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四百一十章 献礼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你们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来迎接的是庞大海和嬴颖他们,天佑在王城中认识的一众小伙伴几乎全都来了。

  吕萌笑着说:“大家都回来了,就剩你一直不到,嬴颖姐姐不放心,就让人专门在城门口守着。你一进城我们就接到了消息,要不是某人耽误事早就该到了。”

  吕萌说完还斜了眼庞大海,后者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显然是其中有什么事情,只是两人不说天佑也没问。

  “你这后面的都是金砖?”此时一个官员打扮的人走了过来,越过天佑看了眼后面的马车问道。

  天佑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嬴颖,后者赶紧给他解释:“这位是治粟内史殷录殷大人。”

  天佑赶紧抱拳行礼,后者却是直接压下了他的手,一脸兴奋的拉着他到了车边激动的问:“有多少?这能有一百块吗?”

  “144块。”天佑老实回答。

  “哈哈哈哈,天佑,你这名字还真是没起错。天佑我大秦啊!哈哈哈哈……”殷录一边说着就一边大笑着去依次和那些车夫寒暄慰问了起来,搞得一群车夫诚惶诚恐的赶紧下跪。平常见到县丞都已经感觉是天大的官了,眼前这位什么内史虽然不知道具体多大,但刚刚听人说旁边那位是九公主。而能跟着公主出来的官员,那官职能小了?可这位还就偏生没有自己官大的觉悟,居然跑来和他们这些草民寒暄起来。在殷录看来这可能是他亲民,可在车夫们眼里这就是吓人啊!

  其实殷录能做到九卿的位置,自然不是什么等闲之人,平常也绝不会这么孟浪。实在是这次兴奋过头了,有点不知道怎么发泄出来,这才搞得天佑和那群车夫有点不知所措。

  这神洲十国虽然都是人族国度,但里面的官员体制却是各不相同。尤其秦国的官制还属于最特殊的那种,因此天佑虽然名义上算是秦国人,其实却并不是很了解秦国的官职体系。要是他知道这个殷录是干什么的,那就绝不会这么疑惑了。

  治粟内史的职权范围乍听起来可能会有些不起眼,但仔细一想就会发现……这他么简直是牛人中的牛人啊。事实上秦国的治粟内史就是国家仓储系统的最高领导。乍听起来似乎像是个管仓库的小头头,但其实人家的能量那简直是大道没边。

  首先,这位不但管着全国的粮食与金银、宝物的储存,还要负责监管这些东西的使用情况。也就是说,这基本上就等于是把财政部和粮食局再加上国家储备局的工作都给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去了。

  这还不算完。

  治粟内史手下还有个直属机构,其中的官员名称都会被冠以“平准”二字,例如“平准令”。而这个部分具体的工作大概就相当于是目前的物价局。

  把以上的这些东西全都集中起来再一想就会发现,这个治粟内史的职权范围简直可怕啊!钱粮一把抓,谁过日子绕的开他的管理?所以说,别看这人在朝中好像没多大存在感,其实官职吓死人。位列九卿可不是说说而已。

  趁着殷录一个人在哪儿发疯,嬴颖就抽空给天佑介绍了一下他的官职,然后天佑就明白了。

  虽然金砖最后要入太庙,并不归这个殷录直接管辖,可问题是当金砖发挥作用后最直接的体现就是钱、粮的大丰收。所以说,金砖入库后要说谁得利最多,那必然就是这个殷录了。

  天佑他们这次一口气搬回来这么多金砖,那就意味着殷录明年完全可以坐等大王的嘉奖了。毕竟金砖增加,粮食大丰收和国库充盈都是必然现象,而这都是他的管辖范围。到时候大王一看这结果必然高兴,而大王一高兴,他殷录不就更着发达了吗?

  开心的殷录疯了一会之后总算是收敛了一些,但回来的时候还是笑嘻嘻的,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这么多人,加上马车和围观的百姓,堵在这里会影响交通,所以嬴颖很快就招呼众人返回了白府,而另外一边,正摆宴庆贺的嬴亥也收到了消息。他这一系官员前一刻还兴高采烈,感觉总算压了嬴颖一系的官员一头,结果下一刻就全都坐蜡了。

  灌德的那份嘉奖诏都已经贴出去了,这时候要撤下来也来不及了,而且大王也绝对不会让他们这么干的。他丢不起那人。

  可是,不撤回嘉奖诏就意味着要按照灌德编写的这个嘉奖方式来发放奖励。

  原本嬴亥一系的功劳最大,奖励也都是他们的,那自然是没事。但现在形势逆转,嬴颖一系的金砖数量突然反超,这就意味着奖励都要去了嬴颖那里。这种情况下那份诏书上写的奖励越丰厚,他们和嬴颖的差距就越大,这怎么能忍?可不忍还能怎么办?荡出的诏书他们可是提前看过的,而且当时大王还派人来问过他们意见。这可是他们表示过支持的,如今突然又要翻案,你当戏耍大王好玩是怎么着?

