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三百九十章 瞒天过海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秦漠是赵国年青一代中最有前途的仙门修士,论个人天赋堪称百年不遇,整个赵国历史上能与之比肩的也不过一掌之数。然而天赋高也要相应资源配合方能成就一代仙圣,只可惜这秦漠却是穷苦人家出身,家中上有父母高堂,下有七八个弟妹,一家子人都指着他这唯一的一个壮劳力养活,无奈只能放弃专心修道,在这赵国王城中谋了个职位,担任太庙守备将军的职务,专门负责保护太庙。

  今日晚间秦漠正在家中打坐练气,忽然听属下来报说太庙中有火光闪动,稍做犹豫之后便还是下令太庙守军全体出动,准备去太庙中看上一看。

  说实话,今日之事换个将军多半就不会走这一遭了。因为秦漠知道,今晚那赵王的侄子赢武会在太庙之中与他那班狐朋狗友一起聚会,之前属下看到的多半就是这些人搞出来的动静。

  寒门出身的秦漠对此人最是看不惯,奈何人家是赵王子侄,又极得赵王宠爱,更有个护崽的亲娘,整个赵国根本就无人敢动他分毫。本来今夜是那赢武在太庙之中值守的日子,按规矩当熄灭火烛藏于暗处,待有人闯入太庙之中再骤然杀出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然而这赢武仗着长辈庇佑,竟然利用这个机会在太庙之中饮宴,实在可恨。但恨也没辙,谁叫人家比自己会投胎呢?

  秦漠气闷的穿戴好衣甲,而后来到太庙附近的守备营中召集属下,待到这些轮值的军士全部集结完毕后秦漠却发现之前他让人去通知的帮手们却是没有出现。

  一名小校跑到秦漠身边拱手问:“将军,弟兄们已经集结好了,我们是现在就攻进去,还是……?”

  “攻什么攻?还不确定是不是真有人入侵呢。对了,再派人去催催,为什么来助阵的修士还没到?”

  “哈啊……”秦漠正说着忽然听到动静,回神就看到一个人打着哈气就走了过来。“大半夜的秦漠你这是要闹哪出啊?”来人也不是一般人,锦袍玉带无不说明此人身份显赫非同一般。

  无奈的秦漠谁也得罪不起,只得微微一拱手,“齐兄勿怪。适才有属下来报,说是太庙中有火光闪耀,似是出了事情。按规矩,再下是职责所在,必须要前往查看一番。”

  “你想去查,自己去就是了,把我们都折腾来干什么?”此时后面又过来几个年轻修士,都是一脸倦容脸色不好的样子。不过这大半夜的被人叫起来,是个人都不会高兴,有脾气也是正常的。秦漠没办法只能一个个的赔不是,最后还是搬出了赵国太庙的守备规定,这才让这帮人安静了下来。

  本来国运任务期间如果太庙有突发状况,按规矩这些青年才俊就是应该一起去查看才对,这是规矩,而且立有文书,众人也不好说什么,最终只能无奈的催促秦漠赶紧大家一起去看看,没事的话好各回各家继续补觉。

  就这样一群人在耽搁了好久之后才终于开始向着太庙靠近,周围的卫兵也是步步缩小包围圈,直到那术法陷阱前才纷纷停步,只有秦漠带着一群修士越过那些陷阱走到了太庙前的台阶下。

  没有立刻上前叫门,众人先是抬眼打量了一番。夜色下的太庙看着还是那样,安安静静看不出丝毫变化,只是不知为什么他们总觉得此地的灵气波动有些奇怪,不过想到太庙之中有诸多禁制,也便没有在意。毕竟阵法多了有些不正常的灵气外泄也属正常。

  观察完外部情况,没发现问题之后秦漠就打算上去叫门了。不过就在他正准备迈步的时候,太庙之中却是突然响起啪的一声瓷器碎裂声,跟着还有呵斥声传来,似是一位中气十足的老人正在含愤怒骂着什么。

