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四百二十四章 奖励下来了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安排好了胡青玄的事情后天佑忽然就闲了下来,虎妞的师傅暂时还不好找,只能先跟着上大课。柒小妹那边刚把想拍楚非凡马屁的几个小人教训了一顿,短时间内看起来是会安生一段时间了。于是天佑也终于迎来了一段短暂的安生日子,过上了早起练功而后听课、训练、搞研究的规律生活。

  然而,平静日子也就过了不到半个月,然后天佑就开始犯愁了。他的功法似乎是出了问题,修炼过程看似一切正常,吸纳的灵气量也是逐渐递增,尤其是洞天福地最近又完成了一部分,外部灵气浓度有了显著提升,灵气的吸纳也变得更加容易了。然而,这一切的正常之后却是修为进度卡死在原地踏步的诡异状况。天佑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又不能去问振远上仙和天妃,最后只能按原先计划好的去找伏羲。

  因为伏羲的身份特殊,而且要求他不要暴露两人的关系,因此天佑一直很小心的避免不要去打搅伏羲,然而这次实在是没办法了,不得不求到他头上。

  伏羲虽然说过不要暴露他们关系密切的事情,却并没有排斥天佑的求助。在接到传讯纸鹤送来的消息后,伏羲只隔了一天便在一日深夜赶到了天佑的洞府中。

  “伏羲仙长。”天佑中规中矩的行礼。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对自己特别看重,但至今为止他和南明对自己的照顾天佑都看在眼里,尤其是南明每次看向自己的眼神,那种奇怪的感情总让天佑觉的有些莫名,然而其中的善意却是无法忽视的。所以即便搞不清楚他们的真实身份,即便知道他们可能都是妖族出身,天佑依然决定相信他们,并保持最基本的信任。

  裹着一身黑袍的伏羲还是那样的淡然,没有和天佑客气,进了洞府之后便立刻道:“我时间不多,咱们还是快些吧。你先过来,我帮你检查一下灵脉。”

  天佑依言走过去,在伏羲的控制下转身背对着他,然后伏羲让柒小妹和虎妞帮忙把天佑的上衣全部除去,接着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分别按住天佑背后身柱、神道两处大穴,左手五张张开,分别按住天佑头脸左侧阳白、头维、天冲、浮白、听会五处穴点,强大的灵力由右手按住的身柱穴灌入,在天佑体内四处游走,最后经神道穴回转流出。整个过程中天佑都感觉到自身的灵力被牵引着跟着一起震颤波动。

  持续了好一会儿之后伏羲才放下手掌,天佑立刻转身询问:“仙长,我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功法练岔了?”

  伏羲摇了摇头,反问:“你最近可是刚刚祭炼过本命法宝?”

  诧异的天佑愣了一下,而后点头道:“是啊。莫非我这情况与那法宝有关?”

  伏羲这次点了点头。“你的功法没有问题,而是那件法宝品阶太高,之前似乎还有些亏损,被你祭炼后似乎是恢复了以前的部分威能,目前正在大量积蓄灵气准备自我修复。吸纳灵气量大一些也是正常情况,过段时间它吸够了自然也就好了。”

  知道不是练功出了问题,天佑也就放心了不少,连忙感谢伏羲的帮助。不过伏羲却是忽然又警告道:“我不知道你那法宝从何而来,但此物等级奇高,能有这般吸纳能力说明它目前仍未达到全盛状态。此残缺形态便有此等威能,以后怕是会更为可怕。虽然本命法宝相对较为稳定,但若是与持有之人的等阶差距过大,依然可能出现法宝失控反伤自身的情况。所以,这件法宝对你是个助力,却也是个催命符。你不加快修为提升,万一被拉开太大差距,就得当心被它转化吸纳而来的庞大灵力撕裂灵脉成为废人。切记、切记。”

  天佑一听还有这一说也是吓了一跳,口中道:“弟子一定小心,只是不知该如何界定,怎样才知道弟子没有被拉下太多呢?”

