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三百六十七章 柒小妹的新武器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当晚,清源村中摆出了长桌宴。每家每户都拿出一些吃食,就在村中大家集会活动的地方摆成一圈,中央堆起巨大的篝火,然后大家围着篝火一起庆祝。

  真本是进山的狩猎队伍有重大收货时才会举行的庆祝活动,但今天因为天佑的回来而破例摆了出来。

  吃食什么的吕萌他们倒是并不怎么在意,只是这样的形式让吕萌觉的很有意思。赵灵韵和柒小妹则是各自反应不同。赵灵韵是从未一次接触过这么多人。虽然门派大会时场面比这要宏大的多,但那时大家并无什么交集,只要看着门派首脑们就好了。像这样一群人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共进晚餐她还真是第一次参加,感觉似乎有些想要融入其中,却又不知道要如何和别人说话的感觉。

  柒小妹这边相对来说就要稍微好些,不过她以前的村子虽然大家对她还算不错,却没有清源村这么热闹。铁岭村是个没落的村子,没有年轻人,整个村子都散发着一种迟暮的气息。和清源村这种充满活力的地方完全不同。

  相比之下庞大海这家伙就要适应的多,在人群中倒是玩的很开心,不像赵灵韵那么拘谨。不过,刚接受了一名村民敬酒的赵灵韵才放下杯子,忽然就感觉到一阵异样的灵力波动,眼光猛地转向身后,却发现是个瘦瘦小小的小姑娘,怀里似乎还抱着个什么东西。再凝神一看,顿时就是一惊,因为那分明是个妖物,周身浓烈的火灵之力都快要溢出来了。她这种灵觉敏锐的自然反应强烈。

  这边赵灵韵尚未决定采取什么行动,天佑却是忽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在小姑娘面前蹲下,轻抚着小姑娘的面颊很是惊喜的问道:“小兔你能下床走动了吗?”

  “嗯。”小兔用力点着头,还努力抬了抬怀中蜷缩着的小火狐。“自从有了火儿,小兔已经好多了。前两月就已经可以自己走路了,只是爹爹说我还要多休息,不让我多走路。”

  天佑闻言点点头道:“你爹说的对,你现在气虚体弱,虽然有它的灵力在护着你,但也要注意保护自己,保证每天下地走一小会就行,其他时间还是尽量卧床为主。”

  天佑当初为小兔抓捕小火狐就是要利用火狐身上的火焰灵气驱散寒毒,这丫头太小,身子骨弱,那些祛毒的药又普遍药性太强,一剂下去不是救人而是杀人了。不过即便火狐的灵气是以温阳为主,但小姑娘毕竟底子若,康复速度依然很缓慢,不能急于一时。

  “唉……要不是看那丫头可怜,那火狐本该是我的!”赵灵韵正看着天佑和小兔说话,忽然听到吕萌的抱怨声,扭头发现这丫头小脸红扑扑的坐在自己身边在那儿发着牢骚。看这样子分明就是酒喝多了,已经开始有点耍酒疯的意思了。

  “你当初要买那只火狐来着?”

  “那可不。当时那火狐刚从山里抓出来,而且一直套着布袋,正是驯养的好时机。可惜现在看它在那女孩怀里睡得香甜,分明是已经认主,就算现在买来也没用了!”

  “你们这种人不都是只顾自己,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吗?”

  赵灵韵的一句话让吕萌立刻扭头看向她,“你说的我们这种人是哪种人?”

  “有钱有势的人。”

  “你被迫害过?”吕萌忽然话锋一转。

  赵灵韵没有回答。

  吕萌继续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无非就是老套的有钱有势之人欺压穷苦百姓的戏码,这种事哪里没发生过呢?但穷苦人就一定都是好人吗?那些乡野无赖,城中游手好闲之人,难道算好人?”

