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四百一十一章 埋人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秦王给出嘉奖名额后就轮到嬴亥点名谁来接受嘉奖了。

  “宣裴世杰上前受赏。”

  单独嘉奖人员的出场顺序也是从贡献度最低的人开始,最先上来的这个天佑他们完全都不认识,应该也不是特别突出的那种。毕竟嬴亥手下好歹也有好几百修士追随,天佑他们没道理个个都认识。

  听到自己名字,受赏之人立刻小跑着来到台阶下单膝下跪。这也是个效忠秦国的修士。单独嘉奖名额中这种人一般占多数,毕竟有奖励谁都知道要先考虑自己人。

  等那人躬身行礼之后,嬴亥就开始介绍这人的功绩,而后秦王点头夸赞并鼓励一番,最后给出赏赐的具体内容。

  因为是第一个,所以秦王给出的赏赐并不特别丰厚,毕竟后面还有19个,而且功劳一个比一个高,这第一个要是给多了,后面就不好赏了。不过毕竟是单独嘉奖,肯定比下面那些没点到的人要拿的多,而且不是多一点半点。

  等这人兴奋的接受赏赐退下之后,后面又陆续有十几个人上前受赏,嬴颖这边的人都是一直静静看着并未出声,因为现在还不是发动的时候。

  很快,嬴亥手里的名额就只剩下4个人了。嬴颖这边的几位大臣开始互相使眼色,但并没有着急出声。

  阶梯上,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嬴亥这个时候已经叫上了倒数第四人。这人不是纯粹的修士,而是嬴亥的副手,是个军中人物。虽然理论上来说赏赐是针对修士们的,但军中有些人修为也不低,所以具体情况还看带队王储们的想法。

  显然,这人是比较受嬴亥器重的类型。

  把自己的副手叫到台阶下,嬴亥就开始给秦王汇报他的功绩。这人没有多少直接参战的功绩,但各种调度安排基本都是他在做,所以功劳也很大。加上本身就是秦军中人,秦王给起好处也大方。反正下面只剩3个名额了,现在也不用太谨慎了。

  这人得了好处立刻便高兴的谢恩,然后退回了队伍中。现在轮到最后三个人了。

  嬴亥轻车熟路的喊道:“宣魏二虎,上前受赏。”

  “一介散修魏二虎,恭祝大秦万世永昌。”

  秦王点点头,笑着让他站起来回话。这倒数第三个上场就等于是前三名的修士了。考虑到这次嬴亥带回来的金砖数量,此人的赏赐断然不能少,所以秦王先让他站了起来表示亲近。

  嬴亥照例开始宣讲魏二虎的功绩。“修士魏二虎于本次国运任务中表现卓越,共击败唐国修士……最终成功带回金砖4块,并侧面协助了本国其他修士完成对唐国太庙的入侵行动,可谓是功不可没,还请……”

  “哼,这次是要多谢你们啊,不然我们哪有机会和唐国修士血战一场立此奇功啊?”

  突然的声音让全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去。虽然乍听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这话稍一咀嚼便知是反话了。然而现场各人立场不同,表现也是各不相同。无关的人当然是看热闹的心态,嬴亥一方则是表情狰狞。至于嬴颖这边,多数表现的都很淡定,只有吕天正表情浮夸的假意呵斥道:“大胆,就算你有委屈,也不能打断嘉奖仪式啊。最起码也要等大王子把话说完再说啊。”

  吕天正说完又立刻转身向秦王求情:“吕萌天生烂漫、口无遮拦,打扰了庆祝仪式,还望大王海涵。”说着他还做出了下跪恳求的动作。

  秦王哪能为这种小事让他跪下啊?赶紧就转身做出要去扶他的动作。吕天正本来也没打算真跪,秦王一个动作他就顺势站了起来。

  “吕大夫言重了。童言无忌,不用介怀。”

  虽然吕萌实际上已经不能算小孩子了,但这个时候还有谁敢站出来说吗?不怕得罪吕天正就不怕得罪秦王吗?脑子进水了差不多。

  “多谢大王宽仁。”吕天正感谢完之后又对下面说话的吕萌道:“吕萌,还不快谢恩。”