  “这个简单。本命法宝之于修士便像是一枚额外的内丹,可以自行吸收转化外来灵气。此宝成为本命法宝后会自我成长,此后吸纳灵气速度必然是越来越快。若你每日修行沉淀下来的灵力比它吸纳转化的速度快,那便是说你超越了此宝。但若它的吸纳转化速度超过了你沉淀下来的灵力,每日还有多余灵气无法吸收而自然逸散掉,那便是说它超过了你。但一般来说超过一些也无不可,身体自然逸散灵气的速度其实颇为可观,即使有所超出也不会有何影响。你需要注意的是,如若其吸纳的灵气你无法完全吸收,且剩余量过大,逸散时甚至出现阻滞现象,那便需要警醒了。一旦阻滞严重,吸纳的过量灵气拍不出去,那就极为危险了。轻则灵脉被毁,重则爆体而亡,你需谨记。”

  “弟子明白,以后定会努力修行不让灵器超过弟子的成长速度。”

  “那便行了。你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若是没有,那我便走了。”

  “恭送仙长。”

  伏羲今日似乎是真的有事,确认天佑这边没事了之后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天佑这边知道现在的状况并不是什么问题也就放心了不少,只是每日继续加长修行时间以便于吸收更多的灵气让玄灵宝镜尽快完成调整。

  不过,这样的日子也不过是维持了几天,天佑就接到振远上仙通知,之前帮忙解决人工灵泉的事情掌门那边已经知道了,而且这段时间已经彻底确认,他们的方法确实有效,一月时间未发生任何一次熄火故障,因此掌门打算亲自来嘉奖他。

  得到这个通知的天佑倒是没那么激动,一来他是穿越者,不会因为掌门的身份那么激动,二来他已经见过两次掌门了,就算要激动也激动过了。不过关于那份奖励,天佑倒是有了些想法。

  从振远上仙和掌门的反应来看,人工灵泉对紫霄宫是真的很重要。因为之前那东西一直没有启动,振远上仙他们却没有着急去解决,所以天佑一直以为人工灵泉对紫霄宫来说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

  然而从最近这段时间的情况来看,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统合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天佑认为人工灵泉对紫霄宫来说可能不是一个那么迫切的东西,但用处绝对很大。也就是说没有并非不行,但有了就是巨大的好处。所以才会出现之前完全不启动的时候也没怎么重视,可启动起来之后频繁熄火却急坏了振远上仙。

  其实天佑有这样的猜想完全是因为入门太晚。

  人工灵泉之于紫霄宫绝非那么简单的东西,应该说它的意义远超天佑所想。之所以天佑会觉的紫霄宫不重视,完全是因为这东西已经坏了一千多年了。能用的办法振远上仙早就试过了,实在是因为彻底没辙了,这才变得冷淡起来。毕竟能像的办法都试过了,继续整日铺在上面也是毫无意义的事情,振远上仙自然不会浪费那个时间去每日研究。

  然而,之前是因为大家都以为这东西彻底完蛋了,所以才放弃了维修的希望。然而如今它自己启动了,紫霄宫的重视便也可想而知了。

  可惜,天佑不知道其中关节,以至于以为这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没怎么重视。不然的话,就算不能真的去敲诈掌门,张口要些不得了的好处应该也是可以实现的。毕竟人工灵泉之于整个紫霄宫的好处,就算不能等价交换,转移到天佑个人头上也绝对是惊人的利益。

  不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的天佑完全没把奖励当回事,以至于根本没放心上,好在紫霄宫的仙长们也不是市井无赖,倒也不至于就此吞没了他的好处。

  振远上仙那里传讯之后只隔了一日,天佑就被叫到了紫霄峰,然后在之前去过的那处正殿中见到了掌门和一众宗主、大宗主,后面还有好几个老头子模样天佑不认识的仙长,但看站位就知道,那是仅次于掌门,比大宗主地位还高的本门大能。

  “往生殿拘魂使谢必安见过掌门、诸位长老、宗主。本门弟子天佑带到。”带着天佑过来的不是一般杂役或师兄,而是谢长使,而且这次他的表现也极为郑重,不像之前发给他太一剑的那次那般随意。

  “嗯。”端坐高位的掌门轻轻抬手往侧面挥了一下,谢必安立刻会意退到人群后面,而掌门的目光则是落在了天佑身上。“天佑。”

  “弟子在。”因为之前谢必安的行为,天佑也被搞得紧张起来,一听到掌门的呼唤立刻抱拳弯腰行礼,“拜见掌门、诸位长老、宗主。”

  掌门难得脸上带着一些笑意,抬手安抚他,“你不必紧张,今日唤你前来是要嘉奖于你。前几日振远上仙告知本尊,在你的提议下他成功稳定了人工灵泉的输出,此乃大功一件,当有所奖励,故而今日唤你前来便是要问问你可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当可做为奖励奖赏于你。”

  天佑早得到了振远上仙的通知,所以知道这是嘉奖,只是被之前肃穆的气氛搞懵了,如今缓和过来之后胆子也大了起来。

  “敢问掌门,天佑所做贡献很大吗?”

