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三百九十八章 无声之夜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别……”

  庞大海的惊呼没能拦住天佑的动作,他已经在庞大海的惊呼声中将太一剑倒转过来猛然插入了地面,跟着手中滑出一块鹌鹑蛋大小的未切割灵石,猛然一把按在剑柄上,跟着骤然发力,灵石破裂。庞大的灵力瞬间由灵石中涌出,又被太一剑吸了回去,下一秒便是灵光乍泄。

  轰……

  以太一剑为中心,周围的地面寸寸碎裂,所有的骷髅合着天佑他们一群人,连带下面的地板一起轰然坍塌,直砸进了下层的地底太庙之中。

  千步之外,广场的边缘,一名士兵疑惑的看了下身下的地面,然后问身旁的同伴:“你刚刚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好像是晃了一下,我也说不准。大概是附近哪里有地龙翻身吧。”

  这士兵也是疑惑的想了想,最终没什么头绪也不再多想,闭上眼睛继续假寐。

  再说太庙地下,密闭的空间中烟尘滚滚久久不落,直到好一会儿之后才突然刮起一道旋风将所有的烟尘都收了去,然后压缩成球扔在了地上。

  一根日光灯管般的光源亮起,而后自动升高,地底太庙之中很快有了动静。

  “天佑、天佑……”

  “我在这儿。”一堆砖石瓦砾和着碎裂的人骨一起被掀翻到一边,天佑灰头土脸的从下面钻了出来。左右看了看,很快发现了呼喊自己的庞大海,赶紧一边过去帮忙一边喊:“小妹、虎妞、青玄?都没事吧?五哥,你们在哪儿?”

  “天……天佑……”断断续续的呼救声传来,正扶着根断掉的木柱想把庞大海挖出来的天佑立刻回头寻找。这是柒小妹的声音,他很熟悉。

  头顶太一剑的光芒莹白光亮,照的地下空间也算明亮,只是范围不甚大,边缘一些的地方就相对昏暗了许多。

  顺着声音去看,天佑立刻发现了柒小妹的身影,只是她此刻双脚离地,正被一只手掐住脖子举在半空。再看那掐住柒小妹的东西,天佑立刻丢下木柱转身飞奔去救。

  庞大海本来都快爬出来了,没想到天佑突然松手,上面的柱子又倒了下来,咋的他哎呦一声,只是旁边不远处传来的“咯咯”声让他暂时忽略了脑袋上的大包。

  这一看不得了,只见那个带他们进来的向导此刻正被一尊青铜人像举在半空,那咯咯咯的声音便是向导喉咙里发出来的。这是快要断气了。

  顾不得矫情,庞大海一把掀掉了身上剩余的瓦砾,从坑里蹦出来一下就扑向了那青铜人像,然而这一撞之下人像只是晃了晃,却把庞大海给顶了回去,又翻进了坑里。

  “小心,那是道兵傀儡。”王五大声提醒,手中已经拿着单刀迎了上去。那道兵傀儡也不躲闪,抬手就去抓刀。只听当的一声响,刀砍在了道兵傀儡的手掌中,若是常人半个手掌都得被削下来,然而这道兵傀儡乃是铜浇铁铸,根本不惧刀兵。王五一刀下去没伤着道兵傀儡,刀反而被捏住了,而且怎么抽也抽不出来。

  正当王五焦急上火的时候,忽听一声虎吼,跟着就是当的一声。身前道兵傀儡突然向前飞扑了出去,可就这样却依然不肯松手,带着王五和那向导一起砸进了前面的瓦砾中。

  虎妞从后面追上去,一把抱住道兵傀儡又将其提了起来,双手绞住道兵傀儡的双臂用力向后扮,竟然凭着蛮力一点点的将那道兵傀儡的手臂扳向了背后。

  “我来帮你。”庞大海也冲了过来,抱住道兵傀儡的一条胳膊就开始往后扮。

  有了庞大海帮忙,道兵傀儡的左臂很快被拉扯到背后死角,跟着虎妞让庞大海去右边先控制住道兵傀儡的右臂,自己空出双手抱住道兵傀儡的左臂一起发力,只听一阵吱吱嘎嘎的难听声响,竟然生生将道兵傀儡的左臂从肩部一点点折断,最后更是突然一下泄了力量被整根撕了下来。