  声音响起,外面几位年轻修士都是互相看了看,而后没等他们有什么想法,太庙的木门却是突然轰的一声被撞出一个大洞,一个裹着彩衣的婢女从洞内飞出,摔在太庙外的台阶上,然后一路滚了下来,直到秦漠等人面前方才一动不动的稳定下来。

  一个修士赶紧过去将伏在地上的婢女翻了过来,虽见到面脸是血,但面容却未毁坏,依稀还能认得出来。

  “这不是晋公子最喜欢的那个绿娥吗?怎么……?”

  外面几人满脸疑惑,殿内声音听着不像有人入侵,可这被扔出来的婢子又是怎么回事?

  几人正在纠结,忽然殿内怒吼声再起。这次没有门板阻隔,声音倒是听得真切。

  只听一个老者的声音在怒斥着:“一群孽障。太庙乃是供奉先祖的地方,尔等竟敢在此聚众淫乐。若不是念你等长辈的面子,今日非掌毙了你等。滚,都给老夫滚出去,不然连你们一起杀。”说着门上突然又是咔嚓一声,一个仆役被踢飞了出来翻滚着落在外面人群中。

  随着这声怒吼,大门忽然打开,就见一群纨绔和杂役婢女连滚带爬的争相夺门而出,有人甚至因为下台阶太急而踩空滚了下来。屋内更是飞出一堆碗碟砸中了其中几人。

  外面秦漠等人也不傻,看到这情况也算是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看着那一群掩面而逃的纨绔,这帮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转开头去不看他们,免得日后见面尴尬。毕竟撞破别人丑事对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事。

  此时屋内老者声音再起。“你还愣着干什么?真等我踢你出去吗?”

  声音响过之后却见大门内又窜出一身披白纱的窈窕身影,再仔细看去却发现这女子头顶有尖耳,身后还拖着条大尾巴,竟是一美貌狐妖。不过,此女却不是站着的,而是跪趴在地上,手脚同时着地向前爬行而出,其颈项上还套着一只项圈。项圈上连接着锁链,另一头却被一紧随而出的年轻公子握在手中,好似牵着家犬巡游一般。只是此时那人却是面色惶恐,没有任何意气风发的意思,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太庙。

  秦漠看到这人连忙抱拳行礼,周围的修士也认出了此人。之前那个齐公子压低声音眼含笑意的故意问道:“赢武,你这是……?”

  “哼。”牵着狐女的青年公子没有接话,只是瞪了那齐公子一眼,而后又猛扯了一下狐女脖子上的锁链。狐女反应不及被拽倒在地,眼中泪水萦绕却不敢哭出声来,看的周围一群年轻修士气血上涌,恨不能冲过去夺了那锁链自己将狐女牵回家去好好怜惜一番。然而此刻那公子却未有任何怜悯的意思,反而恶狠狠的骂道:“你个骚狐狸还敢耍心机。你以为你魅惑了他们,他们就敢为你出头吗?看我回去不玩死你。”说完也不管周围人喷火的眼神,拉扯着地上狐女撞开前方挡路的几个人走了出去。

  许是觉的丢人,从太庙中出来的这群人都是低头掩面,匆匆越过外面的人群就跑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廊道外围的黑暗中不见了踪影。秦漠此时才看向之前的齐公子,拱手问道:“各位看这事……”

  那齐公子伸手打断秦漠要说的话,“既然不是外敌入侵,那便没我等什么事了。你且自己处理吧。”说着招呼一声,转身就走,那些修士也都跟着这人很快走的一个不剩。

  说实话,遇到这种狗屁事情秦漠也想扭头就走。可别人能走他却不行。他是太庙守备将军,职责所在,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虽然他没见过刚才发声之人的相貌,但他做为此地的守备将军,却也知道这里有位赵国的先辈修士在里面坐镇,而且已经很多年没有出来走动过了。刚刚那声音不用说就是那坐镇的老者发出的,是他看不下去后辈在这里胡闹将赢武等人赶了出来。

  只是,明知道此时对方必然在气头上,他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台阶中间,然后向着太庙内抱拳行礼并高声问道:“前辈。在下太庙守备将军秦漠,奉命掌管太庙防务。敢问殿内可要叫人来收拾一番?这破损的木门是否要立刻找人换过?”