  掌门被问的愣了一下,旁边仙长们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倒是没有狗腿子蹦出来喊大胆什么的。在场的都是有身份的紫霄宫大佬,看待天佑的态度大概都和那些人丁兴旺的大家族老祖看待嬉闹的后辈一个样吧。

  稍稍稳定了下情绪,避免自己笑出声来,掌门这才带着笑意反问道:“怎么?若功劳很大,你还打算狠敲本尊一笔不成?”

  听出掌门没有责怪的意思,天佑也就彻底不担心了,这分明就是心情很好,有点百无禁忌的味道了。

  “弟子不敢。”当然,嘴上不敢,心里天佑可没啥不敢的,只可惜他低估了自己的贡献,以至于开价太低。所以说,谈判的时候情报工作一定要做好,若你自己都没个准确定位又如何去争取利益呢?

  自以为自己是在狮子大开口的天佑直接便回答道:“弟子其实是有个请求,因为稍稍有些逾越,因而一直不敢开口。若是此次贡献足够,弟子想恳请借用本门镇派之宝乾坤八卦盘,帮助弟子推算一下弟子养母的情况与目前所在。”

  掌门再次愣了一下,不是因为要求过分,而是因为太简单了。刚刚看天佑的反应他还以为天佑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请求来呢,没想到居然是这种要求。反差太大,以至于让掌门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其实这还是天佑没搞清楚状况,低估了自己的贡献是其一,其二便是错估了借用乾坤八卦盘的条件。这就好比在地球上某个国家研究出了一件能改变世界的绝密装备,做为一个普通人,你若想坐上去实际体验一把,那简直比登天还难,甚至于不真做,光是被对方知道你打算这么干,就有可能被秘密逮捕。

  但反过来讲,若你是这个国家的高层领导之一,或者是这件武器的相关研发人员,那对你来说上去体验一下就完全不算个事。因为本质上来说,体验一下并不会对这个东西产生什么影响,之所以要严密封锁,为的是防止这个东西的技术外泄或遭到破坏。

  紫霄宫的乾坤八卦盘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若是一般法宝也就算了,关键是乾坤八卦盘是可以推演天机的。别说借,便是让普通人看了一眼都可能产生不得了的影响,所以也难怪紫霄宫将其藏得严严实实不肯示人了。

  但是,天佑如今的身份却决定了,对一般人是问题,对他却反而没那么重要了。

  不让人看是怕别的势力借用乾坤八卦盘推演天机做出伤害紫霄宫的事情来,可天佑如今的身份却显然不大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来。

  一来天佑入门已有一年多,而且被天妃和振远上仙推荐,已经被定为重点培植对象。紫霄宫方面在对他进行各种培养准备之前,当然会先做一番调查,确定这不是在养虎为患。所以,天佑不知道,接触乾坤八卦盘最大的障碍——敌我身份识别,他早就已经通过了。

  二来,天佑刚刚帮忙振远上仙完成了人工灵泉的稳定工作。天佑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意义,紫霄宫的大佬们自己不可能不知道。若天佑是敌对势力,哪怕对紫霄宫有半点芥蒂,就绝不会帮他们修复灵泉核心。而既然天佑做了,那就说明他是可信的。不然的话,用人工灵泉的修复换一次接触乾坤八卦盘的机会,这个投入和产出未免也有些太不成比例了。

  既然有了这样的判断,天佑自然被归类到不会对紫霄宫产生任何威胁的自己人范畴,而有了这层身份,借用乾坤八卦盘就变得不那么复杂了。两者的区别就像是一个陌生人找你借钱和一个关系极好的亲友找你借钱一样,虽然都是借钱,对你来说却是天差地别。

  天佑以为自己提了一个很过分的要求,却不知道,在掌门看来,这不过是小事。仅就这一次的话,哪怕天佑没有任何贡献,只要他开口,其实也不是不能考虑。结果天佑居然想用这么大个功劳交换这么点奖励,说是谦虚这也太过了点。

  能成为大佬的,脑子都不会太差,所以众人很快就大概猜到了天佑的想法,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提了这么个要求。这要是大佬们再无耻一点,估计天佑的这份功劳可能就这么白白蒸发掉了。所幸紫霄宫的大佬们好歹还是要脸的,不会为了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利益就去坑本门的后辈弟子。

  “你就这点要求吗?”想清楚了原因后掌门直接笑着问他:“用一百分的贡献,换了个只值一分的奖励,你不觉的吃亏,我这个掌门都会有点不好意思啊!”

