简单的将鬼魅大力弹出去而已。

  但是,实际上那鬼魅攻击之后并没有被弹出去,也就是说封印没有启动。

  天妃确定自己的封印是没问题的,因为她并没有切断自己和封印的联系,就算这鬼魅有什么后手,她也可以随时主动介入,加大封印的力量彻底绞碎这恶灵。但,如今封印上传来的信息却是没有遭到攻击。也就是说那只鬼没有碰到这个封印。可她明明看到天佑挡住了攻击,这显然不太正常。

  天妃还在纳闷,天佑却是已经反应了过来。既然他可以碰到这只鬼,而且手臂上传来的力量也说明了对方的力量远不如自己,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手腕一翻,反手扣住那亡魂的手臂,天佑心下立时安稳不少。果然,对方是可以被触摸到的,而能碰到,也就意味着可以揍他。

  鬼这个东西是没有重量的,抓着这只亡魂天佑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的体重,于是他也不用什么格斗技能了,直接像是在抡大锤一样抓着对方的手臂照着地面就是一通猛砸,而那只亡魂就好像个破布袋子一样被扔过来扔过去,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看天佑砸的开心,外面分飞廉上人却是看不下去了,赶紧叫道:“喂喂喂,打服了就行了,再砸就该魂飞魄散了。我们还要研究呢!”

  天佑听到提醒立刻尴尬的停止了自己的暴行,主要是刚刚砸顺手了,没想到这东西这么弱。不过。他这边才刚刚一放松,手下亡魂却是突然就翻脸了。只见这东西突然发出了蛇一样的嘶嘶声,面部雾气猛地一凝,现出一张狰狞的鬼脸,瞬间就从地上挣了起来朝着天佑撞了过去。

  “靠……”猝不及防的天佑被突然出现的鬼脸吓了一跳,本能的就向后躲,结果反而被那亡魂来了个头槌,但天佑只感觉到脑袋上微微一紧,下一秒那亡魂却好像被人踢了一脚一样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咣的一声撞上结界墙壁,然后好像一摊面饼一样趴在结界墙上一点点的滑下地面。

  原本正在思考自己的封印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天妃这时候却是表情一动,刚刚那下撞击她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封印启动了,这样看起来封印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这样更解释不了之前是怎么回事了。

  反应过来的天佑略微有些恼羞成怒,大踏步的走上去一脚踩住那重新回到人形的亡魂腰部,然后一手从后部抓住他的脑袋,灵力强行插入他的魂魄之中对其进行全面扫描。

  灵力刚一接通,天佑立刻就是一愣,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竟然是一张狰狞的俏脸。没错,这是个女鬼,虽然七孔流血的样子看起来挺渗人的,但不得不说,即便如此依然挡不住这是个美女的事实。不过,对方此时的表情却是恨不得生吃了天佑的样子,可惜除了发怒的表情,她什么也做不了就是了。

  仅仅一个恍惚之间天佑便重新稳定心神,灵力继续深入,如丝线一般缠绕、深入那识海之中的亡魂体内。

  “这是……?”随着灵力深入,亡魂的意识也终于呈现在了天佑的面前,然而所见内容却是令天佑瞬间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一般来说接入一个亡魂的识海之后首先看到的应该是对方的感官意识,也就是那个亡魂看到、听到或者感觉到的信息。下一步才是感觉到更深层的东西,例如说魂魄的强度和组成,以及部分记忆之类的东西。

  刚刚随着天佑的灵魂链接探入那亡魂体内,也确实看到了类似实况画面一样的表层意识,然而让天佑头晕目眩的是他看到的不是一个画面,而是多达几百个并行画面,就像是交通监控中心的大屏幕一样,密密麻麻的几百个画面同时展现出来,那一瞬间甚至让天佑有种眩晕到想要呕吐的感觉。

  “你怎么了?”天佑的反常表现外面的仙长们都看到了,天妃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自己也冲进了结界内一把扶住了眼看就要倒下的天佑。

  “没……没事……就是有些头晕!”天佑一边回答天妃一边努力对大脑中的画面进行整理,首先将其边缘化,变成类似眼角余光看到的那种模糊画面一样的感觉。随着注意力移开,那种头晕恶心的感觉瞬间就被解除,天佑也立刻稳定住了自身的情况。

  “你刚刚怎么回事?”天妃还是不放心的问道,天佑的情况谁都看的出来很不正常。

  知道不解释清楚是不可能蒙混过关的,天佑于是反问道:“请问各位仙长,在抓住这只亡魂之后可有人对其进行过灵魂链接?”