  “这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啊!”一名嬴亥一系的官员颓然的坐倒在位置上,然后丢下酒杯就大哭了起来。其他人虽然没这位反应那么糟糕,却也是一脸的乌云密布。

  “嬴颖!”酒宴上首位置坐着的嬴亥气恼的一巴掌拍在软榻旁的扶手上,咔嚓一声竟然给直接拍掉了一块。不过他自己的手也是立刻流出了鲜血,疼得他嘴角直抽抽。虽然身上也有一定修为,但他可不是嬴颖那样的天才,而且也没能加入紫霄宫,修为并不多高。拍碎扶手也是含怒一击,可之后就立马就遭殃了。

  这边嬴亥手下之人一片愁云惨淡,白府之中却是一派欢天喜地。

  天佑带回的金砖已经与之前送回的金砖集中到了一处。三百多块金砖堆起老大一堆。嬴颖派人去先给秦王通报了一声这边的情况,然后吕天正他们就都知道了这个事情,一个个都跑来白府看金砖,看完之后就喜笑颜开的又跑回去给秦王描述那三百多块金砖堆在一起怎么怎么的壮观。

  秦王当然见过更多的金砖,毕竟太庙里就堆着超过两万块呢。不过金砖的价值无法估量,哪怕是多收入一块秦王也会非常高兴,何况是一次搬回来三百多块。所以听着下面的灌德几人给他描述金砖的样子,秦王也是开心的很。

  虽然嬴亥一系极不想面对现在的情况,但事情不会因为某些人的想法而转移。一夜过去,国运任务正式结束,各国的修士除已经拿到手的金砖外,都必须立刻放弃任务撤回国内。秦国太庙今年是一块金砖都没丢,所以也没派人出去追金砖,所以二月一日,也就是国运任务结束的第一天,秦王就在宫城内召见了所有参加任务的修士和士兵们。

  尽管嬴亥一系的官员一个个表情难看,但下面的修士和士兵却是欢欣鼓舞。不管是属于嬴颖还是嬴亥一系,反正参加国运任务都会有奖励,所以修士们和士兵都是很开心的,区别只是兴奋的程度不同而已。

  因为参加的人数太多,一般的地方坐不下这么多人,所以这次的庆祝活动是摆在宫城正殿前的广场上进行的。不过修士们和参加的士兵还是有些区别。修士们都在王宫正殿前的台阶下,而士兵们则是在更远一些的玉带河后面列阵。虽然也能勉强看得见正殿前面的秦王,却只能隐约看见个小小的人影而已。不过士兵们并不在意这个,能被大王亲自召见参加庆祝活动本身就足够回去吹一年了。何况他们其中很多人都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了。毕竟国运任务每年都有一次,而只要本年度的任务结束后金砖总数增加了,那就会有这种大型的庆祝活动。

  庆祝活动一开始首先是秦王出来讲话,当然主要是中常侍在念圣旨,秦王只说了几句。然后全体人员为战损人员哀悼,有宫女和内侍为下面的官员、修士和士兵端来酒水,秦王自己也举着一只青铜尊,先倒在地上祭奠牺牲的修士和秦军将士,然后各自再拿一杯自己喝掉,放下杯子,祭奠就算到此为止了。

  前面的场面活动结束,下面就开始正式内容。首先是献金砖。

  肖毕和之前已经在城外献过属于嬴亥名下的金砖了,但那是特殊情况。一般来说金砖被运回来之后确实会直接送去太庙,但如果距离国运任务结束时间不长,那么本队的首领,也就是嬴颖和嬴亥他们这些王储是有权决定先不送去太庙的,可以等自己手下的金砖集中起来再在国运任务结束后的这种庆祝活动上集中献出。

  当然,提前献了也没事,庆祝活动的时候还可以再献一次,不过用的是加工成金砖大小的阴沉木而不是真的金砖,反正就是把数量对上,然后做个样子就行。反正金砖也是黑的,不掂分量的话看着还真的很像真金砖。