  这已经是在直接告诉天佑,他提的要求太小了。这要是再听不懂,天佑干脆直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在上面算了。虽然他还是有点不明白,自己的贡献与这个要求的价值为何会差那么多,但这并不妨碍他迅速领会精神。不过,之前自己已经开过口,虽然掌门已经明白的在示意自己要求太低了,但天佑一来很想知道夕颜的下落,二来之前的话已经决定了他现在其实已经不能狮子大开口了。否则的话虽然可能这次得到的好处多一些,却可能恶了掌门他们对自己的看法。长久来看,弊大于利。

  “启禀掌门。弟子十分紧切养母下落,所以……如若掌门允许,请将此作为奖励之一。若掌门觉的以此事奖励弟子有些不妥,那就请掌门视弟子贡献随意奖些好处便是。”

  天佑这等于是把借用乾坤八卦盘的事情给定了一下,顺便告诉掌门,“剩下的奖励你看着办,只要你觉的合适看着给点就成,我不多要。”

  天佑的反应让掌门他们都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能迅速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误说明脑子好使,增加要求说明不迂腐,不过分追求奖励说明不贪心。所以说,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天佑在大佬们心中的第一印象不错,所以稍稍表现的好一些,他们就能找出一堆优点来。如果反过来天佑在大家的印象中很糟,那估计这会他们就该是在找缺点了。

  皮球被踢了回来,掌门倒也不介意。仔细想了想才道:“那这样吧。既然你如此关切养母下落,乾坤八卦盘当借你使用,此事你去找天妃即可。”说着掌门转向天妃,“天妃,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站在掌门身侧的天妃连忙转身应诺:“天妃知晓了。”

  “嗯。”掌门点了下头,然后又转回天佑这里。“至于其他奖励吗……兵器你应该是不缺的,护身法宝、丹药、灵石或者其他资源,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天佑其实很想把月影拟的那张材料清单给掌门看看,那上面的很多东西至今都找不到或者数量不足,若是掌门的话肯定是可以轻易凑齐的。然而那都是布置洞天福地需要用到的材料,若是拜托收集一两样还好说,全部拿出来的话就太明显了。可若是把一份奖励拆分成多份,显然会摊薄奖励,反而更不划算。

  心中权衡了一番,天佑忽然问道:“我可以将剩余的功劳拆分成两个要求吗?”

  掌门立刻点头,“这当然没问题,你且说说是什么要求?”

  天佑转向了驭兽宗大宗主道:“第一个要求,弟子想请飞廉上人出手帮弟子重新调整一枚灵骑法珠。此灵骑法珠中所封灵骑炼制过程有问题,导致主魂失控无法驾驭,然其品质很高,弟子又不忍丢弃,所以希望能得飞廉上人出手代为想想办法。”

  没等掌门出生,飞廉上人便开口道:“帮你倒是没问题,只是没看过,我也不能保证一定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天佑听完立刻从无忧袋中取出了那枚来自唐国的灵骑法珠双手捧到了飞廉上人面前。“烦请飞廉上人过目。”

  大殿内的都不是一般人,天佑刚拿出那枚灵骑法珠众人就是眼神一闪,都看出了这灵骑绝非凡品。飞廉上人更是主动迎了一步接过灵骑法珠仔细翻看了起来,只是东西一入手他便眉头一皱,而后忍不住一边看一边忍不住骂道:“可恨、可恨!这是哪个狗屁不通的废物所制?妖王级的地狱魔龙竟敢用作主魂,而且居然敢不抹去其神识,此等灵骑做出来难道是专为弑主准备的?法珠外足足套了六层封印,却无一道完整,看来是被妖魂冲撞撕裂所致。可恨这制作之人实力不济却不找大能帮忙,强行封印。这一道又一道的封印加上去,封不住里面的妖魂不说,连带着还把主魂的控制灵阵给掩盖在了核心之中,如今就算是想修也摸不着了!”

  掌门在座位上问他:“甄阳,那以你的能力,这灵骑还能修复吗?”