  这本来是小事,但却不能不问。太庙的意义非同一般,尤其其中还贮藏着金砖,更不可轻慢。只是秦漠问完之后等了一会儿,殿内却无任何回应。有些疑惑的秦漠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又高声问了一遍,结果等了半天还是无人作答。

  这下事情就麻烦了。如果里面的老者有回应,不管是什么内容,哪怕将他斥退都算是有个安排了。只是现在这样他又不好擅作主张,一时之间倒有些进退两难。将所有可能性在心中删选比对了一番,秦漠最终还是下了决定要进去看看情况。“算了,了不起被踢出来。里面的高手毕竟也是赵国人,我这是恪尽职守,想来他就算在气头上也不该对我下杀手才是。”

  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秦漠还是壮着胆子走上了台阶。到了大门前,他先是朝里看了看,只见到满地的狼藉。想想又问了一声,可还是没有应答。无奈,他只能再次喊道:“前辈,我要进来了。”一边提醒着里面的老者,秦漠一边推门而入。

  吱呀……轰……

  被撞过两次的大门竟然直接在秦漠的手中倒了下去。一丈高的大门就这么拍在地上,声音之大聋子都能震醒了。秦漠也是吓得一缩脖子,结果等了半天却没有什么反应。不过等他再去看店内请款却是傻眼了。

  只见大殿右后方一根两人合抱都抱不过来的木柱竟然从中折断,就这么倒在了地上,而顶棚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大洞,地上还散落着一些黑色的砖头。

  “这是……金砖?怎么会在地上?”

  毕竟是守备太庙的将军,秦漠当然是见过金砖的,只是这个位置让他有些不敢确定。不过等他进入太庙内部却是没工夫再去关注金砖了,因为太庙内的样子分明就是经历了一场厮杀,不但柱子断了,房顶斜了一角,连墙壁上也全是窟窿,窗户都掉下来好几面。可这样子与外面看到的分明不一样啊!

  “糟糕!”秦漠突然反应过来,猛的一跺脚,一圈白色气浪翻卷而出,瞬间扫过太庙周围,一些原本被掩藏起来的东西一时之间纷纷显露了出来。太庙之外也是响起一阵骚动,因为原本还好好的太庙突然就变成了千疮百孔的模样。

  一个小校再也忍不住冲进了殿内,看到秦漠立刻紧张的问道:“将军,这……这这……”

  此时秦漠正从一面烛架后拖出一具尸体,翻过来一看,却是刚刚跑出去的纨绔之一。这下不用说了,傻子也该反应过来了,刚刚出去的那些都是伪装的。

  “快,所有人分成两队。”秦漠对那小校命令着:“你亲自带一半人去追刚刚出去的那些人,那都是贼人假扮的。”

  “诺。”小校一抱拳转身就往外跑,招呼着兵士分开,带着其中一部就追了出去。只是对方已经离开这么长时间,他们自己也知道八成是追不上了。

  秦漠此时在殿内已经是快要虚脱了。不是累到或者受伤了,而是吓得。太庙遇袭,死了人,还是有身份的贵胄子弟,更要命的是金砖八成也失窃了。毕竟地上掉着这么多,对方不可能一块没带走。做为守备将军,他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的,差别只是惩处力度不同而已。

