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三百六十四章 淮阳古道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下午猎到的野味让一场普通的晚餐变成了篝火晚会,就连琅将军也的情绪也明显好了很多。

  琅将军的过度谨慎虽然耽搁了些行程,却也不是全无好处。至少一夜的充分休息让大家因受袭而产生的紧绷情绪得到了很好的纾解,现在大家虽然还是很小心,但至少情绪上已经完全放开。他们从此地到秦国境内大约还要走上十几天时间,不提前调整好心态,这段日子空怕会很难过。不过如今倒是因祸得福,也算是意外解决了这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第二日一早队伍重新上路,速度明显快了起来,不过根据嬴颖的要求,琅将军没有刻意赶路。昨日队伍走的太慢不好,但如果后面一直全速飞奔显然也不是什么好办法。保持合理的行动速度,保证每日天黑之前都有个安全的落脚点才是最合理的安排。

  不知道是因为之前的袭击造成的伤亡过大导致刺客无力发动二次袭击,还是有其他方面的考虑放弃了袭击计划,总之之后的一段路都走的相当顺利。队伍每日清晨赶在日出前生火做饭,天刚蒙蒙亮便抓紧上路,尽量将时间留给晚上,以应对突发状况。宁可下午就提前赶到预定落脚点提前休息都好过天黑了队伍还在野外移动。

  当然,虽然队伍中的多数人都以为这一路走的很平静,可天佑却知道这一路上其实一点都不太平。队伍周围始终有人在窥视队伍的行踪,有两个人半夜踩中了天佑布下的陷阱,留下了一条断腿和满地的血迹,但对方有人接应,在天佑带人赶到之前就把伤员或者尸体转移走了。之后天佑也加大了陷阱的强度,但对方也更为小心了起来,虽然还是屡屡有人中招,却都没能留下俘虏或是尸体,倒是断手、断腿和血迹让天佑捡了一堆。估计这帮刺客中的伤残人员数量这几日正在直线上升。

  事实上除了半夜试图靠近观察,在白天也有刺客在外围游荡,因为琅将军派出的侦骑还曾好对方发生过遭遇,但对方被发现之后并未恋战,所以跟本没打起来。

  对于这些消息琅将军和天佑自然不会隐瞒,都和嬴颖说过。嬴颖的决断是外紧内松,让天佑和琅将军加强戒备,但对内不做过多提醒,免得大家情绪紧张反而影响遇到危险时的反应。

  好在敌人也知道天佑的陷阱和秦军侦骑的厉害,所以每次派出的人都不到,也只敢远远的看两眼就跑,倒也没让其他人感觉出什么不对劲来。

  离开紫霄宫的第18天,队伍终于抵达了淮阳村。西南方向村口外就是淮阳古道,尽头位置是个简陋的小型码头,有渡船来往长江两岸。过了江就是秦国的凤翔镇,只要到了那里就算是安全了。毕竟刺客再怎么嚣张,也不大可能明目张胆的在秦国境内袭击九公主的队伍。和其他那些国家比起来,秦国算是境内治安较好的国家之一,即便是夜神殿那样的跨国杀手组织也不敢在秦地大规模行动。上次追杀嬴颖还是因为她走了清源山这种人迹罕至的无人区,若在有人活动的地方,他们是绝对不敢和秦军硬碰硬的。

  队伍在淮阳村停下,也没有扎营,而是直接住进了专用的驿站。此地虽是中立区,却和秦地差不了多少。村中不少人都是秦军将士,除了平日不穿盔甲之外,可以说他们就是秦军。而且为了方便秦国去往中立区求学的青年才俊,此地还专门建起了规模颇大的驿站,供来往人员歇脚之用。

  上次从秦国去往中立区时天佑他们走了另外一条线路,相对来说路程稍长,但对马队来说反而更快一些。

  这秦国与中立区之间被清源山与太青山两座山脉所阻,中间还有条长江,来往实属不易。所以两地之间主要的通路分成了三条。

  最西边的一条路线是从凤翔镇西北侧的7号边境村下水,然后沿江而下,不到淮阳古道,直接在太青山西侧登岸。之后沿太青山山脚北上,到太青山中段位置再转向东。太青山整体成不规则的8字形,两端位置山高而峰险,但中间这个连接处却是又窄又平,基本不影响马匹通行。唯一的缺点是对秦国人来说路程太长,而且终究需要翻山,对拖运货物的马车来说颇为不便。

  最东面的一条路线也是从凤翔镇下水,但不去对岸,而是沿江而下,穿过整个唐国江段,绕开位于中立区范围内的清源山北段,直到更下游的汉国江段中部才在中立区登陆。这条路线的缺点也是路线长,但因为是走的水路,所以成本较低,且运力巨大,因此几乎占了秦国和中立区物资往来的7成运力。

  天佑他们马上要走的这条淮阳古道就是最中间的一条路线。这条路的优点是近,虽不能算直线,却比另外两条要近得多。但淮阳古道的缺点也更明显,因为它是一条架在山壁上的栈道,最宽处不过刚刚够三人并行,多数位置都只能允许两人错身而过,甚至有些地方就只能一次经过一人。