  最先上来的不是嬴亥,也不是嬴颖。献金砖是按数量顺序来的。获得数量少的排前面,多的排后面。进献金砖的人也不是谁都行,只能是领队。

  这次最先上来的是嬴秧,秦王的十二王子,比嬴亥和嬴颖都要小很多,看着就是个半大孩子。这次居然也恭恭敬敬的端着个托盘上来了,而且挺让人惊讶的,托盘上放着的居然不是1块,而是3块金砖。当然,这个是阴沉木做的,不是真货。不然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也端不动啊。就是现在这三块木头也累的他够呛,走路都一颤一颤的。秦王心疼,直接走到了台阶边上等着,嬴秧一踏上最后一级台阶他就给直接接过去了。

  十二王子献完金砖又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就像新年聚会餐桌上敬酒一样。当然,这个仪式上一般说的是祝国家怎样怎样,不是针对个人的祝福。

  秦王满意的拍了拍嬴秧的肩膀,然后就让他下去了。接着道嬴亥献金砖。他这边数量有点多,就算用木头代替他一个人也端不动,只能让几个内侍在后面托着托盘跟着他一起走上玉阶。

  嬴亥进献的金砖不是143块,而是147块。肖毕和的那部分是从天佑那里截胡来的,而他手下实际上还有部分人去了唐国,并且和嬴颖的人联手抢夺太庙来着。不过后来因为要支援肖毕和和宋国修士争夺金砖,他又撤走了这部分人,并直接导致嬴颖的那些人在唐国差点栽了大跟头。幸亏天佑提前解决了大量唐国的持法者,导致导致唐国修士力量失衡,这才没出大问题。

  不过,虽然提前撤出了唐国任务,嬴亥的手下还是带出了几块金砖,所以他进献的数量是147块而不是只有143。

  往年这个时候,能进献个三五块金砖就不算丢人,要是能有十数块,那便是发挥稳定,而若是能有二十以上,那就是值得夸耀一番。像是这次一口气献上一百多块的情况,若是放在往年,秦王一定会拉着嬴亥的手大家夸赞,说不定还会在大宴之后专门为他再开一场小宴庆贺嘉奖一番。

  然而今年却是不行了。秦王已经知道嬴颖带回了三百多块金砖,有这个基数打底,嬴亥手里的这一百来块瞬间就变的不那么耀眼了。好在秦王还没激动到不管不顾的忽视嬴亥的地步,依然做的非常得体。

  待到嬴亥走上大殿前的高台,秦王立刻就做出了高兴的样子,可这种高兴却是故意做出来的高兴。毕竟经历过嬴颖的那三百块金砖刺激,秦王也确实很难再对一百来块金砖表现出什么明显的情绪波动。帝王们的养气功夫向来出色,何况本来就已经有个更刺激的消息打过底了。

  面对这样的秦王,嬴亥虽然无奈,却只能按部就班的进行献礼。

  秦王虽然平静,却也没忘记鼓励嬴亥。摘下自己腰间的盘龙璧,秦王亲自上前给嬴亥挂了起来,而后拍了拍他的胸口。“吾儿成长了,但还是要切记戒骄戒躁,时刻记住你是我大秦的王子。”

  “是,父王。儿臣定当谨记教诲。”

  秦王和蔼的点头,“嗯,你下去吧。”

  嬴亥再次行礼,然后转身走下台阶。站在秦王身边的中常侍等到嬴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后就开始高声宣唱九公主嬴颖进献金砖。

  “哗……”

  嬴颖这边刚一出场下面就是一片骚动,倒不是嬴颖本人有什么问题,而是她身后的那一长串女兵。

  这是天佑给出的主意,没有让内侍或是侍卫们抬着金砖出来,因为那样虽然会有一大堆,可感觉上却不会太过直观。所以天佑就想了这么个馊主意,正好借着白起的身份便利,从狼兵中选了三百零四个形象较好身高差不多的女性狼兵,连夜安排人带她们洗漱打扮,换上了更为合身且装饰作用更多的礼仪用甲衣,然后就这么一人一个托盘端着金砖就上来了。

  其实本来天佑是打算让宫女来的,不过最后考虑到金砖的重量,就算一人一块,那些宫女大概也很难端着走出来。所以最后无奈换成了狼兵。没想到效果意外的好。

  这些狼兵都是女兵,且基本都有一些修为底子。虽然是野路子,但毕竟是吸收过灵气的人,长相不会太丢分。洗干净之后也不用涂脂抹粉,把头发打理好再配上一身专门改过的闪亮银甲就已经卖相惊人了。

  以神洲大陆土著们的思想八成是想不到这些的,毕竟就是进献个金砖而已,搞那么复杂干什么?找几个人抬上来不就完了吗?