  吕萌倒是出列依言先谢了恩,却没回去,而是眼眶里盈着泪水,一脸委屈的开始打小报告。“王爷爷,萌萌也是心里难过,一时没忍住把心里话说了出来。那魏二虎原本确实协助了我们入侵唐国太庙,但不知怎么回事,我们刚突进去,他们却突然转身跑了,害的我们被数倍于己方的唐国修士包围,若不是随行将士拼死护持,又恰巧碰上汉国也来劫太庙,我和嬴颖姐姐都差点陷在里面。”

  说到这里吕萌居然真的哭了气来,眼泪哗哗往外淌,嘴里还不忘哽咽着继续说:“小顺子、大年子,还有赵彪和三全,他们好多人,全都死在了里面。本来大家都是能撤出来的啊!呜……”说到这里吕萌彻底放开了控制,直接就往地上一瘫开始放声大哭。

  这一下连秦王都傻了。愣了好半天才想起来恶狠狠的问嬴亥:“可有此事?”

  “这个……”

  “有便有,没有便没有,什么这啊那啊的?”秦王也火了。

  嬴亥无奈承认道:“是,魏二虎是中途撤出了,但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你们急着抢夺自己人手里的金砖。”白起突然接话,搞得嬴亥也愣住了。

  一般来说白起除了军事方面的建议,在朝会中很少发表意见,但也正因如此,但凡他说话了,秦王就多半不会反对。

  只见白起气势汹汹他的走出来,先给秦王行礼。秦王摆摆手示意他免礼后,这才开始继续说话。

  “启禀大王。此次事件臣也有所闻。本想将事情拖到庆祝活动之后再行禀报,但既然吕萌那丫头沉不住气把事情挑出来了,那便就此说清楚也好。”

  秦王暂时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肖毕和他们抢了天佑金砖的事情嬴亥这边自然不会主动说出来,至于天佑他们这边……那是故意憋着坏就等现在发飙呢。

  “父王容禀。”嬴亥一看事情不对赶紧就跪下了,想要争取一个解释的机会。奈何白起在秦王心目中的地位太高,他只要一说话,别人通常就没有说话的余地了。

  “你闭嘴。白起,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今年国运任务,嬴亥王子与嬴颖公主本是搭火前往唐国劫砖的,这与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在离去之前,九公主与大王子却都曾各组一支协军。”

  秦王点头。“此事,孤也有所耳闻。”做为秦国之主,他自然有自习的信息渠道。只是国运任务乃是年轻一辈的较量,秦王并不直接插手,所以并没有事无巨细的去了解分析。加之肖毕和他们干出的事情本身就是发生在国运任务的最后几天,且当是是在混战中发生,所以消息并没能及时传出来。等秦国这边的人接到消息去抢金砖的时候,天佑他们其实已经撤离了现场。所以秦国这边其实也不怎么清楚这批金砖具体是怎么出现的,只以为是嬴亥的人生生从宋国太庙抢出来的呢。

  白起等秦王说完又继续道:“二位王子公主虽然各有一支协军,但建制、用法却大有不同。大王子所组伏兵人数虽不及主军,却也是大股人马,且队中多为精卒,规模虽不及主军,却是一支实打实的精兵。”说到这里白起话锋一转,“然九公主所组协军编队却是一支……”白起斟酌了一下才道:“一支探马小队。”

  “探马?”