  “那不同。”

  “有何不同?他们不是穷人吗?那我是不是可以据此认为穷人都不是好东西?”吕萌问完之后又换了个口气道:“我大秦与唐国向来不睦,对我们来说那些唐国之人是否都是坏人呢?师姐在修行之路上师妹钦佩无比,但若论这人生阅历,师妹却不愿服输呢。若说看人,师妹自认要胜出师姐许多。每个人都是一卷书,没有翻过之前谁也不能说出它的好坏,紫霄心法放在一堆杂书之间难道便不是至上心法了吗?那些路边的闲书放进清心明月阁难道就能变成盛典?”

  吕萌说完这些也没继续再说,站起来走向了天佑和小兔身边。

  正在和小兔说话的天佑看到吕萌在身边蹲下,没等吕萌说话,先对她道:“赵师姐家里情况比较复杂,九阳真人专门交代过,平日里多关照她一些。你别欺负人家。”

  “喂,她才是师姐吧?我怎么就欺负她了?”

  “赵师姐自幼被九阳真人带上山抚养,修为虽高,人却比较单纯。哪里是你这个鬼灵精的对手。”

  “哼,你就知道欺负我。对了,你打算在清源村呆多久?”

  “天佑哥哥还要走吗?”小兔听到天佑要走,立刻紧张的询问起来。她不想让天佑离开。

  天佑无奈的安慰小兔,“哥哥现在是紫霄宫的弟子了,不能总在外面呆着,小兔要是想我,那就好好养病,将来也去参加紫霄宫甄选,只要能加入紫霄宫就能天天看到我了。”

  “你别乱说。”吕萌打断天佑,“紫霄宫可不是那么好进的。还有,你难道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天佑不解的望着吕萌。

  “看来你是真不知道了。”吕萌摇头告诉天佑:“紫霄宫入门的弟子一旦修为突破出尘境就要外派带各国去游历一段时间的,她就算加入了紫霄宫也未必能天天看到你。”

  “那我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天佑哥哥了?”小兔听着两人对话,嘴巴一瘪突然就哭了起来。

  天佑拍了吕萌一下:“我这哄孩子呢,你捣什么乱啊?去去去,和你的酒去。”

  不知道是不是自带亲和力光环的原因,反正天佑对小孩子和各类有智慧的生物都很有办法,赶走了吕萌之后不一会就把小丫头哄的欢蹦乱跳的离开了。

  重新找到吕萌的时候,这丫头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不是她不够淑女,而是村民自酿的果酒杀伤力太强。这东西入口像果汁,对女人和孩子杀伤力巨大,男人倒是不太感兴趣。不过这东西毕竟是酒,而且度数一点不低,后劲很大。像吕萌这种啥都不懂的,很容易就喝高了。

  幸好队伍里还有个千杯不醉的柒小妹和一个滴酒不沾的赵灵韵,总算不许要天佑去帮忙料理睡相不佳的吕萌,不然那就尴尬了。

  欢庆晚会结束,第二天几乎所有人都一起睡到了快中午才起来,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说天佑和柒小妹就起的很早。

  做为僵尸,柒小妹其实根本不需要睡觉。只不过因为习惯上总觉得天黑了就该躺着,加上天佑也鼓励她保持人类的作息习惯,因此才每天都要睡上一会。不过她毕竟是不需要真的休息的,所以睡眠时间自然很短,一般天不亮就会醒来。

  至于说天佑……他的生物钟向来精确无比,即便到了紫霄宫这段闲散日子变得懒散了一些,却仍然没有养成睡懒觉的习惯。

  大清早起来之后两个人就一起去了索桥边的一处木板房中,这是以前天佑自己搭建的铁匠铺,里面有村民帮着垒起来的熔炉,不过现在除了炉子也就剩下一些工作台了。柴火早被他临走之前送人了,工具也都带去了紫霄宫,现在都在他的洞府里放着。不过天佑身上多少还随身带着一些工具,因此临时启封熔炉做点东西倒也不难。

  “我们这是要做什么?”柒小妹帮着天佑一边忙活一边问他。

  天佑手上工作不停,嘴里解释着:“就是弄点登山工具。明天我们要进山抓火狐,走的可不是翻山的那条路。不给你们做几件工具到时候肯定麻烦。”说到这里天佑忽然想起来什么,转头问柒小妹:“对了,你以后就打算一直用枪吗?”

