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四百一十四章 越来越奇怪的帝道剑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帝道剑与太一剑不同,前者要相对温和许多。相比之太一剑的完全不许无关人员碰触,帝道剑好歹还会区分使用者的情况。若不是出于恶意,帝道剑其实并不会介意别人暂时拾取它。但要说完全拿不动,这个天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

  当他在王宫中听到这样的答案时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帝道剑还是要拿回来的,所以他还是在嬴颖的陪同下来到了太庙。

  守门的太庙守将看到天佑的时候立刻就迎了过来。把金库搞成那样,事后居然还没被责罚,守将也算从中看出了秦王对这个小家伙的重视了。若是换个人干出此等事来,被大王车裂了都不足为奇。

  简单交接印信确认后守将将二人带进了金库之中。经过几日的打扫,这里已经重新恢复了整齐,就连格架都已换了新的。若不是知道原本的东西都毁了,根本看不出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天佑的帝道剑就在那太极阴阳鱼的中央,横在地面上的铜盘之上,看起来是被弹出来后就一直在这里没动过地方。

  天佑有些疑惑的走过去,没有直接去拣,而是先观察了一下帝道剑的情况,结果发现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变化。旁边的守将也明白他的疑惑,出声解释:“我们试过很多方法,不管如何使力,这把剑就是纹丝不动。”

  嬴颖也跟着补充道:“我还命人做了可以方便多人使用的抬竿,结果也都没能移动分毫,还毁掉了铁柱的抬竿。”

  天佑疑惑的点点头,随后伸手准备去捡起地上的帝道剑,同时说道:“那还是我来试试吧。”结果他话音未落,手掌根本就没碰到帝道剑,仅仅是张开手掌对准了帝道剑做出捡的动作,地上的帝道剑竟然突然就震动了一下,然后一下立了起来,嗖的一下就自己把剑柄递到了天佑手中。

  太庙守将:“……”

  说实话,天佑自己也有点懵。不是说拿不动吗?这不和之前一样吗?根本不用拿,一伸手自己就过来了。他还试着在手上掂了两下,确实,手感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能感觉到重量感,但感觉非常称手,并没有丝毫沉重的感觉,更别说提不动了。

  “奇怪,之前分明就是完全拿不动啊!”嬴颖想了想道:“你这帝道剑以前也是这样吗?”

  天佑摇头。“倒是也有拒绝别人碰触的情况,但却不是这般模样。要不你们再试试?”天佑说着又把帝道剑放在了地上。

  守将想了想,真的弯腰去势了一下,结果情况依旧。别说拿起来了,根本连晃动一下都做不到。

  这下天佑也奇怪了。按说帝道剑不该是这样的才对啊。想了想,重新捡起帝道剑,然后天佑做了一个差点把旁边的守将吓死的动作。他竟然随手将帝道剑往前一丢就不管了。想想这把剑那完全拿不动的重量,如果就这么砸在地上,岂不是又要修金库了?

  然而,事情与守将所想完全不同。这帝道剑并未带着万钧之力砸在地上,而是……飘了起来。就像毫无重量的羽毛遇到了一丝丝上升气流一般,原本十几个人都没能晃动一下的帝道剑竟然就这么忽上忽下的悬浮在了空气中,这从重于泰山到轻于鸿毛的瞬间转变让守将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守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震撼之意,最终只能选择闭口不言。

  嬴颖缓过劲来踢醒天佑:“既然物归原主了,那就赶紧走吧。太庙重地,毕竟不适合多做停留。”

  天佑想想也是,转头问守将:“我们走吧?”说着就从无忧袋中取出了帝道剑的剑鞘,小心的将帝道剑插回去后便往无忧袋中一丢。原以为会想往常一样,将帝道剑直接塞回无忧袋中,然而天佑这往里一丢之后却立刻感到左手一沉,本该消失在无忧袋中的帝道剑竟然反将无忧袋顶了出去。

  无忧袋是空间装备,看似不大,却内有乾坤。莫说是一把剑,就算是两丈长的铁枪也照样塞得进去。然而刚刚这一下,天佑手中的无忧袋却仿佛变成了一只普通口袋一般。从袋口放进去的帝道剑竟然一直顶到了袋底,然后把整个袋子都给顶了出去。

  “嗯?”天佑愣了一下,然后疑惑的捡起无忧袋又试了一次,结果居然真的碰到了袋底。

  原本天佑他们是已经打算离开了的,看到天佑在那里试了半天,嬴颖他们也注意到了他这里的异常。守将倒还好,嬴颖是知道那是吕萌卖给天佑的无忧袋的,然而刚刚这情况显然也超出了嬴颖的认知范围。

  “你的无忧袋坏了?”嬴颖不确定的问道。

  天佑也很疑惑,他先把帝道剑丢在一边让其自己悬浮在那儿,然后伸手就从无忧袋中取出了太一剑来。看了看手里的太一剑,天佑又试着将其塞了回去,然后又再次取出放回了两次,发现没有问题之后又试了下其他东西,结果都可以正常的取出放入,就唯独帝道剑出了问题,怎么也塞不进去。

  “奇怪,无忧袋明明没问题啊,为何我的帝道剑放不进去?”