  “是的。此队人马数量极少,算上配给的军士也不过一队人马,确实只能算是一队探马而非一般意义上的协军。”

  按现代的标准,这其实应该叫特战小队,或者侦察排之类的建制。但神洲大陆的秦国没有这样的编制,非要说的话也就只有探马稍微类似一点。

  白起等秦王消化完自己话中的信息,这才继续道:“两位王储组成协军后都选择了在国运任务开始前将协军派出,但两支人马去向却有不同。九公主所建协军去了唐国,不但收集了大量有关唐国修士的情报,还在国运任务开始后立即展开绞杀行动,趁着唐国修士以为国运任务尚未正式开始,心理松懈的机会,一举绞杀唐国多名持法类修士,重创了唐国修士的守卫力量,这才有了之后的金砖大丰收。”

  秦王满意的点了点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探马更当先。颖儿擅兵也。尤其此队人马还能袭扰敌军,为大胜打下基础,更乃难能可贵。不知此队人马由何人率领?孤王当重赏之。”

  “回陛下,此队人马的领队乃是去年年初选送紫霄宫的新近修士天佑。”

  “天佑?”秦王思索了一下,“莫不是化解了唐国羞辱我国的那次灵骑事件的天佑?”

  “正是此人。”

  “哈哈哈哈,果然是少年英才。”秦王开心的笑了两声,忽然面色又再次转冷,对白起道:“先说正事,表功等之后再说。”

  白起领命,继续道:“那天佑所率一队人马,在唐国完成了袭扰任务后便先行离开,而后转去了赵国。”

  秦王明显愣了一下,因为根据往年的惯例,秦国并没有袭击赵国抢夺金砖的先例。不过秦王并未出声,只是稍有些惊讶,依然在继续听白起叙说。

  “天佑此子修行时日尚短,因此修为不高,但本身聪慧过人,故意反其道而行,想别人之不敢想,成功从赵国太庙抢出数块金砖,并成功脱出赵国范围,令队中人员先行护送此部金砖返回国内。”

  “然后呢?”

  “此后天佑所率队伍精简了人员,进入了宋国王城,恰巧遇上肖毕和所部纵马抢出王城,还险些撞倒了当时混迹宋国百姓中的天佑等人。”

  嬴亥赶紧辩解:“当时肖毕和他们并不知道有自己人混在人群中,有所误伤再所难免,不能因此苛责他们。”

  秦王也觉得有道理。毕竟当时天佑他们是伪装潜伏,换谁也难免误伤。

  然而白起并未纠结这个,而是继续道:“后来天佑一行与我国潜伏于宋国的细作成功联系上,从而得知,肖毕和等人原来是成功劫掠了宋国太庙才会遭到追赶抢出王城的。”

  秦王之前没说话,现在停了这个解释才点头道:“嗯,肖毕和等人既然劫出金砖,自然是要立刻返程,冲撞了本方其他队伍也再所难免,是不宜追究他们的责任。颖儿你说呢?”

  秦王都发话了,嬴颖自然不能唱反调,再说他们的杀招也不在这里。“父王所言极是。天佑他们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知道原委后也没怪他们。”

  “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此子心性俱佳,前途不可限量。”

  “女儿代天佑谢父王夸赞。”嬴颖行礼后退回一边。

  白起立刻接着道:“此事确实不足挂齿,然,根据当时情报,肖毕和等人此次行动劫出的金砖数量乃是8块,而非143块。”

  “哦?”秦王略带疑惑的转头询问嬴亥:“那你刚刚进献的金砖是从何而来?难道说肖毕和他们又回去重新扫荡了一次宋国太庙?我听说你此次进献的金砖大多是来自宋国方向的吧?”

  嬴亥一下被问的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总不能说是从自己人那儿抢的吧?

  嬴亥不敢说,白起却不会给他遮掩,直接反问道:“大王,您可知那天佑一行后来进入宋国王城具体斩获几何?”

  秦王也没多想,直接道:“想来也有百余吧。刚刚颖儿进献的金砖数量尤为可观啊。”说到这里秦王脸上都带着笑意,毕竟以前从未有过一年进账这么多金砖的先例来着。一想到有这么多金砖加成,明年国家定然兴旺不少,秦王心里就忍不住的开心。

  然而,白起接下来的话却是让秦王的心情急转直下。

  “大王这次可是打错特错。那天佑带出来的金砖可不止百块,而是足足有四百余。”

  “什么?”秦王反应巨大,哪怕以帝王的隐忍,这么大的熟练差距也让他吃惊不小。关键这东西不是一般的黄金,这是人道金砖,是国家的根本啊。而且秦王知道嬴颖进献的金砖中有近百块是来自唐国方向的,也就是说,如果中间没有出什么问题,嬴颖进献的金砖总数应该是近五百块而不是刚过三百才对。这中间近两百块金砖的差额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又被抢回去了?一想到这里他又平静了下来,问:“是不是之后遭到拦截,又被宋人抢了去?”