  “咳咳咳咳……”手臂断开之后便没了力气,得以脱困的向导跪在地上拼命的咳嗽。虎妞却是没空休息,又去帮忙和庞大海一起把那道兵傀儡的脑袋直接拧了下来。不过这道兵傀儡头都没了手还在乱动,抓住庞大海就不松手,等虎妞撕下这条手臂的时候庞大海的胳膊已经被捏出了一个青紫色的五指掌印疼的他动惮不得。

  另外一边天佑倒是干净利落。太一剑锋利无匹,是真的削铁如泥。那道兵傀儡动作僵硬速度很慢,而且平衡性不好,在这遍地瓦砾中跟本走不动路,全仗着身体坚硬和力大无穷才占了先机。

  不过这个道兵傀儡有点倒霉。落下的瓦砾封住了他的移动能力,好容易逮住一个柒小妹却是撕不动打不烂,掐都掐不死。最后又碰上太一剑这种专治各种乌龟壳的利器,可以说是优势全被压制,不死还想怎的?不过还别说,这道兵傀儡还真没死。天佑四下剁掉这货手脚,救下柒小妹后直接把整个道兵傀儡扔进了无忧袋中。他想研究这仙侠版机器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奈何这东西跟地球上的机器人一样属于高端货,一般人还真接触不到。就算紫霄宫中也不多见。此处正好碰上,他又岂能放过?

  回来将另外一部道兵傀儡收集起来也想扔进自己的无忧袋,天佑这才发现无忧袋居然满了。他手里这是个残次品的无忧袋,内部空间只有8格,加上他本来就喜欢带着一些零碎,导致这个无忧袋一直就处在半满的状态,如今扔了一具道兵傀儡进去,自然就已经被塞得差不多了,再来一具确实有些装不下了。

  还好,这里有无忧袋的不是只有他一个。先借用柒小妹的帮忙装了一个,这便开始四下打量。

  刚刚的瞬间办法震塌了一层太庙的地板,他们所有人和骷髅兵一起掉到了二层地板中。而这里却是道兵傀儡把守的真正国库,宋国的金砖就堆在这里。透过瓦砾,天佑他们已经看到了下面露出的黑色砖块。至于那些骷髅……在下坠的过程中已经被爆发的太一剑用灵光烧成了碎渣,现在满地的骨骸碎片却没一个骷髅站的起来的。

  当然,密道中应该还有骷髅,只是洞口塌了,一时之间跟本出不来。

  天佑可不管这个,招呼一声赶紧开始往外搬金砖。

  一层的地板塌了,天佑只能自己先上去,然后从上面的入口处垂下绳索,把金砖一块一块的往上拉。当然这个工作最后是交给虎妞在负责。王五和恢复过来的向导加上庞大海三个人一起负责运输,把虎妞提上去的金砖搬到太庙外面的空地上。柒小妹和胡青玄在地洞里,负责把金砖放进绳索下的吊篮中。

  天佑一个人在太庙外搭建抛石器。由于结构简单,旁边才刚堆了没几块金砖他这边就已经完成了组装。

  拿出量角器和之前提前计算好的快速计算卡,对了下方位,天佑迅速调整好发射角度。用灵魂契约踢醒嘲风准备,天佑这边便将一块金砖放到了抛石器的托盘中。

  王五和那向导此时都站在天佑身边看着,他们俩的修为较低,身上还有伤,已经搬不动金砖了,只能坐下休息。庞大海那家伙倒是生龙活虎的,流了那么多血却好像不是他的一样。

  王宫之外的府邸中,一直蹲在房顶上的嘲风忽然飞下地面抓起大网飞了起来,留守这边的赵灵韵与两名狼兵瞬间跳了起来。她们不知道宫里的情况,只能看着嘲风。现在嘲风带着网飞上去了,那便是说金砖要来了,也意味着计划顺利,起码正在按部就班的执行中。

