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四百四十二章 姬瑶的盘算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比之秦国,楚国的军力未必胜出,但明显综合实力远超秦国。站在船头,望着那接天的帆影便能知道楚国的经济是何等的发达,而这一点在秦国却是绝对看不到的。

  姬瑶在檀香渡都能专门安排一艘楼船专门随时待命,如今到了楚国自然更是准备周全。楼船绕过大片帆影之后便驶入了一条人工开凿的渠道。此时船工已经收起了船桨与风帆,朝着两侧岸边抛出大量缆绳,自有成群的纤夫过来接过绳子套在牛马之上牵引楼船前进。

  王室专用的泊位并不深,从渠口进入,上行不到百米就是一大片开阔水域。看周围环境,这应该是黄河边自然行成的一块突出部,以人工封堵了外面的河道,所以才形成了这样一片内港。

  此时内港之中已经停了大大小小不下三十艘船,他们的楼船在其中居然只能算是中等,那最大的一艘明显是条海船,高高的干舷两侧开了无数个圆形窗口,外部以铁甲覆盖,看着很像是炮门,但数量未免有些吓人。

  楼船滑过那艘比他们长了一倍有余的大船尾部,在靠港口内侧的一处泊位换换进港,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前前后后却花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主要是港口内部必须修的足够开阔,因此不像渠道位置可以使用缆绳直接牵引,加上神洲大陆也不存在机动拖船,要让人力驱动的帆船准确的停入泊位确实是个相当麻烦的事情。

  船舶入位之后剩下的部分就简单了。因为是专用泊位,外面的栈桥自然是配合船身高度设计的,马车可以直接开上去,不用吊机辅助,另外这里的人工也很充裕,甚至还有依靠水犀等低阶妖物为动力的畜力机构辅助卸船,速度自然比纯人工的码头要快的多。

  当然,天佑他们是无需等待卸船的。船一停稳马车便直接开了下去。

  算起来这已经不是天佑第一次进入楚国地界了,甚至不是二三四次,以前和夕颜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出入过好几次楚国地界,不过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若是一般孩童肯定是半点映像也不会留下,但天佑是穿越者,声来就带着记忆,自然知道自己来过很多次。

  这龙船渡当年天佑也来过两次,不过看这规模比当年似乎是又大了好几倍。不得不说楚国的发展策略非常正确,秦国那种一心发展军备的策略最后多半会搞的和毛熊一样外强中干,而楚国的这种策略虽然短期内看不出实力的变化,但时间越长越是能显示出威力来。国家毕竟不是单纯的军事集团,就像习武必须先练体一样,没有一幅好身板,再高明的武功也打不出威力来。这一点楚国显然比秦国高明,至少做为穿越者的天佑能很明显的看到这点。当然,除了他自己,神洲大陆的本地土著中怕是连楚王自己都不能完全确信自己的发展策略一定就是对的。

  到了楚国之后姬瑶似乎也放松了下来,车队慢悠悠的离开了码头区后径直朝着大兴镇而去。这个大兴镇是龙船渡附近最大的集镇,龙船渡所属的大兴县县衙就在此处。虽然渡口那边也有住宿的地方,但除了马上就要出发的行商,一般人也不会选择在码头住宿,毕竟那片太热闹了,白天晚上都像是工地一样,实在不是个休息的好地方。

  姬瑶身为王妃自然更不会委屈自己,车队根本不作停留就驶出了码头区,然而他们也没去大兴县。车队沿着道路往大兴县走了没一会便突然拐了个弯奔着旁边一座十来丈高的小山开了过去。

  这山就立在龙船渡和大兴镇之间的半道上,向着渡口和路的这两面都陡的很,一般人非得手脚并用才上的去,也就比悬崖峭壁稍微好点。只有背着大路的这个方向坡度相对好些,而且专门修出了台阶,车上不去,但人和马是可以上去的。

  “这山立在黄河岸边,简直就像个岗楼。”因为姬瑶明显已经放松了对周围的警戒,天佑也就没再配合她躲在车里。此时正坐在车辕上,看到那山就顺嘴感叹了一句。

  旁边的侍女倒是没说什么,倒是护卫在车边的侍卫队长接口介绍道:“这山上本来就是处军营,专为防守龙船渡而设。一旦龙船渡遇袭,无论是立刻前出支援还是据守接应都有奇效。山上还有烽火台,可随时将警讯通知后方。遇上水患的年份,还能起到警示水情和避难的作用。”