  稍微缓了口气,秦漠这才走出太庙,先吩咐人去通知各衙门,最重要的是要报与赵王知道此事,而后命人在太庙周围布下防御,防备再有人趁乱杀个回马枪。他自己则是又招呼了几个属下进入殿内一番搜寻,连一般不允许上去的二楼他都上去了。结果更是不容乐观。

  传说中应该存在的前辈高手并不在其中,上上下下都找遍了,没有这个人。之前离去的纨绔和其侍女、小厮的尸体都被翻了出来,竟然全部死于非命,有两个连心都被掏了。

  不过他这里也不都是坏消息,起码身份最尊贵的那个赢武没死。虽然身上被人插了两刀,发现时已经气若游丝了,但身为王室成员,自然有最好的医疗条件。两枚还神丹下去,总算是暂时止住了流血保住了性命。至于后续的治疗也就不用他来操心了。

  赵国太庙这边鸡飞狗跳,天佑一行人却是已经出了王城危险区,一路翻墙而过,很快摸到了那处院子。之前被安排出去接应的狼兵和白家三个姐妹也都安全返回,同时赵国王城内多处起火,百姓与城防官纷纷提着水龙、水桶、木盆赶往救火,可宫城内却冲出许多士兵四处搜寻捉拿入侵的贼子,一时之间整个王城就像开了锅一样一片兵荒马乱。大人喊、小孩哭、士兵骂,总之是乱作一团。

  “带出来多少?”出城的地道中段休息区中,没有参加太庙内任务的白凝霜问。

  天佑伸手探入内衣口袋中,费了好大劲才从其中抽出了两块金砖,“这玩意太重了,我只拿了两块。”

  庞大海也跟着打开身上缠绕的皮带从其中抽了两块出来。“我这有两块。”

  “我就带了一块。”白冰雨扔下一块。

  “我有一块。”白冰倩也跟着放下一块。

  天佑扭头看向另一边,赵灵韵放下两块,虎妞因为受伤太重所以一块也没带。六名狼兵中有人受伤,还拖累了一人把她带出来,所以只有四人带了金砖,而且只有每人一块。

  这金砖看着不大,长不足7寸,宽3寸半,厚度应该是两寸。按这个体积换算,如果是黄金,这么大一块重量应该在32公斤左右。但实际上天佑拿在手里的感觉却表明了这金砖实际重量应该在110斤以上,也就是说这东西的密度差不多是黄金的两倍。

  刚刚他们这些人看着好像一人就带了一两块出来,可想想这东西一块就能顶个大活人重,能带出一两块,还得爬高下低的躲避敌人追捕,已经说明大家很努力了。这东西但凡能稍微轻点,也不至于这么多人才带出这么几块来。

  不过,就在天佑感觉拿的太少有些可惜的时候,柒小妹却是忽然站了起来,然后在衣服里摸到了什么位置轻轻一拉,紧跟着就听到咚的一声重物落地声,竟然从她的腰间一口气掉下六块金砖来,惊得周围众人眼睛都发直了。

  “你……你怎么带出来的啊?”庞大海惊讶的捡起一块还带着柒小妹体温的金砖掂量了一下,那惊人的分量做不了假,真的是太庙中的金砖。这个大小、这个重量,实心铁块也冒充不来。

  看到这么多金砖,众人虽然疲惫,脸上却都露出了笑容。他们这边一共出动了30人,一趟居然就带回来18块金砖,这个数量不是少,而是太多了。按往年的数据,各国出外抢夺金砖的成果平均下来,大约也就是每10到30人能分到一块金砖。具体数据各国还略有不同,但大致也就是这个范围。而且,这个数字是没有计算帮忙的士兵的。也就是说平均要10到30名修士才能抢回1块金砖。

  若是按这个标准,天佑他们这支队伍哪怕按最高标准10人一块金砖的数量计算,也只需要带回1块金砖就算是达标了。不过现在他们带回来的不是1块,而是18块。这个战绩往年得是一支大型行动队才有希望拿到的战果,然而却被天佑他们如此轻易的拿到手了。如果不是此时此刻金砖就在眼前堆着,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他们能有这种战绩。

