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九十四章 被发现了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天佑的“酷刑”时间其实并不太长,随着肌肉松弛下来,痛苦来的快去的也快。≯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那帮亲兵虽然有报仇的嫌疑,但不得不说手法还是非常不错的,在使用了药酒辅助推拿之后,天佑的肌肉僵持状态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因为推拿的时候实在太过痛苦,所以天佑一直在努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而他分散注意力的成果就是大概理清了思路,确定了之前的爆原因。

  当时天佑其实已经伤到完全无法行动的地步了,之后就听到了月影焦急的咿呀声,只是他伤的太重,没办法做出回应。接下来就是他的脖子后面感觉到了一点冰凉,而那个位置正好是月影的藏身所在。再然后的事情就是伤口痊愈以及力量爆,而这一切的开端就是脖后的那一点冰凉。

  综合这些情况,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必然是月影做了什么,进而导致了天佑的暴走。

  天佑很想直接询问一下月影,但一来月影不会说话,无法正常沟通,二来白起在旁边他也不敢暴露月影的存在,只好作罢。

  午饭后天佑再次被带到了演武场进行之后的测试,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在之前的场地,而是被带进了一间有专人把守的小屋。

  这次白起仅带了天佑一个人进入,而其他人像是知道规矩,也不跟来。

  这屋子感觉很怪,地基修的很高,面积也不大,里面空空荡荡,除了中央垂落的两根铁索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两人进屋后外面的守卫顺手关闭了大门,房中立刻陷入了一片黑暗,不过天佑的双瞳却在黑暗中出淡淡金光,仿佛闪耀的星辰一般。幸好白起没注意这边,而是转身走去了铁索那里。

  黑暗对天佑没有任何影响,白起却只能凭记忆寻找铁索的位置,伸手摸了一下才抓住铁索,然后将其中一根用力向下一拉。天佑突然感觉脚下地面猛的一震,竟然向上升起了一截。白起似乎也感觉到了地面抬升,忽然又换个一根铁索开始快的拉动,而伴随着他不断的向下拉动铁索,整间屋子都开始迅下沉。

  “这尼玛居然是部电梯!”天佑一瞬间感觉无数记忆涌上心头,前世那不起眼的电梯差点让他再次热泪盈眶。不过白起没给他这个机会,因为这部手动电梯很快就到底了。

  手动电梯并没有门,降下去之后逐渐升起的亮光也恰好掩盖了天佑眼底的那一抹金光。

  出现在前方的是一条斜向下的通道,地面上有逐级下降的台阶,长度还不短的样子。在通道两侧有光的萤石照明,不算明亮,但视物不成问题。

  “跟我来。”白起将手动电梯降到底部之后便率先走了出去,天佑赶紧跟上。

  果然,这通道不但很长,而且非常的深。白起大概是已经被问了很多次了,不用天佑提问便自己说道:“一会要用法阵测试你对灵气的储存、转化以及传导能力,还需要分别检测你对各种单一属性灵气的亲和度。这些测试都需要屏蔽掉周围的灵气,以免干扰测试结果,所以测试用的法阵才会深埋在地下。这大地之中只有土系灵气最为旺盛,只要再布下隔绝土系灵气的结界,便可将周围的灵气清空。虽然这样还不能彻底清除其他灵气,但影响已经微乎其微,大可不用在意。”

  “原来如此。我说为什么好端端的把测试场地放在这么深的地下呢。”

  走过漫长的楼梯之后两人总算是到了最后的测试房间,这里还有一道石门,据说是结界的依托物。在跨过这道门的同时,天佑立刻就感觉到一阵不舒服,周围空气中那无处不在的波动突然一下就消失了九成以上。

  白起没说话,在踏入房间之后他就一直在观察天佑,果然在跨过门槛的瞬间天佑的表情出现了明显变化。

  没有多说什么,白起在天佑进门之后转动了门边的开关,伴随着一阵轰鸣声,石门缓缓关闭,而此时天佑似乎能看到墙壁上出现了一层散着独特光芒的光膜,这光膜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从几个点开始逐渐扩散,覆盖整个房间。在天佑的目光跟着那扩散的光膜移动时,白起却是忽而皱眉忽而微笑的看着天佑不知在想些什么。