  飞廉上人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想了想才道:“改是可以改的,只是……”

  “你且说无妨。”

  “此灵骑法珠问题极多,非我一人之力可以修复,还需振远上仙从旁协助。此外可能还需用到一些珍贵材料,主要是需要大量强力妖魔的魂珠。以天佑的功劳,倒也可以将这些魂珠算作奖励一并发放,只是如此一来便不能再给你其他奖励了。不知天佑你可愿意将这功劳全数砸在一只灵骑之上?”

  这回答让大家的目光立刻集中到了天佑身上,而天佑却是犯了难。不过他想了想还是问道:“不知调整好后,此灵骑法珠所唤灵骑能有何种作用?若只是比一般灵骑跑的快些,倒是真有不值了。”

  飞廉上人听完却是笑道:“本座和振远上仙一同出手,还要消耗那么多珍贵材料,怎么可能只弄出个跑的快些的灵骑那么简单?如若真是那般,我也不会出手帮你。你不在意消耗,本座还要在意名声呢!虽然未完成之前本座不敢保证最终效果,但也绝对可以肯定,必然是一等一的灵骑。百年之内,实力甚至远在你和你的那些妖宠之上。”

  “那就烦请掌门恩准飞廉上人与振远上仙代弟子修理这只灵骑法珠了,弟子愿以剩下的功绩兑换此项奖励。”

  虽然天佑不知道飞廉上人的那个百年之内的估算是怎么出来的,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那便是这灵骑完成之后绝对生猛的一塌糊涂。毕竟人族修士除非天资有限,不然实力的提升速度那都可以说是各族之最。飞廉上人之前也参与过发放太一剑的事情,自然知道天佑的资质不差。以他的这种修为,还有太一剑辅助,百年之后实力绝对惊人。可即便如此他依然敢夸下海口,这便证明那改造后的灵骑绝对靠谱。有了这般想法,他也就不再纠结了,反正不过是给振远上仙出了个主意,这奖励几乎就是白来的。如今既能借用乾坤八卦盘又能得一只盖世灵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最终奖励确认下来之后便没天佑什么事了,掌门转头吩咐谢必安送天佑下山,待天佑拜谢后退出大殿,也不等他们关门就有些着急的和其他仙长讨论起了别的事情。毕竟整个门派的大佬齐聚一堂是不可能只为给天佑颁个奖而已的,或者应该反过来说,颁奖才是顺带为之,原本的事情才是主要。

  隔着老远,帮谢必安一起关闭殿门的天佑在门轴转动的轻微声中隐约听到掌门询问了有关于什么“天堂的修复进度”的问题,之后应该是某位长老之一回答了他的问题,但此时大门已经关闭,天佑只听到有个陌生的声音开口说了两个字声音就被切断了。

  “走吧。”谢必安招呼了一声,率先转头走向传送点,天佑连忙跟上。不过,他正要说点什么,冷不防前面走着的谢必安却是先一步问道:“掌门最后的话你听到了?”

  天佑稍稍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肯定的答道:“是的。不过弟子知道,掌门他们讨论的必然是本门机密,不会乱传的。”

  没想到谢必安却笑着说道:“倒也不算什么太机密的事情,不然掌门也不会不等我们关闭殿门便开始讨论了。不过此事终究干系重大,不宜四处宣扬,你权当不知道便是。”

  天佑赶紧应了一声,表示一定不会乱说。不过,他这嘴上不说,心里却是一直在想这个事情。

  天堂这个词对天佑来说当然并不陌生,然而掌门所说的天堂显然不是住着天使的那个。反之,天佑倒觉的天堂指的很可能是天庭。

  天佑的这个判断基于四重考量。

  其一,神洲大陆的许多人文事件都与我国古代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有诸多相似之处存在。考虑到紫霄宫乃是仙门正硕,若说其身后有着一座天庭也并不奇怪。

  其二,天佑在入门时就曾意外见过一位仙长在修复碎裂的浮山,考虑到掌门他们的地为,提到的修理进度定然不会是座普通建筑的修理进度,而如果那所谓的天堂便是天庭,这个解释就算合理了。

  其三,天佑之前查阅魂玉的时候曾无意中发现紫霄宫的出入物资记录,其中记载了海量的物质吞吐,而且归类分明就写着“建筑材料”。当时查到的此项工程消耗材料的记录几乎是从浩劫之战结束后就开始了,也就是说他这个工程紫霄宫已经维持了千年之久。以紫霄宫那帮大能移山填海的能力,除了天庭,天佑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工程值得他们忙活一千多年。