  白起冷笑着回答:“是,天佑他们虽智计百出,却还是百密一疏。眼看着成功将四百余块金砖运出了宋国王城,只要跨过边界就是我大秦的天下。却不想却在这时遭到拦截,藏匿金砖的特殊车辆被毁,金砖散落一地,最终只抢出了部分金砖献与大王。”

  秦王听到这里还以为是被宋人拦下了车队,愤愤道:“宋人可恶,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国运任务吗,有输有赢此乃情理之中,你等也不必介怀一时之得失。能有如今的成绩,孤已十分快慰。”

  “金砖为宋人所截确实无奈,但若是被自己人截住的呢?”

  白起这一句话瞬间就把嬴亥问的汗如雨下,整个人都开始摇晃了起来。他拼命的想要找个借口,却发现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秦王这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瞬间暴怒。“你是说那拦截天佑一行,打坏了藏匿金砖车辆的人是我秦人?”

  “这就要问大王子殿下了。”白起看向嬴亥道。

  “说,到底怎么回事?”秦王的好心情如今已经荡然无存。虽然今年国运任务秦国算是大丰收,但一想到平白少了两百块金砖,秦王的心里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父王,肖毕和他们当时并不知道车上拉着金砖,只是因为他们自己也在被宋人追击,战斗中不小心将九妹的车队卷了进去。那都是意外,不能怪肖毕和他们啊。”

  白起听完立刻反问:“哦?那在天佑出手帮你们剿灭了宋人追兵后呢?为何不允许天佑他们带走金砖?”

  “当时……当时……”嬴亥没参与当时的事情,他是事后才知道的经过,所以有些细节并不是完全清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下面的修士人群中,肖毕和终于忍不住了,想了想和魏二虎一起来到台阶下跪下准备解释,结果嬴颖在上面抢先呵斥道:“大胆。无人传召,谁让你们离开队列的?来人呐,拉下去,哄出宫门。”

  侍卫们立刻上来架起两人,看了一眼秦王,见大王没什么表示,明白这是默认了九公主的命令,也就不再迟疑,拖着两人就往外走。

  肖毕和知道这时候不说清楚就没办法翻案了,批命挣扎着喊道:“大王,大王,此事我们乃是亲身经历,请容我等解释一二。就算是官府断案,也不能只听一家之言呐!”

  秦王一抬手,“让他们说”。

  侍卫立刻放开两人,却没有退走,而是站在他们身后,准备随时抓人。

  魏二虎不会说话,只能低头跪着。肖毕和慌张的解释,“当时金砖散落一地,天佑他们本就人手不足,又无车辆,那么多的金砖根本无法运走,所以我才想着大家一起护送这批金砖返回秦国。许是天佑道友会错了意,所以才有这般误会。”

  秦王皱着眉头没有急着发表意见,他在斟酌。嬴颖却是先一步询问:“父王,既然肖毕和亲自解说,那不如把天佑也叫来来个当面对质如何?”

  秦王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于是点头同意。

  天佑听到了宣召,也离开队伍来到了台阶下。看了眼被压着双膝跪在那里的两人,故意没有下跪,而是站着抱拳一礼。

  如果只有天佑一人,此时他是应该单膝下跪的。毕竟他名义上是秦人,又跟随嬴颖,算是效忠秦国。但又肖毕和和魏二虎在旁,他就不能跪。因为如果他跪着,秦王潜意识中会将其与肖毕和二人同质化。反之,他站着,这两人跪着,会让其他人等潜意识中将他们区分开来,并判定天佑是身份更高的存在,而那两人则是会被众人潜意识的打上地位低、不可信、不占理这样的标签。