  可天佑就不这么想了。他可是地球上穿越来的。想想家乡的那些展会,什么车展、漫展就不说了,他么连防务展现在都开始弄一群妹子穿着迷彩热裤站在坦克上蹦迪了。他要还能忘记怎么宣传产品,那他一定是外星人。

  虽然金砖不是商品,但目的差不多,就是要博人眼球,要给秦王和下面的那些官员、修士和士兵们一个直观的视觉冲击。当然,第一个冲击应该是一大群美女,但稍稍冷静下来后所有人都会想到“那么多人,每人一块金砖,这得有多少金砖”。

  白起和吕天正他们并不知道天佑的安排,所以没机会反对,嬴颖和白冰雨他们几个虽然知道,也感觉奇怪,却没有反对天佑的建议。因为从认识天佑开始,他的建议好像就从未出过错。所以这次,嬴颖他们依然选择相信了天佑。

  看下面这一片微弱的骚动,嬴颖已经知道众人的反应有多大了。至于效果如何,那还要看之后的情况。不过嬴颖并未因此停下。304名狼兵组成了一个18列17排的方阵,因为缺两个人,所以最前面一排的中央刚好空出两个人的位置,然后由嬴颖领先方阵一个身位的距离行成领队的姿态。

  这个方阵一出来就是先声夺人,而后方阵在正殿前的玉阶下站定。嬴颖转身从狼兵手里接过一只托盘,端着走上台阶,而后单膝跪在秦王面前,将托盘高举过头顶。

  “儿臣给父王献礼。此次国运任务,儿臣率队横扫三国,幸不辱命,共计运回金砖304块,在此全部鲜于父王。祝我大秦繁荣富强、军威赫赫。”

  “好,好,好。不愧为吾之爱女。好。快些起来,站在父王身边观看仪式。”

  咔嚓一声,原本一直被嬴亥握在手中把玩的盘龙璧竟然被捏碎了。崩裂的边角划破了嬴亥的掌心,血水滴落地面,嬴亥却没有任何反应,就只是呆呆的看着高台上站在父王侧后半步的嬴颖。

  大殿前的这片地方原本就是为举行大型仪式而设,周围建筑包括围墙的位置和角度都经过专门的设计,刚好可以聚拢回音,让站在大殿前高台上的人不用大声说话也能让下面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也正因为这种巧妙的设计,秦王刚刚说的话下面的人也都听见了。其中当然也包括离得本就不远的嬴亥。

  一想到嬴颖居然能留在父王身边于父王并肩而立,自己却只得到了一块玉璧,这差距让嬴亥气的腹内绞痛难忍,以至于怒火攻心,竟然捏碎了父王刚刚赐下的玉璧。

  这块玉并不是什么宝物,也不是秦王真正喜欢的随身物品,而是根据今天的需要特意选的。毕竟今天哪些人献金砖,具体数量多少都是提前报备过的,秦王也根据情况提前想好了如何嘉奖。而这块玉就是为了给嬴亥而选择临时带上的。看起来好像是秦王把自己随身的喜爱之物赐了下去,其实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当然,这玉其实本身不算是奖励,而是一种肯定。就像嬴颖,她甚至没有得到任何东西,只是被秦王安排站在他身边而已。但这一环节本就不是真正的颁发奖励,比的就是看谁能得到秦王更多的关注。因此,能站在秦王身边的嬴颖显然比只得到一块玉的嬴亥更胜一筹。

  不过样子归样子,玉璧毕竟是秦王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赐下来的。要是让人知道被嬴亥给毁了,那被弹劾一番都算轻的。所以虽然划破了手掌,嬴亥也没敢乱动。气归气,在捏碎了玉璧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冲动了,只能紧握着玉璧一言不发。

  狼兵端着的金砖没有送上高台,而是直接就从场地另外一边下去了。所谓献金砖也不过是个仪式,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等端着金砖的狼兵全部离开,接下来就轮到参加国运任务的修士们论功行赏的时候了。