  随着光膜彻底封锁整个房间,天佑忽然现原本无处不在的波动,在这里竟然降低到了趋于无的状态。那一瞬间天佑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以来所感应到的那些波动其实就是灵气。难怪不管是妖物释放妖术,还是嬴颖他们使用的法术,都会产生强烈的波动,原来这波动就是灵气。妖术和法术,其本质都是灵气。

  天佑在想明白一切之后忽然想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我为什么能感应到灵气?这不对啊!嬴颖不是说要灵觉期以后才会有灵觉吗?为什么我天生就有灵觉?”

  这里没有人可以回答天佑的问题,倒是白起有一大堆问题想要让天佑帮他解答。

  “去中央刻有太一的原石上站好。”白起关闭大门之后便走到一块突出地面的石台前吩咐天佑。

  天佑闻言便收回心思,一边往中间走一边低头看着脚下的地面。

  这石室外围的地面使用的都是整块的方形条石铺成,但中央的圆形区域却是由一种类似青玉的材质组成。地面上的青玉并非方形或者条形,而是一圈圈的同心圆环组成。这些圆环有宽有窄,表面全部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阵图,而且所有的符文全部使用了金汁浇筑,与青绿色的玉面行成了鲜明对比。

  跨过外围的一圈圈圆环之后,最中央的位置有一块只刻了“太一”两字的圆形区域,这就是所有圆环的圆心,而面积恰好就只够站一个人。

  天佑看到太一两字后便立刻站了上去,白起又补了一句:“左脚踩住太字,右脚至于一字上。”

  “哦,好了。”天佑照做。

  “那你可要站稳了。”白起说到这里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天佑,天佑本能的感觉到白起的表情似乎不太对劲,但想做些什么也来不及了,因为白起已经将一颗灵石放在了墙边的石台之上。

  就像是突然活了过来一样,天佑猛然低头看向脚下,一股浓郁的灵气正在脚下的玉石之中飞快的流动着,几乎是瞬间充满了这一大片玉石地面。

  天佑这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突然就听到嗡的一声,玉石地面最外围的圆环突然出了淡淡的绿色光芒,然后缓缓脱离地面飘了起来。

  第一圈圆环刚刚升起不到一尺高,第二圈圆环也开始缓缓脱离地面,接着是第三圈、第四圈,不到一分钟,周围所有的圆环都飘了起来,连天佑脚下的这块圆形区域也跟着一起升到了离地两米多高的地方。现在天佑总算知道这石室为什么要修这么高了。

  随着天佑脚下的小片平台带着他一起升空,周围的圆环忽然不再保持水平状态,而是开始按照不同的轴缓缓转动了起来,一时之间天佑就感觉自己前后左右、头顶脚下,全都是缓缓转动的玉环。

  “白世伯……这……”天佑开始有些担心了,因为这现象看着似乎有些太过夸张。

  天佑问完话就一直盯着白起,而后者却全无反应,只是好像在玩全息投影一样,双手隔空在那里左一下右一下的虚划着,而周围的玉环也确实在跟着他的节奏运动。

  操作了一会之后,白起总算是停了下来,但他依然没有回答天佑的话,而是又摸出了两颗闪耀的珠子放进了身后的石台中。这两枚珠子明显不是灵石,因为外观差距明显,而随着这两枚珠子被放上石台,天佑就现自己周围的圆环开始不正常的闪耀起来。

  原本围绕着自己的圆环都在不同的轴线上各自旋转着,但现在它们不但在胡乱闪光,而且其中的某些圆环转动度变得忽快忽慢,有些圆环还会一会正传一会反转,好像在开保险箱的密码盘一样。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会,天佑也没再说话,因为他知道问了白起也不会回答。既然现在摸不清状况,索性不要说话,免得说多错多。

  上辈子天佑参加雇佣兵训练的时候,虽然因为只是玩玩不想受罪,最后没参加反审讯训练,但他还是了解过一些相关知识,只是没有真的让人严刑拷打自己而已。记得当时的训练内容中就有一条明确指出,在情况不明的时候不要随便交代任何事情,因为对方不会接受你的配合态度,反而会认为你身上有更多秘密可以开,进而进行更高强度的审讯。所以这种情况下最好还是保持沉默。