  “你这是无忧袋?”守将一开始以为那是个普通袋子,现在听说是无忧袋也明白了天佑在纠结什么。于是也疑惑的说道:“那就怪了。除了金砖和活物,我还没听说过有什么人能拿得动的东西是放不进无忧袋中的呢。”

  本来还在纠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天佑听到守将的话也是一愣,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可能的原因。

  可以说帝道剑的一连串变化都是因金砖而起,而金砖的特性就是无法被放入任何的空间装备。这帝道剑既然吸收了金砖中的某种能量,那也完全有可能把金砖的某些属性一并吸收过来。一想到这里天佑就感觉思维豁然开朗。不光是无法放入无忧袋中,帝道剑突然变得沉重无比也有了解释。重。那不就是金砖的特性之一吗?

  尽管想到了可能的原因,但天佑依然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而且他也没法和别人说,只能打岔道:“算了,这剑最近是有些奇怪,回去我再找师尊问问吧。”

  嬴颖他们也想不到原因,自然只能点头。不过天佑却没有就此离开,因为他还有点疑惑需要解开。

  “对了,一直听说金砖也是无法放入空间装备的,我还没试过,不知可否在这里让我满足一下好奇呢?”

  天佑的要求说过份也过份,但要说简单也简单。对一般人来说接触金库内的金砖本身就是不得了的大事,然而天佑如今已经在这儿了,如果说只是当着大家的面试一试金砖是否能放入空间装备,那倒是也不算什么。

  虽然事情不算什么事,但守将也不好一个人做主,因此他就看向了嬴颖。

  嬴颖想了想道,“正好我也没试过,不如现在试一下看看,是不是和你的剑一样。”

  嬴颖不过是找个借口,但现在谁也不会在意这个。天佑正好顺着她的意思就去找了一块金砖来试了一下。

  天佑之所以要做这个实验,其实并不是想看金砖和空间装备接触的结果。他其实是在担心,担心被帝道剑吸收了那不明的能量后,秦国金库中的金砖会失去原本的特性。万一真的发生那种情况,他就必须要想想之后要怎么办了。毕竟金砖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命脉一般的存在,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把秦国的命脉弄出了问题,那可就麻烦大了。

  还好,金砖拿在手里依然是分量十足,至少“重”这个特性还在。

  天佑接着就真的把金砖往无忧袋中塞了进去,然后发现金砖也不是真的无法放入空间装备,不同的是它不会被纳入空间装备中的异空间,而是实实在在的进入了无忧袋内部。仅仅就这一块金砖,就把无忧袋撑了个满满当当,而且手里的分量也是实打实的,丝毫没有变轻。由此可见无忧袋并不是会被空间装备排斥,仅仅是连接外部空间与空间装备内部的小世界的通道对金砖无效而已。

  当别的物体被放入无忧袋中的时候,它其实是通过袋内的类似空间门一样的结构进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中,而金砖却不会通过这道“门”,而是直接进入了袋子内部。这才是它无法被放入空间装备的真相。

  测试过后重新将金砖放回原处,天佑心里也安心了不少,至少现在证明了帝道剑吸收的东西对金砖本身并没有影响。又和守将说了两句,天佑他们这才一起离开金库回到了地面上。帝道剑因为无法放入空间装备,在宫里带着武器四处晃荡又不太好,所以最后只能由守将派了两名侍卫跟着天佑一起行动。

  本来守将是想让侍卫帮忙拿着的,可惜这东西别人拿不动,只能天佑自己带着,侍卫不过是万一有人要挑毛病也好有个说辞。

  离开太庙,嬴颖便带着天佑去见了秦王。

  对自己祖先曾经使用过的镇国神剑,秦王自然也是非常感兴趣的。听说天佑可以拿起那帝道剑,秦王便让他拿出来仔细端详了一番,可惜秦王也试过了,他也和其他人一样,根本拿不动帝道剑。

  看着秦王颇有兴趣的研究帝道剑,天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小担心。虽然听嬴颖说秦王并没打算收回帝道剑,但毕竟是秦国曾经的镇国神剑,损坏了也就罢了,如今既然恢复了,而且也证实了威力不凡,秦王自然不可能不动心。不过这毕竟是秦王赏赐的物品,即便是真要回去,天佑也没什么理由拒绝。好在秦王确实言而有信,送出去的东西便没打算再要回来。把玩了一会儿之后就让天佑收了起来。

  看完了帝道剑,秦王却是忽然说起了正事。

  “今年的国运任务你斩获颇丰,对我大秦来说确实是件大喜事,但回去紫霄宫,你还要谨慎着些才好。”

  天佑略带疑惑的看着秦王,显然并没理解话中的意思。

  秦王也注意到他大概是不太理解,干脆挑明了说道:“紫霄宫不在十国之内,也不受任何一国管辖,但紫霄宫没有国家派别,修士却未必没有。此次国运任务你所做之事,必然会通过各国在我大秦安插的细作传回国内。届时,你在紫霄宫内怕就不得安宁了。”

  “陛下放心,师尊大人的威名在紫霄宫还是能镇得住一些人的。”

  秦王笑着摇头。

  “当然不会有人明着加害于你,但下阴招使袢子却很容易。只要你抓不到切实的证据,同为紫霄宫中修士,即便是你那师尊也不能把人怎么样吧?”