  天佑点着头道:“进可攻退可守,天灾时可做民用,人祸时可做军用,确实是个好地方。”

  那护卫显然也是个健谈的,和天佑一路就这么聊了起来。天佑对楚国的情况知道的不多,也很零散,正好借这个机会就顺便问了一些想知道的情况。当然,一个护卫能知道的也就是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指望从他这里得到楚王身边的消息那是不现实的。

  车队拐上岔路走了没一会就到了山脚下。这山本就不大,他们不过是饶了半圈来到了山的后方。之前看到山体对着渡口和大路的两面都是近乎悬崖一样,结果绕了这半圈发现北向渡口的方向其实比那两面还要陡峭,真的是只有背着大路的方向有一定斜度。据那护卫说,这斜坡还不全是天然的,而是几百年前的某位大人物路过时发现了此地的军用价值,所以才发动民夫硬生生在山后堆出了一倒勉强可通行的斜坡,这才有了这么个据点。

  神洲大陆也没有挖掘机,全靠人力肩挑手抗堆出来的斜坡自然是又陡又窄。车队开到山脚自然就上不去了,好在山下就有一片营地。

  这地方本来是做为军事要塞使用的,但因为那场大战后神洲大陆的整体格局便没再发生过什么变化,千多年的和平之下,很多地方都难免有些民用化发展趋势,尤其是楚国这种商业发达的国家。

  山脚下这片地方本来就只修了一圈木寨,算是山上要塞的第一层门户,顺便用来停放车马,若是遇到警情,派出侦骑、探马都能快上一些。但因为常年无战事,这营地就开始不断的扩大,如今更是硬生生的建起了一大片民房与住宅区。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再过百年怕是要和大兴镇连成一片了。

  姬瑶在这个鬼地方居然还有专用的房间。其实本体是个专用客栈,只接待达官显贵之人。装修什么的自然比一般的客栈豪华许多,重要的是干净,而且下人都特别专业。

  天佑他们这边没什么行李,安顿倒也快。姬瑶虽然带了不少东西,但那都不用她操心,甚至无需她开口问一声,自然有人指挥下人们将一切安排妥当。

  像是掐着点一样,他们这边刚刚安顿下来,行馆外面便来了一群军士。随从自觉在门外停下,只为首一人走了进来,也不问路,噔噔噔的就直奔三楼姬瑶的客房而去,楼梯上站着的姬瑶侍卫也没拦他,显然是认识这人的。

  来到三楼之后这位就不像在楼下那么莽撞了,听在楼梯口,远远的对着姬瑶的门口朗声道:“龙牙堡镇守方正化拜见王妃。”

  姬瑶当然不会应答,但房门却打开了。一名侍女站在门口冲方正化微微一抬手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同时道:“王妃请将军进来说话。”

  “谢王妃。”那方正化连忙快步走进了屋内,被侍女一路引到姬瑶所在的房间才重新单膝跪下见礼。

  一番礼节之后姬瑶便直接切入主题问那方正化:“附近有座小迦叶寺你可曾听过?”

  那方正化扑通一声,刚刚站起来的身子直接就跪那了,而且这次不是单膝下跪,而是直接手脚并用的趴那儿了。这基本都快赶上五体投地大礼了。

  “王妃赎罪,小迦叶寺就在龙牙堡不远,小将……。”

  姬瑶抬手打断了方正化的解释,“去带人平了。”

  方正化哆嗦了一下,但还是问道:“那那些百姓要如何处置?”

  这次姬瑶稍稍犹豫了一下,而后才道:“将那些被人蒙蔽的百姓遣散,送至各地戍边。子三代不得迁居。”

  “小将领命。”

  方正化正要出去,外面楼梯上却突然传来侍卫的呵斥声,跟着就听见有人在楼梯口高声喊着:“臣大兴县县尹陆昌平求见王妃。”

  “让他进来。”

  侍卫听到声音立刻让到两边,让陆昌平过去。

  “下官大兴县县尹陆昌平拜见王妃娘娘。”这个陆昌平虽然一副很着急的样子,却还是礼数周到的行礼问安,直到姬瑶让他起来才立刻有些失礼的抢着道:“听闻娘娘路上遇见几名自称是小迦叶寺修业的贼人,不知可是真有此事?”