  这么窄的通路,而且要不断的上上下下,别说马车,就是不带骑手和任何负重的骡马也照样过不去。除了轻装步行的路人之外,也就只有少数生物可以顺畅往来其间。因此除了像天佑他们这样单纯就是送人的队伍,但凡是要运输货物的,一般都不会选择此地。

  当然,对一些专做小本生意的货郎来说,这里却是一条发财的通路。毕竟大宗货物过不去,能随身携带的包裹之类却并不太受限制。

  天佑他们的队伍虽然有不少马车和马匹,但这些东西其实都是淮阳村驿站中的常备物资。今夜他们在村中休整,明天只需要轻装同过淮阳古道即可,等到了对岸,凤翔镇自然有豪华配置的车马队伍迎接嬴颖等人。当然,如果是全队配备灵骑的队伍,不用驿站也是可以轻松同过此地的,毕竟灵骑不用时可以收回带在身上,一般骡马过不去不代表灵骑也过不去。

  虽说这淮阳村其实几乎都是秦人在此驻扎,但天佑却还是在晚饭时和嬴颖他们说了自己的担忧。事实上不止天佑,琅将军也知道淮阳古道过于险峻了一些,但如果不走此地,路程便会拉的更长,敌人反而有更多机会下手。相较之下,倒不如小心一些,快速通过此地来的更为稳妥一些。

  当然,此地靠近秦地,自然有很多方面就要方便许多,例如琅将军连夜派出了两名斥候过江通知了对面接应队伍。那边负责的边境守将直接派出了二十名擅于攀岩的好手,于夜间渡江而来,一大早就先他们一步攀上了栈道两侧的山顶,居高临下的戒备可能存在的埋伏。

  有了这样的安排,大家也就放心很多,何况天佑也不是全无准备。嘲风就在半空之中盘旋,但凡有什么危险,它便可第一时间发现。就算来不及阻止,大叫一声也可以起到预警作用。

  天佑和琅将军准备了一夜,其他人等倒是睡得相当安稳。庞大海那家伙的呼噜声更是震的地板都在颤抖,好在天佑这一夜都没回房间,不然和他挤一间房还不如睡树上呢。

  第二日天明,队伍比平日稍微晚起了一些。毕竟一路上提心吊胆的过来,众人都很疲惫,好容易在房子里睡一夜,自然是特别的香甜。不过嬴颖起来之后其他人也不敢赖床,纷纷爬起来准备上路。

  按计划,队伍在此地会进行分流。队伍中的仆役、丫鬟要在这里多留一日,明日再过江。刺客不会劳师动众袭击他们,分开反到安全一些。而琅将军这边的精兵不必再去顾虑这些仆役、丫鬟的安全,可以集中力量保护嬴颖,自然也让琅将军更有把握一些。同时,队伍人数减少,路上也更方便应对各种突发情况,万一遇到刺客袭击,甚至可以分批撤出战斗。

  一切安排妥当,在驿站用过早饭,队伍终于开始上路。马匹辎重都被留在驿站,所有人都只带一些随身物品,就算有较重的行李也都交给了后面的仆役在明日再运过江去,今日大家都是轻装上阵。

  当然,天佑的装备可是没让仆役们插手,他身上的无忧袋里装着他的全部家当,看起来好像是轻装上阵,其实什么也没拉下。

  “天佑你这一身都是什么啊?”上路的时候庞大海发现天佑又套上了那件老旧的皮甲,由左肩头到右胯位置还斜背着一大捆绳索,腰间更是丁零当啷的挂了一圈从未见过的古怪角铁,也不知都是干什么用的。

  当然,如果换过地球上的登山爱好者,一眼就能看出来,天佑这一身其实都是攀岩装备。在清源山里打猎,天佑可是靠着这一身装备摆脱过无数次妖兽的追杀。那些低阶妖兽虽然比之豺狼虎豹要厉害百倍,但只要它不会飞,碰上那近乎直上直下的山崖也照样懵逼。但有了这些东西,天佑就可以在这些山崖之上闪转腾挪,虽不说如履平地,起码他能上去,而妖兽却上不去。

  天佑没有详细解释,只笑了笑说是“救命的装备”,然后就走到了队伍前面去。

  按照昨晚商量好的队伍安排,走在最前面的是二十名最为精锐的士兵,然后由天佑、柒小妹、庞大海、赵公明组成第二梯队紧跟在后面。白家五姐妹和赵灵韵一起护着嬴颖和吕萌走在队伍中央,后面是同行的其他紫霄宫同门。再往后才是琅将军以及他带着的其他士兵。这样安排的目的是防止万一有刺客追来,可以让士兵殿后堵住对方的追击道路。反正淮阳古道就那么点宽,一个人就能封住整条通路。就算有高手从后掩杀而来,要消灭这群士兵追上嬴颖也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离开驿站,队伍走出淮阳村后便算是上了淮阳古道。初时道路其实还算宽阔,脚下有条石铺成的小道可供通行,两侧山壁虽然陡峭,却还看得出一丝弧度,只是越往前,山体便越靠越紧,脚下道路也在不知觉间变成了山体自然裸露出的岩石。原本生于道边的茅草也逐渐变得稀疏斑驳了起来。

  再往前走,两侧山体开始越收越窄,直至变为仅够两人并行的狭窄山隙。此时脚下的道路已经完全变成了山体岩石,两侧就是近乎垂直而上的山壁。抬头去看,只留下一线天空。

  庞大海感叹:“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线天吗?”