  且说天佑这边,调整好射击诸元的天佑轻轻一踩踏板,只听嗡的一声,重达百斤的金砖便呼啸着飞了出去。

  抛石器的发射弹道有些类似迫击炮,是个较为陡峭的弧形,射程短,但中段弹道却很高,恰好可以避开地面上的耳目。毕竟这金砖虽然有一百多斤,可实际上也就一块板砖大小,加上颜色漆黑,在这夜空中确实难以发现。

  呼啸而过的金砖越飞越高,越过迷宫与围墙,从外围的广场和数千守卫头顶飞过,然后越过一大片建筑群和宫墙后开始进入下坠阶段。又飞过宫墙外的环城大道与护城河,到达那处宅邸上方时已经非常接近地面了。照这个弹道,就算没有嘲风接应,金砖应该也会掉在院子里。只是这么重个东西带着重力加速度砸下来,那动静可就不得了了。

  嘲风在空中专门盯着这个方向,很快捕捉到了金砖的位置,立刻俯冲下去张开大网。金砖撞上大网立刻带着网往下一沉,嘲风却也不去拉,就这么张开翅膀任由气流帮它们减速,等往底兜住的金砖落地才丢开上面的网口振翅抓住两名狼兵抛起来的第二张网,然后重新飞上天空。

  嘲风升起来之后狼兵和虎妞连忙跑到之前的大网那里,七手八脚的把金砖翻出来放到一边,然后将大网展开整理整齐。没发现嘲风下来,三人就仰着头看,等了一会儿之后果然发现嘲风再次滑翔而下,同样丢下一块金砖换了张网再次起飞。

  因为有灵魂契约存在,天佑可以和自己的妖宠进行一些简单的概念性的信息交互,因此不许要设定固定的投射间隔。嘲风自己计算着开始复飞的时候天佑那边就发射下一块金砖,等嘲风飞起来金砖正好到这里。

  天佑自己算了一下,平均每分钟大约可以发射两块金砖,也就是说只要有半个时辰他们就能打出120块金砖。不过这是理想数值,嘲风和天佑他们都不可能一直维持这种高效率的状态,中间肯定要休息,速度也会下降。但再怎么下降也不至于连一半效率都达不到,所以一个时辰120块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这一晚上可谓是九死一生的王五和那向导这会已经忘了身上的疼痛,看着那金砖一块块的飞出王宫去,就感觉全身都是力气。两个人也不信息了,又加入了搬砖的行列,一个个累的哼哧哼哧的还照样挂着满脸的笑容。

  “停停停。”天佑刚打出一块金砖,王五就搬着另外一块要往托盘里放,结果却被天佑拦住了。看着王五不解的眼神,天佑只能解释道:“刚才那块差点偏出那片宅子,想来是连续发射震松了零件,我要重新调整一下。你们趁机休息一下恢复力气。”

  “哦,那你忙。”王五赶紧把金砖放下休息,结果这一坐下才感觉全身都脱了力,就想往下瘫。之前是一股劲顶着,现在一放松下来立刻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天佑也知道他们这会怕是已经到极限了,从随身的无忧袋中拿出一个小瓶扔给了王五。“麻烦五哥帮忙发一下,每人一颗,能补充体力,我为今晚的行动专门准备的。”

  王五接过瓶子先吃了一颗,又递给身边的向导一磕,接着想爬起来去发丹药,结果起了几下没站起来,最后还是庞大海过来接过瓶子帮忙去发丹药的。王五尴尬的重新坐下,看了眼身边堆着的小堆金砖问天佑:“我们刚刚送出去多少了?我感觉好像搬出来不少了啊。”

  天佑也是光顾着和嘲风沟通射击角度,然后根据反馈不断的调整射击诸元了,根本没计算发射了多少块出去。骤然听王五问起也是愣了一下。

  “我也没数呢。”

  刚发完丹药回来的庞大海道:“我记得我大概搬了又三十多块吧。”

  “我大概搬了不到20块。”向导跟着道。

  “我也是差不多20块,那我们加起来就有70块左右了。”

  王五刚一说完那向导就惊呼:“什么?这儿就剩十几块了,这么说我们刚刚已经送出去五十多块了?”