  姬瑶轻轻点头,“是有此事。我正让方将军去平了那小迦叶寺呢。”

  “娘娘不可。”陆昌平连忙阻止。

  姬瑶表情不变,口气却有些冷冽的问:“为何不可?”

  “回娘娘。这小迦叶寺无关紧要,若是平时,平了也就平了,但那毕竟是佛门势力。前些日子我们才与佛门闹出那事儿,此时再生事端恐佛门面子上过不去会再闹出事儿来。请娘娘为我大楚、为百姓想,暂时忍耐一下吧!”

  陆昌平原以为姬瑶会碍于自己扣的大帽子而有所退缩,谁知她却反其道而行,非但没有丝毫收敛的意思,反而像被点爆的炮仗一样瞬间就炸了气来。

  啪,姬瑶一巴掌将身旁的八仙桌直接拍成了一地碎木片,连脚下的楼板都被桌腿穿出几个窟窿直接穿进了下面一层的客房中。

  “陆昌平。你是我大楚的县尹,不是佛门的修业。再让我听到你提一句佛门那套逆来顺受的东西小心你的狗头。”

  噗通一声陆昌平已经吓的直接趴在了地上,他没想到姬瑶居然会有这么大反应。他不是一般的县尹,确切的说他应该算是姬瑶的人才对,不然凭借他的身份今天这话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和姬瑶说的。别看他是个县尹,在这一县之内就是天一般的存在,但和姬瑶比起来他起码还要差了好几个级别,何况姬瑶本身也不不是一般嫔妃,这可是紫霄宫出来的正牌女仙,即便不看王妃的身份那也不是他能随便指摘的。

  看着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陆昌平姬瑶冷哼了一声也没再管他,转而对一旁的方正化道:“去,给我把小迦叶寺整个翻过来,让那些秃驴知道知道我大楚不是他们能随便伸爪子的地方。”

  “属下遵命。”抱拳领命,方正化又看了眼地上趴着的陆昌平,这才转身快步离开去给姬瑶办事。这个小迦叶寺看来是真不能留了。

  神洲大陆不同于地球,这里的佛门也好、仙门也罢,都不能单纯的当做某种宗教组织来看待。无论紫霄宫还是佛门势力都不是某个国家治下的宗教团体,他们是凌驾于国家之上的,具有完全政治、经济、军事自主权的利益集团,可以说除了内部的成员关系模式和一般的国家不同之外,它们就是一个个独立的国家,而且还是那种武力强横的一流强国。

  也正因为佛门和仙门都是实实在在的强力集团,所以这小迦叶寺也不能看作普通的寺庙,他的地位更像是大使馆乃至租界,在其控制范围内甚至可以部分扭曲楚国的国法与王权,这绝不是一般的寺庙所能比拟的。若不是这样,那些黑衣人就算胆子再大也绝不会因为方丈的一句话就敢跑来监视自己国家的王妃,概因这个世界的佛门已经完全实体化了,它和楚国一样是个实实在在的政权,只是叫法不一样而已。

  等方正化离开,姬瑶又看了眼脚下的陆昌平,本想再骂两句,但想了想还是放缓了口气道:“起来吧。你也算是我仙门子弟,怎么能和那些凡夫俗子一般想法?佛门是个什么脾性那些凡人不懂,你还不明白吗?今日你让一步,明日他就能把你逼到崖边,那时你要如何?转身跳下去?”

  “仙长恕罪,弟子知错了。弟子也是一时糊涂!”陆昌平这会连下官都不叫了,直接改称弟子拉近关系。他虽然没有在紫霄宫学艺,但其母却是紫霄宫的门人,只因资质不佳没什么成长空间而被外派到了楚国做一些与楚国方面的接洽事宜。陆昌平做为紫霄宫门人的后代,虽然因为资质更差没能进入紫霄宫,却也得到默许修习过紫霄宫的简化版心法,所以之前他才敢那样给姬瑶进言。不是因为关系疏远,恰恰是因为他觉的自己是姬瑶的‘自己人’,所以才敢那样说的。只是没想到居然捅了马蜂窝把自己吓了个半死。

  看他认错态度不错姬瑶也是没再追究,又教育了他两句便将此事揭了过去。陆昌平也没什么抗拒,站在那里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认真的听着姬瑶跟训孩子一样的教育他。本来也是,别看姬瑶那白净的小脸蛋看着好像还不到三十的样子,真论辈分他娘都是姬瑶的后辈。女仙的年龄可不能看长相,人家成名的时候他外公都还没生出来呢。被这样的长辈训几句怎么啦?