  除了没有下跪,天佑的礼数还是相当周到的。规规矩矩的拜完,他才开口道:“启禀大王。肖毕和所言恕我无法苟同。”

  “你这贼娘皮老子弄死你。”

  “天佑,当着大王的面你别信口雌黄。”

  魏二虎一蹦三尺高,肖毕和也站了起来。魏二虎似乎还想过来对天佑动手,却被身后的侍卫一脚踢在膝弯处又跪了下去,再想挣扎却是挣不动了。不过肖毕和却是没受到什么暴力对待,只是被侍卫挡住没让他有过份动作。毕竟羽林军名义上是归郎中令监管的,而郎中令肖天德就是肖毕和的亲叔叔。有这层关系在,侍卫们对肖毕和多少都要照顾一些。不过也仅限于这一点点了,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让他胡来。好在肖毕和不是魏二虎那种莽夫,他还算知道分寸。

  天佑可不是那种让人随便欺负的性格,既然他们敢龇牙,他就敢拔了对方的狗牙。

  “你们还还知道这是当着大王和百官的面啊?大王正在听我回话,你们就这么贸贸然的打断,至大王颜面于何地?至朝纲、礼法于何地?”

  “大王,我不是……”

  肖毕和刚想结束就被秦王打断。“够了。你们两个给我闭嘴。羽林卫。”

  “末将在。”后面压着两人的羽林卫赶紧行礼。

  “若此二人再无故插嘴,不用等我命令,直接掌嘴二十。”

  “诺。”

  “天佑,你继续说。”

  “回大王。当时情况是这样的。我等本已顺利抵达边境,却发现前方肖毕和所部与宋人纠缠在一起,并逐渐向我方运动。我预测到会有被卷入战团的风险,遂提前命妖宠先行带走了部分金砖,不然此次损失怕是会更为巨大。”

  “好,很有先见之明。”秦王还不忘夸了一句。

  天佑继续道:“之后情况果然如我所料,车队被卷入战团。当时肖毕和等人许是将我等当成了宋人,故意袭击我等,希望宋人修士会出手保护我等并因此被牵制住。此事倒不怪他们,毕竟当时他们尚不知我等身份,只能说是我们运气不佳。”

  这里天佑没有坑对方,因为秦王只要想,很容易知道详情。这个时候捏造谎言只会让秦王知道真相后反过来看清自己,根本划不来的。相反,天佑越是说的中肯,秦王反而会越是喜欢他这种正直之人,进而在之后的裁决上偏向他。

  “当时我等虽心有不甘,却也没什么怨气,还协同肖毕和他们一起消灭了宋人追兵。只是之后的事情……”天佑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还做出无奈的样子摇头叹气道:“可惜利欲动人心,肖毕和他们居然为了争功,强行要求我等并入他们的队伍之中。”

  秦王黑着脸问肖毕和,“可有此事?”

  “大王,他血口喷人。”肖毕和狡辩道:“当时他们只有十几个人,数百金砖散落一地,根本无从收集,况且车辆已毁,放任不管便是便宜了宋人。我是不想眼看着那么多金砖被宋人抢回去,这才好心提议大家结伴护送金砖返回的。没想到这天佑只考虑自己,担心我们吞了他的功劳,坚决不让我等插手,这才酿成之后的危局。”

  秦王听着这话似乎也有些道理,于是又反问天佑:“肖毕和他们虽然犯错在先,但所言也有些道理。那你当时为何不答应他呢?难道就因为不想平白被人分了功劳?”