  五十块金砖是什么概念啊?

  之前大王子名下的那队人马那么大阵仗,最后怎么样?不也就才运出去8块金砖而已吗?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群人这么一小会居然送出去五十多块金砖,而且照这个速度,他们一晚上就算弄出去一千块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一千块金砖是什么概念啊?拿着这些金砖去找任何一国的君王,换个王爷当当都是绝对没问题的。如此之大的滔天功劳,两个原以为一辈子没有回国希望的细作这会激动的抱在一起哭的好像两个一百多斤的孩子。

  “不能贪多。”天佑先浇了盆冷水,“我们还想活着出去呢。在这里不能耽搁太久。先以200块金砖为基准,完成后看情况决定是否继续。”

  200块也很吓人了,秦国过去10年抢来的金砖加一块大概也就这个数了。算上被抢走的,一进一出,其实数量也没增加几块。这200块金砖要能带回去,王五觉的自己只要不是企图造反,犯了什么错误上面应该都不会追究了。而且非但不会被追究,连升三级当个将军都不是问题。毕竟这可是200块金砖啊!

  休息了一阵之后行动继续,而且因为天佑和嘲风的配合度逐渐提升,效率竟然还有小幅上扬。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天佑和嘲风这边的速度仍然是整个投送过程的瓶颈所在。庞大海他们的搬运速度始终要快过天佑一些。

  很快,时间不知不觉间便流过了一个多时辰,天佑他们也终于完成了预定的200块金砖的目标。不过因为最初的数量是估算出来的,之后才想起来统计数据,所以他们也不确定具体送出去多少块,只能大致的估算应该有200块以上才对。

  虽然已经累得都快要站不起来了,王五却还是兴奋的询问天佑要不要再来200块。天佑稍做迟疑后决定继续,但目标不是再来200块,而是先搞50块试试。

  庞大海他们已经习惯了天佑的指挥,对天佑的安排倒是没什么意见,王五几个却是觉得天佑有些过于小心了,这么好的机会不趁机多弄它个几百块出去简直就是上对不起国君下对不起百姓,中间还对不起自己。不过他们不满也没用,毕竟这东西主要还得考天佑来操作。而且他们也不是那种心无城府的人,至少知道能有如今的成果都是天佑的功劳,他们不过是傍边打下手的外围人员而已,不能搞错了关系。

  事实上天佑也不是不想多运出去一些,他只是担心拖的太久影响之后的撤离。把金砖从太庙中弄出去虽然是国运任务中最艰难的一环,但围绕金砖的转运与拦截才是国运的核心所在。所以,外面那些金砖暂时还不能说就是他们的成果,运不回秦国一切都是白搭。

  虽然说是再运50块看看情况,但因为中间一直都很平静,始终没有被人发现任何端倪,所以天佑他们实际上是一口气又送了200块出去才彻底停下。此时他们送出宫外的金砖合计已经有四百块了,而且数量只多不少。

  这么多金砖,别说运回去,王五连听都是第一次听说。他感觉这次要是真的成功把这些金砖都送回秦国,自己肯定立马就能升官发财走上人生巅峰,别的不说,和九儿一起回秦国光明正大的拜堂结婚肯定是没问题了,而且后半辈子就算当不了将军,混个衣食无忧却是毫无问题。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金砖要能运回秦国送入太庙才算完事。至于之后是否会再被劫走……那就不是他的事情了。

  王五只想着立功后带着九儿逍遥快活去,天佑却要考虑这么多金砖怎么运出去的问题。

  四百块金砖码成十乘十的方阵也不过是六尺六寸乘三尺五寸的长方形而已,换算成地球上的长度单位也就1.58米乘0.84米而已,一辆马车就能轻松装下。考虑到单块金砖厚度仅两寸,就算码四层也不过才不到20厘米,包上木板挂在马车底盘上就能蒙混过去。然而事实上却不是这么算的。