  柒小妹稍微愣了一下,没想到天佑的话题跳转的这么快,稍微想了一下才开口回答:“我从接触武学开始学的就是枪,一直觉得用着挺顺手的。”

  “那你没试过别的武器吗?”

  柒小妹摇头。“我试过,短兵器都太轻了,我的力气发挥不出来。长兵器里面很多都是异形兵器,总感觉拿起来很奇怪。”

  天佑在脑中想象了一下身段妖娆的柒小妹拿着两柄大铁锤的画面,顿时感觉还是长枪比较靠谱。“那什么,既然如此,我这里倒是有点东西适合你。”

  “给我的东西?”柒小妹很诧异,天佑在清源村的时候又不认识自己,怎么会有给自己的东西。

  “你等会。”天佑放下手上的活转身就出了棚子,然后直奔后面清源山山脚处的一处小小神龛而去。这东西神洲大陆到处都是,一般都是村民搭建起来用于祭祀地方守护神之类神物的地方。外形看起来就像是个放在地上的人工鸟巢,不过材料是石头,而且正面没有门,是完全敞开式的。里面当然也没有供奉的神像,或者说有神像,却不具体。一般都是一跟圆锥形的,好像个短粗的大竹笋一样的石头。有些地方甚至直接找一些长条形的石头插在里面就代表神灵了。总之一般是不会雕刻出神灵的形象的。

  神洲大陆目前的信仰阶段还处于最初级的蒙昧阶段,没有什么太具体的神灵形象,倒是各大派的上仙、大佛们在某一片区域较为出名,被直接当做信仰对象来供奉。像是这种不具名的神龛大多也是因为这种原因,所以才会导致神像没有脸面,只有个虚无的形象。

  天佑当然不是要拜神,他跑到神龛前也没祭拜,而是直接一把抱住了里面的那块石头就给搬了出来。

  清源村这个神龛里面的石像个头一点不小,纯论体积比个大活人还要稍微大那么一点,重量自然不轻。不过天佑的怪力面前这点重量还真起不到什么作用,直接就给抱走了。只不过天佑抱起这玩意之后每一步都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也组建着玩意的分量了。

  “天佑你怎么把神像抱回来啦?”

  天佑去抱神像的时候柒小妹也有跟出来去看,结果发现天佑居然把神龛里供奉的神像给抱了回来,立刻惊讶的问他。

  天佑也不解释,笑着将长满青苔的粗壮石笋往地上一方,然后拿起之前从无忧袋中取出的大铁锤照着石笋顶部就是一锤下去。伴随着一声巨响,整个石笋的外部瞬间就全部崩裂开来,露出了神像本来的面目。

  “这是何物?”柒小妹没见过里面的东西,但本能的知道这不是一般东西。

  天佑摇了摇头,走过去将那依然非常巨大的物体抱了起来,然后往旁边的操作台上一放。咚的一声巨响,感觉土石结构的操作台都有种不堪重负的感觉。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天佑放下手中那乌黑的金属块说道。

  这东西是他某次狩猎过程中无意发现的。因为喜欢冶炼,加上也需要为自己打造一些趁手的兵器,所以每次进山狩猎的时候天佑都会注意着路上遇到的各种矿石。这块巨大的金属锭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发现的。

  其实当初发现的时候一共有两块,除了这块比人还要大的,还有一块人头大小的已经被利用了起来。天佑现在身上带的很多小工具之所以硬度惊人就是因为其中掺了少量这种金属的原因。还有那天佑用来打造破甲箭的超硬合金,其中也有这种金属粉末存在。