  “好了,你也别杵那儿了。去县衙指派些人手去帮方正化处理下那些愚信的百姓迁居的事情。”

  “是,弟子这就去办。仙长您也好好休息。”

  姬瑶没再答话,挥挥手把他赶了出去。等听到陆昌平下楼的声音后才对一旁的侍女道:“我出去走走,让人把地板和桌椅换一下。”

  “是,王妃。”侍女轻声应诺。

  出门的姬瑶并未去别处,而是转接转到了天佑的房间外。

  咚咚……“天佑,在休息吗?”

  天佑本来觉就不多,如今又能用修行代替睡眠,真正躺下睡觉的时间自然就更少了。虽说这段时间舟车劳顿也确实有点疲惫,但他们是凌晨时分靠的港,这会也才刚过辰时,实在不是睡觉的时候。听到门外敲门声正在打坐修行的天佑立刻便睁开了眼睛,再一听居然是姬瑶在门外,赶紧就应了一声,一个翻身跳下床来快步来到门边打开了房门。

  “碧游仙长。”

  姬瑶顿了一下,哀叹道:“你还是不肯叫一声娘吗?”不等天佑接话她又道:“哎……算了,不说这些了。为娘的有话和你说,你先进来,把门带上。”说完也不等天佑反应姬瑶便自己走进了房间,她身后的侍女则是自觉站在了门外没跟进来。

  天佑冲门外的侍女点头笑了一下,在对方行礼后便关上了房门。回到屋内,姬瑶已经坐在了桌边,似乎正在环视房内情况。

  果然,天佑刚过来姬瑶便问道:“你刚刚没在休息吗?”

  “弟子本就觉少,开始修习本宗心法后更是精力旺盛无心睡眠,因而弟子一般每日只睡一二个时辰,其余时间皆以修行吐纳之法代替。”

  姬瑶轻轻点头,伸手做出要拉他的动作,天佑稍稍愣了一下,但想了想还是顺从的走过去把手递到了她的手中。

  姬瑶拉着他的手把他引导到凳子上坐下,而后也没松开他的手,而是开始低头抚摸着他的手。看着她的动作天佑感觉心里变扭无比,单论外貌,姬瑶就像个二十五六岁的大姐姐,而且相貌端庄清丽,还带着三分高贵、两分冷艳,说实话比那些网红们开了一堆特效后的PS照还要漂亮百倍。但再怎么漂亮,天佑心里却知道这其实是他妈。就算心里不想承认,但这份血缘关系怕是躲不过去的。没办法,谁叫他是魂穿呢。这具身体又不是从地球带来的,在这个世界上总要有真正的父母才是。可越是知道这些,他就越感觉难受。

  明明看着是个大美女在对他做出超出正常礼仪的亲昵举动,天佑心里对姬瑶也没有丝毫亲属间的亲切之感。可理智又告诉他这就是他的生母,所以他的理智和本能就出现了矛盾点,搞得他明明想把手抽回来又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

  “那个……”看姬瑶居然抓着自己手摸上瘾了,天佑实在忍不住了,干脆开口提醒道:“不知道仙长来找弟子是……?”

  像是才想起正事,姬瑶抬起头来问道:“前几日在为娘让车队加速赶路,也不让你们下车,你心里没有记恨为娘吧?”

  听到姬瑶的问题天佑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来意,连忙摇头解释道:“没有。弟子知道那是为了甩开身后的尾巴,是为了我的安全才做的必要安排,是弟子没看明白仙长的意图还给您惹了些麻烦,该道歉的是弟子才是。”

  听了天佑的话姬瑶一脸欣慰的拍着天佑的手道:“你明白就好,为娘还担心你不理解为娘会记恨为娘呢!”又聊了一会,姬瑶忽然转移话题,问天佑:“你可知这次我为何要带你回来?”

  天佑愣了一下,而后摇头问:“不是要带我回来……要让我回来认亲吗?”