  单块金砖重116斤,400块就是4万6千4百斤,也就是2.3吨重。这个重量人魂期以上的修士,甚至可以直接扛走。然而如果真这么干了,那可就真是一步一个脚印了。神洲大陆可没有水泥马路,那土石路面上落下一只2.3吨重的人脚,不陷进去才叫奇怪呢。

  至于说马车牛车什么的,运载能力显然比人强,但一般也很少有超过一吨承载量的。即便是使用双马或是四马牵引的四轮马车,通常载重也不会超过一千斤。就算天佑找来马车进行加固,可这下面挂着2.3吨多的金砖,上面却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偏偏走过的路面上还留着两条深深的车辙。这守卫得瞎成什么样才能注意不到这么大的问题?至于增加伪装,这个办法虽然可以骗过一般的守卫,但却会进一步增加车身重量,二而且守卫稍微多看两眼就会发现问题,绝对是个非常冒险的办法。

  本来如果白冰雨他们没走,天佑倒是可以考虑多雇些马车,然后改装之后将金砖分散运走,这样离开的可能性还算是挺高的,但问题是现在白冰雨她们不在这里,天佑身边能信的就这么几个人,分开行动风险太高,不派人盯着又不放心,实在是有些为难。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天佑最终还是看向王五,“再搬五十块过来。”

  以为这就要结束的王五听到这话立刻露出了笑容,他就指着多运一些呢。

  “我马上去。”

  王五带着笑容转身再次进入太庙,庞大海却没动地方,而是抬头看了眼天色问:“眼看就快天亮了,我们这样会不会……”

  “我有分寸,继续吧。”

  出于对天佑的信任,庞大海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又进了太庙里面,不一会王五就抱着一块金砖一步一顿的挪了出来,他的身后庞大海一手一块金砖大步走来,越过王五先一步递了一块金砖给天佑。

  天佑也不说话,而是继续工作,直到指定的50块金砖全部送了出去。

  王五喘着粗气问:“现在怎么办?再来50块?”

  “不,这就够了。”天佑又对庞大海道:“把柒小妹他们都叫上来,我们要准备撤离了。”

  王五本想劝说再来一些,但想想450块也够吓人的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赶紧坐下休息。

  天佑此时也走到了一边坐下,然后开始默默沟通嘲风。

  王宫之外的那处院子里,嘲风放下最后一块金砖,然后便落在了赵灵韵身边,低头从自己脚腕上扯下一根竹筒递给了赵灵韵。

  赵灵韵发现嘲风的脚腕上不止一个竹筒,而摘下来的只是其中之一,想来应该是天佑为不同情况提前准备的不同安排。

  接过竹筒,从中抽出卷起的纸条,果然是天佑写的后续安排和注意事项。

  今夜的天空多云,月亮像长了毛一样,光芒很是暗淡,赵灵韵走进屋内,借着烛火看了下纸条上的内容,完了顺手放在烛火上烧掉。转身出去,将两名狼兵叫到身前,而后低声吩咐了一下具体安排,这才各自行动了起来。

  两名狼兵各自拿上一块金砖,赵灵韵带了三块。三人分散离开,看见有大户人家的院子便小心的翻进去,不伤人不害命,更不谋财,而是小心的寻个水井或是池塘,将用布包裹起来的金砖直接沉入水底便立刻原路返回。等回到那处大宅,取了新的金砖就再次离开,换个人家进行同样的工作。

  很快便有17块金砖被放进了13户人家的院中水井或是池塘之中,甚至还有一块被塞进了灶膛深处。乌漆墨黑的金砖和草木灰混在一起,倒还真是难分彼此。

  将这些金砖弄出去之后,三人又分两次带出了10块金砖,专门寻那白天人多密集的地方藏匿起来。比如说菜市口的牌坊匾额后面、商业街的某处店铺门口石狮子下面,甚至还有一块被放在了一处府衙大堂的房梁上。

  这些金砖摆放好之后天色已经微明,街面上一些起得早的人家都开始活动了起来,而三人则是快速的来到了一处车马行敲开了大门。里面的伙计骂骂咧咧的打开了大门,一脸的睡眼惺忪。毕竟车马行的生意原本不用起早,这一大早的有人敲门自然不爽。

  “叫魂啊?要用马车提前点啊!这么早过来砸门,急着发丧啊?”