  其四,也是最让天佑触动的原因,便是第一次接触月影时看到的幻象。

  天佑第一次见到月影时她还处在涅槃重生的最后阶段,而且似乎因为涅槃前消耗过大导致涅槃出了问题一直无法破壳而出,直到天佑的接触打破了某一平衡才最终得以完成涅槃。

  然而,就因为天佑的介入刚好完成了涅槃的最后过程,所以天佑也因此被带入了月影的梦境或者说记忆之中。尽管当时不过是灵光一闪的短暂画面,信息量却大的惊人。而在那短暂的画面中,天佑就曾看到燃烧的巨大浮空建筑群分崩离析,部分结构已经砸在地面上,残余部分也正在下坠中,俨然一副末日景象。

  若当时天佑看到的那些不是幻觉,而是月影的记忆,再联系到月影的身份,不难推测出,天庭或许真的存在,而紫霄宫正在努力修复它。这样一想,反而与谢必安之前所说对上了号。

  如此重大之事,谢必安却告诉天佑不用太在意,还说本身也不是什么秘密。如今一想,好像也确实如此。若掌门提到的天堂便是浩劫之战前坠毁的天庭,那么目前残存的各方势力自然都该知道才对。毕竟那么大个东西掉下来,没道理瞒得住才对。这样一说也就能理解谢必安说不是秘密的原因了。反正大家都知道那里有一座坠落凡间的天庭,还有什么可在意的?那些敌对势力,比如佛门,他们所不知道的应该仅限与天庭当前的修复进度吧?

  不管怎么说,这些事情对目前的天佑来说都不是他能关心的,因此他也没有过分纠结于此。

  跟着谢必安到了传送点,天佑又问了一下奖励发放的后续问题便传送离开了。

  回到洞府,着实又安静了一小段时间。神洲大陆类似地球上我国封建时期的状态,生活节奏相当之慢,就算穿过来已经十多年了,天佑依然没能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节奏。尤其是加入紫霄宫之后,这些仙门中人仗着寿命长,生活节奏就更慢了。之前已经定下发放奖励的事情,结果愣是等了七八天都毫无动静。关键就算天佑脸皮厚想要去找人要奖励也没办法,因为自那次之后振远上仙和天妃二人就不见了,连飞廉上人都不知去向,搞得天佑也是郁闷不已。要不是灵骑法珠还在手里,天佑都要以为飞廉上人卷了自己的宝贝跑路了呢。

  还好,虽然奖励没下来,但天佑每日在紫霄宫内修行、切磋外加偶尔去功勋殿淘点洞天福地的建筑材料,倒也不闲着。

  终于,自那次面见掌门之后整整过去了一个月,这帮大佬们才总算是想起来还有份奖励没兑现。见到天妃来找自己的时候天佑眼泪都快下来了,心说我还以为你们打算赖账呢。

  “拜见天妃。”

  “知道答应你的事情拖了许久你心里不满,也不用在这里跟我假客气装生分。我这不是来帮你了吗?”

  天佑的小伎俩被天妃一眼看穿,嘴上却不承认道:“天妃哪里的话。见到尊主当然要恭敬,这是身为弟子的礼数。奖励什么的,当然要看尊主时间方便了。”

  天妃理亏,倒也没生气,反而重新打量了一遍天佑,然后岔开话题问:“一月不见,你这修为……?”

  上次去见掌门的时候天佑的修为才刚到炼血初期,而且境界也不是很稳固,如今再看,天妃却惊讶的发现天佑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炼血中期,而且隐隐有要突破的迹象。

  按《妖魔录》上的分级法,炼血初期是36级,中期是38级。也就是说,这才一个月时间,天佑的修为居然从刚刚36级一下跨越到马上就能升39的地步了。也就是说天佑的修为提升速度几乎达到了十一二日就升一级的地步。虽说修士在修炼初期提升都快,可也没听说有快成这样的啊?

  白冰雨和嬴颖的资质就算不错了。可看看她们?一个入门5年,一个6年,那也才炼骨期而已啊。天佑入门才多久?还不到一年半啊!这就已经炼血期了。修为提升速度是人家的6倍还多。问题是白冰雨和嬴颖不是普通弟子啊。她们已经算是资质顶尖的那一批了。天佑比一般人快五六倍不奇怪,比嬴颖她们这样的还快五六倍,这就吓人了。

  当然,如果天妃知道天佑有座半成品的洞天福地,应该就不会这么惊讶了。毕竟洞天福地这种东西,随随便便提升个两三倍修炼速度还是挺正常的事情,相比之下天佑的六倍速度也就不那么惊人了。当然,天佑本就是多丹同修,按理应该更慢才是。也亏了天妃不知道这点,不然她可就不是惊讶那么简单了。

