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第九十九章 再起冲突

小说:征途 作者:雷云风暴 更新时间:2018-12-12 03:08:00 源网站:八一中文
  “呦,这不是我们的大英雄吗?怎么?公主大人没把你请到宫里伺候着?”看见天佑的吕正义立刻阴阳怪气的打起了招呼。[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吕正义表面上只是在说嬴颖没有给天佑安排住处的事情,但实际上这话的讽刺意味十足,尤其那句“请进宫里”,这话翻译过来就是骂人是太监。

  天佑是从不吃亏的主,但他也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知道现在不适合闹事,所以稍稍忍了一下。当然,不把事情闹大不代表就不反击了。

  “嗯,看到你这么闲我就放心了。”天佑说完就要越过吕正义往前走,但却被吕正义伸手拦了下来。

  吕正义一脸狰狞的问:“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看到我你就放心了?”

  天佑故意先上下打量了一番吕正义,看的他全身不自在之后才故意满含深意的邪邪一笑。“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吧。原本看你和九公主、白大小姐同行,我就想你肯定和她们一样也是个青年才俊。”

  听到这里吕正义忍不住有些疑惑。他和天佑的关系那可是水火不容的,这小子怎么转头就夸起他来了?谁知他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天佑却是突然话锋一转。

  “我自认看人还是挺准的。你这一路的表现怎么看也不像个青年才俊。回到王城后大家都忙得脚不沾地,连你也不见了踪影,我还纠结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没想到一转身你就找来了。这说明我没看错人啊!你就是个游手好闲的纨绔,九公主他们人人都很忙,就你没事干,你说你是不是闲人一个?”

  “我……你……”

  “行了行了,你是闲人我还有事呢。好狗不挡路,起开点。”天佑边说边一把将吕正义拨到一边,抬脚就往自己住的小屋走去。他要赶紧去看看嘲风,可千万别惹出事来。这小东西一出手那就是非死即伤的大事。

  天佑这边刚走到门边就听背后一声怒吼:“给我拦住他。”

  跟着吕正义一起来的两个纨绔一伸手挡住了小屋的门。

  吕正义在后面叫嚣:“行,本来小爷我今天只是想羞辱你一番让你道个歉完事,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小爷我不客气了。”

  “哦?你能怎么个不客气法?”天佑忽然微笑着转身,那笑容却看的吕正义浑身一哆嗦,气焰立刻就矮了下去。

  哆嗦了一下之后吕正义忽然反应过来这可是王城,他好歹也是吕家人,怎么能被个山野村夫压住了气势?邪火暴涨的吕正义怒吼道:“小爷告诉你,这是王城,你叫天佑也没用,在这里,我吕家想整什么人,就算是这天也佑不住你。不过你放心,我是有身份的人,不干那些犯王法的事。”说着他就忽然转向一直畏畏缩缩站在一边的驿丞。“你给我过来。”

  吕正义虽然无官无职,但他毕竟是吕家子弟,那驿丞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吕正义身边躬身等着吩咐。

  吕正义看到驿丞畏畏缩缩的样子又找到了那种被人仰望的感觉,得意的说道:“此人住进驿站可有度牒文书?”

  “这……”

  “嗯……?”

  “没有没有。”驿丞被吕正义一个鼻音吓得险些跪地上,赶紧说道:“都是下面小吏不懂事失察造成,小的这就去责令改正。”

  “嗯。”吕正义出满意的生意,然后又问:“那你们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吗?”

  “知道知道,这种没有文牒之人当然要驱逐出去。”

  “懂事。”吕正义说完转向天佑,“你听到了?”

  天佑当日是被巡检司的差役送来的,驿丞不过是卖个面子,根本没把天佑当回事。今天早上白冰雨来的时候是男装,驿丞这种小人物自然不可能和白冰雨熟识,自然更不可能看出男装的白冰雨就是白起的女儿,不然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得罪天佑啊。白起那是什么人?那是杀神!得罪他女儿?活腻歪了是吧?