  姬瑶知道天佑临时改口是叫不出“父王”这个词,但她也没多说什么,而是继续之前的话题。

  “此乃其一。其实这次带你回来,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让你见一见各路大臣与族中亲、戚,好为你将来继承大统做好准备。”

  之前天佑一直对姬瑶要自己来楚国的初衷有疑惑,因为她的态度太过强硬,而且是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依然决定如此。但如今听到这个解释,他却是有些理解姬瑶的想法了。

  楚王多年无子,现在外界甚至已经在暗中站队,准备支持楚王族中的两个后辈继承国君之位了。上次天佑碰上的那个叫芈天英的什么世子之所以那么嚣张跋扈,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的楚王,所以才会那般的目中无人。

  但实际上楚王不是真的没有子嗣,虽然楚王的儿女大多遭到刺杀,未能成年,但天佑还活着。也就是说,楚王其实是有正式继承人的。

  本来若是楚王真的没有子嗣,那外面那些人活动也就活动了,楚王和姬瑶都不会有什么想法。可问题是天佑这个正统继承人还或者,楚王和姬瑶自然没道理将自家的王位让给别人来做。但王位这个东西和一般的遗产还不一样,不是国王要给谁就给谁的。最起码这个接受王位的人也要有个起码的身份。比如说楚王不管把王位给自己的哪个儿子或者是兄弟,那就算有人反对,也说不出什么大问题来。

  可关键是天佑目前在楚国的臣民之中依然是个不存在的人,如果楚王哪天真出了问题想要传位,是不可能突然把他拉出来说传位就传位的。你起码得先让达官显贵们知道他有这么个人存在,而且还必须要趁着楚王目前一切正常,对国家的掌控力足够的时候先为天佑铺路,最少也得给天佑拉几个支持者、安排点底牌什么的才行。不然就算楚王强行传位,王公大臣们也是不会买账的。

  明白了姬瑶的想法,天佑心里的疙瘩也就算是解开了不少。当然,这只能说明姬瑶的行为没什么大问题,但天佑却不会因为这个而亲近她。一来王位什么的真不是天佑想要的东西,二来这其实就和上辈子老爸逼他继承家族企业一样,对天佑来说跟本不可能加到什么亲情分。

  虽然没有加分,好歹解开了心里的疙瘩,天佑对姬瑶的态度也稍微亲近了些。姬瑶大概是感觉到了天佑的些微变化,心情也变的好了起来。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之后姬瑶忽然将话题又转到了佛门身上。

  “派人偷偷跟踪我们的那个小迦叶寺你还记得吧?”

  天佑点头,“碧游仙长打算如何处置此事?”

  “我已经派人去查抄了那里。”

  天佑也没想到姬瑶居然动作这么快,略有些惊讶的问:“仅凭几个贼人的口供便对佛门势力动手,会不会……?”听天佑这样说,姬瑶又有些生气了,因为天佑此时的想法基本就和之前的陆昌平是一个思路,都是担心佛门反弹。然而没等姬瑶开口,天佑却是自己又摇了摇头接着道:“不,不会,他们什么也不会做。”

  本打算教育一番天佑的姬瑶没想到天佑居然自己想通了,心情大好之下便带着三分满意三分好奇的微笑着问他:“哦,那你又据何以断定佛门不会做些什么?”

  天佑此时的大脑还处于高速运转状态,听到姬瑶询问便随口说道:“其一,佛门虽强,但此乃楚地,至少名义上,建在楚国的庙宇无论仙佛,皆应受楚地官府管辖,佛门在此事上不占理。”

  姬瑶点了点头,追问:“其二呢?”

  “其二便是仙长你的身份。若你只是王妃,那这事就断然不能这么干,不然佛门绝对不会与楚王甘休。但你不光是这大楚的王妃,更是紫霄宫的碧游仙子。某种程度上,你代表的是紫霄宫,是整个仙门。十国皆是国。是国就要有法。但仙门和佛门不是国,虽然两者都有远超任何一国的实力,但终究只是宗门势力。说句不好听的,仙佛势力更像是那些市井帮派。所以我们无需讲什么证据,只要双方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那便行了。”

  听到这里姬瑶脸上的笑意已经有些藏不住了,她开心的问道:“还有其他的吗?”

  “还有……”天佑说到这里却突然卡住了,不是没想好,而是突然意识到此事好像不适合继续往下说了。

  姬瑶见他欲言又止自是不满意,催促他快些说出来。

  天佑没办法,只好重新开口说出了第三条原因。

  “其三便是……佛门还没准备好那场与我仙门一决高下的命运之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