  因为天佑对金属矿物的了解也仅限于常见金属,加上穿越后也不可能获得仪器之类的东西帮助,所以天佑对矿产的分辨能力其实极其有限。这块金属最初被发现的时候天佑曾以为它是天然的高纯度钨矿石。但之后的应用中却发现某些属性方面和他所知道的钨并不相同。它的熔点只比铁稍高,跟本就没有金属钨耐高温的特性。而颜色方面,这东西倒是有点像高钛合金,有种乌黑发亮的感觉。不过它的其他特性又不像是钛。

  总之天佑也无法分辨这到底是种什么矿物,只能确定它是一种比重很大的高密度金属,而且硬度惊人,同时具有超高的抗腐蚀特性,几乎不与酸碱溶液发生反应,抗锈蚀能力极为惊人。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东西具有某种类似记忆金属的特性。

  说类似记忆金属,是因为这种材料的特性其实不是记忆金属的特性。

  所谓记忆金属就是说某种具有超强的形态恢复能力的金属,这种金属只可以在熔融状态下被塑形,一旦冷却就会记住自己的形态。当它被外力改变了形状后,只要变形范围不超过屈服上限,那么只要外力消失,金属材料就会逐渐回弹,直至完全恢复到受外力改变之前的形状。

  这种具有自动恢复形状能力的金属材料,就被称为记忆金属,其优点不言而喻。如果汽车的外壳使用这种材料,那么一般的轻微碰撞事故都不用去修理,等几个小时让它自己变回去,然后补个漆就完事了。

  但是,天佑发现的这种材料的记忆性却不是这样。

  这种金属的确也有记忆金属的变形还原能力,但它却还多了一种特性,那就是——再生。当然说再生可能有点夸张,这种能力或许应该叫凝聚或者渗透更为合适一些。

  当两块这种金属被贴合在一起,那么只要经过一段不算长的时间,其中间的缝隙就会消失,就像被焊接过一样。而且,天佑试验过。这种好像伤口愈合一样的特性,只要三天以上,接合位置的强度就会达到其本身强度极限。也就是说三天之后,接缝就已经彻底不存在了。此时两块材料已经完全融合成了一块。

  利用这种特性,加上这金属的强度,用它制作的刀剑跟本就不存在卷刃、崩口之类的情况。还有用这种金属制作的铠甲防具,就算被砍出缺口,只要不是彻底断裂丢失,缺口都会自动的缓慢还原,然后愈合如新。可以说用这种材料制作的铠甲几乎就和一层活着的生物一样,它会“受伤”,但也可以通过“养伤”来恢复。并且这个恢复期只有3天而已。

  可以说这种材料的满足了多数请款下人们对金属材料的所有需求,当然它也有缺陷,例如密度过大导致重量惊人,还有耐高温特性也并不特出,但基于金属本身的特性,也还算够用。

  总之,这是一种非常不错的金属,在发现之后天佑曾在发现地周围大范围的搜索过,可惜除了这一大一小两块金属锭之外就再没发现过其他此类金属的单质或矿石存在。

  不过,虽然这种金属貌似存量不多,但对天佑来说却还算是绰绰有余。毕竟他此前也只是将这种金属做为合金材料在使用,每公斤超硬合金成品的用量还不到1克,就天佑自己那点消耗量,就算那个人头大的金属锭到现在也没用到十分之一,这个大块的他就干脆一直藏在了神龛中。反正一般人也不会无聊到去动随处可见的神龛。

  今天之所以天佑将这块大号的金属整个取了出来,是因为柒小妹此前使用的武器被破坏了,而她又只喜欢使用铁枪。所以天佑今天就打算用这种金属为她专门打造一杆新的长枪。若论硬度,这种金属绝对是出类拔萃的存在,再加上其强悍的自我恢复能力和超高的自重,正好符合柒小妹对兵器的主要需求——一杆足够重,且摔不坏砸不烂的长枪。

