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九十八掌 收养还是掳劫,那都不是问题。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白起以为天佑在想身世问题,却不知道他已经完全跑偏了。[ 八?一中文 〈〈 W)W〕W].]8〕1?ZW.COM嘴里还在念叨着:“我们现在还不能认定这就是事实,但九成可能是真的。你被现的时间、地点都吻合,你的年龄也对的上,还有这双龙玉佩作为佐证,出错的可能不大。只是要确定下来,最好还是需要当事人当面验证一番。”

  “当事人?”天佑的思维已经跑火星去了,完全没听到白起说了什么,突然反应过来才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不过白起显然是理解错方向了。

  “这种事情不是参与者是没办法确认的,所以最好是能找到楚王或者楚王妃进行当面确认,另外,如果你真是楚王之子,你的养母或许就是关键人物。”

  原本天佑只是没注意在听,白起的这番话却让他无比认真了起来。

  白起说的故事就是当年的事实,也就是说那个失踪的王子是被刺客带走的。如果天佑就是那个王子,那他是怎么会出现在王宫外面被夕颜捡到的呢?

  刺客入宫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杀王子,劫持人质时不进行杀害是为了帮助自己脱身,而跑出王宫之后刺客为什么依然没下手,反而是遗弃了王子呢?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如果说白起只是有些怀疑,天佑这边几乎已经能确定答案了。

  天佑跟随夕颜东奔西走的一起生活了近十年,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可以确定三件事。一、夕颜不是楚国人,也不住在王城。二、夕颜会法术,而且等级不低。三、夕颜和夜神殿之间存在某种未知关联。

  这三件事看似无关,其实都指向了一个答案,那就是夕颜很可能就是当晚脱逃的那个刺客。

  根据天佑的记忆与夕颜自己的描述,她是在楚国王宫外不远的小巷里现襁褓中的天佑的。十国之间的文化传统虽各有差异,但王城的治安管理都是很严的,夜间宵禁是普遍现象,尤其是在王宫附近。

  夕颜既不是楚国人也不住在王城中,那么她一个单身女子,大半夜的不睡觉,一个人在王宫周围晃悠什么?天佑记得很清楚,自己穿越后恢复意识的第一时间是深夜,这个时间点夕颜出现那里本身就是个极不正常的事情。

  当晚的那批刺客是夜神殿所派,而夕颜一直在被夜神殿追杀,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天佑开始想不清楚。但如果带入他是王子这个身份的话,问题就简单了。

  夕颜绑架王子作为人质,脱出后没有把王子送去夜神殿,也没有杀死王子。这就造成了事实上的叛逃行为,而这正好解释了为什么夜神殿会不依不饶的追杀了夕颜十年之久。因为她是个叛逃的刺客,这一条可比单纯的接了刺杀任务更值得夜神殿大动干戈。

  还有那个第二条。夕颜会法术,这和当晚的刺客刚好对的上。

  这一切的信息全部统合在一起,几乎就等于是直接指明了夕颜就是当晚那个刺客,而天佑就是被劫持的王子。这样一来似乎所有事情都说得通了。

  一想到陪伴、照顾了自己十年之久的夕颜竟然是个刺客,天佑总感觉心里怪怪的。倒不是伤心难过,也不觉得恨夕颜欺骗了自己什么的。虽然这幅身体才16岁,但天佑的心理年龄早过了中二病高期。那种就因为别人欺骗了自己很多年就立刻翻脸把亲人当仇人看的,估计也就苦情剧里比较常见。反正天佑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他生气的地方。

  当然,换个角度来讲,如果不是夕颜,天佑或许一直在享受着王子般的优渥生活。单就这一点来说,确实是值得天佑生气的。但是,人的思想是会先入为主的。天佑和夕颜相依为命近十年,那段刚穿越过来的无助期。夕颜几乎是天佑唯一的依靠。这种感情不是因为几句话就能抹杀的。所以不管天佑听到什么有关夕颜的坏话,他都会先按照自己心中的家人标准却衡量这个事情。

  夕颜虽然掳走了他,但当晚是集体刺杀行动,夕颜不下手就会有别的刺客下手,换句话说,夕颜的存在其实并没有改变什么。而且,如果当晚不是夕颜,而是换个刺客,他应该当时就被干掉了才对。单就这一点来说,夕颜不是害了他,反而是救了他一命。

  至于说因为夕颜导致他和父母骨肉分离什么的,天佑是真不觉得。他是带着成年人的灵魂穿过来的,对面都没见过一次的父母根本毫不在意。他会感恩他们赐予了自己这幅身躯,却不会有什么感情可言。

  总的来说就是,即便已经可以大致确定夕颜就是当年的那个刺客了,但天佑却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地方,反而更为夕颜感动了。身为一个刺客,能放弃任务救下他,还为了他被夜神殿追杀了十年,这份精神难道不值得感动吗?

  看天佑长时间不说话,白起又一次误会了他的想法。

  “看起来你已经想明白了。不过还是那句话。这种事需要当事人来判断。现在能确定这件事的当事人就只有三个:楚王夫妇和你那个养母。你养母失踪好几年了,找起来可能不容易。楚王夫妇倒是很好找,但想见一面就不容易了。”

  听到白起的话,天佑的思绪又重新回到了这件事上。这件事他很有必要搞清楚,一来是为了证明夕颜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没有错误,二来是为了他自己的身世之谜,这第三嘛……万一他真是王子,以后说不定还真能和嬴颖擦出点什么火花来呢?