  天佑在瞎猜白起到底在干什么的时候,白起却一直在站着不动,而那些胡乱转动的玉环也终于出现了变化。

  大概是第三圈玉环。因为转动的太混乱,天佑也数不出这是第几圈了。总之是靠近外围的一圈玉环。这个玉环突然就开始由青转红,一股暗红色,像浓稠的血浆一样的雾气开始在第三层玉环上飞快蔓延,眨眼之间整条玉环都变成了暗红色,其上用金汁浇筑的刻印纷纷开始亮起幽蓝的光芒,如鬼火一般。

  在看到这变化的瞬间,白起显然也吓了一跳,他猛然后退了一步,随后才意识到什么,皱眉开始继续操作。但是,那圆环上的暗红色雾气忽然开始向更外围蔓延,第二圈与第四圈玉环上的几个区域恰好经过第三玉环附近,于是被沾染上了一丝血色,而这血色就像是病毒一般开始在两个玉环之上飞蔓延,很快这两个玉环也开始沦陷,之后红色进一步扩散,所有的圆环最终都没有逃脱变色的命运。直到天佑脚下的太一圆盘也开始变色。

  原本此时白起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了,但却在最后时刻生了反转。

  太一圆盘被血色完全侵蚀之后,突然又开始褪色,度快的惊人,眨眼之间整个玉环法阵都变回了青色。

  白起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与不解的表情,但下一秒法阵外围的第二圆环又开始变色,这次不是红色,而是青色。和原本玉石的青绿色不同,这颜色有些像冰蓝,又带着一丝绿,和原本的玉色有明显区别。

  这次的颜色扩散度比上次要慢很多,逐渐覆盖了最外围的三层之后开始向内渗透,但只覆盖了一大半区域就突然开始收回,眨眼之间又回到了青色状态。

  两次变色之后,第三次变色紧跟着开始,而这一次居然是从天佑脚下的那块圆盘开始的。整个圆盘突然就被染上了一层炫目的金色,仿佛黄金打造的一般。这层金色扩散度飞快,几乎看不到侵染的过程,一秒不到就覆盖了整个法阵,然后爆出耀眼的金光,逼的白起都不得不暂时用手挡住眼睛。

  金光盛极而衰,闪电般的又退入了天佑脚下的圆盘之中。

  这一连串变化让天佑有些不解,有些疑惑。他不知道这些变化代表的意义,而外面的白起似乎也不能完全理解,正在那里皱眉苦思。

  金光之后法阵再无变化,又回到了之前的玉色,依然稳定的环绕着天佑缓缓转动。

  白起似乎终于想通了什么,恍然大悟的伸手再次开始操作法阵。原本按照不同轴向旋转的法阵突然一下全部立了起来,在天佑周围合拢成一面竖起的圆盘,从白起这边看过去,完全就是一面玉罗盘。

  玉罗盘行成之后各层圆环立刻集体顺时针转动了起来,只是度有快有慢,不过它们都只用了几秒便一起停了下来,而白起在看到最后停止时罗盘的位置后,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

  “真是……原来如此啊!”白起如释重负的感叹道。

  看着白起奇怪的反应,虽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但天佑隐约感觉危机应该是解除了。想了想他还是试探性的问道:“白世伯,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的潜力测出来了吗?”

  “还没测呢。”白起终于开始回应天佑的问题,而且态度明显回复了之前自然的状态。

  天佑心下稍安,嘴上故作惊讶的问道:“啊?还没测?那您刚刚都在干嘛呢?”

  “当然是鉴定一下你的身份。”白起没好气的说道:“财不露白虽说是明智之举,但你也藏的太严实了,害老夫白担心一场。”

  “啊?白世伯您到底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啊?”天佑不是在装蒜,他是真没听懂。

  “还装呢?”白起显然不打算再兜圈子,直入正题道:“别藏了,老夫知道你身上带着妖宠呢。之前击败徐达的时候,那么狂暴的妖力,你真当老夫许久不上战场就成废人了不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