  虽说是打算使用这种不明金属来制作长枪,但天佑也不可能全用一种金属。考虑到柒小妹需要的长枪尺寸,如果全部使用这种金属,最后的成品可能会超过五百公斤。就算柒小妹力量足够大,但她自身的体重在那儿摆着。挥舞起一杆半吨重的铁枪,一旦挥空,想收都收不住。所以,为了平衡性考虑,必须要对这根枪进行一定程度的减重。

  将熔炉烧热,柒小妹帮忙拉动风箱,天佑先用这种不明金属的粉末混合铁水铸造出了一根铁棒,在稍微冷却成型后却没有取出来,而是依然放在炉子中维持着这种温度。一方面是为了进行正火处理,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持其可加工性。毕竟这是神洲大陆,天佑手里的工具有限,对这种超硬合金,一旦冷却下来,再想加工可就费大劲了。

  铁棒就绪之后天佑才开始使用不明金属锻造铁枪,首先完成一个枪头,然后分段铸造空心圆管。反正这东西只要压紧之后就会自然愈合,长枪完全可以依靠分段铸造的方式先做成一节一节的,然后再拼接起来。反正三天之后就算拿着探伤机也休想找到接缝在哪儿。

  因为是分段铸造,制作难度明显降低了很多,天佑赶在午饭前便弯成了整套枪身的铸造。

  下一步更简单。将未冷却的铁棒和空心的枪身进行嵌套,趁着两者都还处于高热状态,对其进行简单的休整,使两者能够紧密结合,并且不影响铁芯的进出。

  在天佑制作到一半的时候吕萌他们就找了过来,不过看到天佑在忙也就没打搅他,而是在一旁看着。庞大海这家伙甚至还接替了柒小妹的工作在旁边打起了下手,毕竟这家他就是开铁匠铺的,这些东西小时候都是当玩具玩的,比柒小妹可是熟练多了。

  有庞大海帮忙,天佑的进度立刻加快了不少。很快完成了铁芯和外面的枪管的嵌套工作。下一步就是在铁芯上雕刻灵网和法阵,嵌入导灵阵,最后趁热刷一层牛油上去。高温立刻让牛油燃烧起来,等火焰熄灭,剩下的一层黑色物质便将铁棒表面完全密封,灵阵也被封在了黑色保护层之下。

  将外层不明金属制作的枪身按顺序一截截的套在铁棒外面,最后装上枪头,一杆乌黑发亮彷如钛钢制成的漂亮长枪便就此完成。庞大海跟着他爹打了十多年的铁,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黑的发亮的金属,很是好奇的询问天佑这是什么材料。结果当然是得不到任何答案,因为天佑自己都没搞清楚这是什么。反正他就知道这东西很好用。

  新做出来的铁枪还不算完工,天佑还要用这种特殊金属制作出防滑用的外套层,然后固定在枪身上。这个过程除了防滑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在于调整枪身的重心。

  一杆长枪好不好用,硬度和韧性还是其次,关键要看重心是否设计合适。但具体重心在哪里比较合适其实从来就没个定论,全看使用者的习惯。如果是那种喜欢戳刺动作的武者,枪身的重心就必须要往后移,便于将枪身递出去的时候保持稳定。而如果是那种一挑刺和批砸为主的使用者,那重心自然是靠前更好一些。不过具体怎么分配,还要看个人使用习惯。总之这是个技术活,必须要使用者和锻造师之间不断的协调才有可能达成最佳状态。

  天佑和柒小妹两人不断的调整测试,一直忙到快傍晚时才总算是弯成了最后的调整。

  新完成的长枪结构非常简单,没有神洲大陆流行的繁复花纹雕饰,就是一根直杆上设计了几段压花防滑套而已。要说特别,除了乌黑发亮的表面之外,最特别的地方可能就是枪头部分的结构了。

  神洲大陆的长枪使用的多为菱形枪头,也有干脆做成剑刃形态的设计。但天佑制作的这个枪头却是个带内弧面的三棱锥,而且三面开槽,可劈砍、可戳刺,也可格挡。更重要的是这东西是模仿军用三棱刺设计而成,一旦戳进人体,不管拔不拔出来都没法止血,绝对是彻头彻尾的凶器。