  赵公明走过几次这条路,立刻嘲讽他:“一线天而已,有何可奇怪的,你若见过我大秦边境处的龙牙关,那才叫险绝。”

  庞大海很不服气的和赵公明吵了起来,两个人一路拌嘴而行,倒是让后面人少了些紧张。

  前面天佑却是未受任何影响,提醒了一声柒小妹注意跟紧自己,然后便继续前行。

  越过这最窄的峡口,前面山体便逐渐又向两侧拉开,但脚下的道路却一直是贴着右侧的太青山山壁向前延伸,和左侧的清源山北山起初只有一道裂缝,之后随着两山越分越开,这条裂缝也逐渐增大到足够掉下人去的地步。为此在栈道的外侧位置便竖起了竹子做的围栏,可以起到一定保护作用。

  此时众人脚下还有岩石可做支撑,但随着路线继续往前,脚下岩石便越收越窄,于是前方的道路变成了真正的悬空栈道。整条路都挂在山壁之外,以粗壮圆木插入在山壁上凿出的孔洞之中做为主要支撑点,下方还有用稍细一些的木料制作的斜角支撑,结构就像是那种挂在楼外,用于支撑空调外机的三角架。不同的是这个是木制结构的三角架,而且上面撑着的也不是空调,而是一条铺了木板的栈道。

  因为木料本身的特性,走在这种道路上总感觉脚下像是踩着棉花。随着人的步伐,脚下木板就会忽上忽下的晃动,给人一种随时会掉下去的感觉。走常了的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天佑他们却是走的提心吊胆,生怕一脚踩空就掉下去了。

  随着木制栈道向前延伸,对面的山壁也变得越来越远。脚下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江水,不过那夹在两山之间的缝隙中,江水的流向变得几位古怪。不但满是嶙峋的乱石,还肉眼可见的无数漩涡在下方旋转着。如果有人掉下去,即便水性再好也是无用,因为这纷乱的水流就算是水生水长的鱼儿也能拖入其中在乱石间撞的头破血流,更莫说是会水的人了。

  当然,也正因为这裂隙间的复杂水流导致无人可以从水下潜进来,所以琅将军的防卫重点就放在了山顶上。只有不是有人从山顶故意投下落石之类的东西,敌人再怎么凶猛他们也有办法防范。

  然而天佑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而且越是往前走就越感觉不对劲。他的野兽直觉正在不断的警告他前方有危险,然而天佑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到那危险所在。但,仅仅是稍作犹豫,天佑便还是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这种对危险的直觉已经在清源山中不止一次救过他的命了。

  “停。”天佑举起右手示意队伍停下,前面的斥候也诧异的回头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天佑怎么回事?”白冰雨等人都对天佑极为信任,一看他打出停止的手势立刻拔出武器戒备的望着头顶,但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危险,白冰雨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声。然而,就在白冰雨问过之后,前方栈道却是突然传来咔嚓一声响,整个向下坍塌了下去。走在最前面的几名斥候猝不及防跟着碎木一起跌落下方江水之中,眨眼之间便没了踪影,想要救援都来不及出手。

  “敌袭。”坍塌的栈道只是一个信号,栈桥之下,突然翻出几十号人影。这些人之前就一直挂在栈桥下方,待到栈桥坍塌引起人员慌乱的时候趁机从桥下翻上桥面,然后对着人群便杀了过来。

  不过,这群人原本的计划应该是直接落在嬴颖周围,然后展开屠杀才对。只是因为天佑的呼喊让队伍提前停了下来,所以这些人翻上来的位置就有些靠前,全都聚拢在了天佑他们这一块,而嬴颖和白冰雨等人却还在后面。

  单就刺杀来说,刺客们的行动其实已经失败了,因为他们扑错了目标。但天佑此时却是正好被困在刺客堆中。原本这些人应该是伏击嬴颖的才对,但如今他们要去对付嬴颖就要先把碍事的天佑他们全部杀光。所以,这些人毫不犹豫的就冲着天佑他们举起了手中屠刀。

  “一队二队跟我冲,挡路的全部杀光。”刺客队伍中一人高声叫嚷着,一则是震慑他人,想让天佑他们知难而退,另一则也是顺便发布新命令,毕竟原本的计划可不是这样的。然而……

  喊话之人话音方落,突然便被一只纤巧的小手捏住了面门,然后猛的一下撞向斜侧山壁。只听噗嗤一声,红的白的瞬间喷了一片。

  那刺客首领跳上来后正对着柒小妹,却完全没将这细皮嫩肉的小美人当成什么威胁,只可惜,他搞错了状况。天佑这一队人中,除了实力超群的赵灵韵,最危险的其实就是她了。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再说就算有药死人也用不上不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