  可惜,驿丞对这些完全不知情,所以他一支以为天佑就是认识个小小的差役而已。一个巡检司的差役和吕家少爷比起来,孰轻孰重还是很好区分的。

  天佑本来就是回来接嘲风的,他当然不在乎是否会被驱逐,不过现在还没看到嘲风,所以他不打算妥协。不过,就在天佑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忽然现院门外探出一个脑袋,原来是那日招呼他的小厮。对方手里还提着个笼子,正是嘲风的那个。对方小心的朝天佑一招手,确定他看到之后赶紧就退了回去。

  天佑心里微微一笑。行,不枉哥之前帮你料理妖兽,这个人情还的漂亮。

  小厮提前帮天佑把嘲风弄了出来,他也就没有留下的意义了。反正他的东西都在无忧袋中,屋里除了嘲风之外都是驿站的东西,包括现在被扔了一地的被褥、枕头什么的。

  为了嘲风,天佑不打算节外生枝,一句话也不说,转身绕过吕正义就往外走。他要看看嘲风是否有事。

  吕正义自以为自己获得了胜利,得意的看着天佑离开的背影嚣张的说道:“哼哼,这只是个开始。少爷我的手段多的是,今夜让你露宿街头,明天我们继续玩。”

  原本已经走到门口的天佑却是突然一顿,回头望向吕正义。虽然不想惹事,但这口气实在有些憋闷。要是刚刚吕正义保持安静也就算了,偏生这还是个喜欢放嘴炮的主,实在是不能忍啊!

  看到天佑停下吕正义也是一愣,不过自以为刚刚赢了一局,正是趾高气扬的时候。“你还想干嘛?告诉你,现在道歉已经晚了。”

  天佑一边走向吕正义,一边说着:“我报复人的手段不多,来来回回就那么几种,不过有效就好。”最后一个字说完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吕正义面前,抬手就是一拳,正中吕正义左眼眶。吕正义当当当连退了好几步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被旁边的纨绔扶起来却现左眼眶一片乌黑,已经肿的有些挣不开了。

  “你还敢动手,给我揍他。”周围的纨绔一看大哥遭到袭击,立刻叫嚣着要上来报仇。

  还好吕正义好歹记性没问题,赶紧给叫住了。“都给我回来。”

  开什么玩笑?天佑可是干翻了夜神殿刺客的主。吕正义自己还能上去拼一下,就这帮废物,上去是赶着送人头吗?全世界都知道中立区的各大派掌握着最好的修炼资源,所以权贵子弟中但凡有点天赋的都被送了过去。换句话说,能留在王城之中当纨绔四处祸害人的那都是废物。指望这帮人撂倒天佑,没千把号人想也别想。

  “你给我记住,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吕正义叫住众人之后连忙拉着这帮人狼狈逃了出去,虽然嘴里放着狠话,但他心里清楚,现在不是刚正面的时候。天佑这小子就是个浑人,跟他干起来只有吃亏的份。要打也不是现在,必须先去找几个能干的过天佑的高手才行。

  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精神,吕正义果断跑路,虽然嘴上没有服输,但这情况谁都看的出来是吕正义怕了。

  当然,也不是人人都想的明白。起码驿丞没有想明白。

  这家伙居然在吕正义主动跑路的情况下跟哈巴狗一样上去小心翼翼的送行,回头还冲天佑呵道:“混入驿站,居然还敢伤人,还有没有王法了?来人啊,去报官,抓了这歹人。”

  驿丞的想法本来也没错。在他的认知中天佑是小民,吕正义却是大家族的公子,虽然天佑打了吕正义,但这是王城,难道天佑敢杀人不成?只要不敢杀人,那吕正义就是一时吃亏,回去动用势力,怎么都能玩死天佑这种小人物。正因为他是这样想的,所以驿丞才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拍马屁和天佑对着干,了不起也被打一顿,只要能讨好吕正义,挨顿打算什么?

  驿丞叫的欢实,下面却没人应声。周围的小吏早跑光了。看热闹人人都爱,但吕正义挨打的时候小吏们就知道要出事,所以赶紧跑开了。这种热闹看不好要死人的!