  “对不住,家人得了急症,需要用车,小哥行个方便。”一名狼兵上前客气的应对。

  伙计听到这里突然就变得清醒了起来,一边让几人进来一边继续问:“急症找大夫上门去就是,要车做什么?”

  “城来大夫看不好,说是城外五里铺有位逍遥神仙在施医赠药,我们去碰碰运气。”

  这下那伙计更认真了,关了店门也不再做平常应对,说着平常话,脸上却是一脸的郑重。“哦?你们说的可是那位邱神仙?”

  “不对不对,我听说的是姓秦。”

  狼兵此话一出,对面伙计立刻压低声音道:“随我来吧。”将三人带到后院,这里已经停了一排马车。掀开篷布,进到里面,可见横放着的软凳。

  那伙计钻过去从隐蔽处拔出两根木销,然后抓着软凳往上一掀,那看似钉死的软凳就被掀了起来。凳子下面的木板也是活动的,伙计上去两下就取了下来,露出一块不大不小的空间。

  “所有四辆车都是一样的,拿掉木销就能打开活板。车把式都是绝对可靠之人,把命丢了也绝不会坏了任务。”

  赵灵韵点点头,招呼一声便让四名车把式赶着车出了车马行。

  到了路上,已经能看到有行人在路上走动了,不过多是推车小车挑着担子的生意人,做些早点之类的小买卖,或是准备早市。期间还看到了一队收班的兵丁,一个个倒是生龙活虎的吆喝着要去哪里吃点东西驱驱寒气。

  四辆马车都很普通,并未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很顺理的来到那处院子外面。赵灵韵已经先一步回来,从里面打开了位于小巷中的侧门,将马车直接赶了进去。

  一路把马车赶到院中,四名车把式跳下车,而后帮着赵灵韵和两名狼兵一起开始搬运金砖,期间四人都很平静,面对这些黑色的东西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关注。

  事实上这四人都不知道眼前的东西是什么,自然不会有什么太大反应。

  尽管天下百姓都知道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一场整个神洲大陆都要参加的国运活动,但他们却只知国运任务是互相抢夺对方太庙中的金砖,而具体怎么个抢法,以及金砖到底长什么样,却是根本没有人知道。

  倒也不是真的没有消息,只是在百信们的想象中,金砖这种东西当然就是用黄金铸造的砖头一样的大金块了。虽然对那些参加过国运任务的修士和内部人士来说,金砖的信息并不算是什么秘密,但因为神洲大陆本身的信息流通不畅的特性,那些不相干的人,甚至包括绝大部分官员与军队,都不知道真正的金砖居然是黑色的。

  所以,这四名充作车把式的秦国细作也和其他人一样,压根就不认识金砖。他们本来就是为国运任务收集情报的外围人员,根本不需要知道金砖的具体信息,因此根本就没人和他们说过这个事情。尽管心里稍微也有过一些猜测,但突然看到这么大一堆金砖,四个人反而觉得这一定不是金砖了。毕竟他们都知道,各国每年国运任务总的收支数据也就百块上下浮动,这么大一堆要都是金砖那还得了?

  正因为这个小误会,所以这些人都没往金砖上想,很自然的帮着把金砖分开运上了马车。

  天佑他们一共弄出来的金砖总数是454块,之前分散送出去27块,还剩427块。又拿了两块,往院中一口水井和一处池塘中一丢,剩下425块中的420块分别装入四辆马车,每车105块,还剩5块交了一块给嘲风,其余4块分开带在赵灵韵她们三人身上。

  全部准备妥当,马车立刻由之前进入的大门开了出去,嘲风也飞上了高空。

  府邸之外,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走动了。这个时辰起得早的大多已经用完了早点,一些商铺也打开了门面,一天忙碌的生活正在逐渐展开。然而宋庭太庙之内,天佑几人却是正围成一圈啃着干粮很是悠闲的样子。投石机早被拆成零件重新装入无忧袋中,几人的衣服也都换了样。如今他们全都套着外面军士一样的衣服,不加注意倒是很难与真正的宋军区分开来。

  “我们这到底是在等什么啊?”王五实在忍不住了。自从送出最后一块金砖,天佑就让他们停了工作,也不再运输金砖。

  本来这停也就停了,反正已经送出去四百五十多块了,他们也知足了。可问题是天佑忙完了却不让大家离开,而是在太庙里换了衣服开始吃喝休息了起来,眼看着这天都大亮了,居然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可实在是急坏了王五和那向导。两人商议了半天也猜不透天佑这是想干嘛,干脆直接就过来问了。

  “在等。”

  “等什么?”