  “之前我还担心我们这次出来,九公主那边没了帮手会影响最终的战绩,不过现在有这18块金砖打底,便什么也不用怕了。”

  国运任务不仅仅是各国在互相争夺气运,同时也掺杂着各种私下里的博弈,只是不同的人和不同的势力所争的东西不一样而已。

  像天佑他们这些人属于普通的修士,为本国争取气运的同时更主要的还是在为自身谋取报酬。国运任务中能够做出突出贡献的人,最后都会得到本国国王的丰厚奖励,可以说是一个捞取修炼资源的大好机会。

  而嬴颖作为秦国的未来国君候选人之一,在这国运任务中争取的就是——威望、势力和重视。

  国运任务中本国的修士都会集中在几个领头人的手底下听候调遣,而这些领头人一般都是各国未来的王位继承人。在秦国,除了嬴颖还有她的哥哥嬴亥和弟弟嬴秧同样会组织人手参加国运任务。而到国运任务结束的时候,谁的队伍获得的金砖多,谁就会获得秦王更多的重视。同时,带回金砖多的人自然也会受到百姓的爱戴和达官贵人的重视,这样一来威望和势力就都有了。

  天佑他们这次虽然是独立行动,但依然是嬴颖麾下的人员,自然他们的战绩也是要算在嬴颖的头上。往年这个时候白冰雨都是跟在嬴颖身边,帮她一起抢夺金砖的,今年却被分派来跟着天佑,为此她还很是担心了一阵。不过现在好了,有了这18块金砖打底,哪怕之后他们什么也不做,今年嬴颖的成绩都差不了。何况国运任务这才刚刚开始,他们还有的是时间去做别的事情。

  退一万步说,哪怕他们之后真的什么也不做,他们的成绩也不止是这18块金砖这么简单。别忘了他们之前是为什么要离开唐国的。那些持法者的损失,对唐国的国运任务来说无疑是一记重锤,由此产生的间接受益也会被算到国运任务的战绩中去。

  当然了。尽管实际上每年都要死很多人,但国运任务明面上依然还是一场友谊赛。所以像是天佑他们这种坑掉了人家那么多年轻修士的行为,虽然会有奖励,却不会明着来发,毕竟还要照顾一下别国的面子,免得人家狗急跳墙。况且隐瞒这种杀了别国修士的本国青年才俊,本身也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否则来年人家集中报复,那可就不好玩了。

  “说起来这次还是多亏了遇到这只狐妖,没有她的幻术我们也不能这么容易混出来。”

  庞大海刚说完就被天佑踢了一脚。“你都说了是多亏了人家的幻术才脱身的,还叫人家狐妖?”

  天佑和庞大海的对话让众人的注意力重又聚集到了缩在一边的那名狐女身上。最后天佑他们之所以能安然无恙的通过包围圈,全都是亏了她的幻术所致。

  当时那么多人围在太庙四周,若是真的打起来,天佑他们即便是生出三头六臂来也绝对是被人拍死在墙上的节奏。不过这狐女的幻术确实厉害,不但遮蔽了太庙本身的损毁情况,更是将他们一行人伪装成了被他们干掉的那群纨绔及婢女的样子混了出来。当然,这里面也有天佑的功劳在里面。

  本来狐女只是想要用幻术伪装试上一试,天佑听到了她的计划之后却是根据她的能力重新安排了剧本。先用镇守太庙的老者的声音让外面的人不敢轻易靠近,然后利用对方知道里面纨绔事迹的条件利用幻术伪装脱离。