  另外,这根枪头除了造型别致之外,还有个特点就是三条锋刃都不是直线,而是带着锯齿状倒钩。这个倒钩非常的小,不注意甚至看不出锯齿结构。然而这种设计却可以增加切割效果,不但不会增加插入与抽出的阻力,反而会因为锯齿边的作用产生切割效果,进一步增大创面。尤其是命中内脏之后,不做紧急救治基本上不可能有人活下来。

  看着这杆长枪一点一点成型的柒小妹拿到完成品之后显然非常激动,不过比起激动,她对这个奇怪的枪头明显反应更大一些。不过在天佑用一块来自星背犰狳的皮甲给她掩饰过实际伤害效果之后,柒小妹的眼中便再没了疑惑,只剩下激动。

  星背犰狳是一种高阶妖兽,本身没什么攻击性,以防御出众而著称。这东西的背甲制作的皮甲银光闪亮,看着好像金属打造,防御效果甚至超出铁甲,但重量却只有普通皮甲的标准,是体能不好的公子哥们外出游玩时最喜欢的防身用品。一来威武霸气,二来关键时刻真的能救命。

  刚刚天佑和庞大海一起撑住了一小块星背犰狳的皮甲,让柒小妹用新作的长枪在上面轻轻戳了一下。感觉就像是切豆腐,柒小妹惊讶的望着手中长枪仿佛自己滑进了皮甲内部。她只在最初用了一点点力量,之后跟本就是枪头自己钻了进去。更恐怖的是,当她拔出枪头之后,皮甲上竟然留下了一个明晃晃的三角形的窟窿,而且边缘部分跟本对不齐,堵都不知道怎么堵。这要是在人身上戳一下,非流血流到死不可。

  天佑放下做实验用的小块皮甲,然后从自己身上也拔出了一跟三棱刺来,其造型和柒小妹的枪头简直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天佑的这根明显要细很多。毕竟他这个是手持式的,和柒小妹那个装在枪头上的可不一样。

  “你也有一把?”庞大海看到天佑的三棱刺就抢了过去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要不这把送我吧?反正你自己会做,再打一把就是了。”

  天佑直接抢回来丢给庞大海一个白眼。“想要自己准备材料去,我帮你加工,最多不收你手工费就是了。”

  庞大海倒是乐呵呵的答应。“那也行,回去我就准备材料,你也照这个帮我做一把。”

  天佑没再搭理庞大海,而是对柒小妹说:“这把是我防身用的,以前在山里遇到妖兽追击,近身的时候我就冒险用这个给它一下,然后只管一个劲的跑。你猜最后怎么了?”

  “这还用猜,你成功跑掉了呗。”吕萌在旁边搭话,“看你如今活蹦乱跳的,那妖兽肯定是因为伤重没能追上你呗。”

  “不。”天佑摇头:“最后那只妖兽因为失血过多活活流血流死了,我趁它失血过度站不起来的时候回去结果了它,然后把妖丹、兽皮和獠牙都带了回来。可惜当年不懂如何提炼魂珠,白白浪费了好东西!”

  “干嘛不把整个扛回来?”庞大海傻傻的问。

  没等天佑开口吕萌就抢先道:“你傻呀。那妖兽可是流血流死的,那得趟多少血出去?在清源山里带着这么大血腥味到处溜达,你闲死的不够快是怎么着?”