  “这倒是没有。”亡魂,尤其是恶魂,其思想往往是混乱与暴虐的状态,简单点说就像是个疯子。对一个正常人,你可以审问甚至逼供,但对一个重度暴力倾向的疯子,没人会想要去了解他的思考内容。至于说修士们,那就更不会去接触这种东西,因为修士们的修炼内容就是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以尽量贴合自然大道。而这种思维混乱的亡魂带来的负面情绪却和修士们的思维完全背道而驰,因而链接亡魂的思维不仅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反而有可能污染自身的精神世界导致修为下降甚至堕入魔道。

  天佑只能算是一只脚刚刚跨入修士的门槛,是个地地道道的初学者,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无所顾忌的去链接一个亡魂的意识,结果还真就让他看到了非同一般的东西。

  “你说你看到了几百个画面?”

  在听完天佑的解释之后,天佑二话不说也链接上了那亡魂的意识海。原本不这么做是因为既没有用,还要担风险,但在直掉有用的前提下,这一点点风险也就不足以阻挡天妃这种大能了。

  “这……”初一接通这种东西天妃也没比天佑好到哪儿去,整个人立刻就是一晃,要不是天佑在旁边扶了一下,这次天妃搞不好就要出丑了。

  “您没事吧?”天佑担心的问道。刚刚那画面接通的瞬间天佑也是差点晕过去,所以知道那感觉有多痛苦。

  “没事。”天妃好歹是通灵境的大能,这点负担还撑得住,眩晕了一下之后赶紧调用全部灵力反向支撑自己的灵台空间,硬生生的抵消了这种不良状态,不过即便如此他也还是感觉到阵阵的恶心,只是已经在可承受范围内了。

  “天妃,你们到底什么情况?”外面的大尊主们也是有些焦急,可也不能都进来查看,结界毕竟也就那么大空间,两人一鬼在里面已经很拥挤了,再进两个人怕是就要人贴人了。

  天妃也是安抚了一下大家,然后才将自己看到的情况大致给众人解说了一下,结果听到这个消息的人也都是震惊不已。

  做为专门依靠召唤兽和各种仆役战斗的驭兽宗大宗主,飞廉上人最先反应过来。“难道说这只亡魂还操纵着数百低等亡魂仆从?”

  修士们想要驱策妖魔为自己战斗,就必需和妖物、魔鬼、亡魂签订灵魂契约,这样才能如臂指使的指挥它们为自己战斗。不过,这种方法通常只用在异族之间,而很少在同族内部发生。就比如说修士们不会和别的修士签订灵魂契约去奴役别人一样,各国的将军肯定也不会用灵魂契约去指挥自己手下的军队。这种行为不但不被接受,还被广泛的认定为邪恶的行为,只要有人对同类做出了这种事情,通常都会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

  和人类以及仙门这边类似,佛门、妖族、魔族、亡魂,大家对同族的统治和管理方式都不会使用灵魂契约来实现,但眼前这只亡魂的识海之中却有着数百个画面,也就是说它不但和同族签订了灵魂契约,而且数量还多达几百之巨。这种情况即便是在亡灵之中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也难怪之前完全没有人往这方面想过。

  就像是打开了一道门,天佑的发现成为了突破口,之前被卡住的众人思维豁然开朗,原本很多想不通的地方都迎刃而解。

  “难怪这恶鬼可以瞬发大范围法术,那恐怕根本就不是法术,而是阵法了吧?”得益于刚刚得到的新信息,振远上仙也终于想通了之前想不通的问题。不过说完之后他却是话锋一转开始夸起了天佑,对众人道:“我就说嘛,此子思维跳脱,总是可以另辟蹊径,查常人所不查。早知真该早些叫来参与讨论才对。”

  “行了行了,知道你徒弟厉害。”一旁丹鼎宗的鸿宝上仙说道:“你就别光顾着炫耀你那徒弟了,快些检查一下这恶魂链接的亡魂位置,将其全部找出来才是正道,否则万一有新的亡魂接管这些亡魂,岂不是又是一场祸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