  如果是平常情况下,这点幻术一个简单的瞳术就能破去,但天佑他们就是利用了当时的情况。外面的人知道里面这些人是什么身份,看到他们之后本能的就会抛开戒心,就算有看破之类的能力也不会这个时候用出来。再说太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侦测和防护类术法的发射平台,正常情况下一切的幻术、隐身等法门在其周围都将被压制,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但偏生天佑在之前的战斗中撞断了殿内的立柱,连带着把守卫大阵的阵法也给弄坏了。

  外面的那些守卫因为知道太庙里有防范幻术的阵法,自然就不会多此一举再去检查天佑他们这群人。哪知道居然碰上了天佑他们这群奇葩,偷个东西搞得跟拆房子一样,连埋在立柱里面的阵图都能给撞坏了。

  就因为这诸多因素共同发力,所以才导致了那群守卫好像睁眼瞎一样,愣是让天佑他们就这么溜了出来。

  不过说来说去,这里面最主要的还是狐女的幻术。没有她的这个能力,天佑就算再怎么急中生智也绝瞒不过那些守卫的耳目。

  “对了,之前情势危急,都还没问姑娘姓名呢?”天佑骂完庞大海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又开始和狐女套近乎。倒不是被美色所迷。他要真有那方面想法,其实身边多得是愿意自荐枕席的姑娘,而且相貌、出身未必就比这狐女差了。天佑这是看上了人家的幻术本领。别的不说,像今天这种情况,一个幻术就顶的上千军万马了。以后也绝对有派上大用场的时候。

  狐女此时身上已经批了一件天佑临时找来的外衣,却是锁在墙角瑟瑟发抖。不是因为寒冷,而是虚弱和疼痛导致的反应。

  这狐女之前显然遭受过很长时间的囚禁,而且被刻意吸干了妖力,以至于最后的幻术完全是压榨生命强行使出来的。但也正因为最后的强行施法,导致这狐女伤了根本,加上之前的伤,如今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全凭一股求生意志在这儿硬撑着。

  本来在那纨绔手中,这狐女早就有了一死了之的想法。但那是因为当时看不到希望,不想再受折磨才会轻生。可如今好容易逃出魔掌,心中有了期盼,她的求生意志便又回来了。而且越是经历过那种绝望的人,此时便越不想死。

  听到天佑问话,狐女反应有些迟钝,哆嗦着看了天佑一眼才缓缓回答:“奴家……奴家小名青玄,因是狐族,所以取姓古月胡,与狐同音。”

  天佑没去纠结姓名,却是注意到胡青玄颤抖的身体。

  “你这是怎么了?”

  “应该是刚刚强行施法伤了根基。”虎妞有些虚弱的说道。毕竟同为妖族,知道的要多一些。

  天佑一边问:“怎不早说?”一边从无忧袋中翻出几个瓶子。这是出来前嬴颖特意塞给他的,都是上好的丹药。以天佑之前的身家是绝对舍不得用这么好的丹药的,不过这次参加国运任务可以免费发放一些药品补给,嬴颖自然是给天佑配了最好的药。

  这边天佑刚拿出药来,虎妞却是叫住了他。“不行的。伤了根基之后身体亏损不能用药,不然只会耗尽元气而死。”

  天佑听的手一哆嗦,差点把药扔出去。赶紧追问:“那要怎么办?”

  “只能食补,今后一段时间多静养,让身体一点点的自己恢复过来,没有什么立竿见影的方法。所以我们妖族一般除非拼命,都不愿轻易冒险伤到自身根基。”

  赵灵韵补充道:“修士其实也一样,伤了根基于以后的修行大不利,所以我们也是尽量避免。”

  “那我们紫霄宫可有什么好办法快速恢复这种伤势?”天佑问道。

  赵灵韵想了想道:“有倒是有,还不止一种。只是……”

  “不好弄是吧?”天佑也知道能解决这种棘手问题的方法八成也简单不了,不然妖族也不会对这种事情束手无策了。

  赵灵韵也没什么卖关子的意思,点头后直接说道:“我知道的方法起码有三种,但有一种你绝无可能办到,所以有些希望的只有两种方法。其一是找一位通灵境的仙长,以大法力帮她重塑经脉,相当于是转世重生一般。此法耗费极大,对仙长的耗损严重,非亲非故,一般的仙长多半是不愿帮忙的。”