  “等外面的人发现金砖,然后乱起来。”

  “发现金砖?”王五不理解天佑的意思,于是天佑就讲了一下他让赵灵韵他们干的事。“什么?你让他们把金砖扔了?”

  王五和那向导几乎蹦了起来。金砖是何等的珍贵,他们拼死拼活的好容易弄出去这些,居然被扔掉了?这还怎么忍?

  “冷静、冷静。又不是全都扔了,二十几块而已,零头也算不上。”

  一听只有二十几块,王五两人倒是真的舒了口气,完全没想到昨天他们还在为8块金砖的得失洋洋得意呢。这一转眼二十几块都不放眼里了。人类的适应能力果然强大!

  天佑继续给他们解释。“送出宫不等于就是咱们的功劳。每年国运任务,哪回不得抢出来一二百块金砖?可最后呢?能放进咱们自己太庙的还不就是那几十块而已?所以说,咱们这一夜也不过是完成了第一步,要把这些金砖安全的送回去才算功德圆满懂吗?”

  王五和向导点头。

  “所以,这二十几块也不是白扔的。那是咱们的路票。剩下的那些我还打算再扔出去一部分,把那二十几块的零头都用来铺路,混淆视听,让他们搞不清咱们走的哪条路。最终的目标是把那400块金砖齐齐整整的带回秦国。”

  “只要你能把这批金砖都运回去,我王五这条命就算卖给你了。你就说怎么干吧?”

  “还有我。”

  听到天佑要送400块金砖回去,王五和那向导已经啥也不想了。人家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天佑这是开张吃一辈子啊。反正细作这个高危职业本来就是在冒险,而且多半是没机会寿终正寝的,那他们又何妨玩把大的呢?横竖也没什么可损失的不是?

  天佑笑笑:“不用那么紧张,我还不想死呢。放心,听我的,不敢保证一定能活着回去享受荣华富贵,但至少一定有机会跑掉。至于最后能带回去多少金砖,那就得看咱的运气了。”

  “成,都听你的。你就说现在怎么干吧?”

  “啥也不用干,好好休息,养足了体力是关键。”

  安抚了大家几句之后天佑又坐了一会,然后忽然站了起来。那边王五和向导还在亢奋状态下,一看天佑起来也跟着想起来,结果因为昨晚体力耗费过大,这会明显肌肉酸痛的厉害,居然一下没起来反而栽了个跟头。

  天佑笑着说:“别紧张,我就活动活动,不用跟着我。你们赶紧把自己腿脚活动开,等跑路的时候有帮助。”

  “嗯。”

  两人开始认真的活动酸疼的肌肉,天佑却是晃晃悠悠的来到了迷宫边缘,然后就走了进去。

  迷宫路线上的机关之类他已经记住了,所以不用向导也能逼开。毕竟大部分机关其实已经被破坏了,剩下的那几个真不难记住。

  沿着迷宫走到入口附近,天佑开始在附近布置了起来。忙活了一会之后灵魂深处忽有感应传来,他连忙加快手边工作,搞定了之后开始往回跑。

  “虎妞,过来帮忙。”天佑和虎妞站到了投石机前,“来,帮我把这个转个方向。”

  “对着哪里?”

  天佑看向跟着过来的向导问:“宋王的寝宫在哪个方向?”

  向导刚要回答,王五却是一把拉住了天佑:“你要干嘛?国运任务可不能把国君牵连进去啊!闹不好会引发边关战事的!”