  刚刚进献金砖的时候三位王储都得到了秦王的亲自嘉奖。嬴秧是口头鼓励,嬴亥是一块玉佩,嬴颖是获准站在秦王身边观礼,这就是他们这些王储争夺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对天佑他们这些修士显然是毫无意义的,至少没有什么直接效益。所以,修士们需要的是另外一套奖励机制,也就是实物或功勋奖励。

  修士们的奖励过程与王储们不同,不是让他们一个个的上去领赏。毕竟人稍微多了些,没办法一个个的来嘉奖,所以需要由带队的王储来负责唱名,并告知秦王这些人做了什么,然后由秦王给出奖励。不过这里面也有区别。根据之前所献金砖的数量,每位王储可以直接点出来的人数是不完全一样的。其中大部分人的奖励将是由秦王直接发给带队的王储,然后由王储们再根据具体表现分配给自己手下的修士们。

  和之前一样,修士们的嘉奖顺序也是按贡献度由低到高来的,不过不是按个人的贡献,而是按团队贡献。

  最先上来的是嬴秧。他先缓缓走上台阶,然后向秦王行礼。秦王则开口说道:“今年嬴秧表现不错,可选出一位才俊接受嘉奖。”

  虽然秦王说的是表现不错,但其实这都是套话,关键还看最后的数量。1个名额意味着这是最低标准,除非当年金砖收入是负数,没有庆祝嘉奖活动,不然的话每位带队的王储至少都会有一个名额。

  嬴秧年岁虽小,却也知道今年自己得到的金砖数量是没法和哥哥姐姐比的,所以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规规矩矩的转身点了一名旗下的修士上前接受嘉奖。

  这人小跑着来到台阶下站定,没有登上台阶。他又不是王储,当然是不能上台阶上面去的。站好之后,这人先自报姓名,然后单膝下跪向秦王行礼。

  秦国本身并不流行跪礼,但这属于正式场合,是必须要行跪礼的。不过神洲大陆的修士就像是古代的秀才,本身有很多特权,也是可以见君王而不跪的。但这个不跪是可以不跪,不是说一定不能跪。具体还要看两者之间的关系以及修士本身的修为。例如说效忠秦国的修士在正式场合拜见秦王就多半会选择单膝下跪,而不属于秦国的修士一般就不会跪。还有就是,90级以上的修士多半是不会给师尊、父母和去世的亲人之外的人行跪礼的。

  参加国运任务的修士本身修为都不会太高,而且眼前这位明显就是秦人,所以行跪礼并不奇怪。

  等这人跪下,嬴秧就开始给秦王介绍他的修为、出身之类的简单信息,然后重点描述了一下国运任务期间的功绩。

  秦王听完后先是嘉奖了两句,稍作沉吟之后便赐下了一些灵石做为奖励。这其实是最低限度的奖赏。主要还是嬴秧带回的金砖太少,就算只推选一个人出来领赏也不可能给太多东西。

  下面这人也知道自己的东西不会太多,没有期待就不会失望,欣然接受后谢恩退了回去。

  嘉奖完这个人之后秦王又宣布了一些奖励做为赐给嬴秧手下其他修士的奖励,而下面那些人是连上前行礼的资格都没有的,只能站在自己位置上远远的行礼谢恩。

  嬴秧手下的奖励到这里就算是完了,嬴亥将手中的玉佩塞进了衣服里面,在嬴秧下来后迅速走上台阶,然后按规矩给秦王行礼。秦王照例夸奖了一番,然后给出允许的嘉奖人数。

  虽然没能比过嬴颖,但今年嬴亥手下带回来的金砖数量是真不少,秦王也是相当开心,于是直接给出了一个20人的名额。这个数量真的是相当大了。要知道往年就算有庆祝活动,受到单独嘉奖的修士总数也不过是十五六个而已。这次光是嬴亥一个人就拿到了20个嘉奖名额,这绝对是大手笔了。不过,虽然嘉奖人数上升意味着要多付出一些奖励,但秦王其实是乐的多给些东西的。毕竟给的奖励多也侧面证明了收回的金砖多啊。

  听到这个数量嬴亥的心里总算是开心了一下。虽然自己的金砖数量被嬴颖比下去了,但至少他手下获得的奖励不会少。毕竟这个嘉奖名额可是直接关系到自己以后招揽修士的成功率的。

  然而,很快他就要开心不起来了,因为灌德和吕天正他们正憋着坏在一旁等着看他好戏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