  天佑哑然。还别说,秦王提点的相当有道理。

  这次国运任务中唐、宋、赵三国都在天佑手里吃了大亏,此后一旦消息传开,属于这三国的修士必不会让天佑安心。他们不敢明着来,难道还不能下黑手吗?

  当然,虽然秦王提点的也有道理,天佑却依然没有太过担心。紫霄宫毕竟不是一般的小门派,门规还是很严的。再说天佑自认也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软柿子。对方那个不露面也就罢了,若是敢冒头,定叫他们知道自己的厉害。

  心里这样想着,嘴上还是要承秦王的情,天佑很虚心的接受了秦王的提点,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不在意。

  秦王这边也是点到为止,没有多说。又交代了几句便结束道:“因为之前的意外你也耽搁了不少时间,这便快些回去吧,其他人都已经先回山了。不是等你,现在颖儿他们都该到紫霄宫了。”

  国运任务结束,大家自然是要尽快返回紫霄宫的。今年是因为秦国这边的奖励计算出了问题,所以耽搁了不少时间。但结算一结束,大家还是立刻赶回了各自门派。不过因为天佑受伤昏迷,嬴颖他们一直没走,这才拖到现在。如今天佑恢复了健康,大家自然要赶紧赶回去了。

  离开王城,天佑在白府见到了还没走的庞大海一行,大家商定再住一晚,明日一早乘坐传送阵返回紫霄宫。反正已经迟了这么多天,也不急于一晚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众人便在白府集合,告别了送行的白起之后直奔传送阵而去。然而送走了众人之后,回到演武场锻炼的白起都还没结束一天的锻炼,就见管家一路小跑着来到他身边。

  “将军,小姐他们又回来了。”

  “回来了?他们不是刚走吗?可是忘了什么东西吗?”白起也很疑惑啊,这才走了不到一早上怎么就又回来了呢?

  管家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带着白起去了前厅,此时白冰雨正在那里。

  白起一进大厅就看到了嬴颖和白冰雨站在那里说着什么,天佑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后面还站着柒小妹和他的妖宠,奇怪的是其他人却不见了。

  当是留下来等着天佑的除了嬴颖他们之外还有白家的五姐妹以及赵灵韵、吕萌他们这些人,然而回来的人里却没有这些人。

  “爹。”

  “嗯。”白起点了下头,又向嬴颖拱了拱手,“你们这是怎么又走回来了?”

  “白世伯,是我的问题。”天佑站起来给白起行礼,然后解释了一下原由。

  其实事情很简单,还是帝道剑的问题。

  帝道剑吸收了金砖中的能量,然后具备了金砖的某些特性,例如变的沉重无比,还有无法被放入无忧袋中。如今天佑又发现了它的第三个新特性,那就是不能被传送。

  当时他们一行人已经到了传送阵上,然后启动传送阵打算直接传送到紫霄宫山脚下,结果别人都过去了,背着帝道剑的天佑却还在原地。传送过去的人发现少了一个人,于是又回来找他。在搞清楚了是帝道剑的原因之后,最终大家便打算留下来陪天佑一起,不过天佑却把大部分人都赶了回去,毕竟已经耽搁大家这么久了,他也不好意思再继续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本来连白冰雨和嬴颖她们天佑都没打算让她们跟着,但耐不住他们特别的坚决,这才让她们跟着一起回来了。

  对于天佑的帝道剑这个麻烦属性白起也是不太明了。让天佑拿出帝道剑研究了一会也是一无所获,最终也就只能不了了之而已。至于返回紫霄宫的办法……不能用传送阵当然就只能走回去了。好在他们人数不多,又没什么行李负重,有灵骑代步,倒也要不了多长时间。

  原本以为二月中就可以回到紫霄宫,结果因为这一耽搁,路上又要几天,等天佑他们回到紫霄宫的时候都已经快三月了,比起去其他国家参加国运任务的紫霄宫门人迟了近一个月。幸好紫霄宫采取的是自学为主的教学模式,倒是不用担心旷课问题,不然以天佑他们的这个状态开除都够了。

  不管怎么说一行人总算是回到了紫霄宫,天佑连洞府都没回,直接把虎妞和胡青玄都丢给了柒小妹负责安顿,自己一个人就直奔了天穹峰。他现在有许多的问题需要请教振远上仙,所以有些迫不及待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