  虽然实际上目前的国运任务已经堪比局部冲突了,但至少表面上还维持着一层友谊赛的遮羞布,至少某些潜在的规则是不能触动的。例如说顺便袭击国王和大臣什么的。要是误伤还能打打嘴仗说到一番,可这要是直接本着国君去的,那可就是国际纠纷了。搞出世界大战真不是开玩笑的。

  天佑笑着解释:“别紧张,我没那么疯。”他说着拿出了一堆裹起来的布卷。“这是我提前准备的燃烧弹,落地起火,能引燃附近建筑,还会在着火点附近产生大量呛人的浓烟阻碍救火。现在是白天,火情不会蔓延开来,但因为烟里加了料,所以一时之间很难扑灭。足够让他们忙活一阵的。”

  “这就是你说的等他们乱起来?”向导问。

  “不,实际上外面已经乱起来了。我不过是往油锅里再倒点冷水而已。”

  油锅里到冷水,那是什么情况?当然是炸的油星四溅了。而天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事实上混乱很早就开始了,只是刚开始规模不大而已。

  最初的时候是某位高官家里住着的仙门子侄发现自家院子里竟然有金砖的气息,然后就开始循着气息一路搜索过去,结果竟然真的从娘舅家烧火的大灶里掏出块金砖来。

  这一下可就不得了了。私藏金砖是大罪,那位大佬坐不住了,赶紧整理一番就要去向宋王禀告此事,结果人还没出家门又有家丁前来报告,在老爷最喜欢的荷花池里又捞上来一块。

  发现一块金砖倒是问题不大,两块就不太容易说的清了。不过更让这官员提心吊胆的是不知道家里到底还有几块。既然之前已经起出来两块了,这就难保不会有第三第四块。万一到时候他去报告了大王,结果大王派来的人再发现别的金砖,那可真就是百口莫辩!

  这一犹豫那官员便又放下了掀开的轿帘,转身回到大堂吩咐家人四下搜寻,尤其是那位发现金砖的子侄,寻来问清前后因果后命其仔细探查是否还有藏匿的金砖没有发现。

  那子侄也不敢大意,连忙答应下来四处寻找。

  这官员坐下来后就开始担心,而且是越想越后怕,最后还是觉得不放心,命人叫来管家,然后小声嘱咐一番。管家得了主命便离开大宅直奔与老爷相熟的另外一处官员宅邸,敲了半天大门却不见应门,想着老爷交代的事情也就不再顾及礼节,一边大力砸门一边高声呼喊自家老爷名讳。

  能在关键时刻让管家过来求援,两家的关系自然是很近的。听到这边喊出名讳,府门总算是开了。不过开的是边门,而且只拉开条小缝。门后的是这家的管家,开了门就拼命招手,等来的那位疑惑走到门口一把就给拽了进去。

  “别拉别拉!”被拉进来的这位还搞不清楚状况,站稳之后就发现这边府里跟糟了兵灾一样,只见老妈子、护院、丫鬟、仆役、满院子乱蹿。“这……这是怎的了?”

  “嗨……别说了!”拉他进来的那位管家亲自插好角门,这才回来解释了原委。

  来的管家一听立刻叫了起来。“什么?你家也发现了金砖?”

  能当上管家,尤其是大户人家的管家,那都不是一般人。这府里的管家立刻发现了对方话中的重点。“也?莫非你们府上……?”

  来的那位颓丧的点了下头,然后有气无力的举起两根手指说:“两块。老爷都快急疯了,这会府里都快翻天了!”

  “怎么会这样?”这边的管家一时也没了主意,只好先带着他去见自己家的老爷。

  还别说,老爷就是老爷,就是比管家厉害。听了这个事情之后也是一惊,然后却冷静了下来。细想了一下之后立刻对管家道:“备马,我要去世兄那里亲自问问情况。”

  管家一愣,“不是做轿吗?”

  “都什么时候了还坐轿?快去。”看到管家到了门口又叫住,“对了,给刘管家也备一匹。”

  下面的那位刘管家一听连忙道:“小的不会骑马呀!”

  上面的老爷身子没动,只是补了句:“多叫个骑术好的武师,带着刘管家。”

  “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