  天佑向吕萌比了个大拇指。“吕萌说得对,山里狩猎,我们一般不会让猎物流太多血。能活捉最好是活捉,非要弄死的话要么找条河,就地放血洗净再带走,不然就干脆用草药封住伤口,总之不能让血腥味漏出来,不然可就麻烦了。”

  几人聊着天,天佑又开始制作起早就计划好的登山工具。主要就是登山钩、自动滑扣还有每人一双钢爪鞋套。

  登山钩是攀爬悬崖时的安全工具,自动滑扣则是索降时用的。本来天佑是可以制作减速器的,但那东西需要专业训练,再说这时间也不够他做那东西,只能给大家制作了滑扣。这东西结构简单不用训练,看两下就会用。缺点是没法调整下降速度,而且想要刹车就只能靠自己用手抓紧绳子吊住自己。好在他们都是修士,不缺力气,这个倒是问题不大。

  最后这个鞋套结构很很简单,就是个套在前半截脚掌上的铁套,下面还有外扩的钉爪,攀岩和走山路时可以死死锁住支撑点。要没有这东西,在山里碰上那些背阴处长满青苔的岩石,别说有坡度,平地都能摔死你。

  这些都属于小工具,一人一套天佑做起来速度飞快。趁着吃完晚饭休息之前的这点时间,天佑给每个人讲解了一下这些东西的用图,甚至于专门用村长家的房顶做了索降训练。由于这些都是修士,脑子灵活,学起来倒是非常快,经过天佑的指导很快就掌握了大概要领。多高明不敢说,至少基本会用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天佑告别了村民,带着实在推脱不掉的大包礼品上路。他的无忧袋是个残次品,一共就只有8格空间,早就被他一身的小零碎塞得满满当当,这些礼品实在是放不进去了。好在村里也没什么值钱东西,大家送的都是各种吃食。天佑计划着一路上先把这些东西消灭干净好减轻负重,不然背着这些东西就别指望能抓到小火狐了。

  “哎!”好容易告别了依依不舍的村民,天佑无奈的看向吕萌:“你那儿还有多余的无忧袋吗?卖我一个吧!”

  “涉及芥子须弥的都是抢手货,无忧袋这种好东西我怎么可能囤货?”吕萌想了想又道:“对了。你若想要,我倒是知道怎么可以弄到,而且不用花钱买。”

  “哪儿?你不会让我去找师尊要吧?”

  “师父才不会免费送你呢。我说的是国运任务。”

  “国运任务?”

  “对,就是国运任务。”吕萌说道:“以前国运任务大家多少都还留着点分寸,可如今各国之间是越来越不择手段了。每年的伤亡人数都在大幅攀升,去年我国就死伤了三十多名青年才俊,配属的士兵更是伤亡八百多人。今年只怕会更为惨烈。到时候如果能找到底对势力中有人带着无忧袋的,你不妨直接抢过来。反正现在大家连互相下杀手都不做掩饰了,抢点东西又算得了什么?”

  天佑想着吕萌所讲缓缓道:“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值得一试啊。”

  “不是值得一试,是真的可行。”吕萌说道:“去年我们这边就有人从唐国的队伍手里抢了把很不错的神兵回来,可惜最后没保住,又被宋国的人抢回去了。今年你若是有意,不如我们俩搭伙。我负责提供情报,告诉你哪些人身上有好东西,然后我们联手伏击他们,抢来的东西我们按人头平分如何?”

  “我说你怎么那么好心帮我想办法,原来在这等着我呢。”天佑嘴上说,心里其实也是有些意动的。“这样,这种事情暂时没办法决定,不过你可以先收集情报,反正也不耽误什么。到时候等任务开始,我们再看情况决定要不要出手。”

  听到这个回答吕萌立刻兴奋道:“一言为定。我保证你不会后悔的。啊,对了。国运任务时除了抢装备,还可以卖人哦。”

  “卖人?”

  “对啊。反正抓住了对方的人之后,杀与不杀全都看我们心情。那么,如果对方肯拿出点好处把人赎回去,……后面不用我说了吧?”

  看着笑的像个小狐狸一样的吕萌,天佑瞪着眼睛惊讶的说道:“什么卖人,你那叫绑架勒索。”

  “你就说你参不参加吧。去年我可是卖了好几个人小赚了一笔呢。”

  “还是那句话,先计划着,具体情况到时再说。一切以任务为第一,别因为一点小便宜吃了大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