  驿丞是因为身份问题没法跑,不然当时也跑了,可惜现在连个能使唤的人都没有。他虽然做好了挨打的觉悟,但却不敢自己上去抓天佑,只能在一旁叫嚣。

  天佑根本懒得理他,权当疯狗叫了。大踏步的走出院落,看了眼周围没见那小厮,想想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吕正义一行人早跑没影了,倒是那小厮正在不远处的街角探头探脑,手里还提溜着那个巨大的笼子。

  天佑嘴角一乐,笑呵呵的就走了过去。小厮一把将其拉到夹巷中,然后把笼子递了过去。“小哥你怎么还笑的出来?那吕公子可不是一般人,我们这种小人物得罪不起的。你赶紧跑吧!回头他们带人回来你就走不掉了,抓你进大牢,弄死在里面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呵呵,没事,吕正义那混蛋奈何不了我。对了,谢谢你帮我把东西搬出去。”

  小厮说道:“我也是赶巧了。去你房间本来想叫你吃饭,看到你这笼子边上露出的羽毛,就打开看了一下,没想到居然是翼鸟。家父和兄长就是在大官人家帮人照料妖宠的,所以我也懂一些,就想着顺手还你个人情,把它弄到了我那边帮你喂了食。没想到正打算送回来却碰上这事,也算你运气好。”

  “那也要谢。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这种时候还能想着帮我,你这朋友交的不亏。”

  小厮难得笑了笑,深情放缓了一些道:“行了,我就求你别牵连到我就谢天谢地了。对了,你晚上可有去处?夜里宵禁你是知道的。”

  “放心,我天佑什么不多就朋友多。找个住处还不容易?天色不早,我先走了,你在这里等会再出去,被驿丞看到就不好了。”

  告别了小厮之后天佑就提溜着嘲风向白府走去,路上他抽空找了个巷子检查了一下嘲风的情况。这家伙在笼子里居然站着睡着了,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天佑总觉得它比早上的时候又大了一圈。妖物生长迅是正常的,但这也太快了点吧?

  满怀疑惑的天佑决定回头去问问白起,反正现在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白起都知道了,倒是不用再隐瞒什么。

  原本天佑计算的来回时间是正好够用的,但因为驿站里那一出,加上出门的时候和小厮交接,再就是中途检查嘲风的情况耽搁了时间,这会天色已经开始昏黄了下来。周围的路人走着走着就全都消失不见,宵禁显然是开始了。当然,宵禁主要针对路人,对人不对车。大街上各种豪华的马车依然奔走不停,里面坐着的都是达官贵人。反到时走路的小民会被盘查一番。

  当天佑过了护城河的时候巡逻的差役已经开始出现,还有一些顶盔着甲的军士在四处巡逻。对此天佑并不担心,因为宵禁开始并不是一个刚性时间,而是一个范围,只有等天彻底黑下来之后巡逻队才会真的开始抓人,之前看到路人多是检查一下并命令立刻回家,不可在路上逗留,不会真的上纲上线。

  说白了军士也是人,要是真的一到时间见人就抓,那还不得累死?这年代可没有手表和手机,路人很难精确控制时间,留个弹性时间很合理,上官也不会计较。你好我好大家好吗。

  本来正常来说天佑最多被盘查几次就能到达白府,反正已经距离不远,但有时候就是这么倒霉。

  正走着,前面路口忽然转来两队人马。一队是差役,穿着布衣,腰间挂着腰刀。另外一队是军士,身披锁甲,手执戈矛。两队人分别属于不同的机构,职责有重叠,关系倒是还算融洽,见面也能打个招呼什么的。

  这边两队人正好碰上,两个领头的似乎是认识,见面之后攀谈了两句。这一停顿,天佑正好走了过来。

  两队人马的队长在说话,后面的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到天佑就过来打算盘问一下,不想才刚走近就见差役这边的队伍里一个人跑了出来。

  “哎呀,这不是贤弟吗?”

  “哎呀,大哥。”天佑也认出来了,这就是送他去驿馆的那位。

  见两人认识,其他人倒是立刻就放松了下来。本来就不是事,熟人更不用计较了。

  不过,就在天佑和对方攀谈的时候,不远处却是跑来了一群人。

  天佑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要坏事,因为当头一人正是吕正义。那一只乌黑的眼眶还没下去呢!(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XIUXINQI小说聚合程序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征途最新章节,征途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