  天佑点点头。这个转身重生他是知道的,是一种通用法门,仙门和佛门都会用。不过真的能用的了这一招的人却是不多,而且耗损真的很大,就算是天妃那样的,用完之后多要虚弱一两天才缓的回来。以他们那些人对自身的爱护程度,估计不是骨肉、师徒这样的至亲多半都不会愿意帮忙的。何况胡青玄还是个狐狸精,这就更没指望了。

  “还有一个办法是什么?”

  “升仙池你应该知道吧?”

  天佑点头。“有幸泡过两次。”

  赵灵韵听到天佑说他泡过两次,眼神明显有些异样,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这升仙池中含有大量灵力,可以不断的全方面滋养身体。因灵力是从四面八方全方位渗透进入体内,而且热水有活化身体机能的作用,因此能够保证温和而迅速的恢复身体机能。如果加入药材制成药浴,效果更为出众。只是……”

  “不用说了。”天佑制止了赵灵韵,“升仙池平日里想排个队都难,更别说留给胡青玄这样的非人者使用了。”

  “所以说,方法有,就是你办不到而已。”

  天佑点点头表示明白,而后有突然心血来潮的问道:“对了。你说的最后一种办法是什么呀?就算办不到,听听也是好的啊。”

  赵灵韵愣了一下,而后忽然带着挑衅的笑容缓缓说道:“传说上古时期有件仙佛人三族共管的超神器名为六道轮回,可消一切因果、可断一切尘缘,能逆天改命、再塑前程。不过传说这东西在浩劫之战中自沉进了无限混沌之中,你若是能把它找出来,别说伤了根基,哪怕只剩一缕残魂,都能原地复活立地成圣。”

  “呃……这个就不考虑了,我怕找出来再让人抢了去,还把命搭上了。”天佑说笑着改善了一下气氛,然后从无忧袋中掏出了一枚灵果递给胡青玄。“这是我从师门带出来的灵果,不算是药,多少能补点元气。你先吃了,我们暂时还未脱离危险,之后恐怕都要一路奔逃,你要撑着点啊。”

  胡青玄凄然一笑。“多谢公子关心,青玄撑得住。只是求公子一件事情,还望一定答应。”

  “叫我天佑就行,别公子公子的了,听着别扭。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只要我做得到的。”

  胡青玄点了点头道:“我知公子是个守信的,所以才会求你。其实对公子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嗯,你说,到底什么事?”

  “便是之后逃亡路上,直到追兵放弃或我们分开为止。在此之前,如果公子发现我将被俘,还请公子射杀青玄,不要让我被生擒。我知公子剑法如神,定然是能办到的。”

  突然听到这种要求天佑和在场的人都是一愣,不过天佑很快反应过来,非常郑重的对胡青玄道:“行,我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希望。”

  胡青玄忽然展颜一笑,仿佛冬日阴云中投下的一缕阳光般温暖。“公子请放心,青玄好不容易逃出魔掌,不到万不得已,又怎会轻易放弃呢?”

  天佑点点头,又鼓励了她一番,这才招呼大家准备上路。带着这些金砖,之后的路八成是不会好走的,因为金砖这东西虽然无法直接探测,却会引起一些奇怪的连带效果。有经验的人跟着这些蛛丝马迹就可追查到金砖下落。这也是为什么每年国运任务都要死那么多人的原因之一,概因金砖无法真正意义上的隐藏,只能是强取强夺,所以才会每年都拼死那么多人。

  同样的道理,这地道八成也护不住他们多久,现在停下是为了让大家缓口气,休息好了自然要赶紧跑。只要这批金砖没进秦国太庙,他们就都不能放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