  天佑并没有急着辩解,而是从容道:“大王容禀。当时拒绝肖毕和提议却有不想被分了功劳的想法。”

  听到这里秦王明显表情一变,但天佑却是接着又道:“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我怀疑这样可能会做无用功,还有不想伤了我大秦的根基。”

  秦王有些不高兴的命令天佑:“你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不要卖关子。”

  “启禀大王。当是我确实想了很多,并非刻意卖关子。”

  “那你便一一道来。”

  “诺。”天佑应了一声,继而道:“肖毕和所部有修士百人,还有大批精锐军士随行,结果却只抢出8块金砖。我所率小队尚不足一队人马,却能从宋国太庙劫得金砖四百余,这中间靠的绝不是战力彪悍,否则除非我等都是人魂期以上的修为才有可能。”

  天佑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让大家思考,众人也都很快理解了他话中的意思。

  “所以,能以如此少的人员,运出如此巨量的金砖,靠的是智谋、是情报、是勇气、是充分的准备。金砖上路后,我故意让人在宋国王城各处丢下了十数块金砖,用以扰乱视听,这才从容的带着四百多块金砖安全出城,没有像某些人一样被追的四处乱窜。”

  “你说谁呢?”魏二虎是个暴脾气,哪受得了这种气,当即就要冲过来动手,结果刚站起来就被按了下去。他的修为虽然还不错,可后面压着他的羽林卫也是宫中高手,修为比他还高,何况是二对一,根本没胜算。

  两名羽林卫压住这魏二虎后就看着上面的高台。秦王没说话,没想到一旁的白起居然落井下石,对羽林卫呵斥道:“你们愣着干什么?刚刚大王的命令这么快就忘记了?”

  那俩羽林卫都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抓过魏二虎就开始掌嘴。尽管修士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可动手的这俩也不是一般人,刚三个耳光下去魏二虎的嘴就明显肿了起来。刚开始这厮还挣扎着想反抗,十几个嘴巴之后就只剩哼哼声了。等二十个全打完,等被松开的时候,这厮直接就瘫在了地上,血水混着口水顺嘴角往下直流却根本停不住。不过能看得出来,这还是人家留了分寸,不然真甩开了打,真能直接掌毙了魏二虎。毕竟人魂期是条分水岭,过了这个槛的修士和没过去的完全是两种状态。

  秦王看也没看半死不活的魏二虎,只是等着天佑继续说。

  天佑也没停,继续道:“正因为知道我们人数太少,无法力敌,所以我只能将其他方面尽可能做到极致。这批金砖,我不但专门提前让细作们代为准备了运输用的马车,还让一名江湖上的朋友秘密为我们准备了一直备用车队在我们后方跟着。”

  听到这里秦王眉毛一挑,问道:“也就是说,就算肖毕和他们不帮忙,你们其实也能运走这些金砖?”

  天佑点头。“当时我也没有直接拒绝肖毕和的提议,而是问过他打算如何处理这批金砖,没想到他居然没有运走金砖的方法,只是打算强行守住那里,然后让国内派出更多修士前来支援,强行带走这些金砖。先不说我们是否守得住金砖,就算守住了,这样与宋人正面碰撞,我国修士的伤亡必然极高。而且出发前九公主和我说过,今年的主攻方向还是唐国。那时我们已经离开半月有余,并不知道唐国那边的进度如何,因此担心肖毕和的办法影响唐国那边的行动,故而不愿意按他的计划行事。况且我们本就有备用方案,自然更不可能去听肖毕和的安排。”

  秦王想了想也点头道:“确实。以你所述,当时确实不该听肖毕和的安排,只是你为何不说与他听,寻求合作?”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天佑解释:“当时我刚说拒绝,肖毕和便变了嘴脸,甚至出言威胁要偷偷杀掉我等,若非他的队伍中也有我紫霄宫弟子,我又抬出师尊振远上仙的名号,让师兄们站到了我这边来,怕是现在已经埋骨荒野从这世上消失了吧!”

  “大胆,放肆,无法无天。”秦王愤怒的转头盯着肖毕和质问道:“说,可有此事。”

  “回大王,是他血口喷人。我绝无说过这话。”

  秦王转头去看天佑。

  天佑立刻回击,“当时在场众人皆可作证。他们虽然在国运任务中由你率领,却还是我大秦的人。若是大王下令让他们据实禀报,你说他们是会帮你捏造谎言,还是据实以报呢?”