  天佑对自身修为精进奇快这个事情多少也知道不太正常,但就像没人会因为身体越来越健康而专门跑去医院做检查一样。对天佑来说这是好事,自然不会过多追究,只是他也知道自己精进太快容易引起麻烦,可让他压制修炼进度又不舍得,只能提前编号借口应付有心人的询问。

  “其实这都要多亏振远上仙帮助。”天佑简单介绍了一下国运期间错过了本命法宝祭炼的事情,着重强调了在人工灵泉之中停留的那段时间吸收了大量的灵气,还有就是本命法宝等级很高,转化吸纳灵气的速度都极快,这才让他获得了如今的修为提升速度。

  对这个解释天妃倒也没怀疑,比较天佑如今的修炼速度只是非常快,还没到超出认知范围的地步,有了几个辅助原因存在,自然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不过,天妃虽然不再在意天佑的修为,却是对那件法宝很感兴趣。

  “听说振远上仙帮你融合的本命法器是他师姐留下的那件残损法宝,按说融合之后法宝便有了灵性,当会自我修复。不知如今是什么样了?”

  本来正常来说打听人家的本命法宝都是忌讳,别人愿意说自然没事,人家不愿说的话乱打听很容易招人恨。毕竟本命法宝对多数修士来说都是压箱底的保命手段,若是平空露了白,效果便要大打折扣了。所以除非关系亲密,多数情况下修士之间是不会去问人家的本命法宝是什么的,更不会去研究其能力。

  当然,天佑和天妃的私交很好,加上宗主和本门弟子这层关系,倒也不算过分。而且,天佑听到天妃的话居然还意外的旁证了之前伏羲告诉他的消息。

  之前天佑感觉自身对灵气的吸纳量不断上升,然而修为提升速度却反而下降了。以为出了什么问题的他就去拜托伏羲帮忙看看,结果当时伏羲看完就说了,这是正常情况,是残损的法器成为本命法宝后获得了灵性,开始自我修复的征兆。如今听到天妃也这样说,倒是证实了当时伏羲的说法。

  没有拒绝的必要,天佑神念集中到体内,几乎是瞬间感知到了玄灵宝镜的存在。他这还是刚刚融合本命法宝,日后这一过程都会完全消失,本命法宝将成为真正的如手脚一般的存在,可以任意趋势,根本不必还要去沟通控制。

  随着意念集中联系上玄灵宝镜,天佑开始控制其缓慢从体内脱出。只见一团淡淡的虚影从他体内溢出,然后越来越清晰,很快便凝实起来,行成玄灵宝镜的样子稳稳的漂浮于天佑的面前。

  不知是不是错觉,天佑总感觉这玄灵宝镜好像变大了一些。

  “这便是那件法宝?”天妃略带惊讶的声音将天佑的注意引开。

  “这就是那件法宝了。怎么?这宝贝有什么问题吗?”天妃刚刚的反应分明透着惊讶,然而以她的见识理当不止于此啊。身为神兵宗宗主之一,天妃见过的高等法宝肯定不少。就算振远上仙的师姐留下的这件法宝很厉害,她也不该这么惊讶才对啊。

  天妃倒是没有隐瞒,直接告诉了天佑她惊讶的原因。

  “我能看见你的法宝,然而灵觉之下此处却并无异样,恍若空无一物一般。但它明明就在那里,我却丝毫感知不到。如此隐匿能力,实在罕见。”

  听到天妃的解释,天佑也开始惊讶了。“什么?天妃你感应不到玄灵宝镜的存在?”

  天妃点着头回答:“此宝唤作玄灵宝镜吗?果然非同一般,不愧是秘境仙子最后的手笔。”

  “秘境仙子?”

  “就是振远上仙的师姐。怎么?他没和你提过吗?”

  “倒是有提到过,只是不知如何称呼。”

  天妃道:“当年秘境仙子便是名噪一时的制器大家,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连他们的师父都无法与之比肩。每有作品问世,定然有众仙云集,或求、或买,甚至是抢也要抢到手。那真可谓是天下第一炼器师了。可惜、可惜了啊!”说到这里天妃忽然反应过来,对天佑道:“行了,这东西你收回吧。待无人的时候自己多加研究,弄清它的功能、效用,危难之间当可救命翻盘。”

  “弟子明白。”天佑答应着,却没有把玄灵宝镜放入体内空间,主要是他现在融合不熟练,收入放出都很慢。释放还好点,尤其是收回,需要十几秒才能做到。如今天妃就在旁边等着,他不好耽搁,干脆直接塞进了无忧袋中。

  天妃看见倒也没说什么,反正本命法宝丢不了,直接说道:“那你去通知一下,我带你去借用乾坤八卦盘。”

  “通知?”天佑有些疑惑,“要通知什么?”