  所以,于公于私,这事天佑都有必要调查清楚。

  “白世伯,难道你出面帮忙引荐也不行吗?”天佑的想法很简单。白起是大将军,而且是名人,推荐一个人和楚王见一面应该不难。

  “对,我只要出面引荐,楚王即便再忙也会挤出时间见你一面,但你有想过后果吗?”

  天佑听着白起的话立刻开启了一场头脑风暴,然后他就明白了白起的意思。

  当年的王子失踪了,然后楚王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而夜神殿难道就放弃了?

  夜神殿可是从不失手的。他们如果觉得某个人杀不掉,就会提价,提到雇主出不起的价钱,以此来拒绝执行任务。但只要他们接了任务,那么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只要目标没死,刺杀就不会终止。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再来几次,反正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

  楚国王子当年没有被杀,而是失踪了。也就是说夜神殿失手了。如果这个王子一直不出现那也就算了,夜神殿可以当做王子是死在什么地方了他们不知道而已。但如果王子突然冒出来了,那夜神殿的路就只剩一条——不惜一切代价让王子再死一次。

  天佑生活过的好好的,可不想为了个王子的名分把命搭上。就算有好奇心,这事也绝对不能找楚王,因为楚王是各方势力关注的焦点之一,身边生什么事都瞒不住有心人的耳目。

  夕颜找不到,楚王不能找,当年的三个当事人就只剩下一个楚王妃了。不过,一想到要见楚王妃,天佑就觉得这事不靠谱。

  王妃是什么人都能见的吗?白起只要递个拜帖,楚王必然会接见,但王妃就不一样了。她可是王的女人。

  天佑正在愁,没想到白起却突然说道:“这样一来,你好像也只能找楚王妃姬瑶了。”

  “可王妃是能轻易见到的吗?”

  “别的王妃是不容易见,但姬瑶不一样,尤其是对你来说。”

  “为什么?”天佑这回是真想不明白了。

  “我之前的故事里有说过,姬瑶是紫霄宫出身,正儿八经的女仙,而且她现在也依然是紫霄宫的门人,并且地位还不低。虽然紫霄宫不限制门人行动,但为了修炼,姬瑶每年都会定期返回紫霄宫修炼。你如果加入了紫霄宫,想见一个本门师长难道会很难吗?”

  天佑听得恍然大悟,兴奋的狠拍了一顿白起的马屁。他是真的高兴能见到姬瑶。不是因为姬瑶可能是他亲娘,关键是天佑刚才又想到了许多疑问。他觉的自己确实是很有必要去和楚王或者姬瑶沟通一下。之前想到的那些线索虽然指向明确,但问题也不少。他必须搞清楚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嗯,加入紫霄宫的理由又多了一条,看来这山门我是非拜不可了。不过,姬瑶真的会是我的生母吗?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呢?我究竟忽略了什么?”

  天佑一时之间想不明白,只感觉脑仁子疼。这时候白起却忽然道:“这事急不来的,先加入紫霄宫,其他的慢慢再说吧。这事我会帮你隐藏,没有确定前谁也别说。”

  “这我知道。”

  “嗯,这个我不担心,你是个懂事的孩子。”白起说完正事忽然又开始说道:“对了,之前听冰雨说你还住在外城附近的驿站?你是帮助九公主的大功臣,怎么能让你住那种地方呢?一会我让人去帮你把行礼取来,你今晚就住我家。”

  “不了……”

  天佑刚说了两个字白起就佯装生气的样子怒道:“怎么?拿老夫当外人是吧?”

  “不不不,不是那个意思。我没说不住您这儿呀!我的意思是不要别人帮忙,我得自己去取。驿站那边其实也没剩什么行李,就是我那只妖宠在驿站放着,别人去取我怕出事。”

  “妖宠啊!那是不能让别人动。行,你也别耽搁了,这天色也不早了。你现在就去,取了东西赶紧回来,天黑了街上宵禁就过不来了。”说到这里白起又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晚上有事,夜里大概回不来了,我会吩咐管家帮你安排房间,有什么事就和管家或者下人们说。别客气,就当这是自己家一样。”

  天佑简单客气了两句之后就被送出了白府,这边距离驿站路程不近,考虑到宵禁时间,确实不能耽搁了。

  一路顺利的回到驿馆,天佑刚跨进院子就听到一阵骂骂咧咧的吵闹声。听声音人数不多,大约三五人样子,其中一个声音有些耳熟,好像是吕正义。天佑的记忆还算不错,对声音也比较敏感,听过的声音一般不会忘。这调门最高的绝对就是那个一路上被天佑折腾够呛的吕正义。虽然有嬴颖护着他,但在山里,天佑想坑人还不容易?这一路下来,吕正义大亏是没吃着,小亏就没断过。天佑报仇的时候一向以小人为榜样,他坚信,报仇就要像小人一样从早到晚。

  跨入自己住的院子,天佑正好看到吕正义带着一群人从自己住的屋子里往外扔东西。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吕正义的双眼立刻闪出兴奋的光芒,而天佑却是在疑惑:“咦?嘲风怎么没动手?难道又溜出去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