  秦王再看肖毕和,后者已经哑口无言,因为他明白了,那些人不会帮他。如果当时他们真的动手了,并且干掉了天佑他们,那么为了自己不受牵连,为了利益,他们肯定会帮助肖毕和瞒下此事。但现在这个情况下,他们本身就不许要承担什么责任,而且又没有什么好处。谁又会单纯的为了保他肖毕和而去欺瞒秦王呢?

  看了这么多年满朝文武之间的勾心斗角,秦王自然是一眼便看出了肖毕和的词穷。

  “竖子尔敢!”暴怒的秦王怒喝道:“扒了他的衣甲,摘了冠冕,先压下去。”

  “大王……”

  “你闭嘴,再多话就给我一起滚去天牢蹲着。”

  肖天德哭喊着跑出来要求情,没想到刚蹦出两个字就被秦王一句话给堵了回去,僵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你继续说,之后呢?”转向天佑时秦王的情绪依然没控制住,说话声音中还带着怒火,但天佑知道这不是冲他来的,也没在意,只是继续介绍。

  “当是我就搬出了师尊,有我紫霄宫师兄加入了我们,肖毕和知道留不住我们了就没敢真的动手。我当时说要带走一些金砖,但肖毕和却一块都不让我们动,是我又抬出师尊才让他松口让我们带走了几块金砖。至于之后的事情想必大王已经猜到了。肖毕和传讯回国,大王子命魏大虎调走了原本参加唐国行动的人马,致使九公主所部孤军奋战,不但收货骤减,还平白损失了大批青年才俊。

  而且,此后与宋国的争夺战也没能保下全部的金砖,依然有部分金砖被宋人抢回。九公主进献的金砖中就有部分是被宋人从肖毕和手中抢走,而后又被我率队杀了个回马枪重新抢回来的。”

  秦王听到这里已经在全身发抖了。这是被气的。

  神洲大陆的国家,最重要的东西就那么几样。金砖和有潜力的年轻修士,哪一样都是各国重视的根基。然而肖毕和他们的行动不但让秦国少得了大批的金砖,还平白搭进去那么多本不该阵亡的年轻修士。须知这些人若是能活着,说不定以后就有哪个会成为秦国的栋梁。然而这些人却这么白白的牺牲了,还牺牲的这么不值得。

  白起适时的进言道:“臣也是闻听此事后气愤难平,所以才忍不住在此本该高兴的庆典之上把一切都说了出来。搅了大王与大家的兴致,还请大王责罚。”

  秦王也是养气功夫深的,深呼吸了几次之后居然控制住了自己的心情。没有去接白起的话头,他直接吩咐道:“白起,孤命你彻查此事详细经过,之后向我禀报。庆典暂时延后,待彻查结束再论功行赏。”说到这里他又转向台下的修士和军兵,“今年大家的努力孤看到了。孤不会让大家的付出的不到回报,但也不能让害群之马得了便宜。大家不要着急,待一切查明之后自会论功行赏。”

  “大王万胜。”白起举起手臂高喊。

  “大王万胜。”下面的修士和士兵一起举手跟着喊,声音如山呼海啸一般,震的地面似乎都在颤抖。

  “大秦万胜。”

  “大秦万盛。”

  几句口号倒是让秦王的心情好多了,平静下来之后便吩咐各官员通力配合查明此事,而庆典也是不了了之。

  虽然搅和了庆典,但天佑他们知道,该拿的奖励不会少,反倒可能多出不少来。因为肖毕和那边多半是拿不到任何奖励了。虽然肯定不会有杀身之祸,但各种惩处是绝对不会少。反正肖毕和这次是栽了。而且,今天在广场上,其实几个当事人都可以漏掉了一个人,那就是嬴亥。

  肖毕和虽然是主事人,但他是为嬴亥带队的,也就是说总负责人还是大王子嬴亥。只是嬴颖一系的人都知道,只要秦王明白其中干系,对嬴亥产生不满就足够了。没必要把事情挑明了说。

  嬴亥再怎么也是秦王的大儿子,你还能逼他把自己儿子宰了不成?所以说,当时大家都刻意的回避了嬴亥的问题,但其实效果已经产生。至少嬴亥离王座是越来越远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