  天妃笑问:“你出远门之前难道不和家人打个招呼的吗?”

  “出远门?”

  “嗯。”天妃应了一声,而后反问:“你不会以为乾坤八卦盘就在紫霄山上吧?”

  “难道不在吗?”

  “当然不在。”天妃恼道:“乾坤八卦盘是何等重要之物,怎能随便安置?”

  “可我们不能用传送阵过去吗?就算那里没有,找个附近区域传送就是了。以天妃你的修为,带上弟子不是一会儿就到了吗?”

  “你倒是会偷懒。”天妃解说道:“别想了。那乾坤八卦盘被安置于我紫霞宫禁地之中,周边被一百零八道乾坤大阵完全封锁,任何传送法术也休想穿过。若想抵达内部,就只能由特定的几处出入口进出。若是走错位置,哼哼……”

  “那我们要如何过去呢?”

  “这个不用你操心,去通知一下你的同伴和妖宠,我们大概要离开两日,明天方可回转。”

  “天妃稍待。”天佑答应一声赶紧去和柒小妹她们打了个招呼,本想直接出去,想想还是回到房间把自己的装备拿起来套在了身上,最后又带上了帝道剑,这才转身出门。

  因为如今帝道剑已经无法放入无忧袋中了,加上门派内环境还算安全,他也就不再带着帝道剑四处跑了,而是平时都将其放在洞府之中,也好用充足的灵气温养剑身。不过听天妃说的大阵那么可怕,天佑总觉的有些不放心,还是把兵器带上保险点。

  看到天佑全身披挂的出来天妃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不过她也没说什么,招呼一声就率先走上了传送阵。

  其实天佑刚刚所说的办法也没错。他们的确是可以依靠传送阵传送到最近的区域,剩下的部分再使用正常的行动方式。不过这个最近的区域距离实际目标依然很远,所以走起来时间也短不了。

  两人从传送阵出来之后天佑就发现这地方简直就是一片原始森林,周围茂密的植物遮阳避日,只能看到零星的光束犹如从天堂洒落人间的圣光一般在地面上留下一处处光斑。但天佑所能看到的就是周边不足十米的范围,因为植被实在太过茂盛,根本就看不到远方的情况。甚至于,天佑回头去看,刚刚他们传送出来的传送阵上居然都盘满了藤条。好在没有到影响传送的地步。

  “这是哪儿?”

  天妃率先向前走去,所过之处,前方的蔓藤和植被仿佛有生命一般的自动为她让开一条路来。天佑赶紧跟了上去,听到他的脚步声,天妃才缓缓说道:“此地无名,乃是紫霄宫的核心区域。”

  天佑跟在天妃身后,本想出于礼数保持适当距离,但每每天妃走过那些植物就会迅速合拢。天佑被扫了几下就不敢保持距离了,紧赶了几步贴在天妃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紫霄宫的核心不是紫霄山吗?”

  “你有了解过紫霄宫18山36峰的位置分布吗?”

  天佑摇头,然后想起来天妃走在前面看不见,又开口说道:“不知道。平日往来之间都是用传送阵的,不然要去别的山,还要先下山,再上山,一来一回一天时间都未必够用。所以入门一年多了,山门内个山峰的位置还是不太清楚。”

  其实天佑也不是真的不清楚,只是知道的不全而已。毕竟紫霄宫太大了,再说他来紫霄宫又不是搞地质勘探的。只不过出于猎人的习惯,了解过一下周边环境,知道其实他所去的几座山大致都在一条蜿蜒的弧线上,而不是聚拢在一起的。当然这个答案他也不敢完全确定,毕竟没有工具,单靠简单的星象定位法是很难保证精度的。

  天妃应该早知道天佑肯定不知道具体情况,等他说完就直接告诉了他。

  “听好了。我紫霄宫18山36峰刚好组成一个圆环,紫霄山只是正好位于南部山门位置而已,并非整个门派驻地的中心。而现在,我带你去的地方才是我紫霄宫真正的核心所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